第一百二十三章 给我一个机会 - 重生娱乐大亨

第一百二十三章 给我一个机会

“导演,这快慢特效镜头,我们认为可以这么处理下。你说了,要重点塑造贞子出现时的恐怖气氛,那么我们就用快慢切的拍摄手法,之前的一些戏份拍摄时可以进行缓慢拍摄,在后期进行处理的时候,我们先通过剪辑,之间将贞子行进的这段可能十五秒到二十五秒左右的戏,剪成五秒钟左右……试想一下,前一秒钟,贞子还在很远的地方,下一秒,瞬间出现在你眼前……这种效果,你看处理的怎么样?” 先涛公司内,几个技术人员正在跟徐帆讨论新电影的拍摄特效处理问题。他的那部《午夜凶铃》,过去一个月的拍摄中,最简单的70%的戏份都已经拍摄完成了。然而,剩下的30%的戏份可就不那么好拍了,不是要重点烘托分渲染恐怖气氛,就是要制造恐怖卖点,保守估计再给他们一个月的时间,能够初步拍摄完成,都是快的了。关键还是要看剧组磨合跟几个主演的演技。 “ok!”徐帆满意的点了点头,跟着他们认真交流了一阵,又跟几个管理层交流了一下从新视觉挖人等问题,这时候他的助理王一峰走了进来,道:“导演,您的电话!” 徐帆应了一声,接过自己的移动电话,问道:“谁打来的?” “大黑哥打来的,似乎有什么急事!”小黑哥、大黑哥都是剧组中,大家伙对刘青云的一个称呼。 “哦!”他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喂……” “阿帆,快来五台山……我让安娜在侧门等你,阿敏在这边哭得止不住,你快来吧!” “什么?” 他的声音有点大,顿时整个公司内,所有目光都落在他身上了。 “还不是你那边破事……赶快过来,我可告诉你了,你跟阿敏我们该帮忙的都帮忙了,难道你还想一辈子跟她就这么不清不楚下去……你再这么下去,媳妇可就让别人抱走了……” 电话那边,刘青云上来就是一通责问,让他微楞片刻,才反应过来,怕是周慧敏那边出了什么事情了。 “地址给我,我马上过去!” 等电话那边,刘青云说清楚了地址是tvb的办公楼之后,曾在那边待过一段时间的他立刻便知道了地址,挂了电话就要离开先涛公司,去外面提车。 “一峰啊,按照原来行程等会我是要回公司,去跟岑总谈事的。不过我现在临时有事,可能赶不及了。这样吧,你代我去跟岑总说一声,就说下午约定取消了……” 虽然电话里刘青云只是简单的聊了几句,话没说太清楚。不过大致的意思都传达了过来,无非就是他想帮徐帆把跟周慧敏之间的红线栓牢了,但是却把事情给办砸了,现在非得他亲自出面,不然一段缘可能真就因此断了。 徐帆心里难免有些自责,这段时间他的确是对佳人太过冷淡了。说他是那种事业型的男人不假,上辈子辛苦打拼了十几年,还是待在人下给人做牛做马。现如今一朝重生,正是他凭藉着上辈子的底子跟大时代的机遇成为人中龙凤的时候。尤其明年就是港美贸易协定签署,美国跟香港这个世界最大的独立关税区之一的经济体就wto的成立达成初步协议后,香港院线跟电影市场壁垒将被港府接触,西片进行香港再也不需要缴纳高额的‘娱乐税’,可以说,若是明年港片不能在美国大片的第一波试探中表现出应有的实力,那么等待他们的将是来自美国一套套接连不断的组合拳。 他不愿意坐视港片再走上原来的历史,所以,随着时间距离93年越近,心情为此也越是急迫,满门心思九成都放在了电影之上,尤其是在日本期间,分身无力的他哪里还有精力再去哄佳人开心。 这事……这忙,别人都帮不得,真是他自己的事情! “也是,今天就把完整心意表达出来吧。”重生前已过而立年的他,对感情没有那些小年轻那般死去活来、甜言蜜语,有的只有一厢情愿,想找一个能够长相厮守、白头偕老的伴侣。对于周慧敏,他是真心喜爱。