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章 辉煌背后(下) - 重生娱乐大亨

第一百六十章 辉煌背后(下)

八卦媒体自然也少不了骚扰香港喜剧之王跟贺岁档之王头衔的周星驰,尽管《逃学威龙3》口碑很差,但不妨观众对周星驰的喜爱,他依然是香港电影票房保证之一。 只是《午夜凶铃》的强劲多少让周星驰的麻烦不断,相比之《午夜凶铃》,媒体跟观众对于《逃学威龙3》评价是经常出现诸如“吃老本、毫无新意、沉闷俗套”,前两部的老本也吃得差不多了,香港票房最终止步2576万港币,台湾目前才刚上映一周,首周票房也只有927万台币(约220万港币),远远没有它的前两部在台湾那么热卖跟受追捧,更是《逃学威龙》系列唯一一部台湾上映首周票房没能过一千万的作品。虽然向氏兄弟肯定不会亏损,但《逃学威龙4》肯定遥遥无期。这需要等到观众淡忘第三部的差印象,开始怀念第一部、第二部,这个时间也许需要五年、也许十年。甚至在港台众多校园题材的跟风电影狙击之下,《逃学威龙》系列还会不会有第四部,都是个未知数。 毫无疑问,这个别样的春节里,《午夜凶铃》的出现令港澳台日四国跟地区度过了一个不同寻常的贺岁档。如果问影评家们的集体意见“这个贺岁档最好的一部电影是?”,答案肯定是《午夜凶铃》;如果问观众们的集体意见?还是那部“新颖独特、紧张刺激,恐怖骇得心跳停止跳动的”的《午夜凶铃》。 媒体已经开始越来越多的用香港电影新三巨头来形容“嘉禾、永盛跟曙光”三家电影公司,然后曙光似乎并不满足于现状,很快又将媒体的视线全部吸引到了自己身上。 2月1日曙光电影于四星级豪力大酒店召开新闻发布会,总裁兼董事长岑建勋于新闻发布会上宣布曙光1993年上半年拍片计划,将斥资八千万开拍两部总制作成本高达四千万的大片。吴宇森执导周润发及徐锦江领衔主演的《变脸》以及唐季礼执导成龙、童玲、董骠主演的《红番区》。同时宣布将在上半年拍摄的还有制作成本五百万,由林伟伦编剧,元奎执导元彪担任动作指导的《武侠七公主》,主演邀请的是去年靠《日月神剑》打响名气的tvb新锐小生张卫健跟香港知名笑星吴孟达加盟,同时曙光名下的签约的千叶真一、郑浩南、童玲、大岛由加利、西协美智子等都将一并出演。同时开拍的还有刘镇伟执导的《广东五虎》跟柯受良执导的《韦小宝之奉旨勾女》,投资成本分别为四百万港币。 在新闻发布会上,岑建勋向外界透露,曙光投资的三部小成本电影《武侠七公主》、《广东五虎》、《韦小宝之奉旨勾女》都是去年年底曙光的千万巨资征集剧本中获得的剧本,编剧各自获得了一笔不得的剧本买断费以及票房分红。他在新闻发布会上一再重申,曙光电影公司的千万巨资征集好剧本的计划将会一直贯彻下去,不会中止这个计划,欢迎大陆港澳台日韩甚至东南亚等地的优秀小说家及编剧向曙光投稿。 当被询问到曙光上半年的拍片计划中,没有曙光当前首席导演徐帆的电影排片时。岑建勋根据徐帆的指示,对外界透露,“他正在准备跟酝酿一个新创意剧本,仍旧是恐怖与惊悚题材,不过却是个会让所有人都要为之震惊的新类型。因为剧本还未创作完毕,所以,我们暂时未将他的拍摄算入上半年拍片投资之中。同时我们还要向外界透露一个好消息,他曾经拍摄过的《死亡游戏》将要开拍续集了。由于剧本同样在创作之中,所以,我们暂时没办法确定这部去年曾经在全球热卖的电影,续集是将在上半年筹备拍摄,还是下半年……请诸位媒体朋友跟各界不要怀疑我们曙光的雄心跟资金流,如今我们电影公司账面上共有超过三亿现金流,上半年斥资一亿甚至更多资金拍摄电影对我们而言并不是什么负担。等到下月月底《午夜凶铃》的票房开始结算后,我们的账面上又会增加近亿资金,曙光好得很……” 曙光电影公司显得野心勃勃,曙光院线也是一样。靠着徐帆的指点,曙光分别融资投资了泽东公司跟正东电影的两部电影,通过谈判提前拿下了《东成西就》跟《方世玉》的上映发行权。尽管曙光院线的片源危机依旧没能得到根本性解决,但是贺岁档期间,曙光院线却获得了数部卖座大片的发行权,大有与嘉禾院线、新宝院线、永高院线争夺贺岁档冠军的架势。 