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四章 被抵制的29届金马奖 - 重生娱乐大亨

第一百三十四章 被抵制的29届金马奖

遭遇低潮了,容我想想该怎么写!这章不满意,先放上,随后可能大修—— 只是,曾志伟跟吴思远不惧怕,不代表其他人不怕。尽管曙光那份让利于制片公司的分成方案赢得了一片的喝彩声,但是公然站出来为其叫好的,也就只有他们两位而已,反而是反对的声音,口水声几乎快将曙光彻底淹没了。 新宝院线董事冯秉仲最先在接受《东方日报》采访时,向曙光开炮,他显得十分恼怒,语气并不好,“曙光是什么意思,我看不过是哗然取宠,吸引注意力罢了。这是新公司最擅长做的事情,一如他们那位年轻董事长。院线与制片公司利益紧紧结合在一起,是一荣俱荣的关系。让利于制片公司,难道我们其他院线就没想过吗?不懂行的人,还以为我们做的是无本买卖,白拿制片公司的辛苦钱。可真要算上影院的运营成本,再算上发行跟宣传,我们其实为一部上映电影付出的心血不比制片公司差半分。所以,票房五五分成,扣除了不菲的影院运营跟机器折损的费用后,我们院商根本没赚多少。” “其实明眼人都能看出,曙光再打什么主意”,嘉禾院线总裁裴友亮对于曙光的新让利分成方案不以为然,“作为一家新院线,虽说曙光继承了金公主的一些资源,但是金公主时代,这个拥有香港第二规模的院线,实际上盈利已经降到一种很低。就如冯生所说的,院线跟制片公司是一荣俱荣的关系。金公主时期院线不赚钱,是因为他们对于有实力的制片公司吸引力很差,尤其是在新艺城三巨头闹分家的那几年里。曙光电影公司,也许在很多人看来有些实力,有人甚至用‘新艺城’第二来形容它的惊艳,但是目前曙光电影公司的断脚也很明显,他们太过依赖那个年轻人。一旦他灵感匮竭,拍不出好电影来了,对于曙光电影跟院线而言,都是一场灾难。很明显伍兆灿就是看到了这一点,所以,又举起了十年前他们金公主入行的那套让利吸引电影公司的老套路了。” “我们不会加盟曙光院线,这一次曙光院线很明显搞过了,新的让利方案一旦实行,他们公司的分成利润将被摊薄8-17%,能够坚持多久还是个未知数呢。很多电影公司都在观望,他们也许会考虑在曙光排片,但是不会考虑长期排片。因为院线的分成如果低于30%,一般是处于经营亏损线上的,只要稍微判断错误,发行了一两部亏损电影,曙光院线就完了!任何一个公司,都无法接受长期亏损,邵氏为什么会退出,还不是因为那几年不赚反亏,两三年下来累计亏损上亿。所以经营院线也是有风险的,维持5/5分成是最好的选择,多了就会影响到制片公司的利润,少了院线一旦放映的电影亏损,很可能也要跟着背上包裹!” 一名业界不愿意透露自己姓名的影院经营人向外界也透露了一些信息,他原本是曾经加盟金公主原先的一家私人影院经营者,原本在亚洲控股收购了金公主变名曙光院线之后,他还在犹豫要不要申请加盟的。但是如今曙光这么一搞,他也没有加盟的想法。开玩笑,任谁再看,曙光这么弄都是要亏钱的。 尽管业界跟媒体并不看好曙光的动作,但是无可厚非的,在曙光院线公布了全新的让利分成方案之后,向曙光院线要求排片的公司遽然增加了一倍还多,其中不乏一些大片,比如泽东公司的《东成西就》,正东公司的《方世玉》,梁家辉主演的去年热卖电影《黑玫瑰对黑玫瑰》续集《玫瑰玫瑰我爱你》。甚至连那已经跟银都签订了发行协议的合拍片《霸王别姬》都跑来跟曙光进行了接触,他们签订的不是独家上映合约,因此可以联系其他院线。考虑到这部电影是西安电影厂投入重金参股拍摄的电影,徐帆大笔一挥,同意了在5家电影院为它排片,在1月1日配合银都院线一起上映。 