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一章 初见成效 - 重生娱乐大亨

第一百四十一章 初见成效

这章昨天的—— “嗯……对,何定钧我还有事要他去做,让他在日本再待一段时间吧。总之日本这边的时间我们已经跟日活株式会社确定下来,就是1月11日上映了,这样即能避开日本本土《东京之恋》、《抱抱我亲亲我》、《哆啦a梦:大雄与白金迷宫》几部电影,也不用直接跟《反斗智多星》、《最后的摩根武士》直接撞上。我刚看了日活那边递过来的贺岁档上映名单,我们的《午夜凶铃》挑选在这个时间上映,直接需要竞争的只有山内重保的《龙珠z:激战》、黑泽明的《袅袅夕阳情》、昆丁导演的《落水狗》、《天荒情未了》。” 这是一间布置整洁的房间,房间内一侧34英寸的巨大电视机屏幕上,画面被静止在徐帆代表着亚洲控股与前日活株式会社股东真田英佑交换协议,正式确定亚洲控股以2212万美元的天价,收购日活株式会社17.5%的股份,一跃成为这家日本第四大电影公司大股东。这显然是一盘现场拍摄的录像带,因为电视机的一角,一个时间赫然停止在了一个位置‘1992/12/25,西方最富盛名的假日圣诞节这一天。 徐帆靠坐在沙发上,一只手上拿着的遥控器还在微微晃动。他此时正歪着脑袋跟香港那边电话中,自从12月15日离开台湾以后,他便前来日本为《午夜凶铃》的宣传四处奔走着。这段时间以来,他带领着《午夜凶铃》的剧组人员,在日本联络了大量的媒体采访、上过一些电视节目,知名和不知名的小报采访不下十数次,如今总算是在日本形成了一定的讨论人群,并收获了一些关注度。 自圣诞节那天收购了真田家族控制的日活股份,成为日活的大股东之后,他申请召开董事会议之后,向日活高层提出的第一个建议就是加大日活跟他们曙光电影公司之间的合作。日活作为日本第四大电影公司,也是最古老的电影公司之一,在日本不仅具备口碑影响力,还有一套完整的日本发行渠道跟一些院线,毫无疑问这些都是他们曙光所眼红的存在。 同样的,曙光如今一跃成为香港电影界新贵,不仅在香港拥有者一条规模第三的院线,尚有徐帆这位卖座导演存在。香港在过去一直都是日本最大的电影输入地区,就算是这几年美国电影的大举入侵,依旧能与美国电影分庭抗礼。这是港片在日本影响力最大的年头,曙光尽管目前尚且比不得永盛、嘉禾、徐克工作室之类的香港电影公司在日本影响力那么大,但是随着其在香港本土的崛起,其制作跟投资的电影必将越来越多。 要知道,日活跟角川可是良家需要依靠大量发行港片存活的日本电影公司。虽然对于被一个中国人控制了接近五分之一的公司股份有些微词,但是相比较两者的互补性,双方高层普遍都是支持加强合作的。 作为合作的第一步,曙光同意将在年后发行几部日活粉色电影于香港上映。作为交换,今年的日活也将让出一月的部分黄金档期,为曙光先后投入一千八百万港币巨资拍摄的《午夜凶铃》,安排上映的时间。 电话那边一阵沉默,岑建勋有些吃味,他是想不明白,为什么徐帆那么看重一个他们只能获得25%票房分成的日本,竟然要在日本参加东京的首映式后返回香港,而非待在香港。 “那你暂时不回来了?” “不是不回去,是晚回去一会。日本跟我们香港之间有一个小时的时差,我们跟日活安排上映的时候,已经将日本的上映时间排在我们之前了。算一算时间,我们完全可以在日本首映式结束后返回香港。虽然赶不上在香港举行首映式了,但是当天也能赶回去。” 他现在心情很好,不仅是因为上个月在台湾跟周慧敏确定了关系后,虽然有媒体炒作,也有周慧敏的歌迷有过激威胁。但是主要大众对此的反应是惊奇之余有些八卦,随着时间的流逝,大半个月之后也就逐渐平息、被安抚了下去。虽然宝丽金唱片那边十分恼怒,因为周慧敏的演唱事业几乎遭到毁灭性打击,他们辛辛苦苦为她塑造的玉女形象荡然无存。不过,周慧敏最担心的问题得到了解决,他们之间的关系算是确定下来了。 还有一个主要原因,那就是他们的电影在日本上映的档期实在是太好了。与《午夜凶铃》同批竞争的四部可能威胁到他的电影,《龙珠z:激战》首先被排除在外,这部电影是山内重保导演的动漫电影处女作,根据之前官方放出的一些宣传来看,市场反响并不高,而且动漫电影与他们的票房摩擦并不大,可以首先排除;日本电影沙皇黑泽明的《袅袅夕阳情》也可以直接排除,这部电影徐帆重生前看过,延续了黑泽明的一贯风格,是他后期拍片中唯一一部票房低于2亿日元的电影,应该是说叙事手法太过平淡跟文艺了,影评买账观众不买账;昆丁的处女作《落水狗》已经展露出未来黑色幽默大师的一丝风采来……当然,仅仅只有一丝而已。他的这部电影毛病不少,在美国票房中等,在日本徐帆虽不看过具体数据,但太过西方化的东西,这年头日本人也不太买账。 算来算去,唯一能称得上是《午夜凶铃》对手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天荒情未了》,一部靠主打永恒爱情在美国热卖的电影。 不过,徐帆为什么要说选择1月11日在日本上映赚尽了便宜。