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五章 有史以来最好的恐怖片 - 重生娱乐大亨

第一百四十五章 有史以来最好的恐怖片

继续二合一吧—— “你好,一个人住宿吗?” 银幕上饰演女主角的周慧敏穿着一身工作装,款款走进埋葬贞子所在的南箱根太平洋休闲俱乐部内。 “呵呵……”她有些尴尬的一笑,从身上掏出钱包,然后取出一张照片递到那个负责人面前,“你好,其实我来这里是为了工作!” “哦……” “照片上的四人曾经在八月二十九日来过这里,你好,我想问一下他们在这里的时候,都做了些什么,尤其是一些奇怪的举动?” “请稍等一下吧,让我来看看八月二十九日的记录……” “真是非常感谢你……” 随着那负责人前去翻找八月二十九日记录的空隙,银幕上女主角无聊的将目光转向房间内的其他角落,却无意中在放置录像带的地方,意外发现了一卷没有任何旁注的录像带。 “你好,请问那卷什么东西都没有旁注的录像带是……” 随着背景音乐的逐渐转向凝重,影院内的观众们也不自觉的坐直了身体。有些心性胆小的女观众甚至开始躲在同伴怀中,或者干脆用手捂着眼睛,只透过微微露出的指尖缝隙向那银幕看去,仿佛这样能够减少她们所经受的恐慌一般。 “这个东西吗……嗯,没有任何备注。实际上我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时候它就在这里了,或许是负责打扫的清洁人员在房间内发现的客人落下来的东西吧!”负责人从角落里将那一旁什么都没有的录像带取出来,掏出来看了看发现没有任何旁注,摇头承认自己也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 “那个……能把这盒录像带给我吗?”女主角柔声问了一句,她的视线一直未从那盒录像带上离开过。也许是她的前夫曾经有超能力,也许是那些个被她采访的高中生口中反复的出现过‘被诅咒的录像带’之类的词语,总之,她一种感觉,这盒录像带似乎就是她在寻找的东西 “不……这不合规定!”负责人断然拒绝了。 女主角不愿意放弃,只好掏出自己的记者证,与他解释了一番,最终那负责人才勉强答应,先把这盒录像带交给她处理,若真是蕴含一些凶杀案的线索,就由她交给警方。 于是乎,在整部电影放映了二十三分钟之后,终于迎来了第一个恐怖小。 观众席里鸦雀无声,三浦友和猛地皱眉,他突然感觉到手上一阵刺痛,低头一看才发现是因为妻子太过紧张,连指甲刺进了自己手掌中也没有察觉到,仍旧目不转睛的盯着银幕。仔细去看,倔强想要看完自己配音的到底会是一部怎么样作品的她,身子已经微微颤抖起来。 事实上不仅妻子三浦百惠感觉到恐惧,就连身为一个大男人的他,此时也感觉到自己的心脏跳动得很快很沉,他的身上似乎每一根汗毛都熟了起来,渐渐生起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他拧开手中的饮料想喝一口压下心中的恐慌,随着银幕上女主角将那盘诅咒录像带插进录像机内放映起来,周围几乎所有人都放弃了一切动作。 “该死的,我的心脏……” 三浦友和似乎听到不远处传来一个声音,他微微侧过身去。一个中年人捂着心口处,喘着粗气却仍不愿意挪开盯紧银幕的双眼。事实上,随着一阵阵音乐大师为其配置的‘魔音’传来,就算是在演艺圈打拼有颗大心脏的他也有些吃不消,更别提一些上了年纪,心脏不好的人了。 电影院内,不时有一些心脏负荷越来越大的观众抽身离席,仿佛形成了连锁反应一般,一些心性胆小的少男少女也跟着离开了影院。 