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 策略 - 重生娱乐大亨

第一百三十一章 策略

90年代初,电影院内独家销售饮料跟零食还是比较少见的。只是在他重生之前,电影院内独家销售饮料跟零食已是司空见闻了,到处都是明令禁止观众在外面购买零食夹带进去,甚至相当一部分的影院,还是靠副业销售所带来的利润,养活的电影院。 所以,有了重生前的例子,他倒是可以直接拿来就用! “嗯,弄个老电影回归倒是不错,可以在短时间内解决我们放映片源不足的问题!”对于他提议的放映老电影,伍兆灿眼睛一亮,他也感觉这个建议非常不错。不过对于他提议的在电影院内经营副业,他的脸微微变了变,摇头拒绝。 “经营副业就算了,我们成本控制不住,竞争不过影院附近的零售公司跟超市。88年前后,我在金公主也尝试过,不到两年亏损了800多万!” 伍兆灿在八十年代末曾经在金公主院线内经营过零食及饮料的销售,只是,没能坚持过两年便停止了,徐帆还在好奇呢,听他这么一说,顿时一愣,“伍总,莫非你在金公主院线的时候,不禁止顾客私带外面的饮料跟零食进去吗?” 看到伍兆灿愣住了,他才反应过来。难怪了,电影院本来就不是主营这些业务的公司,成本上自然是竞争不过超市跟零售公司的。你再不立法禁止,不亏损才怪呢。 当下他忍不住提醒,“电影院可是我们自己的,我们可以规定顾客不得携带在外面购买的零食入内。然后他们想要买饮料跟零食,只能在我们电影院内购买。这样,我们不就不会亏损了!” 伍兆灿想了想,依旧摇头,“如果是硬性要求,恐怕会被顾客投诉。到时候要是立法局介入,我们会很被动的!”他的确对徐帆的提案十分心动,但是考虑了一番之后,还是摇头拒绝了。香港可是个法治之地,顾客的满意度也是很重要的一个指标,若是经常被投诉,总会有一些所谓的立法委员,为了获得选民的支持,站出来声讨或攻击他们以获得社会关注度。这两年香港政局十分混乱,尤其徐帆还有个内地身份。以前他没犯事还好,若是真捅了篓子,会有一大批人站出来声讨他。 “那如果我们的东西比外面的稍微便宜一些呢!”影院最初,就如他所说的,只要亚洲控股公司其他公司还能赚钱,电影公司还能创造利润,他其实并不介意处理对影院进行亏本经营的。 “这……可以试一试!”伍兆灿最终还是点头同意了,几年前他试图在影院内经营副业并失败,一直被人指责为不务正业。这个污点在他身上一直无法洗刷,若有机会,他自然希望能够洗掉。 “初期影院内就先成立一个部门,专门管这一块,以后若有必要,也可以分出一个直属子公司,专门负责这一块。总之这些经营上的事情就全交给你了……” 伍兆灿哑然一笑,指着他摇头。 徐帆也跟着轻笑两声,他现在势力已成,手下有各种专精公司经营的人才,哪里还需要自己去瞎忙活这些,倒不如在公司发展大战略上指引一二,然后不再多管,老实的去拍他的电影,多赚点钱补给整个公司运作。 一杯红茶很快全进了肚子,徐帆坐了一阵,又与伍兆灿交流了一些经验,瞧着时间也差不多了,就准备先到楼下的电影公司看看剪辑,等会还要再去先涛一趟,跟那些技术人员交流一个特效处理。 “对了……”看他要走,伍兆灿才想起来,问道:“你的新电影准备的怎么样了,什么时候能安排上映?有没有信心过三千万票房?” 徐帆要起身的动作被打断,重新坐下,想了想有些不确定,“电影虽然拍完了,但是后期处理跟宣传都还需要一段时间。我琢磨着,差不多要一个月吧,最快也要到一月初……现在还在等日本那边呢。这部电影我是准备香港、澳门、台湾跟日本同时上映的!” 与真田家的谈判比想象中的用的时间更多,从十月开始接触,何定钧一直被留在日本负责谈判收购真田家控制的17.5%的日活股份。只是,也不知道是不是他重生带来的蝴蝶效应,老迈巨兽米高梅一改之前不温不火的态度,竟然派出了几人去了日本,跟大阪报业豪门真田家接触起来。结果,谈判一下子多拖延了一个多月的时间。前天何定钧才从日本打过来电话,说因为米高梅的报价太低,最终导致真田家跟米高梅的谈判破产。