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送别 - 重生娱乐大亨

第二十四章 送别

‘死亡游戏’并不是一部剧情多复杂的电影,剧组经过了十几天的磨合之后,众多的演员都逐渐的融入了角色之中,不需要硬性按照剧本情节进展顺序进行拍摄,分地下室、高登医生家里、变态道具杀人区等几处场景分开拍摄之后,整个剧组的工作效率也提高了不少。到了电影开拍的第十四天时,‘死亡游戏’的拍摄进程完成了三分之二。 在这段时间里,作为电影的另一位投资者,天幕公司的老板——刘德化,也抽出了些时间几次过来查看,虽然都是来去匆匆,最长也只在剧组停留了不足一个小时。也真难为他了,最近天幕公司的年度压轴大作——‘九一神雕侠侣’正在联络院线之中。 临近圣诞节跟年关的这段时间可谓是香港院线最后的疯狂,尤其是香港电影界为筹款捐助大陆华东水灾而合力义拍的大堆头喜剧——豪门夜宴此时正在全港多数影院上映,面对这部几乎囊括了香港电影界绝大多数巨星的大制作,天幕公司的‘九一神雕侠侣’压力不小,目前除了新宝院线能够腾出影院外,其余无论嘉禾还是德宝、金公主态度都十分暧昧,既不说行也不说不行,不乏要等九一神雕侠侣试映先看看成绩的意思。 自己的第一部作品为了赶上明年一月的接班‘九一神雕侠侣’上映,徐帆可谓是卯足了劲儿拍摄,半个月的时间‘死亡游戏’的主要剧情都已经拍摄的差不多了,预估再用一周左右的时间,就可以把剩下的戏份全部搞定,举行电影杀青仪式了。 温碧霞作为这部电影的女二号,戏份虽然惊艳但其实并不多,前后不过在剧组待了四天时间,而她的戏份,其实只用一天就拍摄的差不多了。12月3日,tvb确定了‘火玫瑰’拍摄计划,tvb金牌监制刘仕裕担任导演,温兆伦,罗嘉良,尹扬明同台飙戏,可谓是大牌云集,而温碧霞也被确认将出演‘火玫瑰’中的女主角——海潮。 5日,温碧霞来剧组向徐帆等人告别,因为剧组有几幕柬埔寨的戏份需要去外地取景,她本人很快将随剧组前往外地采风,恐怕电影的杀青仪式,她是赶不回来了。这一天,徐帆让监制和刘清云、黄秋声、吴振宇、徐晋江他们几个老戏骨自己处理一些简单的补拍镜头,他则向剧组请了一下午的假,陪温碧霞逛逛街,顺便补上欠她的两顿饭。 “无法可修饰的一对手,带出温暖永远在背后,总是罗嗦始终关注,不懂珍惜太内疚。沉醉于音阶她不赞赏,母亲的爱却永远未退让……” 大街上,音像店里到处传来的都是当红的流行音乐,其中又以张学友、张国荣、谭勇林、梅雁芳跟beyond的歌最多,比如他们现在经过的一家音像店里,响起的流行乐就是beyond一年前创作的‘真的爱你’,一首很有激.情的歌曲。 “喜欢beyond的歌?”刚从香港著名的名品屋shoping出来,温碧霞买了几套衣服,当然充当免费劳动力的自然是徐帆了,他帮忙拎着包走在后面,发现经过一家音像店的时候,他停足了一阵,温碧霞诧异的询问道。 “算是吧!” beyond乐队可谓是伴随着他们这一队人长大,前一世徐帆从中学时开始听着beyond的歌,走上了工作岗位之后还在听,不得不说,有些经典绝不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褪色的。 “比起beyond,我更喜欢七仔的歌!” “呵呵!”徐帆笑了笑没有与她争辩,张学友的他也很喜欢,没有人能抵挡歌神的魅力。 “逛了几个小时,肚子饿了吧。我听说这附近有一家徽菜馆,他们那的香炸琵琶虾、云雾肉、酥炸凤翼,还有甜点蜜汁红薯味道都很不错,要不要去尝尝?” 他知道温碧霞喜欢吃辣,不过头痛的是香港纯粹的辣菜馆实在是太少了,找了许久都没找到中意的地方。 “徽菜吗?