周慧敏不敢看那银幕上,自己拍摄的戏份,好奇的将目光往后方看了一阵,小声在徐帆耳边道:“有一些人提前离席了,会不会影响到电影的口碑?” 徐帆扬了扬眉,仍旧自信的笑道:“不会,对于真正追求恐怖跟刺激的人而言,这只是个开胃菜,等着吧……好戏就要上演了,今天之后,所有人都会记下这部电影的!” 他方才已经分神向影评席看了几次,发现没有一个日本影评人跟记者主动离开,这是好现象……若是能让他们这些眼界很高的人都被吸引住,电影至少在口碑上也就站稳了。至于票房什么的,交给那些被惊吓的连连尖叫的观众们去贡献吧。 银座剧场,影评人座席区域的观众们同样的沉默和入神,《东京影评家》杂志的专栏约稿人小鸟游正刚揉了揉心口,刚才恐怖录像带中突然间冒出贞子的眼睛时,他被吓了一跳,连笔记本都掉在了地上。单从开头这20多分钟来看,这部电影已经很不简单。要说不佩服是不可能的,他在笔记本上快速的写下几行字,徐帆虽然是个年轻人,但是在恐怖片这一题材的电影中,已经走得越来越远,如今隐隐的已经成为香港恐怖惊悚类电影的一面大旗。放眼整个亚洲,也少有人能出其右,当真可谓了不得。 “啊!” 影院内又响起了一阵惊呼声,原来就在女主角浅川玲子关上电视机的一瞬间,电视机屏幕上,赫然印出了一个身影。经过先涛公司的特效处理后,有不少记忆力不错的观众赫然认出了,那个频繁在之前剧情中出现的白色鬼影。 电影放映了二十五分钟后,刘青云饰演的男主角终于出场了。 “我大概是电影有史以来,最晚出场的一位男主角吧!”他在旁边‘抱怨’一句,听得徐帆莞尔一笑。 电影还在继续放映之中,那刺激观众心脏剧烈跳动的恐怖小一过。为了不令大多数观众心脏承受不了,电影出现了一段较为平缓的剧情,供大家调整心境。 因为在南箱根太平洋休闲俱乐部内观看了那卷被诅咒的录像带,加上自己曾经的遭遇,女主角想起了有关于它的魔性传说,同时也是为了破解录像带的秘密。她想到了自己的前夫,同样具有一些不可思议力量以及逻辑思维超强的大学教授。 男主角高山龙司一来到浅川玲子家里就发现了一些不寻常的东西,只不过他不动声色的将之记在心里。随后浅川玲子提出让他为自己拍摄一张照片,结果照片拍摄出来之后,果然已经扭曲,照片中的她的脸一如那四个已经死去的人一样。 为了研究录像带,他主动提出要浅川玲子帮他复制一份录像带带回自己的住处研究。无意中为浅川玲子破除了七日必死的杀局,只可惜两人并不知道这些,随着对那一卷诅咒录像带的不断研究,期间又发生了几件事情。男主角高山龙司在闹市意外第一次见到了贞子,因为太过恐惧,他被压抑的不敢抬起头来,结果只看到了一身白色略有些破损的连衣裙,跟一双泡皱的惨白、灰败的双足;随后浅川玲子将儿子送往父亲家里时,却不想儿子阳一在父亲那里深夜在一股未知力量的影响下观看了录像带,迫使男女主角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尽快破除录像带的死亡诅咒。 一点一点的接近真相,一幕幕的杀局逼近。港澳台日各处影院内观看首映的观众已是屏住了呼吸,甚至连大声喘气的勇气都没有了。 尽管越来越多的观众因为恐惧带来的心脏超负荷,选择了离开电影院不再观影。但自始至终依旧没有一个影评人跟记者去关注这些如果发生在其他电影的首映式上,他们一定会大肆报道的东西。因为他们的全部注意力也都被吸引在了银幕上,他们已经嗅到了“经典电影”的味道。 随着浅川玲子跟高山龙司的不断追查,一幕幕有关诅咒录像带的迷局被不断揭开,电影也开始不断,恐惧一波接一波不断袭来。他们从志津子的表哥那里获知了志津子曾经拥有超能力,并且推断出她曾经为伊熊平八郎生下一个私生女也就是贞子。