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四章 港事顾问 - 重生娱乐大亨

第一百五十四章 港事顾问

“瞧我,还没有为你们几位介绍这位香港影视界的新贵吧。这位就是现在名头正盛的香港新锐导演徐帆,他的新电影《午夜凶铃》在日本十天票房便突破了十亿日元,可大大为我华语电影露了一次脸!” 荣太子似乎对他青睐有加,要知道这房间里站着的几位,被他认出来的三位可都是出自家族资产超千万的香港豪门,与他们相比,徐帆在影视圈里的那点影响力可就不足一提了。 “徐生倒是年少俊杰,了不得啊,一部电影能在日本票房大卖……”李泽楷跟他点点头,平淡打了个招呼。他生性高傲,虽然跟徐帆不是第一次见面,但也没有深交的意思。反倒是他的兄长李泽钜,倒是主动放低了态度,笑着跟他主动交流了一阵。无论是荣太子的面子还是徐帆的面子,他都给了,难怪才华没有弟弟出众的他,能够获得李超人的器重,在未来将资产数千亿的李氏商业帝国交予他打理。 郭炳湘也微笑着跟他聊了两句,还是看在荣太子的面子上。自两年前地王去世后,郭氏兄弟掌舵新鸿基地产,如今账面上的资产超千亿港币,新鸿基旗下的几栋甲级写字楼价值就超过了整个香港电影产业的规模。若不是给荣太子面子,就算徐帆现在外传身价数亿,也难与他多聊几句。 徐帆也瞧出了这些,放低了态度与几人浅谈即止,倒是荣太子随后为他介绍了自己不认识的三人后,他心里的疑惑越来越重了。 “徐生也算是我半个晚辈了,不介意我叫你一声阿帆吧。”荣太子对他态度倒是亲切,徐帆有些受宠若惊,忙道:“您是长辈……就叫阿帆好了……” 荣太子笑了笑,为他介绍了三人,“这三位我来帮你介绍下,这位是红顶商人霍老的次子霍震寰。这位是新华社香港分社的姜秘书、这位是周社长……” 霍英东已经上了年纪,最近几年更是被查出患有癌症,因此逐渐将名下数百亿的产业交给几个儿子打理。长子霍震霆向政界跟体育界发展,因此霍家产业如今基本上是次子霍震寰跟三子在打理。尤其是霍震寰更是了不得,香港各界几乎都认为,霍英东百年之后,他将扛起霍家大旗。 霍震寰对于徐帆的态度跟其他几人差不多,房间内不是豪门就是显贵,徐帆这么一个去年才窜起来的新贵,哪里能得他们高看一眼。反倒是那姜秘书跟新华社的周社长,看他的目光倒是十分和善,好歹两世为人,这点眼光徐帆还是有的。 “既然世叔还有事情,那么……今天泽楷就不打扰了。这样吧,有关那件事情,我会再来拜访的!”几人互相介绍认识之后,李泽楷几次想要开口说什么,但是最终忍住没有提出,反倒是荣太子跟徐帆他们几人不是亲切交谈的样子,料来他是有事要跟徐帆谈。干脆也就率先其实向他提出了告辞。 李泽钜有些尴尬,歉意看了徐帆一眼,也跟着起身,“世叔,家父身体最近有恙,今天没能亲自过来实属抱歉。您方才提起的事情,回去之后我会如实转告父亲……世叔想必跟徐生有些事情要谈吧。那么我们就先出去转转,方才看到不少老朋友,很多都是许久没联系的……” 郭炳湘、霍震寰都是老谋深算,李泽楷站出来请辞之后,两人也跟着站了出来,先后说了差不多的话,借口出了房间。 徐帆冷眼旁观这一切,毕竟他现在没有那个实力跟身份参与进去,所以虽然瞧出些东西来,心里疑惑反而更重了,他隐隐有些感觉,荣太子这一次邀请这么多人来他府上,恐怕没那么简单。 荣太子恐怕心里不太高兴,没有亲自将他们送出去。