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五章 机会 - 重生娱乐大亨

第一百五十五章 机会

荣太子目光有些闪烁,仔细打量了他一阵,才像是做出了什么决定一般,“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阿帆,你也是北边过来的。来香港打拼也快两年了吧,你对北边现在怎么看?” 徐帆微楞,沉吟片刻模棱两可的回答了一句,“十四大刚召开,邓公彻底退出政坛,新的领导班子上台了。以后北京的施政纲领还说不准,不过总体只会越来越好吧,毕竟改革开放了嘛!” “小滑头!”荣太子莞尔一笑,看他的目光倒是更加柔和了,像是在看自己的子侄一般。他开始更加欣赏面前这个年轻人了,不骄不躁,对政治上也把握的比较好。正巧北京那边有人提过他的名字,暗示过中信泰富可以关照一下,看他在政治上有这种领悟能力,说不得以后要多亲近一点。 “想喝什么,我这边有李家兄弟给我带来的82年的拉菲,你们年轻人不都喜欢红酒更多一点吗?”之前新华社的姜秘书毕竟不是主人,只给徐帆倒了一杯水,如今人家走了,他又是这庄园的主人,自然要好好招待一下。 徐帆摇头,“纯净水就好,红酒我品不来!” 荣太子倒是没有强求,不过却冲了一壶热茶,端了过来自己也一屁股坐在徐帆旁边,“你赶巧了,我这边有内地一位子侄给我到来的上好钟山云雾茶,说来还是你们南京的名产呢……来来来,尝尝……” “荣叔,您拿这么好的东西招待我,那可真是浪费了。我这人用一个字来形容就是俗,不会品酒、不懂咖啡,连咱们老祖宗留下的茶艺我也丝毫不懂,想学学人家附庸风雅都不够格调……除了电影,我就没有什么能跟人聊几句的了!” 荣太子端着茶壶刚要给他倒一杯茶,闻听他的话手上一抖差点没把水壶摔了。忙稳住给他倒了杯香气扑鼻的浓茶,“你这一句话不知道要气死多少人……” 他真想摇头苦笑,若是让香港一些七八十年代从内地来港打拼,如今身家跟影响力都不敌十一的人听到,不知道心里要骂成什么样子。 七十年代末邓公出来主持工作之后,随着改革开放大旗的坚定,邓公制定了一个允许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计划,当时不少受过不错教育的中青代就是在那个时候离开了大陆来到香港打拼的,荣太子就是其中一个。 八十年代初,中英正在谈判收回香港。但是香港这边接连闹出了香港人拒绝回归,甚至攻击新华社,驱赶内地政府机构,阻止中英谈判的事情,令北京傻眼的同时也开始认识到了,香港被从中国分割出去上百年,意识形态早就跟内地不同了。数次的谈判之后,英国借着香港华人绝大多数拒绝回归,在谈判中占尽了优势,逼迫北京在谈判中一次又一次的让步,甚至好多次差点涉及到主权方面的问题。内地开始意识到他们需要在香港培养自己信得过的人,否则就算是收回了香港,他们也难以影响跟保住这里。 于是乎,八十年代北京挑选了一些清华、北大等名校毕业的高材生,信仰坚定的红二代、红三代,送往香港创业或打拼。他们中有的人去了欧美再也没回来,更多的却因为不能适应香港的残酷竞争,就算是背倚着大陆的支持,依然泯灭于香港,成了平凡跟失败者中的一员。如荣太子这样成功适应了香港这边的法则,在内地或明或暗的支持下,打入了香港精英阶层,拥有了不小的影响力的只是少数众。不过在他们的努力下,身边也的确聚拢了一批亲近内地的人,令北京对香港的影响越来越大。 只是,如果没有89年北京的那件事跟90年某位社长的叛逃就更好了。 看着面前风华正茂,年中闪烁着灵动跟坚定的信仰,有着一股不一样魅力的年轻人。荣太子多少有些感慨,他也是过来人。当年刚来到香港,也是有着一腔斗志跟理想,可若不是有台湾荣家分支几位表兄弟的援手,他也成为了泯灭众人中的一位了,那里还会有现在。 这感慨一闪而过,他决定提点面前这小辈一下。中国毕竟是个官本位的国家,就算是个身家亿万的商人,不懂政治,这辈子也就到头了。 当下放下浅饮一口放下了茶杯,脸上一正,“你既然叫我一声荣叔,我也就当多了一个子侄。有些话,我交代你一下,多听听对你以后是有好处的。