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七章 卫星公司 - 重生娱乐大亨

第一百五十七章 卫星公司

荣府宴会在徐帆看来只是一个小插曲,香港的过年气氛并不浓郁,至少远远没有北方那么浓重。不然也不可能出现除夕夜有人放弃举家团圆,去参加什么宴会的。 因为最后遇到了地产神童罗兆辉等人坏了心情,徐帆没有了在荣府多待的意思。在荣府内转了两圈,找到了被荣明方拉到角落里,正在跟一群名媛、千金小姐中闲聊的女友,跟荣家兄妹闲聊了几句,告辞离开了他感觉格格不入的宴会。 除夕夜因为时间还早,两人买了些东西,去了周慧敏家跟周母一起度过。直到深夜,徐帆才告辞给大黑打了电话,让他开车来接自己。 第二天一清早,嘟嘟了几声电话便接通了,徐帆迷迷糊糊打了个招呼,“喂,哪位?” “徐生……怎么这么快就把我给忘了!”电话那边传来一阵他不陌生的笑声,是个男音。徐帆此时大脑正处于混乱之中,不过一听到这个声音,立刻就清醒了过来,揉了揉眼睛看一眼时间,竟然才刚早晨六点半,“我当是谁这么大清早的给我电话呢,原来是陈哥。叫什么徐生呢多生分,跟以前一样叫我阿帆好了。怎么你从内地回来了?跟内地合拍的电影弄好了吗?” 给他电话的人竟然是已经许久都没跟他联络过的永佳电影公司的老板陈勋奇,被称之为现实版陆小凤的男人。 他的第一部电影跟第二部电影的配乐都是麻烦他帮忙完成的,而且此人几乎分文未收,为人豪爽不说,还十分喜欢提携新人。徐帆对他印象非常好,曾经想过创作一部剧本,报答陈勋奇。谁聊到去年他造化了得,竟然联系上了内蒙古电影制片厂,结果带着大队人马杀向内地拍戏去了。而且一去就是足足半年多,他们也就断了联系…… 陈勋奇笑道:“大陆那边的过年气氛很重,跟我们合作那边的意思,是希望能够中止拍摄一个月。我们是无所谓了,反正已经耽搁了五个月,不在乎再多耽搁一个月。而且主戏都快拍完了,回港先做一下后期处理。不过大陆的审核还真是麻烦,我们跟大陆合拍的那边询问了一下,等四月初弄好了后期处理后,差不多要等到年中甚至年底才可能在内地放映!” 他跟内地合拍了一部武侠电影,名为《边城浪子》,主演是狄龙跟袁咏仪,一说投资七百万、一说投资八百万,具体多少永佳公司没有对外透露过。 内地的审核制度现在老实说还是相对较为宽松的,尤其是对那些合拍片。如果是纯港片跟美国电影想进入内地,光是那个审核门槛就能玩死他们。内地完全是把上映电影数目当成政治来谈判,每年美国跟香港能争取到的名额都不多。 有关内地的审核制度,他不好说什么,只能呵呵笑了几声,道:“回来就好,电影要做后期处理吗?陈哥是不是有意去先涛公司做后期?” 有他的《午夜凶铃》这个活招牌在呢,尽管先涛公司之前名声不显,但是现在背靠着亚洲控股这个大山,还有曙光电影这个兄弟公司,现在在香港很多人都十分看好先涛公司未来的前景,认为它必将在最短时间内超越徐克工作室公司的新视觉,成为香港特效最棒的公司。 “差不多了!”陈勋奇一早联系他,果然是为了电影后期处理的事情。香港武侠电影这几年来开始越来越多的应用电影特效了,这是好事情,只可惜随着成本的增加,这股风气也没能维持几年。“我也是第一次电影增加特效处理,听说你们先涛公司要价不低,所以跟你问问!” “具体我也说不上来!”徐帆倒是没把话说满了,公司最忌讳的就是不懂的高层乱插手管理,“不过先涛公司刚进军电影特效没多久,回头我打个电话询问下,你们公司要是需要特效处理,肯定会给最低价。” “呵呵,那就麻烦你了。”陈勋奇笑了笑,在电话那边多有感慨,“差了忘了恭喜你,我刚买了今早的报纸,你的那部《午夜凶铃》日本票房十二亿了,了不得!什么时候你要是有时间了,也卖我们公司一个剧本。嘿,我的要求可不高,能有《午夜凶铃》一半就够了……” “这个我可不敢保证”徐帆哑然而笑,做出起身来下了床,给自己倒了杯水,“不过如果陈哥真需要剧本。我正好这边有个创意,是很早之前就在构思,准备送给你们永佳的。当初要不是陈哥帮我的电影完成了配乐什么的,哪里有我徐帆的今天。这个剧本名字我暂定为《爱在记忆深处》!” “哦?”电话那边陈勋奇大喜,徐帆现在在香港已经是最著名的编剧了。他从出道到现在创造跟改编了8个剧本,到目前还没有出现过一部亏本电影,而且部部热卖。