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九章 学院讲学(下) - 重生娱乐大亨

第一百六十九章 学院讲学(下)

他以很是讽刺的语气反问,顿时令音乐厅内安静了一阵。尽管还有一些人脸上有些将信将疑的,但是王晶等人多数都在低头皱眉思考这个问题,他们中的不少人如今不仅是香港知名导演,名下也各自有一家电影公司。过去几年里香港最优质的剧本,九成都是由他们拍摄出来,早就已经跟固定的一些编剧建立了联系。对于香港编剧界的造血不足,他们还是有些了解的。 “说完了编剧的重要性,我也要指出香港编剧的一些不足之处。在我看来,香港很多编剧都很不注重剧本的研磨,这表现在剧情粗制滥造,表现在对细节的不注重跟常识的缺失上。我曾经看过几部电影,类型是古代历史武侠剧,但是剧情中雷点十足,不但大量出现现代流行语,竟然在数百上千年前的古代社会里,出现两位武学大宗师用‘燃烧脂肪’来解释内功。你们想笑吗……真的很好笑吗?” 望着下面笑成一团的音乐厅,徐帆突然觉得有些悲哀。是的,他们只是感觉很喜剧,这种情节出现很欢乐,可正是这种不分场合的喜剧感,不知道毁掉了多少部电影。 他摇摇头,“喜剧……不要因为观众喜欢喜剧类电影,就不合时宜的在任何类型的影片中插入喜剧色彩,电影最忌讳加入喜剧色彩的就是恐怖跟惊悚题材,其次就是严肃类的武打跟时代剧。我无意指责一些同行的创新跟创意,但却要在这里郑重警告一些新人,请谨慎去研磨剧情。你要真要写出一部好剧本来,至少要花点时间去仔细了解你想写的故事时代跟背景吧?那些在三国、唐朝大甩银票的电影很好笑吗?那些一出手就是一锭元宝的电影很真实吗?那些在把锦衣卫弄到唐朝的,我已经无力指责什么了,但是我最近看到有几部描述清朝东厂迫害割据一方满清手握重兵王爷的题材电影,各种常识性的缺失已经让我出离的感觉到悲哀。” “我劝大家一句,一个成功总是有迹可循的。编剧为什么在香港两极分化,好的剧本能卖出数十万甚至上百万,而一般剧本甚至几千上万都卖不到?关键就是有些人他认真去创作了,真把自己摆在了编剧的位置上。而有些人他只是为了赚钱而创作,打从一开始,就只是为了赚钱。银票诞生于什么时代?三国跟唐朝时有银票吗?稍微认真去查一下,就会发现最早的纸币诞生于北宋时期,而银票则是到了明末才随着大航海,大量欧洲殖民者掠夺的白银流入中国,充实了中国的白银储备之后,才开始流行起来。但是银票真正兴起,还是在清朝末年,在此之前中国的基本货币单位一直都是铜钱!唐朝出现锦衣卫,清朝有东厂、西厂,这几部准备在曙光院线排片的电影我们一部也没有批准通过。稍微有点常识,粗略看过中国古代史的人都应该知道,锦衣卫跟东西厂是明朝特有的特务机构,注意,是特有……清朝前期的多尔衮跟鳌拜,令康熙朝进行彻底的制度改革,到了雍正中期,满清那些贵族王爷基本上已经被剥离了军职,到了乾隆年间有些王爷贵族甚至连骑马射箭都不会,这要常识缺失到什么地步,才能创作出这样的剧本来?” 摇头叹息,徐帆伸出两根手指,“我的剧本创作秘诀只有三个,第一是新奇,想别人不敢想、没有想过的类型进行创作。我永远走在别人前面,所有观众才能一直对我的电影抱有新奇感觉跟期待;第二就是细节,人物的心理描写,故事的时代背景、文化的区别跟差异,角色的对话设计,甚至到每一个镜头的研磨,都要认真细腻的把握!第三,丰富的知识储备。我没有什么天赋,高中毕业之后就去参军,文化程度在座诸位绝大多数都在我之上。但是,那只是个文凭而已。” 他指了指自己的大脑,“这里储备了香港从五十年代到现在的数百部电影,我几乎每天都会抽出时间来,观看一些欧美经典电影的录像带,截止到目前为止,已经观看了超过五百部欧美经典电影。还有托朋友从欧美帮我购买一些知名科幻、恐怖、魔幻、惊悚、悬疑小说,甚至美国英雄类漫画。只要我想,一年让我创作十部二十部电影都不成问题。” 他笑着挺直了胸膛,十分自豪,“充足的知识储备,令我可以保证灵感的源源不断,永不枯竭。今年1月我的上一部电影《午夜凶铃》刚刚上映,至今尚未下画。而如今我在此再向诸位透露一个消息,那就是我的新电影剧本也已经创作接近尾声,不出意外,二月底就要选择剧组,并着手安排筹备拍摄事宜!这个剧本仍是恐怖、惊悚题材,不过将会大量应用到特效,保守估计拍摄成本将在三千万港币左右,可能或超出一些。众所周知,全香港的导演中我是最不擅长财政处理的一位。除了《死亡游戏》没有钱追加投资外,我的其他每一部电影都曾经多次追加预算,拍摄成本一直高于开拍之前对外界公布的预期!” 讲到这里,他微微喘了口气,“今天讲到这里,我的经验介绍其实已经接近尾声了。重新回到最开始的地方,很多人应该都好奇,为什么我在介绍我本人经验的一开始,会聊些无关话题的问题。现在重新回过头来,我为大家介绍一下曙光系的发展之路吧。