随后结合种种,高山推测出贞子很可能因为未知原因,死在了南箱根太平洋休闲俱乐部,而且正是四个高中生所死亡的那个b-4房间内。 “真他、妈、的过瘾,我开始明白这部电影为什么警告有心脏病史的人谨慎观影了!”一个疯狂追求新奇跟刺激的电影迷看到银幕中,男女主角在撬开了压在是水井上的巨石时,突然一阵黑烟飘出。女主角感觉到一阵不寒而栗,于是紧了紧身上的衣服。而在这个时候,拥有超能力的男主角突然间面上一阵苍白色,原来一个狞笑着贞子鬼影突然在他脑海中一闪而过,虽然只是一瞬间,他却仿佛被吸干了全部的力气,瘫坐在了地上。 他也跟着忍不住打了个冷颤,虽然被吓了一跳,眼神却像是发现了最诱人的宝藏一般一刻也不愿意离开的望着银幕,在心里想着:“天啊,太爽太刺激了。难过号称投资两亿日元的大制作,果然不是国内那些无病呻吟的导演能够拍出来的效果……港片真是太刺激了……” 剧情已经发展了九十分钟,逐渐接近尾声了。当接到报警赶来的警察将浅川玲子跟贞子的尸体从水井中拉出来之后,电影开始了一段婉转略显苏格兰风格的忧伤小调。影院内不少观影的人都松了一口气,贞子的尸身被挖出来了,那么她的怨恨也该解除了,录像带的诅咒该消失了吧! 只是,真的是这样吗? 有些观众想要离席,但是发现旁边更多的人却没有起身的意思,犹豫了一会又坐了下来。 随着浅川玲子跟高山龙司的安然离开南箱根太平洋休闲俱乐部,很多人因为应该是皆大欢喜结束的剧情,没想到还未完结。 因为,那令人心脏不自觉都跟着加速跳动的音乐声又响了起来。 男主角高山龙司将女主送回家里,女主角安然的度过了七天的死亡诅咒存活了下来。但是,她心中的担忧并没有因此放下来,事实上,当她站在阳台上休息的时候,突然间想起了她跟男主角高山龙司在研究录像带时,高山龙司为她解释的一段故事日本有关水井的认知,“古时人们将水井跟女人的子、宫联系到一起,都认定为是代表生命跟轮回的地方。在日本很多地方小儿难产死亡之后,人们会选择将他的尸体埋在水井中,以便他轮回往生,重新投胎做人。不过水井也被认为是阴气特别重的地方,有些阴阳师认为易出厉鬼。所以,在日本神道教兴起、佛教各宗派大盛之后,便逐渐破除了这一风俗,将意外死亡的幼儿供奉在寺庙跟专门的神庙中……” 联想到他们打开水井时,所‘看到’跟遇到的怪异之处。浅川玲子心中的不安越来越重,连忙电话联系高山龙司那里。 影院内,观众们的心再一次被提了起来。不少人开始意识到了,这部电影很可能与他们之前看过的那些皆大欢喜的结局不同,真有可能出现意料之外的结局。 过不其然,银幕上,随着时间一点一点逼近高山龙司的七天死亡期限,身上也有着不可思议力量的他,也开始逐渐心情烦躁起来。他无意识的大母脚趾撞到了桌子,钢笔没了墨水,铅笔突然断掉……种种不详的预兆都在暗示他一些什么…… 因为事事不顺,正在攥写论文的他有些懊恼的放弃了写作的想法,在桌子上重重的拍了一下,将心中的郁闷发泄出来。 然而,就在此时。他背后突然传来了一些响声,突然感觉到一阵恐慌加不安的他眼皮跳个不停,就连手脚也开始抖动了起来。而当他转过身去的时候,背后的房间内,他的电视机竟然自己打开了,出现的画面赫然是那盘诅咒录像带中的情景。 因为恐惧加好奇,高山龙司并没有急着去关掉电视机,因为电视荧幕上,出现的竟然是他们之前看了无数遍的录像带中,一直没有放映过的景象。 贞子竟然从录像带里多次出现过的那口水井中……爬了出来! 恐惧令高山龙司的眼瞳急速变大,那种迫在眉睫的死亡气息令他的大脑超负荷的运转了起来。随着电视机内,那个从水井中爬出来的贞子鬼影一点一点的向他这个方向逼近,一段段的零碎记忆不断被组合了起来。 