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二章 阴损 - 重生娱乐大亨

第一百六十二章 阴损

“倪生,好久不见……” 孙雷换了衣服,赶到倪震提到的咖啡店时,时间已经过去了半个多钟头。 倪震为不可见的轻皱眉头,不过却没有发作,“我也是刚来,孙总编……”他的态度好了许多,声音也不似之前那么傲慢,反而柔和了不少。显然之前被徐帆一通打击,经历了磨难之后长进了一些。 “客人,请问您需要些什么?”一个服务员见两人穿卓不凡,连忙走了过来。 倪震眼睛示意孙雷先点,不过他摇头拒绝了,“倪生,你先点吧……让我想想……” “那好吧,给我来一份芒果沙拉,一份意大利面,一杯蓝山咖啡好啦!” 孙雷嘴角抽了抽,强按下想笑的冲动。他是知道倪震平素十分习惯格调的,但这种小店哪有什么正宗的蓝山咖啡,自七十年代日本经济崛起后,日本人开始对外大举投资,因在牙买加蓝山咖啡的整个产业链上持续投资巨额,并承诺包销其每年90%的产量。因此,日本人几乎可以说是垄断了正宗的原产蓝山咖啡,世界上其他国家就只有剩下的10%的配额。因为一直以来供不应求的趋势,就出现了一些模仿蓝山咖啡口味的仿制品,质量不比正宗却价钱不低,他想附庸风雅也真该好好去研究下咖啡文化。 “给我一杯西贡咖啡,你们这里有汉堡吗……哦,那帮我来一份德式的黑麦香肠汉堡吧……” 打发走了服务员之后,孙雷将移动电话放在桌上,眼睛微眯着看向倪震,“倪生,我们可是好久没联系了。先感谢一下您对我的信任。请放心吧,《新界日报》在我的经营之下,现在日销量已经基本稳定在了两万份左右。按照目前的发展势头,我们只需要多把握一些机会,未尝不能在今年年底之前,让规模再上一层!” 咖啡很快送到了,他端起自己要的那杯越南产的西贡咖啡,浅饮一口,看似不经意的询问道:“不知道倪生这一次叫我出来,是不是又有什么吩咐?” 倪震端起自己要的那杯蓝山咖啡,借着低头品用,避开了他的视线。他心里略有些愠怒,自己曾经提过在见面时要喊得英文名,可他似乎根本不记得自己的嘱咐。而且,他明显感觉到对方似乎发现了他脸上的伤势,方才一会时间他的视线已经从他脸上的伤痕处扫过了四五次。每一次对方的视线落在那里,都让他感觉到一种火辣辣的刺痛,会不由自主的回想起那一晚被人用脚踩在脸上的耻辱。 “怎么,难道没有事情就不能请孙总编一起出来聚聚吗?”倪震假装生气,掩饰心中的不爽。他现在的确越来越倚重孙雷了,因为《新界日报》在他手上,发展壮大的势头越来越快。香港报业竞争十分激烈,大小共有上百家报纸,几乎每个月都有报社倒闭,每个月都有新的势力跟投资进入纸质传媒中。《新界日报》能够在激烈的竞争之中拖延而出,总编孙雷的能力可见一斑。 孙雷脸上似笑非笑,摇头道:“不不不,我认识的倪生不是这种人。倪生,您是一个十分注重工作的人,《yes!》杂志若是没有您这位总编的带领,根本不可能创造过去几年的辉煌。您是个事业心很重的人,会联系我,只有可能是为了工作上的事情,这是我的猜测!” 他话中的奉承果然令倪震十分受用,脸上的僵硬又缓和了一些,微笑道:“孙总编,我们是一类人。你看,这私人性质的聚会,你不也张嘴就是工作上的事情吗?” 两人点的东西先后送来了,倪震从早晨到现在都没用东西,早就饿得饥肠辘辘了,笑着一边跟他闲聊了几句,一边吃起了意大利面。 孙雷很快吃完了他点的德式黑麦香肠汉堡,端起自己点的咖啡,坐在那里看着对面的倪震压抑着想狼吞虎咽的真实想法,在那里一口一口很有趣情调的慢慢用餐。他嘴角抽了抽,转头看向了橱窗之外。 “最近报纸的发展已经暂时到了瓶颈!”他头也不转回来,“因为倪生你的指示,我们报纸不能报道任何有关那个人的正面报道,所有错过了这段时间的许多热点新闻,有些可惜了这么好的一个发展机会……” 他像是无意中说了一句话,但是仿佛触及到了倪震的逆鳞一般,他的面色骤变,停下了手中的餐具,阴沉着脸:“孙总编,我知道你是一个有原则的人,所以,这种原则性也要坚持下去。” “倪生,您千万别误会……”孙雷目光闪烁,“我只是有些好奇,您似乎对电影界那个叫徐帆的年轻新贵有些偏见……您知道,我们报纸总是需要站在相对公正的位置上……” “孙总编……”倪震声音提了两分,孙雷闭上嘴不说话了。 周围安静了半响,他才耸了耸肩,“现在香港娱乐新闻中他是最火的话题,也善于制造话题。我知道这么说您可能觉得不舒服,但我们的报纸若是一直不跟进报道,对于发展不利啊。