爱她对爱情的忠贞,爱她的温柔娴雅的性子,若是错过了,也许他会后悔一辈子。 “老板,收到了!” 王一峰站在他旁边,电话里的内容听了个清楚。徐帆身边的人,少有不知道他喜欢周慧敏的。王一峰也知道他们的事,见他着急要走,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叫住了他,“老板,等等……我觉得你少拿了一样东西!” “嗯?” 徐帆注意到了他对自己称呼的转变,不过也没在意,只是下意识的站住,摸了摸自己的口袋,车钥匙就在口袋里。他舒了口气,“什么东西落下了?” “是这个……” 王一峰从身上摸出了一个红色礼品盒,递给了他,脸上有些心痛。他一直跟在徐帆旁边做助理导演,别看没什么实权,但是却能说上话,最近跟公司的一个新签约不久的女艺人走到了一起,正好家里一直在跟他催婚,王一峰正有心要跟她求婚呢,这不连婚戒都准备好了。 “我刚在周大福买的求婚戒指,可能谈不上多好……但我觉得,老板你可能今天能用上!” 他嘿嘿一笑,把外面的礼盒撕开,只留下了里面装着戒指的盒子,一打开,一枚两克拉钻戒赫然露了出来。 王一峰从他导演的第一部电影就一直跟在他身边,从《逃出立方体》开始更是一直给他打下手做助理。到现在为止,光是电影后期分红就赚了不下小十万。不过饶是如此,一枚两克拉的钻戒市场估值最低五万,也难怪他心痛了。 徐帆一愣,旋即反应过来,将戒指接过装进口袋里,“行啊你小子,谢了……回头我还你一个更大更贵的!” 让他现在再去买,时间已经来不及了。当下跟他道了声谢,徐帆拿起不远处挂在墙上的外套,披上出了先涛公司,提了车便往广播道开去。 “小黑哥……谢谢你……” 周慧敏哭了一阵,虽然眼睛仍有些红肿,不过心情似乎好了一些,在李婉华的搀扶下,已经出了tvb广播大楼。 刘青云给她戴上帽子,“别傻了阿敏,别多想,有些事情并不如你所想那样!” 他看了眼腕表,已经过去半个钟头了,正在担心徐帆为什么还没到呢。刘青云看出了周慧敏想走,只是徐帆还没来,这么好的告白机会,若是错过了,他们两人之间的感情还不知道要遭受多少波澜呢。当下给李婉华使了个眼色,让她帮忙一定要劝住她。然后自己稍微走远一些,又用自己的手提电话,拨通了徐帆的号码。 “喂!” “我到地方了,你们在哪里?” “你在哪里?” “就在正门处!” “很好,你赶紧出了大门,左转向东大概有七十米左右有一个巷子,进来之后到第二个巷口往右走,我们现在都在那不愿的空地!” “好,我马上就到!” 徐帆很快就到了,因为一路小跑而来,不但衣服都汗湿透了,头发也显得有些缭乱。 “发生了什么事情?” “你可总算来了……”刘青云一边拉着他往那边走去,一边为他解释道。 “什么,在日本有个叫河村的一直都在苦追薇薇?”徐帆大吃一惊,旋即有些后怕。他也是算到了周倪矛盾越来越多,已经不可调和,也有了趁机出手趁虚而入的意思。却没想到,自己险些给别人趁机而入了。 “快别说了,阿敏现在心情很不好。你就不能多点时间陪她吗……”刘青云有些责怪他,徐帆苦笑……有些事情他没办法说出来,可要是不说出来,在别人眼里,他的确是一个标准的工作狂。 工作狂可不吃香,除了一些有恋父情节的小女生外,性子稍微成熟点的女人,也没有几个愿意找个事业至上,连陪自己时间都没有的男友。 尤其是周慧敏这上受过情伤的,更需要甜言蜜语的呵护,她们更向往被人当成小女人哄着。 “总之……这次谢谢了……”话到嘴边千言万语,徐帆喉咙一阵蠕动,最终说出来了也就只有这几个词。 “谢我……你要真想谢我,老兄,搞定了阿敏之后,也帮我出点主意,让我跟艾米(郭蔼明英文名)走到一起!” 徐帆嘿嘿笑了两声,他曾听周慧敏提过这事。一见钟情这种事情的确存在,比如闷瓜一样的刘青云,一见到那位港姐郭蔼明,宛若被勾了魂一样。