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六章 寻衅 - 重生娱乐大亨

第一百五十六章 寻衅

一瞬间,徐帆察觉到了这是一个机会。 新的领导班子上台,三把火还没有烧起来,总要进行一些改革加强统治基础。这个时候他如果代表香港电影界北上,不但有很大几率见到高层,甚至可能见到那几位首长,按照邓公时期香港代表团跟北京议事的经验来看,他很可能得到总理或者人大常务委员长一级的首长接见。若是能趁机向内地推销他的那套电影四级分级制度,让北京高层感觉到电影产业的重要性。 那么,不但有机会一举解决了电影分级这个老大难问题,香港电影甚至还能提前打开内地市场。 今年六月的北京之行,他势在必得。 涉及到政治上的东西,这个国家的商人的确需要懂一些。但荣太子也是点到为止,大致指点了一下国内北京跟香港两边的复杂情况后,端起茶杯品了一阵清茶,将话题转向了其他方向。 “我听明杰说,你之前跟他提过想跟我们中信泰富合作一次,不知道是什么合作?” 他之前确实暗示过荣明杰,想见荣太子一面谈合作。不过荣明杰跟他询问的时候,他都是遮遮掩掩的不回答,结果十一月便委托了他的事情,到现在才有了回复。 徐帆刚要喝茶,听到他发问精神一震,几乎忍不住的张嘴即出,“听说中信泰富有出售亚洲卫星电视股份的意思,我们公司希望能接手中信泰富持有的全部亚洲卫星电视的股份。” 对于小超人的亚洲卫星电视,他觊觎了不止一天两天了。亚洲卫星电视拥有最好的宣传渠道,影响力更是覆盖亚洲数十个国家跟地区,有这个渠道在,有助于他们曙光公司搭建起自己的关系网络来。 荣太子闻言一愣,打量了他一阵,皱眉道:“你们公司要收购亚洲卫星电视的股份?要知道那可不是一笔小数目……” 几年前李嘉诚为了二儿子李泽楷,拉下脸皮来请他跟大东电报局,想利用他的内地身份跟大东电报局的英资身份迫使港府在第二电讯网经营牌照问题上让步。事实上,也确实如李嘉诚所想的,在三家合作之后,新组建的亚洲财团很快成立了亚洲卫星电视,并发射了一颗卫星上天。外界可能不知道,几年间中信泰富先后向卫星电视投资了3亿港币,如今亚洲卫星电视在李泽楷的经营下风生水起的,中信泰富原本投入的3亿资金现在翻了一倍不止,他是个稳重的人,加上这两年有想法增加内地房产开发业务,所以已经有了趁现在手上的亚洲卫星电视股价增值高价售出的意向了。 没等徐帆回话,他又好心提醒,“阿帆,你可知道今年李家那位二公子来见我是为了什么,就是为了这股份。之前他提议8.42亿全部回购中信泰富持有的亚洲卫星电视的股份。明杰一直反对,总是跟我说那些欧美卫星电视的经验。我也确实被这混小子说动了,就没急着出手。结果你们没来之前,泽楷又来跟我谈这件事,已经将加钱提到9亿了。你该清楚,这意味着什么吧……” “9亿!”徐帆抽吸了一口冷气,面色难看了下来。也许是重生带来的蝴蝶效应,他隐约记得小超人是以不高于七亿的价格,回购了中信泰富名下绝大多数的亚洲卫星电视股份,仅象征性的保留了3%-4%的股份。谁聊到如今小超人一口气直接将中信泰富持有的股份价格提到了9亿。以他现在的财力,除非从曙光电影跟其他公司抽调现金流,不然已经与亚洲卫星电视股份无缘了。 长叹了一口气,让他放弃了又有些不甘心,只好不死心的问道:“9亿,李二公子果然是豪门阔少。我们亚洲控股店小势弱,比拼不得。不过亚洲卫星电视对于我们公司的产业布局非常重要。荣叔,你们中信泰富有没有想法出售部分的亚洲卫星电视股份给我们。我们没有那个财力跟李家竞争,但是中信泰富若是愿意松口,我们愿意接手20%、15%也行!” 他一开口,荣太子是彻底震惊了。按照小超人的报价,就算是20%的亚洲卫星电视公司的股份,徐帆也需要筹集至少5.5到6亿港币的资金,这可不是一笔小数字,他虽然知道徐帆来港两年靠拍电影赚了不少钱,但是……6亿的资金,若他现在还能拿出这笔钱来,他有必要重新审视收购了金公主院线之后的徐帆跟站在他背后的那个亚洲控股的实力了。 “电影真的这么赚钱吗?”话刚问出口,他察觉到了不对。担心对面的年轻人会糊弄过去,不认真回答这个问题。 