比如现在,我们报社就通过一些渠道,得到一个其他报社可能还没拿到的新闻。那个最近靠挖角徐克的新视觉跟嘉禾的特效部名头渐起的先涛公司,最近要改名为‘曙光特效制作有限公司’,这可是个不小的新闻,市场一定会喜欢的。他名下现在有曙光电影、曙光院线,如果又多了个曙光特效。好家伙,短短两年时间他就弄出了一个这么庞大的曙光系,赫然已经成为香港电影界巨头之一……” 对面的倪震脸上已经阴沉如铁,他转过脑袋又看向了橱窗外,“刚收到来自日本的最新消息,《午夜凶铃》在日本上映第四周票房仍有4.74亿日元,总票房已经超过了《黄飞鸿》达到27.84亿日元的高度,总票房已经超过三亿港币了。我听说日本那边因为它的热卖,正准备延长放映时间。突破30亿日元对它而言如今只是时间问题了……台湾那边《午夜凶铃》也成功在第四周放映将结束时,总票房突破5000万台币,达到5317万的高度,与第一名的《终极保镖》之间票房只差不足200万台币了……在香港,它的票房也已经逼近3000万港币,达到了2915万港币……倪生,要多大的仇恨,我们才会跟新闻跟钱过不去?” 倪震不悦,“我们虽然是商人,但也要肩负起社会监督责任……” 他好一通强词夺理的反驳,虽然将自己摆在社会的位置上,却也惹得孙雷心中一阵不屑。只是却丝毫不显露出来,到底倪震还是《新界日报》的大股东,他也不愿过分得罪了此人。只是如今徐帆已经发展起来,尤其是手握曙光系,赫然是未来的香港影视圈巨头,若一直如此得罪与他,反倒不利于《新界日报》的发展。 所以,明知道倪震不喜欢这样的话,他还是开口提醒一番。 倪震脸上不悦色更加浓重,能以不足三十岁的年龄打下亿万身家,他的权力跟控制欲自然是很重的。《新界日报》虽然他只买下了部分股份,而且这些股份如今还挂在别人名下,但他早就将《新界日报》看成是自己的东西。所以,哪怕孙雷父子手上仍掌握着足够的股份,他依旧将孙雷看做自己的下属,对于自己的一个下属忤逆自己的意思,他心里别提多恼怒了! 好不容易才将心里的愤怒压下去,他端起咖啡浅饮了几口,才将咖啡杯放在桌上,目不转睛的盯着孙雷,“孙总编是聪明人,我最喜欢跟聪明人合作。三个月内,我再往你们报纸注资200万,供报纸扩张所用。而你只需要做你以前做过的,尽情抹黑他就足够了!” 孙雷目光闪烁,手指无意识地在桌面上轻轻画着圈,他约莫思考了三四十秒钟,才皱眉摇头,“倪生,这一次恐怕很困难。靠着一部《午夜凶铃》,他如今已是香港电影界最炙手可热的人物了。我听说香港导演协会、香港电影协会都有意提升他为干事。还打听到香港电影编剧家协会13位执行董事前几天碰头,不但想邀请他加入编剧家协会,甚至还有意聘请他为编剧家协会主席。他的那个千万征集剧本的创意的确提升了香港编剧的地位跟收入……而且,眼看着《午夜凶铃》横扫港澳台日四地票房,尤其是日本市场票房如今更是逼近三十亿日元。现在想弄他,有点困难!” “孙总编,你是聪明人……我相信你一定有办法的!” 倪震见他果然在自己提出注资之后态度不再那么强硬,嘴角重新挂上了笑容。他开始有些佩服面前这人了,因为从他口中不时暴露一些有关徐帆的情报,竟然全都是市面上如今尚未曝光的,可见他的能耐了。 “这……”孙雷犹豫,倪震见他迟迟不答应也不心急,又喝了一口咖啡,“这件事办成后,我立刻向报社提供一百万无息贷款!” 孙雷喉咙一阵吞咽,艰难的点了点头,“那好吧,倪生。如果你一定要的话,给我一点时间,我想办法去找找看,能不能扒到什么新闻!” “那就这么说定了……” 似乎他答应了下来,令倪震的心情很高兴,他难得地跟孙雷又闲聊了一会,这才起身付了钱离开。 倪震走远之后,孙雷身子一软靠在了椅子上半天不说一句话,良久才从外套内兜里取出一个录音机,拿在手里脸上阴沉不定,“麻烦了,似乎拍下了一些了不得的东西。” 他是个聪明人,打从一开始倪震吩咐他抹黑徐帆的时候,就感觉到了危险。所以之后每次跟倪震碰面时,身上都要带上录音机,免得日后缺德事情做多了,得罪了太多人却给人背了黑锅。可如今这事,随着徐帆的地位跟身家的飞跃,他开始越来越感觉与倪震合作无异于与虎为谋,除了危险还是危险! 钢丝不好走,稍微一个不注意就会摔个粉身碎骨。 喽啰难啊! 心里无声发出一句感慨,他小心将录音机收好。这里面的东西,以后没准还是他的保命符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