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一章 撕破脸皮 - 重生娱乐大亨

第一百五十一章 撕破脸皮

快两点半了,上午还要上班,我有点撑不住了,睡了……这章虽然想设定在十二点上传,不过想了想,还是在九点吧—— 短短两个月的时间,倪震被他们折腾的筋疲力尽。他虽然也算身家近亿的年轻富豪,但那身家也只是外界媒体评测的,多数还是看在《yes!》的品牌价值,实际上他的私产最多不过一两千万,哪里能够拼得过一心要整治他的赵世曾。结果经过了这么一段波动后,《yes!》的发行量一落千丈,如今的每周发行量已经不足七万份,以前经常出现买超,现在反而偶尔出现退货的情况。 事业跟‘情感’上,短短几个月内他接连遭到挫折,也难怪最近颓废了许多,开始借酒浇愁。 “啪!” 突然站起身来,陈法蓉被他吓了一跳,见他面色难看,她关切的问道:“达令,你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 “……酒喝得有点多,我出去散散步醒醒酒!”倪震拿起放在一旁的外套,揉了揉有些胀痛的脑袋,就要往外面走。 “等等……”陈法蓉忙起身穿鞋,“我陪你一起吧……” “不用了宝贝……”他只要要求拒绝了,“你既然跟tvb签约了,以后也要注意小心媒体。这时候我们交往的消息若是曝光了,对你的演艺事业会造成一些困扰……我出去散散步,等会给我做一份皮蛋粥,乖……我很快就回来……” 说罢摆了摆手,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将车子停在了周慧敏家所在小区外面,他开了车门走出来,深吸了一口气,“嗯,这里虽然来过很多次,不过来见伯母还是第一次。这里空气很不错……” 将军澳新市镇虽说经济落后了一些,但环境却是一等一的好。在寸土寸金的香港能够看到原生态保护这么好的地方,要令他有些感慨内地大小城市一味的扩张与规划。 “是啊!”周慧敏下了车,将她跟徐帆一起为周母挑选的名牌服装礼袋一并提了出来。“妈咪很喜欢这里,自从五年前我们在这里买了房子之后,她一直都住在这里。之前我跟她说,搬到浅水湾去,她也不愿意。妈咪想在这里养老,她在这边有不少麻友……舍不得离开……” 徐帆笑了笑没有接话,他知道越是老人越是恋旧,其实比起浅水湾那边,这里的环境也一样很适合养老,虽然荒凉了点。 “东西我来拿,你先去吧!”锁上车门后,他拿了钥匙打开了后车厢,从车厢里取出一堆的礼品。 虽说购物时,她一直阻止他购买更多的东西。不过为了在未来岳母面前留个好印象,他挑选了不少的名贵礼品,光是几盒冬虫夏草跟高丽参,就花了他九万多。 她摇摇头没有先进去,“一起吧……” 将自己的手提包放在车里,她帮忙拿了几盒比较轻的补品,剩余的东西徐帆一并提起,两人肩并着肩,往小区内走去。 才刚走了几步,就听到小区内一阵喧哗声,起先两人也没太在意,只当是小区内的一些居民在聊天呢。可是又走了一段路后,两人逐渐发现了不对味。尤其是周慧敏,额头分明能见到汗珠,“好像是我们家的方向……”她加快了步子往家里赶去,徐帆虽然拎了不少东西,但保健品还真没多重,加上这一世重生后他比较注意锻炼,身体倒是非常硬朗,也是健步如飞。 “伯母,你听我解释啊……”倪震语气已经十分不爽了,自陈法蓉家中出来后,虽然吹了一阵风后脑袋的胀痛消了不少,但坏心情却没转好。在路上无意识的走了一阵之后,当他再回过神来时,已经散步到了西贡区附近。