米高梅出局之后,如今就只剩下他们一家的报价最接近真田家的心理价位了。不出意外,也就是一两周内,亚洲控股公司就能成为日活大股东之一。 伍兆灿怔了怔,现在香港很少有本埠跟海外同时上映的安排,主要就是难以协调两地的院线跟发行商。如果只是香港跟澳门自然是最简单的,澳门那几家影院背后都有香港院线参股的,曙光的九家参股影院中,有两家都是位于澳门的。要加上台湾就要稍微麻烦一些,热卖港片在台湾发行一般都是2-7周时间,甚至是几个月之后才上映;同步的情况偶尔也有,都要事先跟台湾那边的院线联系好。 至于日本吗……这个会很麻烦,港片在日本上映快一些需要一两个月的时间,慢一点可能要几年。关键,还是要看他们的电影够不够热卖,他们在日本的关系渠道,够不够硬! 他想了一下,回答道:“如果只是港澳台地区,同步放映不存在问题。你不是跟蔡松林关系很好吗,他旗下的学者掌握台湾最大的院线资源,应该能协调好。但是日本那边,一是电影引进需要审核,而是片商那边也不一定愿意把最好的档期拿出来配合!” “放心吧!”徐帆自信的笑了笑,蔡松林那边他早就联系好了,为了给他腾出档期来,蔡松林把原本需要放映的电影全部往前平移了将近一个月。以至于他的那部《傲慢与偏见》,学者购买了片花之后,到现在都没能上映呢。 “伍总,未来全球同步上映都将成为一种趋势。”许是话说多了,徐帆觉得有些口渴了,拿起纸杯起身接了一杯纯净水喝了一口,继续说道:“日本那边我们已经开始着手安排公关了,引进审核方面日活公司到时候会亲自为我们公关,会很快解决的。” “看来你很有信心!” “香港票房目标是四千万……”徐帆竖起大拇指,日本原版《午夜凶铃》拍摄加宣传总成本还不足一千万港币,在香港票房急速锐减的时候,都能斩获超3000万港币的票房。没道理这部他付出了百分百努力,不算上宣传费光是拍摄成本便过一千四百万的作品,不可能突破这一成绩。 总之,他已经有些忍不住,想要看着它创作传奇了。 伍兆灿忍了忍,最终还是没忍住泼他冷水,道:“如果是一部恐怖片,可能会比较困难吧。毕竟是贺岁档……一年中全家齐动员,一起去观影的日子!” “谁规定的,贺岁档恐怖片就不能热卖了?” 徐帆白了他一眼,“年年贺岁档都是那一套,xx喜事、xx喜事的,福气xx、xxxx之类,我敢跟你打赌,去年大卖了近五千万港币票房的那个《家有喜事》,今年巨资拍摄的《花田喜事》别说四千万票房了,连三千万都危险。你想,整个贺岁档所有人都在让观众笑,大家笑了很可信,出来之后什么都记不住了。但是唯独我们让观众吓哭了,好吧……全香港都记住我们了!” 伍兆灿投降似地举了一下手,摇头道:“好吧好吧,本来还要劝你推迟上映时间避开贺岁档的,现在反而我自己被你说服了。对了,我们已经拿到了12月跟1月将上映的电影名册了,要不要看看?” “哦?”他有些惊喜,“辛苦伍总了,说来听听!” 伍兆灿笑了笑,“先说今年12月的收官之作吧,12月6日上映ufo公司的《风尘三侠》,院线是我们曙光;12月12日上映曙光公司的《八仙饭店》,院线仍是我们;12月17日上映的是嘉禾公司的《武状元苏乞儿》,院线则是嘉禾!” 徐帆若有所思,“看来几大电影公司,都在存着气势瞄准贺岁档!” “永盛是个意外!”伍兆灿得意洋洋,“向氏兄弟平时最是骄横,今年真是风水轮流,新港督上任之后,其他政绩暂时没看到,但是严正打黑这一点做的不错。以往每年年尾跟年初永盛都要发力,今年却不想落在嘉禾之后了。” 徐帆心中一沉,七月底爆发的黄郎维事件引起的香港打黑阴影,已经开始缠上永盛跟向氏兄弟了。十一月据说又有人证站出来,指正是向华强指示如今外逃的陈耀兴组织杀手刺杀的14k大佬黄郎维,如今,向氏兄弟跟他们名下的香港最有活力也是资金最充足的电影公司——永盛已经掉进了反黑的泥潭之中,明年……明年就像是香港黑社会全面入侵电影产业的一年,也是最混乱的一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