就是因为,两部电影的上映时间其实并没直接撞上。《午夜凶铃》是1月11日上映,《天荒情未了》是1月27日上映。两者相隔了大半个月,就算《天荒情未了》在日本依旧蛮横,也很难影响到《午夜凶铃》的票房! “你既然决定了,那就随你吧。香港这边我来安排,不过我们真的放弃午夜试映吗?” “放弃!”徐帆回答道,“虽然有些可惜,不过为了配合同步上映,午夜试映场还是放弃吧。对了,香港那边最近票房如何?” 今天已经是1月6日了,算一算时间,香港那边的贺岁档也该开始了。 “92年的收官战,嘉禾的《武状元苏乞儿》以势不可挡之势胜出,最终以3800万港币的票房下画。你看中的那个邱礼涛有扶植潜力,他拍摄的那部《八仙饭店》到前天下画时,总票房已经达到1924万港币了。有点可惜,没能突破两千万港币。伍兆灿那边的意思,是他现在上座率已经勉强一成,没有放映潜力了。也就不熬这个数据了。我也是这个意思,怕他掌机的第一部电影票房就过两千万,人要狂傲起来难管教!对了,前天香港今年第一部贺岁剧,中国星的《逃学威龙3》上映了,因为观众的期待太高,加上前一段时间周星驰连续遭遇剧组主演炮轰的不利影响未消除,首日票房创造了只有154万之后第二日便跌落到129万,估计难再现《逃学威龙1、2》两部的热卖了!” “这对我们而言是好事,少了一个主要竞争对手!”逃学威龙系列他并不陌生,星爷的电影,徐帆一部也不陌生。无论从笑点还是新鲜度上,《逃学威龙3》的确都不敌前两部,“邱礼涛是什么意思?他那边还没准备跟我们曙光签约吗?只要条件并不过分,直接签……” 岑建勋:“条件他提了,明年至少两次执导机会。希望公司为他提供优质剧本,不过他倒是挺知趣的,没像之前我们接触的几个导演,一开口就要我们投资几百万给他们拍片。邱礼涛的意思,他希望在三月前能够看到一个好剧本,并得到公司至少四百万的投资,电影允许他入股拍摄……” 徐帆微笑,的确是个有意思的人。不过岑建勋一提到剧本,他倒是想起来了,询问道:“邱礼涛的要求不过分,倒是可以答应他。对了,我们之前弄得那个千万征集好剧本,活动弄得怎么样了。到现在征集到什么好剧本没有?” 他一提到这个话题,电话那边岑建勋的兴致立刻高了不少,喜声说道:“效果比我们想象的还要好,台湾那边有不少小说家跟我们联系,其中有几个本子完全可以拿来立刻就拍,而且都是那种成本可以控制在两三百万之间小成本电影,不过几部都是跟风题材。香港这边我们倒是收到了几个好本子,像王晶那边有个林伟伦的编剧,给我们递了个《武侠七公主》的本子,我看了看,挺有意思的,不过王晶现在跟我们有合作,从他那里挖编剧怕影响了院线那边的片源;柯受良拿了个恶搞《鹿鼎记》主角韦小宝的本子给我们,作品叫《韦小宝之奉旨勾女》,不过他要求自己执导拍摄,本子我看了,蛮有意思的,我之前给签了下来,准备拨款三百万给他,让他去给拍出来;tvb一个叫曾谨昌的编剧递了个《广东五虎》的本子给我们,是小成本的本子,可以考虑买下来投资一笔拍了充实我们的片库;对了,我们还收了一个小说家,名字你可能不陌生,他叫黄鹰,早年跟古龙一起写过小说,《天蚕变》就是他以前的作品。黄鹰这人我早年打过交道,他前一段时间给高利贷追得上天无路、下地无门,给人家的打手打成重伤还瘸了一条腿,狼狈拿着个破本子来求我买下。我听说他欠了高利贷二百四十多万,就以公司的名义帮他把全部债务都揽了下来,不过作为代价,他现在在我们公司当个编剧,还有……他以前写过的近百部小说的电影改编权,我全给弄过来了!” …… 电话这边,徐帆一阵惊愕。他知道《天蚕变》,但是还真不知道香港有黄鹰这个小说家。不过听岑建勋的口气,似乎帮他还了近三百万的高利贷,把黄鹰这个人给拴住了是赚了。旁的不说,近百部小说的电影改编权……光听听,也感觉好像真赚到了。 看来回香港之后,他去看见见那个黄鹰是何许人。 “其实……在香港我们最大的收获还不是黄鹰,而是高志森公司的一个编剧。他一下子向我们偷偷递了两个剧本,我觉得就算是得罪了高志森,这个人我们也要签下来。对了,这个人叫谷德昭,他递给我们的两个剧本分别叫《唐伯虎点秋香》跟《蜜桃成熟时》。虽然两个剧本看上去后面都比较混乱些,显然是草草完成的结尾,不过前面非常精彩……” “立刻把他签下来!”电话这边,徐帆几乎是吼着对岑建勋说出了这句话。谷德昭……这人他怎么可能不知道,香港未来的编剧界大牛,还能导能演,绝对是一个超级潜力股。 不不不,如果现在他已经开始创作《唐伯虎点秋香》跟《蜜桃成熟时》了,那么他已经有了相当的实力了。 “剧本他要第一线的价格五十万,而且还各要3%的票房分成!不过已经被我压到四十万,只是他在票房分成上咬死不愿松口!” “给他吧……如果真是个潜力股,就签下来好了!曙光要发展起来,我们不怕得罪人……高志森一向拿的是永高公司的投资拍片,电影也是在永高院线上映。跟我们是竞争对手多过朋友,我们现在在编剧跟导演这一块的缺口非常大。如果可以,尽快跟谷德昭签了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