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开拍 - 重生娱乐大亨

第二十一章 开拍

李婉华最终还是婉拒了加盟‘死亡游戏’,对此徐帆也没有任何不满,反而稍稍舒了口气,没办法,以他现在稍微一个不注意便可能掉链子的糟糕财政,就算是刘德化那样的大牌愿意自降身价出演他的电影,他都只能拒绝。 对于自己第一部电影,徐帆已经拿出全部的精力执好导筒,毕竟机会来之不易,第一部电影如果拍不好,在市场决定一切的情况下,他一个新人,又不知道要等待多久才能等到第二次、第三次执掌导筒的机会了。 刘清云几个老戏骨点头加盟解决了徐帆的一个大难题,剩下的在一些龙套角色的选择上面可就省力的多了。当天中午跟刘清云等用过饭、草签了合约之后,他又回到了自己醒来之处所待的地方,联系上了那些跟他一起前来香港的内地年轻人们,挑选了数十人加入剧组,不但解决了龙套演员不足的问题,甚至还节省了成本。 从八十年代中期内地每年都有安排一些年轻人来港学习,尽管绝大多数都混得十分落魄,最后只能沦落到在银都公司打个下手,但其中却不乏国内各大电影厂的好手跟中戏、北影的高材生。他们或许想象力跟创作力差于港台电影人,但在表演的艺术跟功力上,恐怕香港也只有少数的实力派才能与之相媲美。 这些廉价的实力派龙套,也就只有傲慢的香港人才会孤立、敌视加弃用了! 香港电影的制作效率世界闻名,不仅拍摄周期短,就连拍摄之前的各种准备工作,也是速度快得惊人,所以很多电影的选角工作甚至都没有试镜环节,某导演开拍一部电影,脑海中如果有了主要角色人选,一个电话打给演员经纪人,与演员一起吃个饭见个面,谈谈剧本,基本上就敲定了。当然,在一些大一点的制作当中,还是会有一些试镜环节,从而更能够精益求精的挑选到更适合角色的演员。 幕后剧组也是一样,在香港每年都有上千部影视作品被拍摄,这座东方好莱坞此时正处于巅峰时期,影视从业人员高达数万,专业幕后剧组也是数以百计。 刘德化以天幕的名义为他找来的剧组是隶属于嘉禾公司的一个小型剧组,只有监制跟摄影是单请的,音乐跟后期剪切也在拍摄结束后请名手做活。几个最重要的岗位都单请了人,就只有灯光邀请的几个好手都因为分不开身婉拒了,所以嘉禾那边也只派了十七个幕后剧组工作人员过来帮忙拍摄。 一切都准备妥当的时候,时间已经是1991年的11月28号,‘死亡游戏’的开机仪式便定在这一天。 电影的开机拜神仪式在香港已经算是一个约定俗成的规矩,老一辈的香港电影人认为电影的拍摄,有时候会惊动牛马蛇神,所以要拜神求个平安,也算是一种心里安慰吧,而发展到现在开机拜神,也是一种很好的宣传方式,只可惜徐帆这个籍籍无名的小辈显然吸引不到媒体的关注,加上预算的紧张令他本人没钱邀请媒体过来采访。至于刘德化那边则担心媒体的过分关注会让徐帆这个新人承担太大的压力,也没有对外透露‘死亡游戏’开机的时候,结果徐某人期待已久的新闻发布会成了泡影! 悲催的生活还是要继续,开机拜神仪式结束后,‘死亡游戏’电影拍摄工作正式拉开序幕。 徐帆拿着自己打印的‘死亡游戏’分镜头剧本,跟摄影师鲍起鸣讲解着待会儿第一组镜头要怎么拍,刘清云几个主要演员坐在一旁,人手一份剧本正在加紧的背台词,至于刘德化给徐帆安排的监制,一个三十七岁名叫陈启功的男人正在指挥剧务搬运器材,顺便检查背景。当然了,这陈启功是天幕公司的员工,他这认真的表现,不乏在老板刘德化面前加分的意思。 “差不多就是这样了,鲍哥!” “大致明白了!” 很快跟任务最重的摄影师鲍起鸣讲解完第一幕中的注意事项,徐帆起了身。 “准备好了吗?”刘德化走了过来,在剧组他待不了多长时间,他把一切希望都压上去的新作品——‘九一神雕侠侣’现在院线还没联系好,这些都需要他自己去跑。 “华哥,放心吧,我能搞定的,你去忙吧!” 徐帆好歹还拿着天幕的薪水呢,他对天幕现在在忙活什么当然知道了。 刘德化点了点头,又跟鲍起鸣、陈启功交代了两句,这才离开。 看着摄影师、演员各就各位,等待着他发号施令,徐帆心中的激动难以言表,想想前世那十几年悲催的剧组生涯,不论寒暑,都默默跟着一个又一个的剧组走南闯北,为的就是亲自执掌导筒的机会。现在,他终于能够站到摄影机的后面,掌控着一切,只要把电影拍好,他就不需要再等人给他机会,他的机会,将来就永远掌握在自己手中。 