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四章 编剧协会之邀 - 重生娱乐大亨

第一百六十四章 编剧协会之邀

“阿帆,实在抱歉!” 徐帆挂上了电话,给自己点上了一根烟,一个人坐在阳台上,清晨的海风出来,扑打在他面庞上,带着淡淡的水汽,很快就在他的脸上留下了一层水珠。 电话是荣太子打来的,中信泰富高层经过磋商之后,在李泽楷报出了9.52亿的报价后,同意向其出售中信泰富所持有的30%亚洲卫星电视股份。日后中信泰富手中只保留3.3%的亚洲卫星电视股份。 在这件事情中,荣太子已经尽力了。他虽然是中信泰富董事会主席,但毕竟只掌握3000万股中信泰富的股份,在集团内部代表国家意志跟香港资本的执行董事出于拉拢跟向李泽楷之父李嘉诚示好的考虑,都是赞同将旗下所控股的亚洲卫星电视股份卖于李泽楷的。 两年前才不过三亿多的投资,短短几年时间就暴增到了近十亿,一转手变卖中信泰富收益率高达200%以上,这一笔交易在中信泰富董事会看来如何都是合适的。 失落者恐怕只有徐帆一个了,他觊觎亚洲卫星电视不是一天两天了,结果却迎来了这么一个结果,要说不失落是不可能的。 不过,他却不知道因为自己的插手,李泽楷虽然成功收购了亚洲卫星电视,心里也是有些恼怒的。按照他之前的计算,完全可以以不超过七亿港币的溢价,借着荣太子有求于他的父亲李嘉诚的这个机会,低价拿下中信泰富持有的亚洲卫星电视股份。谁料到因为徐帆的插手,导致收购价格足足超出了他的计算三成之多。多付出了两亿多才拿下中信泰富持有的亚洲卫星电视股份。这对于极其擅长资本运作的李泽楷看来,无疑是一桩只成功一半的交易。 2月5日,《午夜凶铃》日本上映第26天,票房突破26.52亿日元,成功打破了91年在日本上映的香港电影《黄飞鸿》所创造的票房之后,徐帆在香港电影界的名气已经爆棚,现在所有的人都在以期待的目光看着他跟他的那部《午夜凶铃》能否在日本突破三十亿票房,将港片的日本票房纪录再往上面推上一层。 至于在日上映的华语片最高票房……还是算了吧,至少暂时没有人敢奢想这一点。 有八十年代初,李连杰的那部内地拍摄的逆天《少林寺》在日本创造的超过80亿日元的超神记录在,就连他本人也没有底气,能够打破《少林寺》的神话。 名气一时无两,为徐帆带来了充足的人气跟名望。去年他才新加入的香港导演协会向他发出邀请,希望他能兼任导演协会干事身份。电影协会那边也是差不多的意思,不过最有诚意的还应该是去年才新成立的香港电影编剧家协会! 香港电影编剧家协会是去年为了纪念香港王牌编剧黄炳耀的离世,才由香港知名编剧文隽、张坚庭、南燕三人组织发起的,旨在改变香港电影界当前重明星、导演,轻视编剧的局面,以保护跟提高编剧的社会地位及收入的公会性质的组织。一经发起之后,短短不足一年的时间里,便汇聚了香港近百位编剧申请加入,文隽跟张坚庭等更是利用自己在影视圈里的影响力,邀请了司秩安、许冠文、黄百鸣、吴宇森及王晶五位资深编剧担任协会顾问,定期召开聚会并寄希望于邀请知名编剧讲学,为香港电影界培养更多的知名编剧。 可惜,香港电影编剧家协会发起意图是好的,奈何香港电影界两极分化十分严重,发展一直步履维艰。比如编剧家协会的五位顾问之中,除了tvb王牌编剧司秩安外,许冠文、黄百鸣、吴宇森、王晶不是王牌导演就是电影公司老板,哪里有什么时间挤出来指点那些新编剧。结果活动弄了一两次之后,讲学便停了下来。加上香港此时电影界已经陷入粗制滥造的跟风怪圈之中。一部好电影的热卖,几个月后就会诞生数部甚至十数部同样类型的跟风片。很多编剧为了钱也确实不再花什么心思去创造剧本,直接抄袭了人家的创意,稍微修改一下剧情跟故事,就能卖给一家电影公司赚上一笔。 一方面是香港本身电影界大环境出了问题,一方面是从七八十年代就遗留下来的电影界普遍不重视编剧的历史遗留问题。