他曾经送过周慧敏回家几次,自然记得她家就在西贡区的将军澳,既然已经走到了这里,而且心情烦躁的得不到解脱,干脆他招了一辆车,坐车来到了新市镇,准备跟她好好谈一谈。 尽管去年十二月,徐帆便在台湾借媒体之口,宣布了他跟周慧敏交往。但自傲又自负的倪震看来,那不过是周慧敏在跟他怄气的表现,她在气恼自己经常出入夜店、气恼自己身边的异性太多,气恼自己跟陈法蓉好上之后很少陪她,气恼自己插手她的工作。 但是,他仍固执的相信,她是爱着自己的。因为她身上有一种吸引他的东西,那就是只有笨女人跟傻女人才有的,对爱情的幻想跟忠贞。 至于那个叫做徐帆的暴发户,不过是一个内地过来的土包子。运气好走了狗屎运拍了几部莫名其妙的电影,被一群无知愚昧的年轻人追捧,然后成为了暴发户。他很早之前就感觉到了,徐帆十分觊觎周慧敏,只可惜,他太自信了,结果反而给了他留下趁虚而入的机会。 而现在,他要挽回一切。挽回自己的爱情,挽回自己的事业。他仍是香港最有才华的年轻代,比他有钱的人没有他有才华,比他有才华的人没他有钱,他就是香港最特殊的一个。 只可惜……想象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当他靠着记忆,敲响了周慧敏家的大门之后,周母在开门打量了他几眼之后便霍然变色,立刻便要驱赶他,仿佛他是苍蝇、臭虫一般恶心的生物。 “有什么好解释的,你跟我们家阿敏没有一点关系……阿敏是个苦命的孩子,刚出生就没了父亲。长大之后第一次恋爱,就遇到个不负责任的人,被伤透了心后又遇见了你这样的花花/公子玩弄她的感情。现在,她不容易才找到一个痛她、爱她的男人,你还想来破坏她的幸福吗……你走,你赶紧走……” 周母显然非常紧张,她不久前刚接到女儿的电话,等会要带那个刚确定了关系的男友来见她。对于女儿的新男友,她还是比较满意的。虽然是内地出身,让她起先有些担心交流上会存在一些问题,不过经过了一段时间的观察,她发现徐帆不但人有才华,也更加上进,来到香港才两年时间,便拥有了自己的事业,有了亿万家产。 有钱人容易变化,起先她很担心这一点。但不久前,女儿偷偷告诉她,她那个刚刚确定了关系的新男友希望能够今年内跟她订婚甚至结婚,并已经将价值数千万的房产划到了她名下,显然对她极尽宠爱。 哪有父母不疼自己儿女的,周母三十多岁才生下了这么一个女儿,从小又当爹又当娘的,说她这一辈子只为了女儿而活毫不为过。小时候的周慧敏在她的管教下就像是个假小子,就算是大了之后性子越发温柔,但儿时的倔强却遗留了下来,凡是她做出的决定,根本不会改变。所以,当得知女儿跟一个经常出入夜店,报纸上口碑也谈不上多好的花花/公子倪震交往时,他们母女虽然争执过多次,但也没能改变她的选择。 上天终究还是待带她们母女不薄的,也可能是在天国的孩子他爸一直在祝福他们的宝贝女儿。总之,在她最担心的时候,女儿命中的贵人出现了。一个名叫徐帆的年轻人,走进了她的生活之中。 起先她知道这个名字,还是女儿一次工作之间的交谈。她接到了一个剧本,不过却被当时还在交往的男友倪震阻止拍摄,可最终她却接受了邀请,为此还跟倪震大吵了一架,足足半个月连个电话联系都没有。后来这个名字越来越多的出现在女儿的生活中,她惊喜的发现,每一次伴随这个名字到来的,都是女儿跟她那个花花/公子男友的大吵大闹,在吵闹之中他们之间的隔阂被越来越多的暴露出来,两人的关系越来越差,冷战时间越来越长。 