方才我问你一句,你回答的很好,以后要是还有人这么问你,你千万要注意,就算心里有其他想法,也要按照刚才那种回答。” 十四大之后,新上任的总书记是出了名的保守派,这是人尽皆知的事情。92年时邓公以近九十岁的高龄拖着病体南巡是因为什么,香港这边有一家专门报道跟分析内地政治局面的报纸叫《镜报》,徐帆从去年年底开始每一期都读,学了不少东西,长进了不少。荣太子的话,他听得并不困难。 “89年的民、运风波之后,内地跟香港之间的敌视空前加重。如果你是88年之前来港,你会很清楚的感觉到两种差异的不同,前几年香港的排外虽然也有单没有这几年那么重。90年那个人的出逃,更令香港这边精英阶层开始怀疑香港回归之后,内地能够信守一国两制的承诺。”荣太子叹了口气,目光有些莫名色,“知道李嘉诚吧,这座城市的华人首富,不仅在香港有着非一般的影响力,甚至在全世界的华人圈里,他的影响力也是一等一的。可是……去年十一月,他的长子国籍已经改成了加拿大,长江实业的一部分资产也都以投资的名义流进加拿大。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没瞧出来,他这种大富豪还有抽烟的习惯。他从身上拿了一包不知名的香烟,抽了一根给自己点上,就把烟包推到了徐帆面前,抽了一口:“现在香港大环境非常不好,就我所知,香港那些家族资产数十亿的真正豪门,已经有过半开始往海外转移资产了。原本大家都在等着十四大之后,新的领导班子……” 他不说话了,也说不下去了。 徐帆认真的听着这些秘闻,手心里已是一层汗珠。他毕竟是重生者,结合自己曾经经历跟看过的,两项一对比,就明白了荣太子话里的意思了。 那位新首长,在十四大之前作风一向保守,香港这些有人认为他的上台会令前几年停滞不前的内地改革陷入倒退中。可任谁都看走了眼,在他任期内,共和国进入了改革最快的时期,几乎每一天都有新法案跟新法规的出台,他不仅为后来奠定了国家高层政体,在经济、金融、商业上都多有建树。 可惜,他是知道这些的。但是那些香港的精英人士不知道,他们很担心一旦内地改革倒退,万一香港回归后,内地重新回到那十年的那种混乱中,他们祖辈辛苦几十年打下的庞大产业,可就面临着被充公的威胁了。 “咳咳咳……”荣太子抽得太急了,结果反而呛着自己了,徐帆忙帮端起茶杯给他,他喝了一口之后,咳嗽才好些,将烟头捻灭后感慨道:“不服老不行,现在身子明显不如以前,这烟,我看以后我还真得少抽一点!” “荣叔,您少抽点烟吧。我现在抽烟都被管制了,一天只允许两根烟……”徐帆好心劝了他一句,方才荣太子开始抽烟的时候,那烟香早把他魂都勾住了。但是前段时间他为了尽快创作出剧本来,每晚加班辛苦写剧本的时候,最少都要半包烟,结果连指甲都熏黄了。后来佳人生气了,给他强制规定一天只能抽两根烟,多一根都不行。 荣太子是过来人,看他一脸甜蜜,会意地打趣道:“是你那个新女友吧,什么结婚可别忘了通知我。荣叔这边给你准备一份厚礼……” “嘿嘿……一定一定……”结婚嘛,今年内或许不太可能,至少在《侏罗纪公园》到来之前,不可能! “今天我府上来了这么多香港豪门,主要还是为了六月的北上。三月八届人大之后,新领导班子就要确定了。北京那边的意思,是希望香港这边能够配合一下,做好邓公离职之后的第一届高层与香港的会晤……可是去年,香港代表团北上提出的改革政体跟督促内地加大经济、金融改革的要求,北京没有做出回复,所以今年有些人不愿意北上了!” 说白了就是新高层上位之后的造势,毕竟邓公彻底隐退之后,内忧外患袭来,北京希望平稳度过磨合期,的确需要一些大动作来提升威望。 徐帆脑袋快速转动,这些东西让他来悟有些困难。依他的看法,这事恐怕黄了。往年的北上代表团团长李嘉诚刚为大儿子换了国籍,今年恐怕不会北上,他不北上,香港至少大半的商界、经济界不会买账……再结合周社长之前要去拜访霍英东的话,他终于恍然大悟,把这件事情弄懂了七八分。 明白了之后,他更感觉到了,这是一个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