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章 山雨欲来风满楼 - 重生娱乐大亨

第一百七十章 山雨欲来风满楼

上班了……今天开始更新我悠着点,能爆发就尽量爆……—— 演艺学院讲学之后,徐帆联系上了许鞍华,他其实很早之前就想邀请许鞍华为曙光电影拍片。可惜,许鞍华似乎并不喜欢他对待艺术电影的态度,以正在忙拍一部名为《少年与英雄》的电影为名,婉拒了他的拍片邀请,令他多少有些遗憾。 事实上,过去在韩国发行的几部电影,始终没能站稳韩国市场令他十分关注。目前的韩国市场,最接受的港片类型竟然是李连杰、成龙式的实打实的武打类动作电影,这让徐帆多少有些皱眉。因为截止到目前为止,他们公司尚未发行一部武打动作类的电影,如今已经开始拍摄的《红番区》跟《变脸》倒是属于这一类型,但是《红番区》按照唐季礼的推测,制作周期至少要三四个月。吴宇森他是不指望了,他拍电影慢是香港有名的,保守估计能在七月见到《变脸》都算是比较快了。 迟迟不能打开韩国市场,徐帆已经开始转变思路,考虑要不要准备一两个便以拍摄又成本极低的爱情类电影,撬开韩国市场大门。 他不擅长拍摄诸如此类的电影,所以第一个想到的便是联络香港其他导演。好在香港并不缺少此类导演,许鞍华、张婉婷夫妻、张艾嘉等都是极其擅长此类的导演,许鞍华虽然拒绝了他的邀请,但是还有其他人,徐帆虽然感觉有些可惜,倒也不觉得有多沮丧。 演艺学院的讲学之后,徐帆陪女友闲逛了一上午,中午一起用过午饭之后,才吩咐大黑把佳人送走,自己前去探望《红番区》的剧组。 在选择抵抗好莱坞大片入侵的电影时,徐帆之所以选择《红番区》跟《变脸》这两个剧本,其实都是有原因的。他是个很谨慎的人,脑袋里虽然有无数后世热卖的电影,但选择时也是优先考虑现如今香港导演能够拍摄出来的剧本。毫无疑问,《红番区》跟《变脸》这两个剧本的难度就要稍微低了一些。两个剧本在几年后本就是出自唐季礼跟吴宇森之手,如今他不过是提前拿了出来。比起拍摄难度跟大场面稍多的《变脸》,《红番区》的拍摄难度毫无疑问稍微低一些,但这部电影中有着浓重的讽刺美国种族歧视和移民歧视的味道在里面,这几年正处于香港移民高峰年,美国赫然是香港移民的主要出走国之一,作为一个电影人,徐帆觉得自己有必要做一些什么,为此这部电影之中成龙扮演的主角被欺负的戏份,他刻意加重了一些,有意打醒一些有着出国跟移民梦的盲从者。 《红番区》跟《变脸》两部电影,徐帆都挂上了制片的身份,以防止成龙等大牌明星、唐季礼吴宇森等导演大肆修改剧本,破坏了原电影中想要表达的东西。如今《变脸》尚在着急的准备阶段,但《红番区》的前戏在香港已经开拍,有时间他就往剧组走一遭,跟唐季礼等交流下一下对于电影的看法。这时间也就在一天一天之中过去了。 2月10日同一天,已故华人船王包玉刚的大女婿兼接班人苏海文接受《泰晤士报》香港分部采访时公然宣称,目前大陆之局势,已注定不具备管理香港之能,若强行为之,除以‘文/革、共/产’等手段扼杀港人声音外,实无令香港人满意之决策。并提出建议,愿意在香港号召全体富豪及香港公民集资百亿港币,以向北京租赁香港十年,由港人自治。 苏海文的采访一经见报之后,立刻在香港引起轩然大波,新华社香港分社周社长亲自撰稿批评指责,讽刺道:“香港自古以来便是中国之领土,近代满清之腐朽令我国主权遭辱、国土被占。如今我中国经几代人之努力,重回世界强国之林,香港澳门回归乃是顺势而为。若有阻挠之人,多半另存贼心歹念,还想炮制一处万国租界,丧权辱国不成!” 针对苏海文在接受《泰晤士报》采访时指责实行社会主义多年的北京不懂资本主义制度,更不懂如何管理香港。他反驳,“在邓公提出改革开放的伟大战略之后,我中国正日渐汲取各种制度的诸般营养以完善充实社会主义。计划经济要坚持,市场经济也要搞。不懂的我们可以学,北京对于香港十分重视,为此在去年任命了一批港事顾问之后,还将扩大港事顾问规模,邀请更多精通香港事务的精英人士参与未来特区政府建设!” 