作为一个过来人,周母很快察觉到了女儿跟那个年轻人之间的微妙,起先她还不太确定,直到两人之间电话越来越多,女儿开始收到鲜花,赠送他礼物,话题中有关他的名字也开始逐渐增加,她开始察觉到了,女儿似乎对那个年轻人的追求心动了。 她是一直十分反对女儿跟倪震交往的,一个经常出入夜店跟那些不三不四的女人鬼混,甚至还经常传出绯闻的男人,就算是再有才华,她也不愿意将女儿交给他。反倒是徐帆,自从她察觉到了女儿的心意之后,她便是开始关注起报纸等媒体上有关这个年轻人的风评跟八卦新闻。还好,除了曾经跟一个同样周姓的女艺人有关一段绯闻外,私生活倒是十分干净,而且,她从女儿那里很快也得到了证实,知道当初‘公主抱事件’的真相后,便更加不反对两人的交往了。 一切都向着好的方向发展着,女儿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多,十一月里当她高兴地告诉自己,他跟她告白的时候,她是终于松了一口气。然后,徐帆跟倪震之间的不同,也很快一点一点反应出来了。两人都很注重工作,不过倪震的工作之余,私生活十分混乱。而徐帆则不然,除了陪女儿的时间外他基本上都用在工作上。 倪震喜欢藏着掖着自己的感情史,徐帆却能给女儿一份摆在阳光下的爱情,他在台湾公布了跟女儿交往之后,不久便豪掷数千万巨资购买了几处豪宅产业记在女儿名下,可见对女儿的真心。这么一个姑爷她也是放心了,今天突然间女儿的前男友倪震找上门来,她也是一阵担惊受怕,唯恐巧合撞上了未来姑爷上门的时候。到时候若真是增加了一对情侣之间的误会,万一再给可怜女儿的情感增加了波澜,可就是不美了。 有道是怕什么来什么! 周慧敏心系周母,一阵小跑绕过了小区的福利健身设施跟绿荫,一转弯便看到了正在她们家所在的那栋楼前纠缠着周母的倪震,脸上不由一变。 “怎么了,薇薇……是你们家出了什么事吗?” 徐帆抱着大包小包的跟在后面,香港的治安虽然谈不上好,但也没有电影中那么混乱,他倒是不担心这小区内会有什么危险。 闻听到他的声音,正在纠缠着周母的倪震突然转过身去,当看到手提着礼包站在那里捂着嘴看着自己的周慧敏时,他心中一喜,不再纠缠周母解释什么,直接向她小跑过来,“阿敏……你听我解释……” 两人之间的距离并不多长,他很快就跑到了她身边,想去抓她的手。 “倪生,你想做什么……”周慧敏往后避了避,旋即不安的看向后方转角处。 “阿敏,你听我说……”倪震脸上微微变色,不过仍旧一步一步慢慢上前,语气也和缓了不少。 才刚过了转角就看到了这一幕,徐帆当下脸上阴沉起来,喝一声:“你对我女朋友想做什么!”将手上抱着的礼品往地上一方,一阵快跑挡在了佳人面前,仗着比他高出了小半头的身高,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是你……”倪震认出了他,面色阴沉下来,“滚开,这是我跟阿敏之间的事!” 徐帆冷哼一声,蔑视的看着他,“你算个什么东西,也敢来骚扰我女朋友……我在警告你一句,滚……否则别怪我报警告你骚扰……”他对倪氏父子向来没有好印象,早前可能还会忌惮他们在香港的影响力,但是现在……看他的态度就知道了。 “我叫你滚开!”倪震怒喝一声,直接动手打人,一拳朝着徐帆鼻梁打了过去。 他一向心高气傲,平生最恨最恼的一件事,便是一年半之前旧爱李嘉欣被金融大亨刘銮雄横刀夺爱,当着他的面上了人家的豪车。他本发誓,这种事情,日后定要找回场子来,并发誓绝不再让这让的事情在发生在自己身上。 却不想,时间才隔了一年多,他又一次被人横刀夺爱。加上最近杂志遭到赵世曾等的打压损失惨重,早就憋了一肚子邪火。