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九章 院线二三事 - 重生娱乐大亨

第一百二十九章 院线二三事

“结束了……结束了,总算是拍完了!” 12月5日,徐帆一脸精神的出现在奔达中心。随着一年多的宣传,奔达中心如今入驻的商户越来越多,毕竟是位于中环的黄金地段,不过相应的奔达中心的租金也开始增加了不少。 好在徐帆现在也算是不差钱了,豪掷4342万港币跟第一太平戴维斯公司盘下了14楼跟15楼整整两层楼盘两年的使用权,原曙光制作公司在二楼的公司原址到明年一月就要到期了,现在奔达中心一到五楼的租价贵了一倍不止,他就算是钱多烧的,也不准备继续租下去了。 盘下14、15两层之后,不但亚洲控股公司总部在这里,旗下的几家公司除了先涛公司要到明年五六月续费前再搬迁外,其余几家分公司包括曙光院线,也都搬到了奔达中心内办公。 曙光电影公司独自占去了整个14层,尽管现在它的规模还不到14层的一半,但徐帆依旧将14层都留给了它,可见在他心里,电影公司是最重要的部分。 不过今天他却没有在14层停下,直接坐电梯上了15层,去跟曙光院线的总裁伍兆灿谈谈院线。 “徐董……” “董事长好……” “董事长早……” 才刚出了15层电梯,来往很多的人便将他认了出来,一路都是打招呼的声音,弄得他不得不一直点头回应,“嗯!” 整个十五楼如今都是一片忙碌的样子,不仅各大办公室在整理之中,很多地方也都在清洁跟装潢中。 徐帆倒了伍兆灿办公室的时候,敲门走进去,发现他也在办公室内忙着把一本本的账簿整理好,然后放到书柜跟抽屉中。 伍兆灿正忙碌中呢,突然听到了敲门声,一回头看到了徐帆推门进来,微微一愣,跟他点点头,招呼一声:“董事长,你来了!” 他忙停下了手中的活,拉了个板凳给他,“办公室还有些乱,毕竟我们才刚从尖沙咀搬过来。对了,岑老狗半个小时前刚走,过来跟我谈电影发行!” 岑老狗自然是指岑建勋了,他是香港影视圈里有名的臭脾气。当年任德宝院线总裁时没少跟伍兆灿打口水仗,因此一直被他叫做老狗,讽刺他只会学着老狗干吠。 徐帆有些诧异,“老岑来过了?” 他已经知道了岑建勋跟伍兆灿有点不对路,要是没事他绝不会往15楼跑的。 “来过了,来谈曙光电影投资的那部《八仙饭店》的上映档期!”伍兆灿接水洗了洗手,那一块干毛巾擦干净,才走到饮水机那边,取了两个纸杯后回头问了句,“要咖啡还是红茶?” “红茶好了,谢谢!”他应了一声,坐下伸了个懒腰,问道:“哦,邱礼涛那部《八仙饭店》啊,他虽然是个新人导演,不过拍电影倒是很认真。他那部电影从五月开始准备,到现在也拍好有段时间了。因为被我压着等院线,所以一直没上映,估计现在也该等得不耐烦了吧。对了,这部电影院线安排的怎么样?还有咱们的院线……” “给!”伍兆灿给自己倒了杯速溶咖啡,喝了一口,然后在旁边坐下,“你一下子问了这么多,我一个个回答吧。先说院线吧,我们现在曙光共有24家全资影院,除此外还有9家合资影院。24家全资院线遍布整个香港,其中主要集中于九龙跟新界,在港岛地区,尤其是中环等黄金区域,我们的短脚十分明显。9家合资影院中,如今只有三家同意了我们的报价,愿意把院线的所有权出售给我们。剩下的六家,其中有两家对我们的报价不满意,另外四家是根本不愿意出售。” 他微顿了顿,喝了一口咖啡,等待徐帆的反应。 徐帆皱眉,“两家对我们报价不满意的,他们提出的价格是多少?还有另外四家,是不是完全没得谈?” “基本上差不多吧,那四家不愿意放弃股权,因为他们的影院都是在黄金地段,最是赚钱的地方。至于另外两家,看来似乎通了气,一直要求我们现在的报价增加两成!” 徐帆眉头一挑,“嘉禾在香港院线中规模最大,据说拥有七八十家影院。但实际上过半都是加盟影院,共同使用他们嘉禾的招牌跟资源,说白了它就是个武林盟主,靠自己的招牌换取大家共同放映同一部电影,实际上,真正属于他们自己的院线,只有38家。新宝院线也号称拥有二三十家影院,但是真正自己公司所有的只有12家影院。伍总,你是前辈了。能回答我吗,倒是院线规模庞大好呢,还是院线少一点好。为什么新宝院线作为之前香港四大院线之中的一条新院线,规模最小且成立时间最短,但是,它却是香港最赚钱的院线?” 伍兆灿放下了纸杯,脸上也收起了笑容,沉吟一阵,“嘉禾院线看似规模最大,实际上设备老旧,大多数都是六七十年代装修的,只有少数后来进行翻新。且他们自己所有的38家院线之中,作为过五百座的只有11家,八百座跟一千座的只有4家。加上加盟的中小私人影院太多,嘉禾每年实际上都要在协调跟管理上耗费不少心力,甚至还要向一些加盟院线妥协让利,以换取联盟的存在,这应该是他们利润低下的原因。” “至于新宝院线,他们虽然是87年才成立的新院线,但是依托于6家一千座的大型影院建立,剩下的6家影院都是八百座,每家影院至少同时拥有三个以上的放映厅,从规模上而言,他们虽然全资影院只有12家,实际上却相当于嘉禾20多家影院的规模。而且,新宝院线主要立足于港岛区,在中环跟黄金区拥有大量的密集影院分部,不夸张的说,紧靠着垄断港岛的票房,就足以让他们每年夺下香港四分之一甚至更多的票房份额……” 已经不需要再往下面说下去了,伍兆灿已经明白了他话里的隐藏意思了。 徐帆见他明白了过来,喝了一口红茶将纸杯放下,“伍总也明白啦,嘉禾的不足,我们曙光院线其实也一样。曙光院线的前身金公主院线,大部分影院都是八十年代初建立,我们全资拥有的24家影院中,其中过半都是只有两个放映厅,我们如今只有6家拥有三个以上放映厅的影院,曙光旗下大量的影院只拥有400座、500座的规模让我们在面对竞争时,只能靠影院数量来取胜。我们合资的几家影院之中,大多数都是800座跟1000座影院,可能与我们现在所在的地区有些重叠,但是规模跟设备都比较新,有利于我们跟其他院线竞争。” 伍兆灿诧异,“听董事长的意思,是不准备发展加盟院线了?” “没错!”徐帆回答的斩钉截铁,“我的意思就是,完全放弃走加盟流,只经营我们自己的院线。香港现在票房规模基本上已经很难再进一步了,全港一两百家电影院,实际上已经严重透支了票房。若整个市场只有一百家电影院,大家都是有钱赚的,但是现在,你看四大院线都被耗死了三家,就知道了。为什么要发展加盟院线,他们虽然贴补了我们院线的不足,但也严重分摊了我们的利润。我们跟新宝不同,拥有自己的电影制作公司,每一部卖座电影的上映,都是拿我们的肉,养肥了其他竞争对手。说句难听话,香港现在影院多了,市场是寺多僧少,为了争夺片源只会助长了那些跟风电影拍摄之风。所以我的意思,就是我们拒绝再发展加盟影院,宁可延长放映时间,也要回笼利润,不给自己培养竞争对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