堪称香港娱乐圈内一个不小的奇迹,如今赫然已经成为了编剧的金字招牌了。他愿意赠送自己一个剧本,想必应该不会多差,当下几乎耐不住,直接问道:“能跟我先透露下剧情吗?” “这个没问题!”这部名为《爱在记忆深处》的剧本,其实就是徐帆根据前世自己曾经看过的一部韩国电影稍作修改后创作的。创意来源于一部同名的日剧,“这个剧本讲述的是一个叫做高原的年轻人和一个叫阿薰的女人是一对幸福小夫妻,经历了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后,终於步入红毯的那端。不料悲惨的现实悄悄地来袭。阿薰的记忆力一天天衰退,面对每天上下班必经之路,却突然搞不清楚;上司交代的事,一转眼就不记得。经过医师诊断,她罹患了早发性失忆症……” 他缓缓将记忆中的电影剧情为他大致介绍了一遍,徐帆很少看日韩剧,只有在短暂几次恋爱中才陪前后三位女友看过几部,能记下来的不多,多数都是名气比较大或者曾经改编为电影的。这部《爱在记忆深处》他印象倒是很深刻,当初一个短暂交往了两个多月的女友追看这部日剧哭得淅沥哗啦,他当初就是因为那女孩讽刺他写不出那样感人的剧本来,才送网上认真下载了小说版,仔细研究了一段时间后,自己模仿者写了个剧本,所以记忆深刻。 他之所以将这个剧本给陈勋奇,一是他不擅长拍此类的电影,二则说来也是好笑,陈勋奇是香港最擅长拍摄青春爱情电影跟青春励志电影的男导演,没有之一。这个剧本到了他手里,说不得还能拍出一部好电影来呢。他已经想好了,到时候永佳真要拍摄,他就投资一笔钱,即能分享票房分红,也能扶持陈勋奇的永佳电影。 陈勋奇果然对这个剧本有了兴趣,听他大致介绍完了剧本之后,电话那边短暂的静音,像是在思考一般。好一会才重新开口道:“这确实是个很有意思的剧本,成本投资应该可以控制在500万到700万之间,选一对银幕上观众认可的情侣,本埠票房过千万应该不困难。阿帆,那就麻烦你了。有了这个剧本,我们永佳也能风光一把了。毕竟有你几个金字招牌吗!” 徐帆刚要开口,电话那边的声音突然低沉了一些,问道:“阿帆,你们曙光有没有兴趣增加一家卫星电影制作公司?” 陈勋奇果然有事,不只是为了他的《边城浪子》的后期处理才联系的他。两人闲聊一阵之后突然间开口一句话,就让徐帆大脑快速转动了起来,暗自琢磨他这话里是什么意思。 “陈哥,我没听懂你这话是什么?”将皮球又踢了回去,他还没弄懂陈勋奇的意思,自然不动声色。 陈勋奇答道:“我是问,你们曙光有没有兴趣,参股我们永佳电影公司,然后旗下多了一家卫星子公司。” 徐帆喝了一口水,皱眉慢慢走到窗户前拉开了窗帘跟门窗,任外面清新的海风吹进他的卧室内,站在阳台上呼吸了一阵新鲜空气,才慢声慢语的询问:“怎么,是不是永佳出了什么问题了。如果需要用钱,我身上还有些,先借给你也无妨……” 他跟陈勋奇交道打得并不多,却也知道他把自己的电影公司看得比命还重要,他主动要求融资,在徐帆看来,八成是永佳那边遇到麻烦事了。 “谢谢你的好意,不过,阿帆……你们曙光真没有意思,参股我们永佳吗?”他见徐帆没有回话,只好详细给他解释,“我们永佳这边遇到了一些麻烦,你可能没在意,永佳其实是十二年前我跟金公主集团各自出资一部分成立的公司。去年你们曙光收购了金公主院线跟新艺城的片库后,金公主集团就只剩下一个空架子了。雷生前几天联系了我,询问我有没有意思回购金公主持有的我们永佳50%的股份。他要价八百三十万,这钱我是能拿出来的,但拿出来之后我可就倾家荡产了。而且香港发展到现在,小成本电影已经很困难,我们这种小公司若是投资了一部千万成本的电影亏损,基本上就逃不开破产这条路了。过去我们的拍片资金很多都是来自金公主……所以,我想跟你询问下,你们曙光有没有意思,盘下雷生那边的永佳股份,我们永佳成为曙光的卫星公司!” 原来是这个打算,徐帆略微思考了一阵,便答应了,“没问题,回头我跟曙光电影那边打个电话,让岑总跟你谈这件事情吧。曙光电影正处于上升期,永佳确实能补足我们的一些瘸腿……如果永佳有电影拍摄计划,只要剧本通过了审核,我们可以提供投资或贷款拍摄……具体的内容你跟岑总详谈吧……跟我聊电影拍摄还行,经营公司嘛……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