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电影杀青 - 重生娱乐大亨

第二十五章 电影杀青

世界并不会因为任何一个人的离开而停止转动,女二号温碧霞的戏份拍完,而她本人也将随着‘火玫瑰’的剧组前外外地采风,并没有对‘死亡游戏’剧组产生什么影响,要说情绪低落的估计也有刘清云、徐帆他们几个。 刘清云似乎对温碧霞有点意思,在徐帆、吴振宇他们看来,女方貌似也不无心动。只不过刘清云这闷瓜一直都没有主动出击的意思,而温碧霞这鬼妹似乎也担心自己会错了意。眼看着一段感情就要错过,当真是急煞了旁人。剧组少了温碧霞这个养眼又幽默的‘景点’,明显拍摄速度比之前她在的几天里慢了一些。不过在接下来的连续几日的高强度拍摄中,徐帆的这部银幕处女作,这终于走到了拍摄尾声阶段。 “秋生哥,这是今天最后一组镜头了,”徐帆看着黄秋生轻轻一笑,“就看你的了。” 电影已经拍摄到了最后一幕的收尾阶段了,俗一点按照观众视角来说,就是电影只剩下最后不足二十分钟的剧情了。 “没问题,我都在地上趴了这么多天了,总算是能够站起来说几句台词了!”黄秋生比划了个‘ok’的手势,他饰演的‘变态杀手’可谓是比较辛苦的一个‘脏角色’,前几天拍摄时一直趴在地上装死,也多亏了香港这边温度即使是十一月也有二三十度,在满是瓷砖的地面上趴着虽然凉了一些,但总算不如北方拍下时那么受罪。 他说得好笑,引得旁边刚画完妆的刘清云跟吴振宇、徐晋江他们都笑了出声。 “action!” “嗨,昨天晚上你们家里还有别人吗?” 电影重新开拍,老戏骨吴振宇很快将自己代入了‘亚当’这个角色,他捡起地面上的一张照片,突然似乎发现了些什么,有些疑惑的抬起头,不确定的向刘清云扮演的高登医生询问道。 “我指的是除了你的老婆跟女儿之外?” “没有!” 刘清云脸上布满了绝望之后的恐惧与无力,连声音也显得有气无力的。他这一幕演的很好,把那种随着变态杀手规定的时间到来,却一直都没能找到脱身办法的绝望与无力表现的入木三分,摄影那边询问的眼神转来,徐帆手上的导话筒轻晃,他竖起了大拇指,意味着这一幕直接过。 “那奇怪了,我在你家里拍到了一个人!” 高登医生突然惊诧地抬起头,亚当将照片扔了过去,“自己看吧!” 很好,到目前为止,刘清云跟吴振宇都是剧组ng最少的人,徐帆有些明白了为什么那些导演喜欢用大明星跟老戏骨了,这份对剧情的把握,新人跟那些靠脸上位的小年轻们是很难能把握准的。 这一幕使用的是黑白拍摄,拍摄完成之后还要进行技术处理,使它看上去像是监视摄像头在拍摄。 摄影那边鲍起鸣不断的将视线转向他这边,徐帆曾经提醒过他,这一幕要切换两种镜头拍摄,他对电影的把握告诉他,该到了切换摄影机进行有色彩排的时候了,所以一直都在等待年轻导演的命令。 “ok,过!” 徐帆也在一直等待这一刻,很快他感觉到到了切换镜头的时候了,暂时叫停了镜头,等待摄影那边更换菲林,重新将视角拉回摄影机镜头。 一天后,‘死亡游戏’所有镜头基本上都已经拍摄完成,最后一组镜头,也是影片最后的结尾,就是变态杀手,饰演了一直挺尸了十几天的变态杀手的黄秋声跟吴振宇合演的最后一场戏,只要这场戏一过,电影的拍摄工作就全部完成。 为了把这最后一组镜头效果拍好,本来做昨天就可以进行拍摄的,但徐帆宁可多用了一天时间,他将摄影鲍起鸣跟黄秋声、吴振宇叫到了一起,晚上花了三个多小时的时间,四个人聚一起反复的推敲最后一幕的拍摄,最终大家都有了默契之后,这才敲定了今天进行最后一幕拍摄的。 “啊啊啊啊啊” 电影开拍,化妆师已经给吴振宇画好了装,他饰演的亚当痛苦的趴在地上,扮演最后一幕被变态杀手电击无力反抗的场景。 这一幕本来原作中采用了快速场景回叙的手法,徐帆认为很不错,他已经跟摄影以及剪切那边都打了招呼,准备在全剧拍完,后期处理时加上。 黄秋声扮演的变态杀手在一身血浆的渲染下气场十足,任谁一眼看去都能感觉到这厮就是幕后大boss。徐帆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人活着的时候多半不知感激!” 变态杀手一边蹒跚地向地下室外面走去,低沉沙哑又丝毫没有情绪波动的声音响起,他的背微微躬起,将一个正被癌症折磨的病人形象饰演的十分完美。 “但是” 他已经走到了地下室门口,将地下室的照明灯关掉,人站在门口处,黑暗中看不清他的脸,但声音里似乎却多了一种憎恨、嫉妒与嘲讽,“你以后不会了” “啊啊啊啊啊” 刚刚经受过电击浑身麻木无力动弹的亚当绝望的伸手朝着地下室门口处怒吼着。 