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二章 新华社香港分社 - 重生娱乐大亨

第一百三十二章 新华社香港分社

他心里在想什么,伍兆灿是不知道的。院线跟黑社会之间的矛盾可不少,当年向氏兄弟强行入行的时候没少得罪人,除了邵氏他们不敢得罪,就连嘉禾的影院都被他们闹过事,听说还出过人命。金公主院线也没能逃脱,跟岑建勋一样,伍兆灿对于向氏兄弟如今成为香港警方跟政府的重点打击对象,都是幸灾乐祸居多。 “明年一月的贺岁档可真是大片云集,1月4日中国星公司的《逃学威龙3》;1月6日嘉禾公司的《城市猎人》(嘉禾院线);1月10日高志森公司的《花田喜事》(永高院线);1月11日龙翔公司的《东方不败风云再起》(嘉禾院线)!除此外,泽东公司的《东成西就》,正东公司的《方世玉》、徐克工作室的《黄飞鸿3》目前都还没安排上映时间呢!” 徐帆抽吸了一口冷气,好一阵才把躁动的心安抚下去。太多的经典港片了,没办法,贺岁档永远不缺乏大片,也不缺一线巨星的身影,这个档期就是硬碰硬,当然,市场的定律也永远是好电影脱颖而出,烂电影万劫不复,无论在哪个档期都好。 伍兆灿瞟了他一眼,带着笑容打趣道:“让人高兴的是贺岁档上映的不是武打就是诙谐喜剧片,恐怖片只有我们一部,完全不需要担心跟其他电影竞争。”这话自然是反话,意思是我们一部恐怖片,想从那么多部喜剧电影中杀出重围,可没有那么轻松。 徐帆默不作声,没有人规定贺岁档只能上映喜剧片,市场有温情感人的需求,自然也有紧张刺激的需求,而这方面的蛋糕居然没人瓜分;不过《午夜凶铃》有如今凭借着《大时代》在港澳台跟东南亚正火的刘青云、周慧敏加盟,只要宣传得当,就算是不被看好的恐怖片,自贺岁档杀出一条血路来,也不是不可能。 不过他不想跟伍兆灿争论下去,没有意思。突然想到了他提起过,目前尚有三部已经拍摄完,或者接近拍摄尾声的电影还没决定排片时间,沉吟片刻,“《东成西就》、《方世玉》、《黄飞鸿3》三部具备热卖能力的电影目前还没决定上映时间,我看这样吧……泽东电影公司拍摄的《东邪西毒》有我们公司的150万投资,正东的《方世玉》有我们四百万的投资,等会我会跟他们公司联系下,如果可以,尽量把这两部电影的放映拉到我们院线来。眼看着年根将近了,有些东西我看还是别藏着掖着了,我们公司将实行的新分成草案,不如就对外界公布了吧。伍总,你看我们现在的情况,其实也跟被院线封杀没区别了。都是没有电影公司排片,反而不如主动提高分成,吸引那些高成本拍摄大片的公司,前来享受高分成……” 伍兆灿仔细想了想,“最差的情况莫过于此了,既然你都说了,是总公司的意思,那么,我们院线自然是要服从的。好吧,我晚些会通知下去,随后对外界公布新让利方案……只是,你做好心理准备了吗?一旦新法案放出去,曙光可就成为众矢之的了!” 徐帆咧嘴笑了笑没回话,历史会证明,放弃一点眼前的利益,换取整个港片大环境的转好是对的。 该谈的,也都谈的差不多了,徐帆起了身,跟他闲聊了几句,正要离开。 突然间,办公室的电话响了起来。 伍兆灿一愣,转过身去接了电话,“喂……” “伍总,你先忙吧,我也要去楼下看看!”徐帆起身,跟他道了声别,刚要推开房门离开,却被伍兆灿按了免提键的电话对话勾住了。 “伍总,我是张天生……有通电话打来办公室找董事长,我听秘书室说董事长方才去过你那里,他现在离开了吗?” “找我的?”徐帆站住了。 “还没……董事长,有你的电话!” 徐帆有些好奇,快走了几步到电话机前,“我是徐帆,有找我的电话?” “是啊,董事长。约十分钟之前,一通电话直接打到了你的办公室,被接线转到我这里。对方身份有些敏感,我觉得您最好能尽快过来下!” 电话那边张天生的声音才刚落下,这边徐帆跟伍兆灿都愣住了。 “身份敏感,是谁?”徐帆好奇得追问。 电话那边,微微沉默了小会,张天生的声音才再一次传来,“新华社香港分社!” “什么……” 电话很快挂断了,徐帆呆站在那里,已是被新华社这几个字所代表的意义彻底惊呆,甚至有些不知所措了。 张天生是亚洲控股公司的总裁,名义上还是伍兆灿的顶头上司,不过他的办公室也在十五楼,与这里隔得并不远,没多久之后就来到了他们这里。 “张生,电话里没说什么?”