贺岁档期第一轮的交手之中,凭借着《午夜凶铃》的卖座,再加上《东成西就》的热卖,算上发行的其他小成本电影,曙光院线暂时以5783万的总票房,暂居一月贺岁档销售冠军院线宝座。尽管因为较高的让利分成比例,导致曙光院线的赢利远远低于新宝、嘉禾院线,但是比起靠着一部《花田喜事》勉强保本的永高院线,曙光在短暂的亏损之后便开始恢复赢利。以目前方世玉仅上映两天便斩获373万港币的疯狂热卖成绩来看,待到贺岁档结束时,曙光很有可能不仅能够保持贺岁档销售冠军的宝座,赢利也可能再高一些,逼近或追平嘉禾院线。 贺岁档的成绩令负责曙光院线的伍兆灿松了一口气,曙光电影的实力跟运作公关能力都令院线轻松了不少。原本他都已经做好了93年前两个季度亏损甚至整年零利润的心里打算,毕竟徐帆那份让利制片公司的计划,可是相当于院线每发行一部票房过一千万的电影,就让出了一百二十万到一百五十万不等的票房分红,积少成多,万一发行了一些观众不买账的烂片,院线方面需要承担的风险跟亏损也远比新宝、嘉禾院线要大得多。 而93年一月的院线赢利统计出来之后,院线毛利润接近八百万,这无疑是个好消息。院线方面得到了徐帆追加投资的一亿元资金,除了留下部分运营经费以外,2月初,曙光院线向外界宣布,以旗下的六家全资控股的小型影院加两千一百三十万资金,将九家合资运营的影院变成独资。同时,斥资一千五百万,溢价收购了位于新界跟港岛地区各一座前年跟去年新建成的私人影院。 一番动作之后,曙光院线一改之前27家全资影院中,小型影院占据绝对多数的不利局面。不仅成功将曙光院线所拥有的全资影院规模扩增到三十二家,待到交易完成之后,曙光院线更可一改如今不足400座的小型影院占去大半的不利局面,从而令500座以上拥有至少两个放映厅的中大型影院规模扩增到145家,其中千座以上拥有至少四个放映厅的大型影院也增加到了三家。 曙光电影跟曙光院线同时发力,没道理同属于亚洲控股名下的先涛公司没有动作。事实上,几乎就在曙光院线扩张的同时,一桩新闻悄然随着新一期的《壹周刊》问世,并且很快引起了香港娱乐圈的震动。原来《壹周刊》之上赫然登载了一张照片,竟然是香港王牌导演加徐克工作室大老板徐克一怒推倒了《壹周刊》一个记者的一幕。 到底是怎么样的愤怒,才能令徐克这种有身份有地位的电影人,怒极推到《壹周刊》的一位记者呢?这事自然与先涛公司有关! 原来,自去年十一月曙光收购了先涛公司之后,徐帆为了尽快壮大先涛公司,向先涛公司下达了全力挖角徐克工作室公司下属新视觉特效公司的指示。香港特效技术长期落于人后,尤其与美国特效公司之间的差距明显。为了弥补这一缺口,最好的也是能在最短时间内壮大自己特效公司的办法,就是收购新视觉。但是徐克过去几年里靠着新视觉公司制作的多部电影大卖,他虽然没钱扩充新视觉的实力,但也把它当成心肝宝贝看待,哪里愿意拱手让出。所以,只有挖角一途可以选择。 整个十一月、十二月甚至一月中,朱家欣都在不动声色的研究新视觉公司。他野心很大,也希望有朝一日先涛公司能够发展成为香港最大甚至技术不落于美国的特效公司。为此,他没有急于下手挖角新视觉,唯恐消息走露令徐克工作室公司反应过来,对他们的挖角有了警惕。几个月来,他暗中通过其他关系,联络了新视觉的几位高管,包括新视觉公司的副总经理常家洛、技术部主任刘允礼,同时他还重点接触了新视觉公司的几名技术骨干。在高薪利诱跟神秘亚洲控股‘财大气粗’,先涛公司技术不薄,同时发展潜力也大等诸多因素影响下,新视觉很是有一批人,对他的挖角心动了。 原本朱家欣是准备等到彻底游说动新视觉公司的其他几位技术骨干,准备一举挖空了新视觉的。谁料到二月初,突然从新视觉那边传来风声,徐克似乎察觉到了什么,连续召开高层会议,他的前妻施南生更是被任命为新视觉总裁,亲自主管新视觉的发展与未来。朱家欣察觉到自己的挖角动作八成已经泄露了风声,当下不再犹豫,立刻联系了已经异动的那些人,于2月3日向新视觉进行了总辞职,跳槽加入亚洲控股旗下的先涛公司。 