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三章 倪氏父子 - 重生娱乐大亨

第一百六十三章 倪氏父子

许久没有出现在人前,这一个下午,倪震都待在公司,处理他积攒下来的那些工作。等他回到家里的时候,时间已经过了晚上十一点。 脸上的伤还没有好透,倪震没有去找他的那些女友们。回到家里时家政公司已经派人来重新将房间收拾一新,刚给自己倒了一杯酒浅饮两口,屋内的电话就响了起来。 虽然好奇这么晚了,会是谁拨打他的电话,不过心情逐渐转好的他还是接通了电话,“喂……” “臭小子,香港那边已经快十二点了吧。你怎么还在外面,为什么一直不回家。你爸之前都打了四个电话给你了,一直都不接!” “妈!”倪震脸上一变,阴沉了起来。他知道父母现在给他电话,八成是姑姑亦舒把他的事告诉了父母。 果不其然,电话那边,他的母亲果然声音已经带上了哭腔,“你姑姑昨晚打电话给我们,说你在香港被人欺负了,还挨了打身上全是伤。我早就叫你跟我们一起来美国了,可你性子还是那么倔强,就是不愿意。这下好了吧,我跟你爸不在你身边,都被人欺负了吧!” “妈,我哪有!”他根本没跟亦舒说自己被打的事情,但是亦舒来看过他,那个女人太聪明了,他就算是不开口,仅从他的颓废神色跟一身伤口,就能猜到很多信息,全都口无遮拦的告诉了他在美国的父母。虽说她也是为了倪震好,她本人最迟今明两年就准备移民加拿大,所以也希望在走之前能看到倪震去美国。但可惜,她用的手段,只会让倪震更加讨厌她这个姑姑。 “老倪……你来说吧……” 电话那边,母亲小声哭了一阵,才将电话给了倪匡。 倪震忍不住的喉咙一阵吞咽,手心不知道什么时候,已是布满了小汗珠。跟绝大多数人一样,他很怕自己的父亲。就算是从小叛逆,父亲倪匡在他心目中,其实还是有些畏惧的。 “……爸……” 电话那边只能听到轻微的喘气声,却一直没有开口说话,倪震知道这是他父亲在等他低头,本想挂上电话的,但犹豫了十几秒,还是主动低头开口。 “看来你姑姑没说错,你被修理的很惨!”话筒里,父亲倪匡的声音终于传来了,“被人打了?你刘叔之前给我挂电话,说你请他帮忙时,我就在想。到底是谁,能让心高气傲,撞了南山也不低头的你服软。现在知道什么叫做社会,什么叫做挫折了吧!” “爸……”倪震一阵难堪,“你就是为了训我几句?” “训你是为了你好,是怕你那臭脾气再得罪了人。怕你哪一天给人弄死了,我要白发人送黑发人……” 倪震被他说的越来越难堪,心里也越来越憋屈、恼怒。他自打叛逆期就不愿意跟父亲还有那个姑姑在一起,后来更是跑得远远去了海外留学,一去就是多年才回到香港自己创业,最是不耐烦别人摆高了姿态教训他。如今给父亲数落了一顿,更觉心里难堪,愤怒地就想挂了电话。 谁聊到这个时候,电话里传来了倪匡的声音,“我虽然不知道你得罪了谁,但能把你教训一顿,料来在香港也有些能耐,只是能耐还没大到让你忍气吞声的地步。不然你这混小子是不会想到去请你刘叔的。说吧,对方是谁?” 好一阵倪匡,不愧香港四大才子之一。聪明的只靠只言片语的信息,就把倪震当前的困境分析了个七八。 倪震想挂电话,但理智告诉他。靠他自己现在,想要扳倒徐帆已经很困难了。孙雷说的没错,那个带给他无尽耻辱的对手,如今已经在香港彻底站稳了脚,影响力也随之越来越大,已经不是随便什么样的八卦,都能攻击抹黑的了。 