只是吩咐了长子荣明杰送几人出去,说了一声抱歉之后,回了房间长叹一口气。 “老周……你也看到了,今年恐怕有些困难!”门外脚步声渐行渐远,荣太子关了房门,歉意跟那位刚才他介绍说是新华社香港分社的周社长说了一声,面上始终微笑的表情已经维持不住了。话落下,又看向一旁不自在的徐帆,笑道:“我就叫你阿帆吧,年轻人了不得,年龄跟我们家老大差不多,来港两年就有了现在的成绩。了不得……了不得……” “荣生……” “什么荣生,这里没外人,都是咱们自己人。你要是瞧得起,就叫我一声荣叔好了,我这个年龄,应该给你的长辈差不多吧!” 徐帆也不推辞,笑着喊了一声“荣叔”,荣太子面上笑得灿烂,指了指周社长,“今天虽说是周老邀请你来的,不过我也早从明杰那里听说过你,之前不是你忙就是我忙,都抽不出时间来,正好挑今天大家坐坐、聊聊,毕竟,都是那边过来的!” 他似乎看出了徐帆的不自在,指了指北边,暗示已经很清楚了。 徐帆应了一声,那姜秘书给他倒了杯水,端放在他旁边的桌子上,“小老弟倒是个大忙人,我上个月想跟老弟联系一下一起出来吃个饭、聊聊天,谁知道后来听说老弟在忙新电影上映,一直在台湾、日本来回跑,再联系上已经是一个月后了!” 他这么一开口,徐帆已经确定,此人必是之前往他们公司打过电话联系他的那位姜秘书了。忙道了声谢,“原来是姜秘书啊,那真是有些遗憾。上一次姜秘书往我们公司打电话时,我刚巧不在,后来都在忙着新电影的准备工作。”他尴尬笑了笑,“为了打开日本市场新电影我投入了很多精力,而且您知道我们公司刚收购了一条院线,本该亲自过去拜访的。不知道姜秘书联系我,可是有什么吩咐……” “呵呵,小同志……我们又不是吃人的老虎,不要那么紧张!”一旁半响没有开口说话的新华社的周社长突然开口接了一句,“你的那部新电影,成绩很好吗。听说在日本票房都过了十亿,了不得!我昨天还跟北京那边通电话时提起过你,有位北京的同志让我向你转达一句话,做的不错、好好干!你在香港这边做得风生水起,我们这些人也有面子。香港这边的情况……比你认知的还要复杂的多,有些人呐,他就是嫌娘丑家贫,自己发达了就有了想法!听说去年咱们内地出了灾祸,你动员捐款一千五百万。这种行为是需要鼓励跟肯定的,邓公不也说了吗,先让一部分人富起来,然后带领大家一起富起来。小同志做得很好,已经认识到自己该肩负的责任了!” “周老您说的是……”徐帆打听过这位香港的分社长,听说他曾任过常驻联合国副代表,更曾经以外交部副部长的身份跟英国、葡萄牙商讨香港、澳门回国,是个了不得的大人物,用香港这边一些媒体对他的评价,这位周社长的电话能够直接打进中南海,接通最高首长。 周社长笑笑,“也怪我们这边的工作做得不够,小姜同志恐怕还没跟你说吧。今天我们借着机会邀请你过来,主要还是想提前通知你一声。知道港事顾问吧,去年国务院亲自嘱咐我们在香港挑选一些各行各业的代表,任命为港事顾问,协助我们办好香港回归的工作。毕竟我们的不少同志,对于香港这边的事情都不太了解。香港毕竟离开祖国一个多世纪了,在资本主义世界呆的久了,思维模式跟咱们社会主义就是不一样。未免好心办错事,还是需要一些懂行的人,给提提参考意见的。去年我们任命了一批在商业界跟政界有经验的人做了港事顾问,但是相比之我们在香港遇到的问题,还是需要听听更多的不同声音跟建议的。所以今年我们还要再邀请一批人,来担任这个责任。小同志啊,你虽然年轻一点。