不过,徐帆却没有糊弄他的意思。他还巴不得更多的资金跟资本进军影界呢。当下十分肯定的点头回答,“电影就像是期货、外汇一样,有一套它独有的规律,只要你舍得掏钱、用心拍片,再有一个好导演、一个好剧本、一个好剧组、一群演艺精湛的艺人,票房大卖并不困难。就拿我们公司现在热卖的《午夜凶铃》,尽在日本现在票房便超过了十亿日元,约相当于一亿港币,按照这个势头发展,也许它的票房能超过二十亿日元、甚至三十亿。日活跟其他影院签订的协议令它可以获得电影总票房的45%作为配信收入。而我们公司又可以从日活拿到30%的分成。这么计算下来,就算我们的电影最终日本票房只有10亿日元,我们公司也能从中分到1500万港币左右的日本票房收入……这仅仅只是日本。我们的电影总成员经过几次追加后投资成本1800万港币。也就是说,不算录像带跟香港、台湾甚至美国等外埠票房,我们仅仅在日本,就收回了投资……” 这也是徐帆为什么那么注重日本市场的原因,因为日本人实在是太有钱,日本票房实在是太肥了。 “保守估计,《午夜凶铃》这部电影尽在港澳台日本以及亚洲就能为我们公司带来超过一亿港币的纯收入,甚至可能更高一些。我们现在正在积极联系海外市场,最终能够赚到多少钱,我们也说不清楚!” 借着在日本票房大卖十亿日元的嚎头,《午夜凶铃》正在积极联络韩国以及东南亚各国片商,就连米拉麦克斯公司,徐帆他们也发出了邀请函,希望能跟他们商谈一下海外发行问题。有了前几部电影在美国初步打响的名气,曙光这边已经在考虑废除跟米拉麦克斯公司之间的买断合同制,改为计算分成了。 毕竟欧美作为世界最大、最肥的票房市场,这两块大肥肉可谓是肥美诱人。 荣太子脸上表情出现了数次变化才归于平静,随着经济的发展跟竞争的加剧,传统产业的利润在越来越多的竞争面前,已经被压榨的越来越低了。与之相比较,电影等产业的确仍是暴利产业,他若说不心动是不可能的,但终归还是个谨慎的人,对于不熟悉跟陌生的行业,总喜欢先观望一阵再试水。不同于徐帆全资控股的亚洲控股,中信泰富毕竟是一家从央企中化出来的上市公司,掣肘还是很多的。 沉吟了一阵他也没将话说满,“这样吧,回头我跟公司几个董事碰个面,询问一下这件事情。等有了答复,我第一时间通知你,你看如何?” “那就麻烦荣叔了!”徐帆笑容有些勉强,高兴而来却才知道小超人对于亚洲卫星电视也是虎视眈眈,以他的财力肯定拼不过对小超人极尽宠爱的那位华人首富,全力盘下亚洲卫星电视眼看无望,他多少有些灰心丧气。 正要起身告辞呢,却给荣太子一个扭捏的神情将到了嘴边的话给硬咽了回去。那荣太子犹豫了好一阵,才似乎有了决定,开口道:“本来这话我是不好开口的,但是委托我的人是我一个老关系。阿帆啊,我听说你联络了其他资金,弄了个亚洲控股公司。不知道你们那公司,有没有人有兴趣购买些内地来港上市的国企股票?” 见他还没反应过来,他只好继续解释,“内地去年不是在弄股票证券市场改革吗,国家体改委批了几家“规范化股份制试点企业”。有家啤酒公司在去年年底获得了批文,已经在进行体制改革了。北京那边的意思,是准备把它送来香港上市,一来内地证券市场不成熟,吸引不到资金。二来也是试水香港证券市场,有意日后将一些大型国企直接放在香港上市……去年内地刚任命的证监会主席刘鸿儒跟我有些亲戚关系,前段时间他来香港跟光大集团讨论一些合作案的时候,也跟我一起吃了个饭,询问过我们中信泰富能不能帮忙承担发行一部分的股票……” 还有这种好事情! 徐帆眼睛一亮,内地国企来香港上市,那可是稳赚不赔的投资。这种好事情他自然不愿意错过,直接询问道:“这是好事啊,表明了咱们内地改革又迈出了坚实一步。我肯定是要支持的,而且要多买一些支持……” “你先别着急,听我把话说完……”他脸上更显尴尬,“这家啤酒公司叫青岛啤酒,我打听过了,这家公司过去几年的业绩……不太好……我这边也是询问的意思,你也别勉强……” 作为中国历史最悠久的啤酒生产企业,青岛啤酒兼具传统风味和优良品质,其生产规模不断扩大,出口国家和出口量也不断增加,在海内外均享有盛誉。 但在繁华背后,青岛啤酒却潜伏着深深的危机。