饭菜倒是挺香的,就是咸了点,而且不够辣!” “是是是,等会我会让厨房多放点辣椒、少放点盐!” 这家位于西九龙区的徽菜馆是喜欢美食的黄秋声向徐帆推荐的地方,某徐在香港人生地不熟的,让他自己去找,他自然是不知道这里有什么美食的。 “要喝点什么?香槟?红酒?” 不知道是不是为了标杆自己更亲近西方的态度,香港这边年轻人少有喝白酒的,基本上都是红酒、啤酒跟香槟,有些赶时髦的喜欢威士忌跟白兰地,在内地人看来,香港其实跟西方国家没有什么区别,只不过是肤色跟语言的差别。 “怎么,是不是想灌醉我,然后让我跟你上.床!” “咳咳,你想多了!”徐帆眼皮一阵跳动,这女人的思路之快他有时候根本跟不上,“来点红酒吧?” 女人盈盈的双眸在他身上停留了好一阵,才露齿一笑,“有贼心没贼胆!” 见徐帆唤来了伙计点酒,她出言打断,“啤酒好了,有冰的凯撒吗?” 伙计一愣,“对不起,我们这里没有!” “那有什么来什么好了,先来四瓶吧!”16岁就出来打拼,在娱乐圈里打拼近十年的温碧霞很多时候都有着男人的豪爽,至少徐帆挺佩服她的。一个女人很容易上位,一个漂亮女人更容易上位,但娱乐圈里一个漂亮女人想干净点上位,太难了。华语娱乐圈的潜规则世界之最,好莱坞虽然混乱,但是早在几十年前就有了完善的演员跟艺人工会,又有众多媒体跟国际社会的监督,除非是那些想走捷径成名的人,一般演员若是不愿意接受潜规则,很难有人能用强。 很多人都认为,温碧霞是脱星,这在现在看来定义还太早了。到目前为止她仅在16.7岁刚出道的那几年里接了些露点的床戏,最多只能算是走性感路线的艳星。徐帆对她的印象不错,记忆中几年后温碧霞大红大紫时为了拓宽戏路,才在某部跟任大华合拍的电影中一脱震惊香港。 香港虽然风气开放,但毕竟还属于中国传统文化区,民众普遍还是比较保守的。正如一位女星一脱成名之后,又用了十几年的时间都没能清除掉观众对她的有色眼镜,因此有了这么一段话,‘把曾经脱掉的衣服一件件穿回来’。温碧霞现在也算是香港女星中少有的实力派了,她对徐帆有恩,两人之间现在也算有些交情,徐帆当然不希望她再走上老路,最后被打上脱星的印记。 “怎么点啤酒?” “随便喝点!”她看上去心情并不是很好,对此徐帆多少有些了解,他曾听刘清云提过,温碧霞的家庭环境并不是多好,她的父母总是吵架,但两人又都对温碧霞十分宠爱,令她这个做女儿的十分为难。看样子,最近家里估计又有风波了。 尝试着转移她的注意力,徐帆问道:“艾琳,当初为什么要拍电影呢?” “因为没饭吃啦。”一手托着下巴,温碧霞漫不经心的回答道,“我家里有兄弟姐妹八个,四个哥哥,三个姐姐,我最小。老豆是国民党老兵,小时候家里生活十分困难,十个人挤在不足三百尺(不足三十多平)的租房内,我成绩并不好,所以中学时就想出来找个工作养家糊口!” 酒水上来了,徐帆给她拿了个杯子,倒了些啤酒冲刷下递给了她,她道了声谢,给自己倒了一杯,一饮而尽。 “我当时很傲气啦,觉得自己长得也不错,不如去试试演戏做个大明星!” 徐帆会心一笑,温碧霞可谓是港台明星中最漂亮的几个之一,她有一张十分古典妩媚的脸蛋,绝对让男人为之梦魂颠倒的尤物。 “别光说我,你呢,为什么要来香港?” “大概是因为香港梦吧!”原来的那个徐帆是什么想法,他自然是不知道了。他歪着脑袋,想了一阵不太确定,只好笑了笑含糊的回答了。 “我喜欢电影,香港作为亚洲华语电影的圣堂,能够吸引我的地方太多了!” 发现这徽菜馆里的啤酒竟然是台湾产的上青啤酒,他眼睛一亮,台湾啤酒特有的苦涩味道独步全球,喝起来特别有感觉。给自己倒了一杯一口灌下,他满意的叹了口气,真是回味无穷! “你呢,为什么想拍电影?” “哪有那么多为什么,喜欢就拍吧。我出生于一个电影世家,我爸在南影厂工作。