所以沉默加挣扎了一阵,他才向电话那边自己的父亲彻底低下了头,“他叫徐帆,大陆过来香港的一个导演,拍了几部电影,有点威望跟人气。” 电话那边一阵沉默,良久才听到一阵叹气声。 “我也曾经年少轻狂过,也曾经为了名利、地位、金钱做过很多糊涂事。所以老来落得背井离乡、有家不能回、有亲人不能认,如今只能孤苦伶仃的在异国他乡,度过我这残生。你许是当年跟在我身边沾染了些毛病,是你主动得罪的人吧……” 他虽然是在问,语气却十分肯定。倪震张了张嘴,想反驳却发现没有发言权。只能以沉默默认了倪匡的猜测。 好一阵,倪匡才继续说道:“那个年轻人我听说过,在美国华人街这边,他有些名气,还曾被当地的华人媒体评为华人世界知名导演。香港那边他的具体情况我不清楚,但想来到底是个才刚出道的年轻人,就算有些能耐,一时半会也成不了太大的气候。这样吧,这件事情你就不要去麻烦你刘叔,他最近被廉政公署盯上了。我给你一个电话,你听清楚了。这人也是我老友,而且还是个狂热的反、共份子。但是,你需要你确定清楚,真要跟他走近吗?因为一旦沾上了他,你可能身上也要被打上一层身份了!” 倪震脸上一肃,倪氏父子都是聪明人,父亲话里的意思,儿子没道理不明白。尤其是倪匡离港之前还曾经特别给他交代过。 去年倪匡移民美国,走得看似潇洒,携带亿万家当。可任谁都知道,当年他抹黑内地手段太凶残,这是担心被大陆盯上了。走之前倪匡多少有些反思自己当年的举动,所以儿子不愿意走,他也没有强求,反而给倪震留下了两条路。第一条那边是老老实实在香港待上几年,做些亲近内地的事,尽可能改善跟大陆之间的关系。以他倪匡的身份,北京不可能不想招安他,只要他这个做儿子的态度够了,香港回归之后,他不但能重回香港,甚至在未来的特区政府里,以他在香港文艺、娱乐跟政界的影响力,未尝不能谋个一官半职。 而另一条路,他不强求倪震如何。随便他在香港如何疯、如何狂,甚至攻击大陆也行。但是必须在香港回归之前离开香港,他以前恶心的事做得太多,免得日后给共、产、党秋后算账,真就白发人送黑发人了。 倪匡真就不后悔当年攻击内地吗? 自然是不可能,正如他自己亲口说的。年轻时为了金钱、名利、地位、女人做了太多抹黑内地的事情,否则也不会远离了香港的亲朋老友,逃亡万里之外的美国。美名移民的光环下,遮掩不住他以57岁高龄狼狈逃亡美国的事实。他的那些内地的亲戚朋友,不少都因为他的所作所为,吃了不少苦头,与他永不联系的有之,断绝关系的有之。 父亲的心思,倪震多少了解一些。可他从小耳目共睹的都是倪匡攻击跟抹黑大陆的言论,加上又曾经留学海外,对于欧美的资本主义富裕物质生活的追求早就深印在骨子里了,哪里能瞧得起那些在他看来不过是反、人类的泥腿子社会主义,当下直接道:“他的电话给我!” 他的话落下,电话那边似乎又传来了一声叹息。不过很淡,倪匡的声音很快再次传来,“我这老友叫李柱铭,他是香港民、主党主席,电话是……你若真要对付那徐帆,就去找他吧。我最后再提醒你两点,第一泼出去的水就收回来了,所以要谨慎;第二,若是已经得罪了人,那就把他往死里整,让他永远翻不了身,否则会有你后悔的一天!” “……我知道了,爸!” “去吧,打蛇打七寸,关键还要考验你的眼力跟时机把握。香港那边午夜了吧,早点休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