当浅川玲子的电话打来时,他突然间明白了,为什么七日的死亡诅咒会落在自己身上,更是想起了,他曾经跟玲子提起过的日本有关井的传说。 然而,这时候响起这些已经太迟了…… 大岛由加利扮演的女鬼贞子已经从电视机内爬了出来,尽管高山龙司挣扎着想要逃脱,然而……贞子一瞬间便仿佛瞬间移动一般出现在了他两步开外的地方,令他惊慌失措下打烂了玻璃,地上碎裂的全是玻璃碎片。 而当他惊慌恐惧到了极点的眼睛跟贞子那一双只剩下眼白的阴森鬼目对上的时候,一声凄厉的惨叫声,到处的电影院内都能听到惊慌失措的尖叫声。 整个电影到了这里已经足足放映了九十八分钟,距离结束,就只剩下最后五分钟了。 镜头很快进行了切换,女主角在已经死亡的高山龙司的亡魂引导下,终于想起了真正能够破解录像带七日死亡诅咒的方法,那就是把录像带翻录一份,然后拿去给别人看。 当整个电影中,从头到尾一直表现的十分温柔、贤惠的女主角突然间眼神坚定,抱着录像带跟录像机的时候。看到这一幕,数百个影院内的一大部分观众顿时都感到心脏一紧,好像被什么击中了一样,这是为什么? 有人惊讶地道:“等等,阳一的诅咒还没有解开,她难道想翻录录像带,然后让阳一拿去给别人看?” 一个坐在他附近的影评家眉头微皱,快速在膝盖上摊开的笔记本写了一段话,但是他心里也有一些疑惑没有解开,电影中那个有关水井的暗示到底是什么?贞子的诅咒为什么没有被打破?龙司为什么一定会死?他在黑板上到底写了些什么东西?他的女学生又在黑板上涂掉了一些什么? 浅川玲子在向自己的父亲打了一个电话,向他做出了请求之后,开上了车前往父亲家里。 银幕上,仿佛为了承启前面的剧情一般,出现了一段电影刚开始时,浅川玲子采访那几个高中生时,她们说过的被她望去的一段话! “看过诅咒录像带后,还是有方法可以不死的!那就是把录像单翻录下来,然后一周内让别人看了!” “那其他看了的人该怎么办呢?” “一周内再翻录下来给其他人看!” “那不就没完没了了?” “对啊,也许没完没了了。但是大家为了活命,也不得不做吧!” “无穷无尽……永远被诅咒的轮回吗?”嘴里不断的喃喃念着这一句话,浅川玲子开着车,不断向着前方驶去。 电影结尾开始出现一段被剪辑的贞子特写镜头。从贞子被推向水井,在水井中挣扎着、怨恨着一点一点向井口爬去,甚至十根手指的指甲盖都为了活下去而掉落,那一张张漆黑中狰狞着诅咒的脸庞开始,随后依次是四个高中生发现俱乐部内的录像带然后观看、男女主角观看、龙一观看,更多一闪而过的陌生脸庞观看,再到两人打开水井井盖时,那一闪而过的贞子狰狞鬼脸,到龙司死前爬出录像带的贞子…… 镜头最后一转,浅川玲子一只手紧握着方向盘,另一只手却捂着脸失声痛哭,眼泪流个不停。 车子在漫长的马路上,一点一点向着远方驶去…… 银幕突然一暗之后,电影放映结束。银幕上开始出现字母,“导演:徐帆,制片人:徐帆,编剧:铃木光司、徐帆,主演:刘青云、周慧敏、大岛由加利……” “见鬼,一部让我恐怖的心脏都快跳出来的好电影,我感觉,我这是我有生以来看过最好的恐怖片!” 不知道是谁发泄式的大吼了一声,一瞬间,整个放映厅内,开始沸腾了起来。 一些原本并不认识的人,三五成群的坐在一起紧张而又激动的交流着刚才他们看过的剧情。 天晓得刚才真是把他们吓坏了,当影院内的灯光亮起来的时候,有些人赫然发现,身边画着浓妆的女伴,脸上竟然如同花猫一般,竟然在观影时因为太过恐惧被吓哭,结果泪水模糊了脸上的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