数据显示,1980至1992年间,内地啤酒的年产量从68万吨增长到1005万吨,年增长率为25%。而青岛啤酒的年产量却始终徘徊在1986年达到的10万吨,市场占有率从1980年的13.6%下降到1992年底的1.3%。 市场份额的缩小只是表象,其背后深层次的原因是青啤僵化的经营体制和众多的国企病。香港这边的投资者不傻不憨,他们早就打听清楚了青岛啤酒现在的情况,也知道了这只股票是准备在香港跟上海证券交易所同时上市的。结果去年年中证监会主席亲自来香港推销都只有几家银行跟券商常识性接触过。在青岛啤酒那边一张嘴发行10亿股,每股发行价格5元后,接触的势力跑了一大半。 最后青岛啤酒那边一再缩减条件跟要求,如今已经减到了发行5亿股,每股发行价格3.1元,接触性询问的势力依旧寥寥无几。光大集团跟中信泰富卖力吆喝,现在也只有几家银行机构认购了一亿四千多万股。要知道,账单上的发行价格可是跟机构认购价格不等的,真要认真计算起来,有几家吃下了数千万股的证券公司跟银行,青岛啤酒那边给出的价格可是都在1元左右的。 因为在香港卖不动,青岛啤酒那边越发尴尬,最近正准备再次做出妥协。再行减少发行股数量,同时下调发行报价呢。 “我要!”当听到青岛啤酒这几个字时,徐帆几乎想都没想,立刻就拍了胸口,答应购买一部分原始股,“我还有些闲置资金,就当是支持国家经济建设吧。荣叔,我回去跟公司高层问问,你放心吧。低于一亿股,我自己都能吃下……亏钱什么的我倒是不担心,最多套了当个股东便是,国企还能亏待了我!” 开玩笑,现在青岛啤酒虽然名声不显,但是他重生前满大街的都是这一品牌,他虽然不知道后世青岛啤酒股价升到什么地步,却也知道这个品牌经营的很不错,这就足够了。肯定稳赚不赔的买卖…… 荣太子吃不清楚他的意思,但也好心提醒了一番,见他对购买青岛啤酒的原始股兴趣浓重,也松了一口气,承诺回去之后便去询问下还有多少、什么发行价,并表示一定帮他争取最合适的价格。 不知不觉之中,两人已经闲聊了半个多钟头。聊的东西很多,不过很快宴会时间便到来了,作为主人荣太子不可能一直都不出面,所以当宴会开始的时候,两人互相交换了电话,徐帆便离开了他的书房,在宴会上闲逛了起来。 女友不知道被荣太子宠爱的女儿拉到什么地方去了,他只好点了杯酒,在宴会上到处闲逛起来。 宴会上的名流当真不少,徐帆经常接触财经类的报纸,倒是认出了不少商业巨子来。不过大家各自都有自己的圈子,他很快就发现了这一点,旁人很难加入进去。 在宴会上转了一阵,当看到周星驰在宴会一角,跟几个人正在开心交谈的时候,他要了杯酒,浅饮了一口,端着酒杯走了过去。 “……股市就是这么一回事。小股民能赚到什么东西,不要说肉了,连骨头都被捞光了,还不是只能跟在庄家屁股后面喝点汤,连根肉丝都挑不出来啊……” 周星驰所在的小圈子中,一个年轻人宛若开屏的孔雀一般,站在几人中洋洋自得,声音不低引得不少富豪关注。 走得近了一些,他才发现跟周星驰在一起的几人,竟然全都不是娱乐圈中人。不过意外认出了跟周星驰交谈几人中的一张面孔,徐帆有些惊诧。因为这人身份相当了不得,他叫刘銮雄,经常在财经跟娱乐报纸上露脸。一说家族资产上百亿、一说家族资产两百多亿,毫无疑问他是香港最有钱的富豪之一,更是娱乐圈有名的明星杀手。 “周生,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你!”既然已经走到了近旁,不打声照顾就有些失礼了。所以徐帆靠了近了一些,跟周星驰打了个招呼。 “徐生?”周星驰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他,表情颇有些惊愕。 他笑着点点头,发现几道好奇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因为都是周星驰的朋友,他一一微笑点头示意,“我是第一次参加这种豪门宴会,没打扰诸位闲聊吧?这边看到有熟人,过来打声招呼!” 周星驰微笑着回了一礼,徐帆跟他接触不多,但也知道他现在是电影界新贵,日后说不得有合作,倒也显得客套。 