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四章 首映3 - 重生娱乐大亨

第一百四十四章 首映3

二合一,昨天的更新—— 因为《午夜凶铃》选择的是港澳台及日本四地同时上映,所以在日本东京遭遇排队抢票的同时,远在万里之外的港澳台地区也几乎同时遭遇了相似的事情。 “好了没有……什么时候看一场电影还要买票!” 香港,一个年轻人站在曙光院线下属的丽声影院大门前,望着前面长长的队伍,不禁气恼出声。他叫何守楠,一个年轻上班族,因为才刚工作没多久没有女朋友,同时也不擅长人际交往的它朋友很少,唯一的娱乐活动就是一个人前往影院看电影。说他是个电影发烧友毫不为过,以前他痴迷成龙、周润发、周星驰的电影,不过自从去年看了一部名为《逃出立方体》的电影之后,他就彻底迷上了一个叫做徐帆的年轻新导演的电影。后来的8、9月上映的那部《傲慢与偏见》他足足去看了三遍之多,每一次都为导演的精彩设计笑破肚皮也感觉十分刺激。 香港这几年虽然每年都有不少好电影的出现,但是对于追逐新奇跟刺激的他而言,到底还是少了几分味道。因此,乍一看到徐帆执导拍摄的电影,何守楠顿时有种忍不住的激动,现在的他成为了徐帆的铁杆粉丝之一,得知今年贺岁档有一部他的电影要上映,他特别向公司请了假期,就是希望能来影院在第一时间看到他的电影。 “老兄……你没看最近的宣传吗,听说曙光巨资投资拍摄的那部《午夜凶铃》可是在香港、澳门、台湾、日本同时上映,那部电影宣传了这么久,大家都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一部电影,值得曙光豪掷巨资几地同时上映。呐,你也看到了,今天来买票的人很多……估计明后天就会好很多的!” 何守楠一抱怨,顿时引起了连锁反应,不少人也跟着抱怨了起来。 “听说香港首映的只有曙光院线自己的电影院,而且,与《午夜凶铃》同批放映的还有《东成西就》这部电影。档期安排也少……祈祷吧,我听说前三天《午夜凶铃》都只安排了放映三场,曙光到底怎么想的,难道他们自己都没信心吗,连《东成西就》每天都还上映五场呢……” “什么,首场票都卖完了?” 焦急的等待中,队伍一点一点往前蠕动着。好不容易到了何守楠那里时,售票员遗憾的告诉他,他们这处丽声影院的《午夜凶铃》首场电影票全卖光了! 乍一听到这回答,他几乎是双手按着售票台,瞪大了眼睛冲着售票员怒吼出声,这么大的一间电影院居然卖完了! “先生,您对我吼也没有用啊。刚才你也看到了,排队排得很长啦。大家都是来看这部电影的……我可以这么跟你说,不但首场票已经卖光了,就连第二场的电影票,现在也没有几张了……你到底买还是不买呢?”售票员是个中年妇女,应付起他来倒是轻松,淡淡道:“如果先生您感觉怕耽误时间,我建议您再买一张《东成西就》的电影票,这样您可以先看一场《东成西就》,然后等到这部电影放映完毕之后半个小时,《午夜凶铃》的第二场放映就开始了……您的意思呢……” 何守楠不假思索地伸出手,急道:“好吧,赶紧给我来一张《午夜凶铃》第二场的电影票,再给我来一张《东成西就》的电影票。”开玩笑,他今天为了看这部电影可是专门请了一天假,为此还跟公司杜撰了一个亲戚结婚的借口。这眼看着首场放映只有半个小时的时间了,仅仅丽声影院这边排队都那么长,天晓得其他影院是不是也一样,他可不愿意再去忍受几个小时的漫长等待之后,然后售票员再告诉他,“对不起先生,我们第二场的票也卖光了!” 