南影厂作为大陆数得上名号的电影制造机构,无论是南斯拉夫跟国产的红色电影,或者香港流进国内的,甚至日本跟好莱坞产的电影都能看到一些。我小时候最喜欢看电影了,看得多了逐渐就有了梦想,后来去参军几年回来之后发现这感觉越发强烈,总希望有一天自己能够亲自执掌导筒,拍一部只存在于我的脑海中所幻想的故事!” 他这话虽然是半真半假,但的确说出了自己的心声。 温碧霞有些诧异,“没看出来,你还参过军!” 徐帆得意地比划了个大力士的poss,头颅昂的高高的,“瞧见这一身结实的肌肉了吗?那可是在军营里练出来的,等闲混混我一个单挑三四个不成问题,再多一点就麻烦了。军体擒拿我在部队时没练精,团里大比的时候拿了个倒数,一个营房的兄弟,比我能打的比比皆是!” “噗!” 温碧霞露齿一笑,“行啦行啦,大导演,有没有想过以后怎么样?”她细看着徐帆,似乎眼里有些莫名的情绪在酝酿中。 “以后?没想那么多?”徐帆往后靠了靠,倚着椅子微眯着眼睛轻笑,神情说不出的懒散。 重生是他最大的资本,脑袋里有着未来数十年的电影资讯,还有一些模糊记得的财政金融大事件,哪个不是能令他轻松成为人上之人的资本。都说人生的第一个一百万最难赚到,这话的确不假。但依仗着刘德化的天幕公司,已经手握数十万港币的他可谓是迈出了新生之后坚实的第一步,未来,他注定将是人上之人。 一瞬间,他身上的气质似乎有了一些变化,坐在他对面的温碧霞明显将之收入眼中。不可否认年轻又有才的男人总是特别受到欢迎,在影视圈里也是一样。眼中那莫名的情绪似乎又多了一些,不过她掩饰的很好,喝了一口啤酒,装作不经意的将话题引向了其他方向。 “我是说下一部电影,大导演。有没有考虑过下一部电影拍什么呢?我可是等着你的女主角承诺呢!” “下一部?”徐帆笑了笑道,“那得看这一部上映之后的成绩了,如果成绩不好,我想我恐怕要闷头消失好一段时间了,给天幕多创作几部剧本,还上了华仔的投资,再考虑引资的事情!” 他虽说说得没有底气,脸上却洋溢满满的全是自信。 “猜测一下,自己的这部电影票房能有多少吧!” “这个”微微沉吟,徐帆剑眉皱起,“不好说,香港恐怖片市场说大不大,之前一直都没有真正意义上的纯恐怖片,本土恐怖片多是走诙谐路线的僵尸片跟神鬼片。我这部作品严格说来也算不上是恐怖片,准确说来是走拷问人心路线,顺便卖弄些血浆,本埠市场绝对不会多大。如果硬是让我做一下预测,应该不会低于四百万票房。如果广告上把握好,突破六百万还是有可能的。你可别忘了,我的电影投资人是谁。华仔,现在可是香港娱乐报纸话题之王!” 死亡游戏的投资他有把握控制在八十万港币内,十一部小成本电影。根据本埠的票房计算公式,也就是说他这部作品只要能在香港本埠获得150-180万以上的票房,超出的部分都是纯收入。台湾、东南亚、日韩甚至欧美市场的票房收入都是纯收入,广告投入部分香港跟好莱坞的制度不一样,基本上都是片商掏钱,而他们这些制作方是等着收钱的。 这暴利,也是为什么好莱坞一直眼红东南亚跟亚洲新兴电影市场的原因,更是香港赢得东方好莱坞称号的重要元素。 谈话间,饭菜已经送上来了。多亏了之前徐帆跟厨房交代了一下,让他们将饭菜做得更辣一些,温碧霞吃得倒是津津有味,一顿饭很快就结束了。 “不劳驾你了,大导演。那我走了,记住好好拍电影哦。还有,记得下一次拍电影的时候,女主角留给我!”温碧霞轻轻挥了挥手,“再见,大导演。” “再见!”徐帆也笑着跟她挥手告别,在她乘坐的的士逐渐远去后,却是有一丝淡淡的愁绪涌入了心头。 这是怎么了?! “呼……”深深呼了一口气,徐帆将这股消极的情绪瞬间赶走。 生活还要继续,电影还要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