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七章 学院讲学(上) - 重生娱乐大亨

第一百六十七章 学院讲学(上)

思绪翻涌的激动一瞬间,徐帆决定,接近所能,要把自己总结以及重生前亲眼目睹的那些,毫不私藏的全部教给他们,至于能学多少,愿意学多少,就看他们自己的了。 “去那边坐下吧!” 徐帆倒是不在意三百多双眼睛盯着自己跟周慧敏,正如他之前所说的。人类其实是一种很奇怪的动物,你遮遮掩掩的秘密,他们十分感兴趣。而秘密一旦曝光之后,反而热情就会迅速退却,他跟周慧敏的恋情就是这样。佳人得到了玉女头衔之后,她的恋情一直是香港媒体最关注的话题之一。但是现在曝光之后,撑过了之前两个月的媒体的疯狂炒作跟粉丝的不冷静之后,现在报纸上就算偶尔出现有关她的新闻也都是他们最新恋情的报道。那些叫嚣着自杀的过激歌迷们也没有了踪影,可见世界并非离不开哪个人,哪怕他们是明星。 音乐厅内的女人并不多,也许是看在他的面子上,曾经获得88年香港最强势女性排名第五位的导演许鞍华直接挥了挥手,让周慧敏坐到了他旁边。 徐帆环视一圈,脸上从容不惧,“我原本只当是编剧协会内部的一个交流会,没想到来了这么多人。这倒是让我有些受宠若惊,看来原本准备的稿子要稍作修改了。今天这讲学说是讲学,其实并不正确。列座的各位中有我的前辈,有横跨影视两界的知名编剧跟导演,有擅长商业电影剧本创作跟执导的大家,也有擅长文艺片曾经多次斩获大奖的大拿。要在他们面前班门弄斧我很有压力……” 他说得风趣,又将杜琪峰、王晶、洪金宝、黄百鸣、许鞍华等人隐晦一一点到,倒是会做人。因此音乐厅内气氛倒是很好,王晶应了一声,“术业有专攻,能编能导的香港不少,但擅长恐怖惊悚题材,又擅长把握市场跟观众喜爱的,目前香港就出了你一个。不如给大家介绍下你的成功经验吧……” 他的话,自然是赢得一片响从声。过去一年多里,他靠着自己的编导能力,从香港电影界白手起家,如今赫然已经成为电影界新贵、巨头,要说有人不好奇是不可能的。 徐帆点点头,一会时间他已经酝酿好了。将原本只是侧重于剧本创作的腹稿,增加了一些篇幅。 “既然大家有兴趣,那么我就先谈谈我个人的观点,从我对香港电影跟世界电影的看法开始吧!香港电影诞生转眼已经半个多世纪了,酝酿发展于四十到六十年代,真正崛起于七十年代,八十年代到现在是它的黄金大发展时代。在过去的半个多世纪里,香港电影产业从总规模不足一亿港币扩大了近百倍,每年我们至少有三百到四百部电影被拍摄出来,总数量达到美国电影拍摄总规模的85%以上。到现在香港电影产业总体规模已达到113亿港币,香港电影人值得骄傲跟自豪,我们创造了一个奇迹,就连骄傲的欧美人也不得不尊敬的这样称呼我们香港——东方好莱坞!” 他的眼中灵动闪烁,声音激昂振奋。一瞬间似乎整个音乐厅内所有人都陪着他重新经历了一番香港电影几十年风云一般。 一道爱慕、温柔的视线落在自己身上,徐帆为不可见的向周慧敏那里点点头,继续说下去,“香港之所以能够崛起成为世界第二大商业电影基地,除了过去一代又一代电影人的努力之外,还有几个无法复制的因素在里面。首先,香港作为世界著名的国家化大都市、自由港,我们在保留中华传统文化的同时,又吸引兼顾了世界各国文化,因此诞生了独特的香港文化,老美将之称之为‘粤语文化’;第二,过去香港电影的兴盛于发展,与日渐崛起的香港经济密不可分。正是背依曾经创造了世界经济奇迹的‘香港速度’,市民普遍收入原超世界多数国家,我们才能以一个城市的规模,一举超越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建立起了世界第二大的商业电影基地。” “我知道我提到的这些,很多人都非常了解,甚至可能一些专注于研究香港电影跟香港文化的,对它的理解还在我之上。这里点到为止,我们进入主题,那就是繁华的背后隐藏着危机!”徐帆脸上开始严肃起来,一点一点将自己结合后世的一幕幕总结的历史‘预言’一般的说出来,“中国拥有几千年的悠久历史,历史告诉我们,从来没有一个强大的王朝能够永远不朽,不懂得居安思危,灭亡只是早晚的事情。而现在,我本人可以很负责的告诉诸位,根据我的研究,香港电影已经走到了落幕的边缘线上。” 音乐厅内,有人好奇、有人不屑、有人面无表情、有人低头沉思。香港电影病了,这是这几年来很多人都察觉到的,粗制滥造等等现象他们都看在眼里,但是也仅此而已。绝大多数人还在香港的虚假繁荣之中沉迷于纸迷金醉,他们的眼睛早就闭上,不愿意去面对事实。 “有人或许会认为我夸大事实,那么,下面我就详细的就香港电影的几个问题分析一下!第一,香港电影有产业没有工业。要建立一个完整的电影工业体系,如果仅仅只有电影制作公司有院线有发行公司有观众,那么,只需要电影公司拍摄几部电影,经发行公司发行在院线上映,然后观众购买电影票进入电影院观影。一部电影创造了票房,然后明星身价倍增,导演跟剧组各自获得了报酬,制作公司、发行公司跟院线赚到了钱,观众们收获了精神享受。一个市场活动在无形中已经完成,这叫做电影产业。何为电影工业?电影工业涉及到诸多层次,拍摄电影所需的摄影机的生产跟研发,银幕所需的放映机制作,录像带所需的录像机生产,电影拍摄所需胶卷制作,剪辑所需的各种机器,以及特效所需的电脑生产跟各种编辑软件等等。” “如果说,在香港我们的电影产业规模,达到一百五十亿港币的规模就是发展上限,那么香港电影工业可以达到的规模甚至超过了一千亿港币,只多不少!很遗憾,如今整个世界拥有完善电影工业的只有美国、日本跟欧洲几个国家。有些人可能瞧不起欧洲跟日本电影,因为这些地区的电影艺术性过高,不能很好的兼顾商业性,结果只能沦落成为美国电影跟我们香港电影的外埠市场。但是诸位真的认真去看过这些国家吗?欧洲本土电影在美国电影的挤压下本国电影产业艰难生存,但每年依旧能够发行大量的文艺类电影,可见电影工业为其带来的生长土壤;日本本国真人电影近些年来虽然不振,但动漫电影每年不乏票房过十亿之作品,去年一部名为《红猪》的动漫电影更是在日本席卷了51亿日元票房,可见日本市场的潜力。一旦欧洲跟日本电影产业得到激发,势必将成为世界电影界的两大强大分支。” “第二,香港电影收入渠道单一,太过依仗香港本埠票房跟台湾票房、东南亚票房,不注重开发新市场跟新的收入来源。随着生活成本的增加,明星身家的增长,很多电影公司跟导演们应该察觉到了,八十年代初我们可以用五百万甚至七百万拍摄出来的电影,现在一千万、一千五百万的投资都不一定够用。拍摄成本的增加,导致八十年代那种本埠票房大卖就能豪赚一笔成为了过去式。而如今,我们每年多数票房过两千万三千万的电影,仅在本埠是难以收回成本的,还需要靠高价出售海外发行权,从东南亚片商、台湾片商那里赚回成本。八十年代初我们错过了靠录像带开辟第二收入渠道的可行性,因为只看重眼前的利益不愿意降低正版录像带的价格,同时还要面对盗版势力的竞争,到八十年代末,我们已经基本上失去了录像带收入渠道!” “第三,黑社会的大举入侵、台湾资本的疯狂炒作以及电影大环境的转坏。自八十年代中期以来,黑社会资本一直不断入侵电影界,希望通过拍摄电影等渠道,将名下为数众多的灰色跟黑色资本洗白。从短期来看,大量黑社会资本的流入,充足了香港电影的拍摄资金,但是从长远来看,因为黑社会的如今,香港电影拍摄环境显著恶化,过去几年里曾经多次爆发香港知名艺人及电影遭威逼拍片等情况,而且,黑社会追求的不是长远的电影拍摄,而是快速的洗钱,有些资金渠道来历不明的势力甚至根本不在乎自己拍摄的电影是亏钱还是赚钱,仅仅只是为了快速将自己手上的资金洗白。为此,大量粗制滥造的电影被拍摄了出来,加重了观众的对香港电影的憎恶。还有台湾资本,我们曾经调查过流入香港的台湾资本。发现从88年往后这几年里,流入的资金多数以快钱为主。他们的目的不是为了投资,仅仅只是为了赚一炮就走,过去几年里,香港三百多部跟风电影中,有近两百部的投资方赫然是这些流入我们香港电影界的台湾资本。香港电影大环境也在不断变坏,有人抱怨说是大陆要收回香港,引起的政治动荡。不放告诉各位吧,通过一些渠道,我们从美国得到一些风声,即将对香港进行访问的美国国务卿将要就美国电影在香港的上映问题与港府进行磋商。过去,我们赖之以独挡美国电影上映的院线跟娱乐税,很可能港府将在这两个问题上向美国全面开放!” 一口气说了这么多,徐帆也有些累了。倒不是他啰嗦。只是他感觉到了现在的香港电影人还没有察觉到迫在迫在眉睫的危机。六十年代为了阻止大陆跟台湾通过控制香港院线,以香港为战场各自宣传极左极右类的电影,港英政府制定了一系列的规定,全面限制跟审核台湾资本以及大陆资本建设及投资香港院线,为了一视同仁,所有非英国及香港本地以外的资本想要投资香港院线,都要遵守这一规定。 这一规定随着八十年代的中英谈判逐渐解冻,八十年代初大陆在香港的国企电影公司银都已经数次添置影院。到了八十年代末香港院线也开始向台湾资本开放进入渠道,只不过目前除了香港本地、英国资本外,其他各方资本依旧难以自由进入院线,但这很快就将成为过去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