虽然香港并不如日本那么寒冷,哪怕只是一月也仍如同春秋天一般气温维持在十几二十度。但,他也不愿意再忍受等待了。 同样的情况在台湾跟澳门也有发生,尤其是澳门地区。因为在澳门曙光只安排了三家影院上映,结果排队的队伍反而更长,真正的一票难求。 同样的排队、同样对于他新电影的期待与追捧。这些情况在港澳台甚至日本各大小城市都在不断发生着,徐帆或许连他自己也不清楚,在经过了香港媒体长达一年的追捧跟炒作之后,他赫然成为了香港梦的代名词。加上他本人也确实导演了三部质量非常不错的作品,同时事业上的成功也让他在不知不觉之中培养了一批忠实粉丝。其主打恐怖跟惊悚题材更是剑走偏锋赢得了年轻代影迷的追捧,结果在他第四部电影即将上映的时候,很多看港片的观众都开始相信“徐帆执导”这个金字招牌,对他这部极尽吹捧,号称能吓死心脏病人的恐怖片提起了好奇心。 尽管距离电影开始还有一些时间,但是可容纳220人的放映厅里,观众席已经坐得满满的了。三浦友和买了些饮料跟妻子三浦百惠一起坐下,他们其实接到了剧组的邀请,去中央区参加首映式。不过三浦百惠退隐后并不喜欢再涉足娱乐圈,这一次若不是为了丈夫的事业,她也不会接下了女主角的配音工作。所以,三浦友和虽然感觉有些遗憾,最终还是出于体谅妻子考虑,没有去参加位于中央区的首映式。 两人凭借着手上的票,找到了相邻的两个好位置,坐下之后三浦友和左右环视一下,发现视野非常好,看向前面的大银幕,此时上面正播放着电影预告片。 “人倒是挺多的,阿纳达,也许会是一部很成功的电影。”三浦百惠脸上带着微笑,稍稍有些期待。自从八十年代初退出娱乐圈之后,她一直扮演着贤妻良母的角色,基本上不参加娱乐圈的活动,更别提接拍电影了。这一次虽说是为了丈夫的事业,才勉为其难的接了《午夜凶铃》为周慧敏饰演的女主角配音的工作。但是,她也是很用心去做的,能够看到电影院内满满的全是期待上映的影迷,心里也是高兴的。 “给你!”三浦友和递了瓶包佳乐给她,“这是部恐怖片,总之,先补充点营养吧。如果会感觉到不舒服,记得跟我说一声……” “嗯……阿纳达!” 日活方面将《午夜凶铃》的首映礼安排在东京都中央区银座的银座剧场举行,在距离上午九点半还有一段时间时,一身咖啡色风衣的徐帆携手同样被包裹的严实的周慧敏出现在了银座剧场。两人都在香港待习惯了,突然间来到了高纬度的日本,气温骤降三十多度,都有些不习惯。 《午夜凶铃》主演本身,其实并没有什么具有巨大名气的电影明星,无论是刘青云、周慧敏,还是大岛由加利等人,都是不具备国际影响力的明星,徐帆当初选择时也都是选择价廉物美的,这也就导致了,他们其实是不具备日本媒体有太大的吸引力的。 刘青云曾经出演的电影《死亡游戏》、周慧敏曾加盟的电影《逃出立方体》都在去年在日本上映过,因此倒也具备一定的影响力。加上大岛由加利等人,也能吸引一些媒体前来。不过今天虽然来了不少的媒体,大多还是冲着徐帆而来的。不仅是因为他是这部电影的导演,更是因为不久之前日活才刚刚对外界放出了风声,公司大股东真田家族将名下的股份出售给了亚洲控股公司,名义上为亚洲控股公司董事长的他,如今堪称整个剧组最大牌的‘明星’了。 日活那边,也利用影响力,请来了一些明星。如高仓健、深田恭子、木村拓哉、酒井法子等,都在日本有着不小的影响力,倒也给足了他这位新大股东的面子。 而此时银座剧院的放映大厅里,座无虚席,银座剧院是不对外开放的,邀请的都是剧组主创人员跟日活一些高层及家属,以及一些明星家属等等。