但是比我这把老骨头晚来香港一年,现在却闯出了一片天地,可见已经适应了香港这边的规则。而且还心系祖国,这点更是难能可贵。我们想跟你询问下,有没有意思担任个港事顾问?电影是第七艺术,也是宣传的一个重要渠道。我国国内你也知道,那十年可谓是伤筋动骨,很多老电影人都含冤离去。邓公说过,闭关锁国、固步自封,只会带来落后,落后就要挨打。现在我们国内的电影也是这么一种情况,老四厂都跟不上市场,拍出来的东西百姓都不喜欢……我看香港电影就很好吗,不是叫东方好莱坞吗。所以我们要多虚心接受香港这边的意见跟建议,你说是不是!” “您说的太对了!”徐帆大喜,虽说之前伍兆灿提醒过他,今年的港事顾问名单中,他很有可能创造奇迹。但是真当奇迹到来的时候,这脑袋就如同被一颗流星砸了下来一般,晕晕沉沉的。 港事顾问,这个身份他太想要了。不仅在香港能少不少麻烦,意见也能够上达天听。三十年改革开放,前十五年改革,后十五年开放。后世有人总结了一句打油诗,徐帆觉得很对,一个国家自上而下的改革,总是面临着巨大的困难。随着既得利益阶层越来越多,改革必将陷入停滞甚至倒退之中。比如他重生之前,共和国的改革就被讽刺为只有开放没有改革了。他没有太大的理想跟追求,但也知道若是不能趁现在香港还没回归之前,尽可能的影响到北京的一些有关影视产业的决策。 那么真等到香港回归之后特区政府成立,内地政策逐渐趋于维稳、求富,高层改革决心不再坚定时,一切可就真完了。 均未见,一个世界各国普遍认可的电影评级制度,因为伤害到了某局的利益,多年来始终被某局以各种借口压下提案。2000年之前中国电影产业远在印度之上,仅次于美国。2013年他重生之前,印度电影产业除了院线资源一项不比中国外,已经全线超越了中国。 有这么一个身份,能够代表香港电影直接向北京高层表达自己的看法跟见解,他简直欣喜如狂,哪里还会拒绝。 见他应了下来,那周社长似乎也很高兴,坐了一会几人闲聊了一阵,便起身告辞,“小荣同志,今天也在你这里打扰了。我们的身份有些特殊,你看,方才我以来,你的那些客人就都吓走了。行了,既然跟小同志见了面,也转达了北京那边的意思。那么,我们就起身告辞了不影响你的宴会了……这位小同志我觉得就挺好的,以后你们多照顾一下吧。咱们内地过去十几年也来了不少人,不过能闯荡成个气候的,也就你们这些了。” 他深叹了一口,起身跟姜秘书站在一起,“……那件事情,你尽力吧……实在不行我直接去找霍先生……” “周老您说哪里的话,这不都是为国家办事吗!不再坐坐吗,用点东西?”听了他的话,荣太子脸上的笑容也悄然隐去了。 周社长摆摆手,“不了不了,你赔小同志聊聊吧。我跟小姜来你这里不少回了,不用送了,我们自己走……” “……那好吧,周老,你们慢走!” 徐帆在一旁起身见礼,目送他们离开。他隐隐把握到了些什么,但又不太确定。似乎国家交给荣太子他们办一件事情,很麻烦的事情,至少需要香港豪门帮助。但是这件事情他似乎没办成,那位周社长似乎准备请霍英东出面。 到底是什么事情呢? 周社长跟姜秘书走了之后,房间内也就只剩下他跟荣太子两人了。 没了外人之后,荣太子也不需要伪装什么,他似乎真把徐帆当自己人看了。请他坐下之后,问道:“是不是有些好奇?” “嗯,有点……”徐帆老老实实的回答了,他确实有些好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