伍兆灿这么问就有些逾越了,不过他也是的确好奇,新华社那边联系徐帆到底为哪般! 不外乎他如此好奇,实际上,新华社香港分社在香港有着特殊的地位。 香港新华社成立于解放战争时期,名义上它只是新华通讯社的香港分部兼亚太总分社,实际上它还另有身份。 新中国成立后不久,英国政府承认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不久后台湾当局的外交部两港外交特派员公署驻港办事处自行关闭,结束了台湾与港英的政府间正式关系。当时英国政府坚决拒绝新中国往香港派驻正式的官方代表机构,明面上的理由是怕香港出现这样机构将会形成“两个权力中心”,影响港英政府的管治及利益。暗中,英国人却向新中国要求,在香港设立总领事馆。 如果设立总领馆,等于正式承认香港是英国的属土或殖民地,而新中国一贯坚持认为香港是中国领土。因此中英双方僵持不下,只能延续解放战争时期香港分社代表与港英政府事务涉的做法,继续通过新华社香港分社办理中英之间的事务性接触。 所以这新华社香港分社,实际上的地位香港于内地驻港全权办事处兼总情报机构。 张天生摇头,“给我打电话的是个中年男子,与我第一句话是北边的普通话不是粤语。后来听我开了口才改成粤语,得知董事长不在,他也没多说就挂掉了。不过,他跟我要了董事长的移动电话,我问他姓名也没说,只留了句他姓姜!” “还是那套神秘主义!” 伍兆灿咧了咧嘴,香港被从中国割分出去已经快一百五十年了,以至于在英国人的管理下,这个城市除了部分文化之后,已经基本与欧美无异,难免有些看不习惯内地。 发现徐帆扫了他一眼,伍兆灿闭上了嘴巴不说了。他可是记得,这位主是内地出身呢。 等等,内地出身! 突然间,伍兆灿心中一动,眉间刚刚爬上的一些好奇散去了大半,他大概猜到了新华社香港分社联系徐帆是为了什么了! “原来如此!”他轻声笑了笑,嘴角多少有些讽刺色,“这个时间段,也差不多了!” “嗯?” 徐帆、张天生两人被他的自言自语吸引,齐齐看向了他。 “喝点什么?” 伍兆灿取了个纸杯,询问张天生,“这里只有红茶跟咖啡!” “谢谢,纯净水好了……” 伍兆灿帮他接了杯纯净水,然后递给了张天生,人转看向徐帆,眼中带着笑容,“董事长,你有福了……不过也要做好挨骂的准备!” 徐帆皱眉,没听懂他话里的意思。 他也不卖关子了,指了指墙上的挂历,“虽然有点早,不过算算时间,其实也差不多了。去年3月,内地国务院港澳事务办公室和新华社香港分社邀请了一批人就任港式顾问,其中非富即贵,还有一个身份,那就是都是内地看上的自己人。董事长虽然年轻,但是两个要求全都符合。去年那一批只任命了44人,据说聘书由全国人大常务委员长、国务院总理亲自颁发,组团前往北京领取时还能跟中央大佬见面。去年李生(李嘉诚)、霍生(霍英东)他们从北京回来后,个个连港督见了都要给几分面子,现在不知道多少人削减了脑袋,想弄到这么一个身份。” 虽说他话里带些刺,露出了对北京专门挑选亲近北京的香港豪富显贵授予‘港式顾问’的不满,但何尝没有羡慕跟嫉妒。 一提到这个,张天生也想起来了,“原来是这个……伍总,你这么一说,时间上还真能凑一起。董事长,你有福啦!” 尽管这事还没个准信,但现在两人看向徐帆的目光都不一样了。因为他那内地身份,天然就比别人多了不少优势,加上他现在是香港媒体关注、追捧的风云人物,又那么年轻,又是身价过亿的大富豪。而且,他还有一个优势,那就是他在香港电影圈里已经站稳了脚,成为了香港电影的一面大旗。 而众所周知的,内地挑选港式顾问,不仅邀请豪富显贵,还有各行各界的精英人物。 去年香港影视界呼声最高的几个人,吴思远因为曾经在民.运中说了一些不该说的话,没得到内地的邀请;向氏兄弟黑社会背景上不了台面;内地倒是想招安岑建勋,可惜他脾气太怪,不屑于内地的邀请;嘉禾又跟台湾走得太近,邹文怀想要那个身份但是没得到;徐克分量又稍微轻了一些,勉强符合了标准线,奈何他跟内地的关系不够硬。 最终香港影视产业,只有如今专心经营电视业务的邵逸夫得到了那个身份。 算一算,内地其实还差一位能够代表电影产业的港式顾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