《午夜凶铃》剧组众人和受邀嘉宾都坐在前面的位置,还有家人亲属;中间一大片的媒体记者和影评人;还有一些通过之前一个月他们在日本宣传时的一些活动得到邀请电影票的影迷们,。 电影即将就要放映,剧场里依然响着低嗡的谈话声,前排正中位置的徐帆望着那一块巨大的银幕,双眼出神。对于这部《午夜凶铃》,他看的非常重,隐隐将它当做自己彻底在日本竖起卖座导演金字招牌的力作,因此不但拍摄期间多次追加投资,付出的心血也远在过去的其他几部电影之上。 随着电影将要上映,他反而心里有些怯场,担心自己不能打赢93年争夺日本票房的第一场战争。 一年多来无数的画面在银幕上闪现,刚醒来时的不安与激动、迈出了第一步的欣喜、自己的电影公司成立后的激动…… 往事历历在目,他轻声告诉自己:“加油吧。” 旁边的周慧敏把手握在了他的手掌上,自她手上传来的温软让徐帆回过神来,一个翻转将她的柔荑反握住,温柔对她说道:“大黑告诉我,房子已经找到了。回香港之后,就带我去见伯母吧。” “嗯!”她微眯着眼睛,任由他的大手掌紧紧握着自己的手,轻轻回了一声,便把脑袋靠在了他的肩膀上。 她有一种感觉,身边的人现在需要的不是柔声安慰,而是默默的相随、陪伴,陪他一起鉴证,一段传奇的开始。 “虽然你已经看过毛、片了,不过还是小心被吓坏了。”徐帆低声嘱咐了一句,“若是遇到不敢看的镜头,就闭上眼睛吧!” 坐在左手边的刘青云无奈的耸了耸肩,“老兄,我知道你们现在非常恩爱。但是再恩爱也要有个度吧,你看,后面那些媒体都在盯着你们,如果不是电影院内不允许携带相机入内,恐怕早就是一片镁光灯亮起了!” 徐帆笑了笑刚要回话,突然间放映厅骤然安静了下来,只见大银幕上结束了预告片的播放,暂时一片黑色,他连忙使了个眼神,因为放映的时间到了。 徐帆等人顿时全神贯注的盯着银幕,无数的影迷粉丝都精神一振;静静的银座剧院里,心痒难耐的记者和影评人、日活高层、日本配音团队……所有人都望向了大银幕,《午夜凶铃》来了! 银幕上一阵短暂的黑暗,黑暗中,轻声的大海浪涛声响个不停。黑暗只维持了两三秒的时间,不久后一轮旭日自那黑暗中冉冉升起,自那原本黑暗一片的海平面上,逐渐亮起一片曙光。播放完了曙光电影的开场画面,银座剧院内重归平静,没有声音,只见银幕上变换着黑景白字:“导演:徐帆;制片人:徐帆;剧本:铃木光司、徐帆……” 电影的片头部分,徐帆参考《咒怨》进行了大刀阔斧的修改,上来便是主摄影师郑兆强自己客串的学者,然后从他口中,以一段旁白拉开了整部电影,“我研究日本文化多年,对于这个国家的一些传统多有了解。在日本这个国家,人们对于海洋甚至水即带着一种感激,也有着一种难以抑制的恐怖心理。他们即认为水是生命之源,也认为水代表着死亡与不详。比如日本的渔民们,他们既祭拜海洋,因为海洋能给他们带来美味的海产跟财富,又因为在古代造船跟科技并不发达的年代,大量的渔民葬身海底而认为海洋是邪恶魔物的化身。再比如与日本人生命息息相关的水井,日本人喜欢用女人的子、宫来形容水井,在过去自来水尚未普及的时候,很多日本人都要靠着水井洗衣做饭、供给生活中大部分的用水,它就如同生命轮回之地一般,孕育生命、哺育生命甚至创造生命……然而,也有一些人将水井看做是恐怖的、不可碰触的污秽之地,亡魂若是在死时含有巨大的怨气的。就会经由这样的轮回之地,化为厉鬼重新回到现实世界……” 原电影的开口用了两分钟的时间在拍摄大海,虽然在音乐的烘托下有些一丝阴森的气氛,但是,同样的时间里,徐帆却用一段旁白的话,已经提前将观众们的好奇心给勾了起来,高下立分。 