如今又看到情敌在面前,新仇加旧恨,妒火旺三分,什么风度、什么优雅、什么才子形象都不要了。 见他还要出手打人,徐帆眼中一戾,也是一股邪火涌上心头。他跟倪震本来没有任何交集点,但是去年年初自己的第一部电影上映时便遭他热嘲冷讽,往后更是没少被他的《yes!》杂志关照过。对于这贱人,他早就不爽了。如今是他自己主动送上门来给自己机会,正要好好让他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脑袋微微后仰,徐帆右脚往后拉了半步,便轻易的避开了他迎面一拳。这一世他曾经参过军,在部队锻炼了几年,给他打了一个好基础。自从大黑他们来到香港之后,有鉴于香港黑社会的威胁,他请几位擅长军体拳跟格斗的好手指点过自己一段时间。现在的他谈不上能以一打三、一打五什么的,但是等闲一两人应付起来倒也轻松,尤其对方还是倪震这种给酒色掏空了底子的空架子。 拉后一部避开了他迎面一拳,徐帆倒也够狠,他脚上穿着一双尖头皮鞋,根本不在乎地方有多痛,直接趁着倪震用力过猛身子踉跄的时候一脚踹在了他的小腹处,当场痛得他弓着腰后退了几部,脸都紫了。 “早就看你不爽了!” 冷笑着提着他的衣领,一个大力过肩摔,重重将他摔在了地上,痛得倪震在地上一阵扭曲、卷缩成一团。 “别打了……”看他还要上前教训倪震,到底女人心软。周慧敏看了一眼躺在地上卷缩着的倪震,抓住了徐帆的胳膊,“别打了……让他走吧……” “嗯!”见她看向倪震的目光十分冷淡,徐帆心情突然好了许多。应了一声,“把东西先放回家里去吧,我警告他一句,马上就去!” “哦!”她又瞟了一眼倪震,张了张嘴,最后没有反驳他的意志,捡起散落一地的礼品,就要离开。 “阿敏……阿敏,你要相信我,我还是爱你的……阿敏……” 地上的倪震还在挣扎着想站起来,可惜之前徐帆是全力出手,尤其之前那一摔,更是十二分的力气。被摔在地上后,他只感觉浑身像是散了架一般,除了酸麻就只有痛,加上之前又喝了些酒,他在地上挣扎了半天,仍旧用不上力气站起来。 徐帆从口袋里掏出烟包,给自己点了一根烟。抽了一口之后,冷笑着看着他,那嘲讽、藐视的眼神,根本不像是在看一个对手。 “看什么看!” 倪震丢了这么大的人,如今更是被他目光刺得恼羞成怒,声音沙哑着嘶吼。 “看来我之前的交代,你还是没听懂是吧!”将烟蒂往地上一扔,走上前去就是一脚,他用劲极大,刚挣扎着坐起来的倪震被他一脚踢在胸口,又躺了下去滚了小半米。 “这是我最后一次警告你!”既然已经得罪了这人,徐帆也不怕再把他得罪惨了,直接一脚踩在了他的脸颊上,用力让他根本动弹不得。“再让我看到你出现在薇薇附近一百米内,下一次,事情可就没有这么简单了!” 倪震受此大辱,一双倔强仍盯着他的眼睛里,仇恨跟怨毒的目光刺得他都不得不微眯起眼睛。不过他也学乖了,相比酒也已经醒了,见自己打不过徐帆,干脆闭上了嘴巴。 “学聪明点……下一期,你们《yes!》的周刊上,若是再给我看到几个不想看到的字眼……小心我告你诽谤!哼……” 冷哼一声,他脚上的皮鞋用力在倪震脸上踩了踩,这才转过身去呸了一口,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任背后,那两道怨毒的目光目送他走远,他也毫不在意。《yes!》背后中伤了他那么久,如今的他羽翼已丰,该到撕破脸皮秋后算账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