为了批驳苏海文等卖国主义,新华社香港分社提前两个月于2月上旬公布了新一届将邀请的港事顾问名单,这一批被邀请人名单共有50人,其中代表香港影视产业的有两人,一人为亚视董事会主席林百欣,另一人便是亚洲控股董事长徐帆。 新华社第二批港事顾问名单公布之后,立刻在全港引起铺天盖地的指责声。 香港立法局议员张曜世讽刺道:“什么港事顾问,我看是讲是顾问。一群只会点头称是的‘顾问’,能代表香港五百五十万市民的意志?北京是在嘲笑我们香港人的智商吗?” “多少有些失望,北京任人唯亲,选择的都是所谓的亲北派、亲共派,他们显然已经凑不够人了。名单上最年轻的那个叫徐帆的只有24岁,他从内地来香港几年?能够代表香港人的意志?我倒是想问问他本人,粤语会说吗?繁体字会写吗?英语会吗?会抽santle,喝louisxiii?让一个内地人来代表我们香港人,共/产/党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什么一国两制、一百年不动摇,我看兴许香港回归三年之后,高层跟政府管理尽是北京任命的人!”香港自民联干事朱友林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发表了强烈的反对之声。 因为自民联一直表达的立场都是亲近大陆,主席副主席先后进入第一批跟第二批港事顾问名单中,因此此举也被人解读为是自民联内部的分裂。更有媒体指出,朱友林曾经在去年指责内地地方政府强制征用香港援助的救灾款项,结果遭到北京的不满,这才导致他没能入选第二批港事顾问名单。对此,无论是朱友林本人还是新华社香港分社都断然否认。 2月11日,风暴越演越烈。因苏海文在接受《泰晤士报》采访时曾提到,他提出的一百亿港币租赁香港十年,由港人自治的决议曾经得到香港众多大富豪的支持。《东方日报》采访华人首富李嘉诚询问此事,李嘉诚表示曾经听到过风声,但本人没有关注过此事。随后又在接受《星岛日报》采访时,表示因自己身体不适,今年北上与北京就香港回归后自治问题谈判之组织者将由红顶商人霍英东负责。 此举被认为是香港顶级豪门李家对北京的不满,李嘉诚曾在去年北上与北京谈判时传出要求内地加快政改,遭到了北京的拒绝。他今年拒绝带队前往北京,此举动毫无疑问将导致亲近与他的香港过半豪门联手抵制北上。而今年又是内地新领导层上位的一年,此举也被认为是打了北京一记耳光,台湾媒体更是幸灾乐祸地将之解读为北京与香港精英层关系趋向紧张的信号。 一场巨大的风暴在酝酿中,任谁都能看到,香港如今高悬头顶的浓厚乌云。 山雨欲来风满楼! 因为《午夜凶铃》在四地的热卖,尤其是在港澳地区,因为片源的不足加上《午夜凶铃》又是自己兄弟公司下属拍摄的电影,所以,在上映五周将满之时,曙光院线又为《午夜凶铃》安排了第六周上映,如今它在港澳地区的票房赫然已经有3200多万港币,成为香港最热卖的恐怖题材电影,同时也是坐稳了贺岁档亚军之位。 然而,就在这种大好的局面之下,危机正在一步一步的向着曙光跟徐帆他们走来。 孙建成是新界某家驾驶培训机构的合伙投资者之一,虽然谈不上富豪但也是身家小几百万的高产阶级,收入的富足令他生活非常美满。2月12日是他的结婚纪念日,当天中午与妻子共度一个浪漫午餐之后,遂携妻子前往新界地区某家曙光院线下属影院观看如今仍在热播的恐怖惊悚电影《午夜凶铃》。 孙建成早年曾有心脏病史,四十岁之前曾经需要大量依靠药物治疗,直到最近几年才接触了对药物的依靠转好。他原以为自己心脏已是无碍,料来一部虚假不真实的恐怖电影也不会影响到自己,也没有在意那影院的警告牌跟妻子的劝告,进入了影院内观影。 谁料到当片头女高中生智子死亡时,陡然增强的恐怖画面和音效一下子引发了他的心脏病;他立时就觉得胸口很不舒服,想赶忙往出口走,谁想没几步就支撑不了,头一晕,栽倒在地。 当他惊慌失措的妻子呼唤来影院的工作人员,并在热心观众的帮助下将他抬出放映厅时他已经陷入了休克状态,没有等到医院的急救车赶来便撒手西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