在日本时只是听说她喜欢白一点的男人,差点没去整容。为此他没少嘲笑过刘青云…… “还笑,就看你的了!” 刘青云恼羞成怒,看到周慧敏跟李婉华在那边,把他往前面猛地推了一把,给李婉华使了个眼色,她会意离开,把独处的时间留给了他们。 “对不起……” 他的声音才刚响起,背对着他的周慧敏身子一颤,已经知道自己背后谁来了。 “去年我来香港的时候,有人曾经跟我说过。香港是块宝地,遍地都是黄金。来了一段时间之后,接触了不少务实的香港本地人,我也开始相信,在香港这个寸土寸金的地方,爱情是神圣的,更是昂贵的,没有物质基础的爱情,不可能存在!” 一步一步走向她,徐帆开始酝酿说辞。 “我一直这么认为,你是那么完美,仿佛童话里在等待王子到来的公主一般。而我,只是一个平庸的普通人,除了一腔对电影的喜爱,我一无所有。是自卑,让我不敢轻易坦露自己的感情,我不断告诉自己,只有事业更加成功了,自己进化成了王子,地位与你平等了,才能与你多说一句话,让你多看我一眼。” 到底是吃影视这碗饭的,平日里也没少跟剧本打交道,脑袋一转,他已是想到了该怎么说、怎么做了! 佳人默不作声,背对着他不愿意转过身来,不过他依旧缓慢的往前走去,“对不起,我把《午夜凶铃》看得太重,我以为只要这部电影再成功,我的事业再上一层,公司再能有所发展,我就能鼓起勇气跟你,我的公主,问出那一句,愿意嫁给我吗?看来我是错了,我太过执着于为你创造最好的生活保证,却忽略了你的感受。薇薇,我知道你懂我的心意,自从我们在《九一神雕侠侣》的午夜试映场见过一面后,我便深深为你着迷。每一天、每一晚都在想着你的一颦一笑,想着有一天,我能亲自牵着你的手,把戒指戴在你的手上!” 他突然快走几步,将佳人紧紧抱在自己的怀内。 “别动……” 怀中的佳人挣扎着,似乎想要挣开他的怀抱,徐帆呼吸着怀中的幽香,原本剧烈波动的心顿时安静了下来。 这是向往的味道,也是他困倦乏累之时最渴望拥有的幸福,这一刻被他拥抱在怀中,他才发现,也许自己真的错了,打从一开始就错了。 “给我一个机会,让我为你戴上这枚戒指!” 从口袋中掏出那个装着戒指的盒子,他就这么环抱着周慧敏微微颤抖的身体,在她的耳朵边倾吐着热气,边将她右手举起,打开盒子取出戒指,为她戴在了右手无名指上。 “这样可以了吧……薇薇,从今天开始你只属于我……” “笨蛋……”怀中似乎小声传出两个字,因为太快了,徐帆没听清楚。 “嗯?!” “我说你是笨蛋!”周慧敏含着眼泪抬起头,那双他最喜欢的纯洁无垢的眼睛,已经哭得有些红肿了。 “小花猫!”他有些心痛的为她擦了擦眼角,周慧敏天生丽质,就算是有工作也最多涂抹一些淡妆。都说女人是水做的,今天她为自己流了太多的眼泪,结果,脸上的装都花了。 “我说你是大笨蛋!” 她猛地一推他的胸口,似乎想从他的怀里挣脱开。却不想徐帆早就有所准备,双臂依旧紧紧的将她环抱在怀中。 “从今天开始,你只属于我!” 沉默于是沉默,还是沉默。 好半天之后,从他怀中才传出来一个很小的声音,“嗯!” “这么说,你是答应了!” 徐帆惊喜失措,结果紧抱着她的双臂不自觉放松了下去,给她趁机挣扎着推开了他。 “笨蛋……” 她哼了一声,抹了抹眼睛,不过脸上已经有了笑容。 “难道没有人告诉你,戒指要戴在左手上面吗?所以,刚才不算数!”她似乎察觉到了自己现在的样子一定很狼狈,又或者是害羞更多一些。总之,脸上一片红晕,又急又快的说了一句之后,手儿带着颤地从口袋里拿出墨镜,给自己戴上,然后往小巷外走去。 背后,徐帆咧了咧嘴角,她没有摘下戒指……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