刘銮雄跟他不熟,不知道是给周星驰面子还是天性,脸上始终带着温和的笑容,跟他说了一声久仰大名。 站在刘銮雄旁边的中年人冷淡的只是跟他点点头,反倒是那个高傲如开屏孔雀一般的年轻人,似乎对他有些意见。他的目光看向自己并不友善,甚至可以说是咄咄逼人。 “难道没有人教你,随便打扰别人聊天,是一种很没礼貌的行为吗?” 他外形十分硬朗,身高虽然比徐帆略矮一些,但总是昂着脑袋,显然十分傲慢。这人有一双厚嘴唇,抱着双臂就站在徐帆面前,旁人若是看他第一眼视线总会不自禁的落在他双掌上的四个镶着祖母绿宝石的金戒指上。他身上喷着浓重的男士香水,徐帆初时没在意,因为他脸上也划上了妆。当他皱眉认真打量对方一阵后,才有些了然色,原来是那位经常见报的地产神童罗兆辉,一个曾经警告媒体不要将自己的名字随便安插给其他人的男人。 出道之初,《信报》可是为他安了个影界罗兆辉的高帽子,这么就不难明白,他曾经话里暗指的是谁了! “这位是……”在娱乐圈里辗转,徐帆棱角早被磨平了,尤其一张厚脸皮,别人当面骂他都能沉住气。不过能沉住气不代表他脾气会好到别人主动寻衅,还默不作声的地步。对于这位地产神童的敌意,感觉莫名其妙的同时,他脑袋一转,便想到了如何还击。 他记得曾经看过一期有关罗兆辉的报道,这位地产神童曾自夸在香港无人不知。徐帆如今假装不知其人,这一巴掌打得可是响亮。 周星驰一看起了火药味,连忙站出来为他介绍,“徐生,我来为你介绍下吧。这位是刘銮雄刘生,这位是赵世曾赵生,这位是……” 可惜,他的好意有人不买账,那罗兆辉打断了他的介绍,“阿星,我就不必介绍了。在香港不认识我的人还真没几个。不是孤陋寡闻就是没点见识,再不就是人家不屑于认识……算了算了……” 这人似乎对自己看不顺眼。 徐帆摇晃着酒杯,仰头将杯中只剩下小半的威士忌一饮而尽。罗兆辉在香港报纸上的风评并不好,他在收获了地产神童、股坛奇才、商业巨子等头衔的同时,也得到了花花/公子、桀骜不驯、目中无人等负面评价。初时他还以为是媒体故意抹黑,现在看来嘛……这人不值得交…… 对他作出了评价之后,他也没了跟几人扯皮的意思。 晃着空酒杯跟几人歉意一笑,声音却仍旧不卑不亢,“酒杯空了,看来是我贸然打扰,影响了几位的谈性。那么,不打扰了……” 说完潇洒转身,不急不慢地消失在了几人视线中。 徐帆人影一消失,刘銮雄脸上微笑已经转为苦笑了,埋怨罗兆辉:“人家好端端的也没招惹你,怎么突然寻衅与他!这年轻人了不得,寻常你这一张臭嘴,一开口不知道气得多少人火冒三丈。他还能够维持风度,可见心机不浅……贸然得罪与人,不好!” 要是其他人敢训斥他,罗兆辉铁定当场掀桌,但唯有一人例外,就是为他一直当成贵人,自愿以大哥称谓的刘銮雄。 “大哥你是没感觉!”他像是赶苍蝇一样,举手挥舞一阵,面上全是厌恶,“天天给那些无良媒体把我的名字拿来乱用,还被拿来跟其他人相提并论,这岂不是侮辱我吗!” 刘銮雄笑笑,侧头看向周星驰,“星仔,你是圈中人。我听说这年轻人了不得,白手期间两年身价数亿,他以导演拍片起家,不但在亚洲名气不小,在欧美也有一些名气!你说这年轻人如何?” “不清楚……我跟他没怎么接触过,不过娱乐圈就这么大一点,他去年在香港娱乐圈里风头一时无两,我倒是知道一些。他能编能导,拍了几部电影大多都是自己投资,圈里有人计算过他,保守估计现在身家至少两三亿……”要说不羡慕是不可能的,周星驰八十年代初便出道,到现在打拼了近十年,靠着斤斤计较身家也不过六七千万,“他最近拍了一部恐怖片叫《午夜凶铃》,电影在港澳台日四地同日上映,四地都在大卖圈钱中。尤其是日本,票房听说已过十亿日元。现在香港娱乐圈都沸腾了,大家都在猜,他能不能打破港片在日本的最高26.7亿票房纪录!” “哦?电影这么赚钱?” 四人中除了周星驰,都是身价不菲的富豪。听到这几个数字只有好奇没有惊诧……周星驰只能为他们详细解释起有关电影的细节来。 听了一阵之后那罗兆辉,托着下巴暗有所思。 似乎电影,也有些玩头吗。要不要弄个电影公司玩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