12月的曙光,注定要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在曙光院线祭出了分成让利方案之后,曙光电影公司也不甘示弱,推出了酝酿一个月之久的‘千万剧本改编计划’,岑建勋借媒体之后向外宣布,曙光豪掷千万巨资,向港澳台日韩及东南亚地区收购好剧本及能够改编成电影的小说类作品。 消息传出不仅在香港,又引起了一番轰动,就连一水之隔的台湾,也对此多有报道。 然而,一场宣传风暴将要袭来的时候,徐帆本人却远离了这个风暴漩涡,前往了台湾。 因为,他接到了今年台湾金马奖的邀请,将借着前往台湾,参加金马奖的机会,进行《午夜凶铃》台湾上映前的宣传。 能够接到台湾金马奖的邀请,徐帆多少是有些惊讶的。因为众所周知的,金马奖是由台湾“行政院新闻局”主办,在台海危机频繁爆发,两岸局势经常出现擦枪走火的90年代初,他能够得到受到台湾当局意志影响的金马奖邀请,不感觉意外才出奇呢。尽管金马奖便对外放出了风声,今年他在台湾上映的两部电影《死亡游戏》跟《逃出立方体》,各自分别获得了最佳原著剧本、最佳男配角,以及最佳男主角、最佳摄影、最佳剪辑五项大奖提名,但是考虑到政治因素,打从一开始,他就没考虑过前来台北。 就算是11月,大陆的海峡两岸关系协会与台湾的海峡交流基金会在香港达成了九二共识之后,他在委托蔡松林帮他打探了下风向后,也只是做出了将由岑建勋带队前往台湾宣传《午夜凶铃》的决定。没办法,李辉辉此时已经通过改选‘万年国会’,捞足了政治资本。如今在台湾确定无人能够动摇他的地位之后,他的台、独本质也将曝光出来了。徐帆倒是不担心自己前往台湾会受到人身损害,只是担心自己成为了政治的牺牲品,他那部倾注了无数心血制作的《午夜凶铃》,在台湾遭到禁映或限制上映的悲惨命运。 尽管搞不清楚台湾当局是什么意思,不过能接到金马奖的邀请,一定程度上也反应了他最担心的自己的内地身份,在台湾并没有受到当局的过分关注,这是好事,若这一趟台湾之行试水成功,也许以后他们在台湾的宣传也可以放开手脚去做了。 12月12日,29届台湾金马奖在台北国父纪念馆举行,由曾经调侃过徐帆的郑丹瑞跟号称台湾综艺教母的张小燕共同主持。 说实话,徐帆虽然跟获得了提名的黄秋生、郑兆强、麦子善一起到了现场,实际上却也没对这一届金马奖多么关注。 因为在这一届台湾金马奖提名向外界曝光之后,便遭到了香港影界的抵制。盖因为台湾当局的暗中运作,所有今年热卖的电影,已经确定被内地招安的向氏兄弟名下永盛、中国星的全部电影没有一部获得金马奖提名,哪怕今年台湾前二十的票房之中,永盛出品赫然占到了5部之多,足足四分之一。嘉禾也因为今年积极联络内地,谋求与内地合拍电影及上映遭到了台湾当局的警告。今年嘉禾在台湾上映的九部电影中只有创造了今年台湾票房第二高的《警察故事3》获得两个提名,然后成龙凭借着在台湾的巨大人气最终拿下了金马奖影帝。 时间步入90年代之后,金马奖已经成为了地方保护的代言词,说好听点叫扶持台湾本地电影产业,说难听点叫内幕重重、冠军钦定。 一部12月5日才上映,名为《无言的山丘》的标准台湾式文艺电影,力压群雄获得11项金马奖提名,并最终揽下了最佳剧情片、最佳导演、最佳原著剧本、最佳美术设计、最佳造型设计、观众最佳影片六项大奖。 徐帆在抵达台湾之后,第二天便买票去了影院,观看了这部电影。他倒是不否认这部电影极尽煽情,也确实将日据时期人民的苦难完美表现了出来。不过这部电影虽然有获奖的能力,只是连续11项提名加独揽六项大奖除了说黑幕以外,已经别无他词了。不提12月5日才上映的它截止到金马奖到来时,票房只有可怜的400多万台币,勉强还不足一百万港币,就算是在观众中的口碑也远远比不上《警察故事3》、《鹿鼎记》等影片。 它能逆天斩获诸多大奖,也难怪香港影界号召联手抵制本届金马奖,以抗议地方保护主义。虽然,徐帆一直认为,金像奖跟金马奖是半斤八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