再加上香港编剧界也普遍不重视创新,种种结合在一起,导致香港编剧家协会成立之后,香港编剧的尴尬身份,一直没能得到改善。 作为编剧家协会的组织者兼执行董事之一,文隽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之前徐帆横空出世之后,他就曾经提出过邀请,邀请他加盟编剧家协会。可惜有些人拉不下脸来,认为他作为一个后辈晚生,应该自己主动加入才是。许是嫉妒年纪轻轻的徐帆就获得了如此成功,13位执行董事中,绝大多数都不赞同主动对他发出邀请。不过当时的文隽虽然也看重他的才华跟潜力,但也没有想到他能在短时间内走多远,所以,也没有坚持邀请他。 结果没想到一年之后他越发的了不得,不但已经跻身香港王牌导演行列之中,旗下电影公司还成功收购了一家院线加特效公司,成功跻身香港电影巨头行列之中。 如今凭借着执导的《午夜凶铃》横扫港澳台日地区,尤其是在日本打破了91年被徐克的《黄飞鸿》所保持的港片最高26亿多亿日元的票房纪录后,徐帆在香港电影界已经具备了巨大的人气跟威望。在文隽看来,手握曙光系的他毫无疑问是最合适的编剧家协会主席人选,年轻又有闯劲,实力也是不俗。而且曙光电影的那个千万征集剧本的活动在港澳台东南亚地区吸引了无数的眼球,相信有他带领编剧协会,编剧协会无疑能获得更多的资源跟关注度。甚至可能一举扭转香港电影界编剧地位低下的不利局面。 香港编剧家协会自去年成立之后,所采取的是执行董事制度,暂时尚无所谓的主席、会长之任命,协会日常活动之管理与组织,系数由十三位执行董事负责。花了一些时间跟精力说服了编剧协会的那些所谓执行董事之后,文隽通过关系找到了徐帆的联系方式之后,亲自拨通了他的电话,态度放的非常低,请他就任编剧协会的首任主席。 意外收到香港编剧家协会的邀请,徐帆起先是有些惊讶的。他真不知道香港现在就有了这个组织,毕竟香港电影真正崛起也就是十来年的时间,在世界范围内还算是一个比较年轻的市场,业界工会之类的组织并不是很多。前几年才刚建立的导演协会在香港已经算是资历比较老的业界工会了,至于什么艺人工会、摄影师协会等等,目前尚且没有齐全,他原本还以为编剧协会也不存在呢。 编剧的重要性,徐帆还是比较清楚的。文隽以编剧家协会的名义邀请他接任首任主席之位,他本人只是稍稍考虑了一会便答应了下来。香港制度是效仿欧美体制所建立的,因此工会在香港具有着极大的政治跟社会影响力,编剧协会也是一样。虽然才刚成立的香港编剧家协会因为影响力,尚且没有获得香港金像奖协会审批成员的席位,但已经得到了香港电影导演协会的认可,金像奖协会已经开始审核,是否将批准编剧家协会加入审批成员席位中。 香港电影导演协会无疑是徐帆最眼红的工会组织,在每年春节过后香港导演会都会举行春茗会,由200多位导演会成员投票推荐上年度最好的影片,由于所有的投票均来自导演,所以这个奖也被誉为是香港导演圈里的“奥斯卡”。由于每年香港导演协会的“内部奖”与香港电影金像奖有着超过70%的吻合率,导演协会奖也因此被喻为是“金像奖的风向标”。 可惜他很清楚自己目前没有可能获得导演协会会长之位,现任会长陈欣健在导演圈里无论人脉还是威望都是顶级,记忆中导演会可是一直到96年香港电影开始没落的时候,才选择了已经在美国闯荡出一些名气的成龙接替陈欣健,担任的第三任会长。 在这种情况下,获得香港编剧家协会的邀请,就任编剧家协会的主席一职,似乎也是不错的选择。他本就有鼓励香港乃至华人世界编剧发展,从根本上解决香港电影剧本跟风抄袭的弊端。而且,增加了这一身份之后,远点看以后他可以代表香港电影跟北京谈判审核制度,近一点说新华社即将公布的新任港事顾问,他也得之无愧,可以少了不少攻击声音。 怎么看怎么合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