一个镜头特写,变态杀手缓缓的将大门关上,象征着最后一点光明跟生存的希望远离。 伴随着亚当的绝望吼声,大门缓缓被关闭,变态杀手的低沉声音逐渐高了几分,“游戏结束!” 黑暗中,亚当的绝望吼声还在持续,“不” 有别于原作,在昨晚的交流时,徐帆特别要求,在结束的最后这一幕时,吴振宇要来一个持续长达二十多秒的绝望吼声,不准换气,声音要从绝望的高昂逐渐向下滑落,直到越来越低,象征着生命正在远离! 这一点吴振宇之前两次都没把握到,直到第三次拍摄时,才达到了徐帆想要的效果! 这组镜头过后,又补拍了一个之前刘清云饰演的高登医生爬出去时,断脚处理不得当,出现的穿帮镜头。至此,徐帆的第一部处女作,‘死亡游戏’所有的拍摄工作正式结束。 当徐帆喊完那声“cut”的时候,那种电影刚刚开拍,第一次喊“action”的感觉又涌上心头,不过他却清楚的知道,电影拍摄完成,只能算是完成了一半工作而已,后面还有剪切、音乐等电影后期处理,向电检处提交审核跟评级,联络电影发行网络,布置宣传等,还有很多的事情等着他去做。 “各位,‘死亡游戏’今天正式……杀青了!”徐帆激动的挥舞着导话筒大声吼道,他终于走出了期待了十几年的第一步。 徐帆的话立马得到在场众人的热烈回应,无论是剧组工作人员,还是群众演员,都在鼓掌欢呼。尽管是第一次合作,不过刘清云、吴振宇、黄秋声加上徐晋江四个主演跟他之前就有些交情,现在通过一部电影,大家的利益绑在一起了,这交情自然也就更深了,几人间谈话、交流的都少了几分之前的拘谨,玩笑也多了起来。 徐帆宣布电影拍摄完成,他四人倒是默契,上来直接将他抱了起来,在他的惊呼声中,直接将他向天上抛去。 “喂喂喂,我说你们几位,身上的血浆先擦掉咱们再庆祝吧!” 发现自己新买的衣服上,被一身血浆的四人默契的上下其手,给他印上了十几个血手印,徐帆脸色都变了,这群禽兽,可怜他的这件外套是在名品屋里花了三百多买的名牌,拿出来也能撑场面的脸皮。 “嘿嘿!” 众人玩笑了好一阵,大家才把徐帆放了下来。 “鲍哥,谢谢!”徐帆首先走到摄影师鲍起鸣面前,向他表示谢意。摄影可谓是一部电影中最重要的环节之一,所以鲍起鸣的重要性不明而语。他本人也知道,若不是看在刘德化的面子上,有着一手香港一流摄影技术的鲍起鸣是如何也不可能看上他这个人新人,主动降价过来帮衬的。 “徐导演客气了,都说少年多英杰,好好干,我看好你。”鲍起鸣笑着拍了拍徐帆的肩膀道,他和徐帆虽然是第一次合作,也知道这个才20岁的导演是第一次执导电影,但他那些天马行空的镜头想象力,让鲍起鸣这个老资格也不得不佩服,所以他们之间的合作很愉快,几乎没有发生过像有些剧组一样导演和摄影师之间的争吵。 “刘哥、海哥、黄哥、江.哥,这些天来让你们吃苦了!” 尽管被几个禽兽弄脏了一件衣服,不过徐帆还是郑重的走到几人面前,向他们表示感谢。自己的第一步处女作之所以能够顺利的在短时间内拍摄完成,几人的功不可没。 “导演,只说句谢谢可没诚意啊,今晚顺风阁还是东香楼,你不摆一桌,大家可都不满意啊。你们说是不是啊!” 黄秋声风趣的‘敲诈’起来徐帆来,剧组众人一听导演要请客,顿时跟着闹了起来。 “硬是要滴!” “是啊!” “我中意!” 徐帆感激的看了黄秋声一眼,他知道黄秋声这是帮他拉拢人心。虽说这剧组就要解散了,但这部电影之后,谁知道徐帆若是一炮成名了,会不会再次掌机拍戏呢?所以,这些剧组人员都是有用的,至少下一次要用到的时候,绝对会比这一次配合更默契。 电影拍摄到现在,因为徐帆的前一世在剧组的经验,他将财政管理的近乎苛刻,到现在为止,整部电影的经费还剩下近三十万,虽说还有剪切、母盘拷贝、广告几个大头没出,但控制一点,请剧组几十号人吃一顿他还是能出得起的,当下点头拍掌,将注意力都集中到自己身上。 “谢谢诸位,我们一个月前或许彼此毫不相识,但一部电影让我们大家认识并走到一起。人生中多少人都是擦肩而过,别说合作可能连对一个眼神,说一句话的机会都没有。能够跟大家相识并合作,是我的荣幸。在这里,我再一次向诸位表示感谢,谢谢你们,谢谢大家,谢谢‘死亡游戏’剧组所有演员和所有工作人员!” 徐帆深吸一口气,突然声音大了起来,“全体都有,现在回去换衣服,该洗澡的洗澡,该打扮的打扮,今天晚上7点东香楼集.合,我请客!” “好咧!” “导演万岁!” 1991年12月14日,自11月28日开拍,徐帆的电影处女作‘死亡游戏’共用去6天的时间筹备,整部电影拍摄也只用去了17天的时间便宣布告终,完成了自己的荧屏处女作!

上一篇   第二十四章 送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