朱家欣的这一手虽然未尽全功,但是新视觉的技术组、美工组七成以上的技术人员出走,高层六位主管中也有三位最终选择了加入先涛公司。一下子被挖走了四十多人,大量掌握特效处理技术的人员出走,其中不乏徐克工作室当年重金聘请美国特效人才来港时培训的香港第一代技术精英,新视觉可谓是损失惨重,徐克焉有不怒之理。 只是商业场上本就是尔虞我诈,刀光剑影。他与徐帆之间私交平平,甚至可以说是根本没有几次联络,反而是竞争对手多过朋友。何况公司遭遇挖角,他本人也有不可推卸之责任。新视觉公司作为香港第一家专业电影特效公司,当年建立之时可谓是天时地利人和全部占齐,先后拍摄多部应用了特效处理技术的电影,更是为徐克赚了不少钱。也足够他将新视觉公司发展起来。 奈何他只是将新视觉当成会下金蛋的神鸡,却又不愿意掏更多的钱喂肥这只神鸡。新视觉成立之时人员四十多人,八十年代末还只有六十多人的规模,被挖角之前,算上公司负责清扫的清洁员等,整个新视觉也只有不到八十人,一年内购买的新技术设备只占到不足一成,使用超过四年以上的设备比比皆是。早就寒了一部分有上进心的技术人之心了。这也是缘何先涛公司一发出邀请,登时绝大多数技术人员愿意出走的原因。 《壹周刊》如今已经击败了最大的对手《yes!》,成为了香港期刊销售冠军。作为一家专注八卦的杂志公司,它能够走到这一步,一方面是因为公司经营者的不择手段的经营理念,另一个主要原因,就是在‘不择手段’理念下诞生的香港第一支接受过培训的狗仔队。 昔日的香港最大电影特效公司遭遇巨变,《壹周刊》的一个狗仔不知道从什么渠道得到了这个消息,立刻就前往徐克工作室公司附近,在堵到了不爽的徐克之后,挑衅一般的询问他这件事。徐克本就因为吃了一个大亏憋了一肚子邪火,被他挡路不礼貌的追问自然不爽。他脾气本就不好,在电影界素有徐老怪的外号,那狗仔一直纠缠与他,他被问急了,就怒推他一把想离开。谁聊到他刚一用力,那眼睛活络的狗仔就立刻顺势一跌倒在了地上,然后举起照相机就是一通快拍。 于是乎,《壹周刊》的最新版杂志上,娱乐版的头条赫然已经被‘徐克怒打记者’稳稳占据! 因为《壹周刊》的报道,亚洲控股麾下的第三家公司先涛公司发力,大肆挖角新视觉的新闻遭到曝光,香港媒体各界,很快就从各种渠道得到了更加详实准确的消息,不久之后先涛公司挖角新视觉的新闻已经在香港传的沸沸扬扬了。 为这一桩新闻添上一把火的是随后嘉禾一位高层站出来,公然支持徐克的行为,并指责先涛公司的挖角行为涉及到不正当竞争,是一种低劣的竞争手段。随后不久,又有《东方日报》曝光,嘉禾电影公司也惨遭先涛公司挖角,十数位特效部骨干出走,令嘉禾特效处理部门元气大伤。 作为香港最大的电影公司,嘉禾公司曾在《倩女幽魂》大卖之后,也成立了一个自己的特效处理部门,他们甚至曾经参与了《忍者龟》的制作,虽然其中几位骨干都是从美国高薪挖角的鬼佬,而且人数只有三十来人,但是完全足够处理一般的特效跟爆炸、火焰、灾难等镜头。 虽然技术人员数量跟总体质量都不如新视觉,但朱家欣还是盯上了嘉禾,因为他的特效处理部门,几个从嘉禾从美国特效公司挖来的美国技术人员,能力还是相当不错的。在策划挖角新视觉的同时,他也没有忘记联系嘉禾特效处理部门。结果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两场挖角之后,嘉禾、徐克两家公司特效处理技术实力受创,不但拱手让出了香港第一特效处理公司的头衔,更将先涛公司也推倒了风尖浪口。一如当前在香港电影制作公司之中名气响亮的曙光电影,在院线之中特立独行的曙光院线,先涛公司一样吸引了无数的关注目光。 一如1993年初任谁也想象不到去年刚刚创造了15.47亿港币票房新高的香港电影,今年将会是香港黄金十年的落幕。 曙光系的一片辉煌背后,也免不了阴影的存在。

上一篇   感谢有你【单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