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章 原则 - 重生娱乐大亨

第一百三十章 原则

伍兆灿时而皱眉,时而点头,他听得很认真,毕竟是跟院线打了十几年交道的院线高管了,徐帆结合香港未来的电影产业走向总结出来的东西,很多都给他一种当头棒喝的感觉,让他很多开始触及到但是受限于时代跟眼光,还有些模糊的观点,逐渐清晰起来。 不过虽然很多徐帆的观点他都认同,但也有不少不同意见。 “既然董事长都说了,我们现在的院线规模不敌其他院线,只能靠数量取胜,那么为什么又要立刻放弃发展加盟影院?放弃了发展加盟影院之后,我们该如何挽回票房的亏损票房?” 徐帆并不是完全反对影院加盟的,只不过,他反对在香港搞影院加盟这一套罢了。 香港只是一座城市,票房在今年或将突破十五亿港币,已经基本上没有多少挖掘潜力了。他看过香港电影发展史,香港全盛时期如果算上文艺类跟中小私人影院、午夜影院,在92年前后赫然有着将近300家的庞大规模。但是到了95年初,已经不足200家。到了98年更是锐减到只有90多家,直到他重生之前,也都维持着70到100多家的规模,再也恢复不过来。 虽然很残忍,但他的意思,那就是要像挤脓包一样,先把那些以渴望在短时间内赚取到暴利的台湾片商为主的中小私人影院投资商挤出去,通过减少院线竞争来增加利润。毕竟未来在内地市场没有发展起来之前,香港将是他们的主要收入来源。 对于院线的规划,徐帆已经长远的规划,伍兆灿一开口,他就接上了话,“还是那句话,香港的影院太多了。我是坚信大浪淘沙,市场会自主去筛选那些不适应发展的存在。对于曙光院线,我跟亚洲其他高层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三年内亏损在三亿内都是可以接受的。但是那些中小影院,尤其是台商投资圈钱的中小院线可就不一样了。他们只是为了赚一笔就走,一旦明后两年若是遭遇什么变故,香港票房出现回落,他们无疑将遭遇重创。有关于咱们院线的发展,我可以明白告诉你,公司不缺钱,也不会吝啬于投资。我们现阶段是准备先把一些中小规模跟设施开始老化的院线逐批淘汰,我不主张卖给其他势力换取资金。但是可以接受以一些黄金位置的中小型影院加上部分资金,用于收购香港一些较大规模的已建成的电影院。” 自己建设一家影院,快一些也要将近一年才能投入使用,但是慢一些甚至时间还要更久。徐帆的意思,香港不乏一些规模较大的私人影院,他是主张通过收购的方式,逐渐将曙光的院线全部换成至少拥有三四个放映厅的大中型影院,以效仿新宝,形成规模经营。 “这样吧,你再去联系下那几家合资影院,我们将以公司的几处位于黄金地段的影院加部分资金换取他们手上的影院所有权,那些不愿意把影院卖给我们的,无非是担心建设影院时间周期太长,有损他们赚钱。我们愿意拿出我们现有的影院跟他们置换,谈判应该会简单很多!至于伍总你提到的规模不足,影响到票房的问题,我要反问伍总一句,12月我们影院现在已经多少部电影排片了?” 伍兆灿一愣,想了想报出了一个数字,“未免引起其他院线的联手封杀,我们暂时还未向外界透露新的让利分成方案。所以现在,前来排片的电影有十一部,不过其中三部跟风电影涉及到版权问题,四部根据我们试映观影,并不具备上映能力。所以,加上我们已经开始排片的《八仙饭店》,整个十二月我们只有五部电影排片。剩下四部电影分别是ufo的《风尘三侠》、万里电影公司的《新僵尸先生》、黄氏影业公司的《侠圣》以及王晶创作室有限公司的《赤果羔羊》!至于一月,目前尚未有电影公司前来排片!” 曙光院线整个十二月最终只能有五部电影排片,可见新院线现在已经窘迫到什么地步了。而造成这一切的主要院线,皆是来自徐帆的一个命令,严审跟风片的上映,多处涉及到电影情节抄袭的电影,不予合作上映。仅此一条,便导致大量的拍摄跟风电影的公司十分不满,联手抵制在曙光院线排片。反正香港现在是影院多、电影少,他们不愁没有院线上映。 伍兆灿的语气中不乏一些埋怨的味道,不过一些原则问题,徐帆是不会做出让步的。 “上映安排的如何?” “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我们暂停了半个多月的上映,虽说对外界解释是为了更好的服务大众,但也难免流逝部分观众。所以,最好是越快恢复上映越好。之前我是准备在12月1日,重新恢复上映。不过因为排片的问题,我们只能做出让步,又拖延到了现在。目前我们是准备明天,也就是周日重新开始恢复上映的。目前电话预约购票已经恢复,《新僵尸先生》、《侠圣》、《风尘三侠》都在明天开始首映,《赤果羔羊》将在12月10日加入放映,《八仙饭店》于12日下周六上映。片源还是不足。尤其是在月底,我们目前还没有电影接棒……” 七绕八绕的,他实际上还是对徐帆的严审跟风片的限制有些意见。 徐帆苦笑,就连伍兆灿这样香港最顶级的院线高管,都对香港电影的跟风等毛病不理不问,反而目光短浅的只看到眼前的利润。也难怪了港片会救无可救! 一瞬间,一种沉重的窒息感袭来,徐帆只感觉肩膀上的责任似乎又重了一些。 但是,别人不做,不代表他也不做。这种事情,总要有人开个头,哪怕是得罪人,也不能坐视跟风拍摄的烂片毁了港片的口碑。 他既然决意已定,自然不会再做改变,“伍总,你的意思我很明白。今天我再一次向你重申一个我的意思,我们影院就算是不赚钱,也一样有源源不断的资金流来支持。眼前的利润院线可以选择性的放弃,但是有关跟风片的上映,我们还是要严审的。我知道你现在压力不小,外界也都在盯着咱们。这样吧,你干脆把这一条挂出来,让那些只会制作跟风片的制片公司,直接去找其他院线上映好了。我们做我们的别人想说,让他们去说好了!” 他微一沉吟,“至于电影片源不足,我倒是可以支几招给你。第一,我们曙光拥有德宝跟新艺城的绝大部分片库,其中不乏八十年代热卖的电影,我们可以从中挑选一些当年热卖的电影,弄一个老电影回归。至于电影票价,因为只是为了暂时的弥补我们片源不足问题,我觉得不妨将电影票弄便宜些,统一五元以下吧,这种价格观众应该能接受,而且我们也能收回一些运营费。第二,我觉得伍总你几年前提出的那个,在影院内经营零食跟饮料销售副业的运营策略非常不错,我们可以考虑将它作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