接着电影开头,原本长达五六分钟的两个女高中生之间的交谈,在经他之手拍摄时,被足足砍掉了一半长度,在短短的三分钟内,便将几个高中生前往伊豆旅行,意外看了一个古怪的恐怖录像带,并且其中一个如她所说的一样,接到了代表死亡的电话,然后不知道遭遇了什么样的未知力量死亡的剧情介绍完。 剧院内,传来一阵惊呼声。刚刚荧幕上,那个少女转过脸去的时候,徐帆在这里用了一个特效处理镜头,只要是全神贯注认真去看的观众都被吓了一跳。因为就在刚刚银幕上的少女惊恐的尖叫时,她那一回眸的眼神中,赫然出现了一个被处理过的模糊身影一闪而过。隐隐的,能够看到一袭白衣。 感觉到被他紧握在手中的柔荑突然间一颤,徐帆心中喜悦。为了最大化的强化这部电影的恐怖效果,他整整投入了近五百万港币,让先涛公司对电影中的69处镜头进行了特效处理,加上大量的恐怖烘托,恐怖效果原超他曾经看过的日本版。就连自己在观看毛、片时因为太过全神贯注,都被吓了一跳,更别提其他人了。 “那盒诅咒录像带成了最近的热门话题!” “嗯!” “那么你们知道是怎么样的一盘录像带吗?” 镜头一转,又阴暗的风格转向了平和。三浦友和拍了拍刚刚被吓了一跳,死死握紧他的手,抱着他右臂的妻子,取笑道:“这么多年没再跟你演过对手戏了,没想到你的声音还是那么优美动听,与十年前你最是风华绝代的时候一般无二!” “阿纳达……”三浦百惠有些害羞,脸上满是幸福跟骄傲。确实,她如今的年龄已经三十过五了,但是电影中他需要扮演的却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少妇。这对于并不是专业声优出身的艺人而言难度不小,不过在她手上却驾轻就熟的十分轻松。 当年她曾是日本最负盛名的三栖女星,如今虽然隐退多年,但是一身演技并没有因此完全被磨灭掉。 徐帆看着银幕上,采访几个高中生的戏份,脸上略有得意色。那几个高中生全都是在日本本地寻到的观众演员,只需要支付一笔几乎跟没有,没多大区别的待遇,就找到齐了演员,为剧组节省了一笔钱。对此,十分注重控制电影成本的他是十分得意的。 接下来的十几分钟的时间里,大多都是比较平淡的剧情。 观众们随着女主角跟他的助手,先是访问了一群高中生,为观众们解释了一盘诅咒录像带的七天杀人怪谈。随后,他们又跟随着女主角的脚步,先是去跟女主角有些亲戚关系的死亡女高中生智子家里。随后,小男孩阳一在一股未知力量的引导下,险些打开了电视机。再接着,女主角从智子的几个同学那里,得知了死者的学校并发现了更多的线索。 随着银幕的变幻、故事的深入,女主角发现了智子留下的照相馆收据单,一些胆小的观众开始逐渐在那阴森起来的音乐中恐惧起来。智子母亲回忆的一幕,一个死相极其狰狞的女脸在银幕上一闪而过已经令尖叫声此起彼伏,让一些追求刺激的影迷亢奋的宛若打了鸡血一般。 不久之后,女主角拿着从智子房间里找到的收据单前往照相馆取出来了照片后的一幕,又令各处影院内,尖叫声又是一阵。只见当她在翻看那些照片时无意翻到了最后一张合照时,女主角被吓得直接没拿稳照片散落一地。 原来,那一张几个都曾看过诅咒录像带的死者合影照片上,不但几个死者的脸庞像是被什么力量影响一般扭曲。更令人感觉到恐怖的是,他们身后竟然还有一个身影,一个身穿白衣有着一头修长披肩发,但是却看不到腿跟脸的……鬼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