这样的感觉真好! 刘清云、黄秋声、徐晋江、鲍起鸣……还有灯光师、收音师……片场所有人的焦点都集中在他的身上,徐帆深深呼出一口气:“全体都有,目标地下室。‘死亡游戏’第一幕,灯光注意节奏摄影麻烦跟上争取一鼓作气,拿下第一幕!” ‘死亡游戏’第一组镜头,就是高登医生跟侦探亚当醒来,被发现困在了一间陌生的房间里,而房间中间的地面上,一个满身是血的‘死尸’爬在那里一动不动! 黄秋声快速的在化妆师的帮助下背心上跟一侧脸上全都涂满了血浆,他倒是敬业,跟摄影组那边点了点头,快步的走到昨天已经按照他的体型圈画好的地点躺下一动不动,另一边,刘清云跟吴振宇也各自做好了准备,一个人躺在了角落里,工作人员快速上前,为他戴上了脚镣。另一个则在深吸了一口气,躺进了角落里已经装满了小半水的浴缸内。 “ok!” 吴振宇也做了个ok的手势,徐帆点了点头,手势示意灯光跟摄影准备,喊出了他人生第一声:“action!” 灯光瞬间暗了下去,地下室内除了浴缸里尚有微弱的灯光之外,已是一片漆黑。 “哗啦啦” 水缸里水慢慢流动的声音,这一幕并不好拍摄,鲍起鸣亲自扛着摄像机,关闭了外灯之后来到浴缸旁边,认真的拍摄起来。浴缸中,一个防水钥匙扣型小手电跟一把钥匙在一个剧组人员手里钢丝线的控制之下,在浴缸中不断的滑动,将水中昏迷中吴振宇的脸蛋照映的十分清晰。 镜头快速的随着那个钥匙的移动而变幻着。吴振宇闭起了一阵,突然将剧烈的咳嗽了起来,他挣扎着起了身,却不知道自己的一只脚上跟浴缸的水塞绑在一起,结果他一起身不经意间将浴缸的水塞拔掉了,水缸里的池水快速减少,吴振宇扮演的亚当挣扎着翻出了浴缸,一个特写镜头,那把散发着微弱灯光的钥匙在水中旋转着快速的掉进了下水管里。 亚当挣扎一阵,他很快发现了自己腿上的脚链,顺着那脚链摸索过去,然后在黑暗中扶到了角落里帮着脚链的水管,大喊大吼了起来。 “救命” “救命,快来人啊!” 在他带着哭腔呼喊的时候,不远处传来一声咳嗽声,亚当立刻精神一震,警惕加小心的询问道:“谁是谁在那里?” 完美! 鲍起鸣不愧是演艺世家出身,对于剧情的把握能力很强,他所拍摄的镜头都十分完美。当然,老戏骨吴振宇也将一个不知道自己身上遭遇了什么的迷茫刚醒者形象演艺的十分恰当。 没有得到回复,他舔了舔嘴唇站起了身体,“谁,是谁在那里,我看到你了!” 一个平淡的声音传来,“别激动,伙计!” 亚当仍然激动加不安的朝着未知的黑暗中大吼,“谁在那里,你是谁?为什么要绑架我,快放我离开!” “冷静点,伙计,我也是刚刚才醒过来!” 亚当显然不信,大吼着:“快开灯,快开灯!” “我也想!” 一句落下,未知的黑暗中,那个平淡的声音不再响起了。 亚当情绪愈发的急躁,大吼道:“这里到底是哪里,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我也不知道这里是哪里,总之我一醒来,就发现自己在这里了!” 突然间,亚当似乎闻到了什么味道一般,突然惊呼道:“等等,这是什么味道?” “cut!”徐帆喊了一声停,他附近的一阵照明灯被打开了,徐帆皱眉走到吴振宇附近,“海哥,你刚刚这里不行。你想啊,在黑暗的环境之中,一个刚醒来的人,怎么可能一下子就确定了味道的方向,你要表现的犹豫一些,不妨多一点动作,这里闻一下、那里也摸索着。还有,尽可能的让你的脚镣多在地面上摩擦造成声响,我们是恐怖片,要尽可能的不放过一切条件,让观众自己代入进去,制造恐怖气氛!” “没问题!”吴振宇伸了伸手十分给面子,亚当这个角色虽是男二号但脏活累活不少,徐帆给出了三万加盟加最低五万的票房分红,待遇不比吴振宇拍其他电影拿的低多少,加上又有朋友的身份摆在这里,他当然十分给面子,处处力挺加维护他的导演身份。 徐帆又看了眼旁边的鲍起鸣,“鲍哥,镜头再往四十五度角拉一下!” “ok!”鲍起鸣点头道。 “好,各就各位,我们再来一遍!”拍了拍手将注意力都吸引了过来,徐帆扬了扬手里的场记牌,宣布电影继续开拍。

上一篇   第二十章 到位

下一篇   第二十二章 指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