香港这个市场看似很大,实际上很小。去年香港票房十五亿,如果再算上正版录像带市场等,保守估计,我们在香港本地,可以获得十六亿港币的收入。但是,这十六亿的收入中,政府跟院线要拿走八亿。剩下的八亿才是我们一年真正能够创造的票房收入。去年香港共拍摄了近四百部电影,我们就当其中只有一半的电影合格,也有近两百部电影进入院线或录像带市场,按照平均公式计算下来,这两百部电影平摊下来票房仅有四百万每部。有几部电影能够仅在本埠就收回成本的?没有几部!” “所以我们需要台湾市场,需要东南亚市场。但是诸位注意到了没有,近几年来东南亚地区跟台湾地区的地方保护主义逐渐增长,而且,一直被我们看做传统市场的东南亚跟台湾地区,已经遭到美国电影入侵。这几年来美国电影在上述地区的影响力从一开始被港片死死压制到如今分庭抗礼。我们已经失去了过半的当地市场。尤其是台湾地区,月底美国国务卿访问台湾,经济与贸易开放也是两方重点谈判的话题。我很担心,台湾那些政客为了获得美国的支持,会不会进一步开放美国电影准入渠道,以压制我即将回归的港片在台湾的市场占有率!” “去年全球票房市场为192亿美元,其中美国票房规模约为93亿美元,而香港总票房规模仅有不到两亿美元,这种情况导致美国电影的发展潜力远远大于我香港,所以,我们急切需要开发新的市场。否则香港庙就这么大点,我们大小在做电影的公司有上百家,就为了那不足八亿港币的分红打死打活,早晚有一天没等到美国电影杀来,我们就自己在内斗中被消磨了太多精力了!” “徐生……” 一个声音打断了他的话,一个年龄应该在四十岁以下的中年人打断了他的话,徐帆往那边打量了一阵,发现自己不认识他。 “我叫李国兴,请冒昧恕我打断你的讲学,我能询问一个大家都很关心的问题吗?” 李国兴这个名字他有些印象,好像是香港四大发行公司之一的美亚公司老板。不过徐帆不清楚自己这人是不是那一个自己认识的李国兴,毕竟香港李姓不少,重名的更多。 “请……” “我能代替许多人问一下,过去两年里,你到底靠电影赚了多少钱吗?” 李国兴的这个问题果然赢得了一片喝彩声。不少人纷纷竖起了耳朵。他们确实很好奇,徐帆靠拍电影,赚了多少钱。 “这个……”徐帆摩擦了一阵下巴,这个问题倒不是不能回答,他计算了一下,“考虑到我们公司最赚钱的《午夜凶铃》放映尚未结束,我之前回答之前拍摄的三部电影。香港本埠票房加录像带市场,《逃出立方体》、《傲慢与偏见》、《八仙饭店》,我们的毛利润是三千六百万;台湾及东南亚发行渠道为我们带来了近两千多万港币的收益;日韩地区为我们带来了三千六百多万港币的收益。除此外欧美市场的发行为我们陆续带来了接近一亿港币的净收益,最近我们正在就《午夜凶铃》的发行权与美国片商谈判,目前因为价格分歧较大尚未靠拢,但《傲慢与偏见》已经签订了将以420万美元的价格卖出了北美发行权。算一下,之前三部电影,已经陆续为曙光带来了超过两亿港币的净收益!” 音乐厅内齐齐一阵抽吸冷气的声音,去年曙光电影公司也许不是业界最高产的电影公司,但最会赚钱的电影公司头衔恐怕跑不掉了。 王晶睁大了眼睛,他一直是永盛公司的王牌导演,自然清楚两亿港币的净收益代表的是什么。 整个香港,恐怕无人能在盈利一途上媲美曙光公司了。永盛也不行,91年永盛全盛时期,也不过全年收益2.5亿港币,扣除了运营成本之后,收益能维持一亿已经算是很高了。不过永盛拍电影,主要还是为了洗钱,能赚钱当然最好。 “相信诸位已经察觉到了吧,不错,过去的一年中,海外市场已经替代本埠,成为我们曙光最大的收入渠道。尤其是欧美跟日韩市场,当然每个人的道路都是不一样的,希望我的这些话跟我们曙光的道路,能对大家有所启示跟帮助!最近几年香港电影界一直在流行一种没落论。我可以告诉大家,可以信但不可以全信。香港如今的确弊端重重,但多数还是因为我们本埠市场的发展已经到了瓶颈,加上本埠竞争的加剧,都令电影公司的利润被压缩到到很小。但是这并不代表香港电影已经灭亡,我们还有日韩跟欧美广阔的市场没有开拓,还有大陆即将开放的电影市场没有打开。香港未来是光明的,就看众位愿不愿意劈坚斩棘,走出一条康庄大道来。曙光及我本人是永远愿意走在香港电影发展的最前列,用我们的自信跟诚意之作,勇为人先开辟海外上映渠道,为大家拓宽赢利源。也希望诸位不妨目光长远一些,香港电影可不代表只是香港一地,我们仍代表着华语电影。这个市场很大……” 鼓掌声很快便在教室里响了起来,便犹如雷鸣一般。一些前来听讲的导演跟编剧们倒是客套居多,但那些演艺学院的学生们却恨不得把手给拍烂的样子,就知道徐帆此次讲学是多么的成功了。说到底,徐帆讲的都是自己结合香港电影衰败时得出来的精华和经验,要说在这时代不惊人,那就是太谦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