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一章 风暴袭来 - 重生娱乐大亨

第一百七十一章 风暴袭来

非常抱歉,今天我有个相亲,可能没办法赶回来更新了—— “什么?电影院死人啦?”12日下午,正在自己新别墅里对自己的新电影剧本进行收尾处理的徐帆被一个电话惊醒,当伍兆灿着急的声音从电话那边传过来时,徐帆立刻惊怒出声,因为动作太大,结果还碰倒了自己的膝盖。 “我刚接到百利佳影院负责人的电话,说今天下午正在放映第二场《午夜凶铃》的时候,有个观众心脏病复发当场休克,没等到急救车赶来就去世了!董事长,现在院线这边已经有记者收到了消息要采访我们,需不需要我立刻封锁消息?”伍兆灿也是焦急难耐,他们电影院竟然出现了观众死亡事件,这件事情一旦曝光无疑将给更名之后重新开业的曙光院线一个重创。 强忍着膝盖的痛疼,徐帆几乎想不没想,疾呼出声,“千万别,绝对不能遮掩!” 他额头已是冷汗连连,一瞬间脑袋里已经转过了无数念头,后背几乎已经汗湿透了。 《午夜凶铃》这部电影前一世上映时,的确有传出有心脏病患者在观看电影时死亡的传言。因为年代太久消息是真是假已经不可考究了,但出于宣传同时也是为了谨慎起见,当初在宣传时他赫然已经联系港澳台日四地放映院线在宣传时打出了“心脏病”患者谨慎观影的警示语。 如今看来,还好他们之前曾经已经做出了这样的警告,不然这件事可就麻烦了,尤其是在香港现在这种局势下,万一影院那边若是遮掩这事,再加上他们之前也没有做出警示,可就真闹大了。新华社香港分社刚曝光了新一批的港事顾问名单,他如今已经被香港的一些政客、势力揪着批判指责,这时候他名下的院线又出现了死亡事件,稍微一个处理不好,就很可能被一些人拿来攻击大陆跟北京。他徐帆丢了面子跟人气不说,还有可能连累北京那边,对他今后的计划不妥。 “你立刻让百利佳影院全面停止运营,同时亲自出面准备召开记者招待会,向外界公布死亡事件!” 危机公关必须做好,徐帆脑袋快速运转起来,他有些心痛,但考虑到自己好不容易跟北京之间建立起的一点关系渠道,还是恨声咬牙,“在新闻发布会上,你要宣布立刻与曙光电影联系,终止《午夜凶铃》在全港及澳门地区的放映。还要把态度放低,承认院线虽然不赞同心脏病患者观影,但在具体监督关节上受限于财力物力跟人力,只能靠劝说跟观众的自制选择为主,存在严重的漏洞。同时对外界宣布,曙光院线愿意承担死者的部分意外死亡责任,并将按照香港相关赔偿法案,给予死者家属一定赔偿……” “什么?” 电话那边伍兆灿一愣,几乎失声道:“徐生,没必要做到这一部吧。现在《午夜凶铃》在香港的3200万票房绝对不是上限,最终破防很有可能突破3500万甚至更高!这么放弃,我们至少将损失几百万的利润!”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徐帆比别人更心痛,《午夜凶铃》是他亲自执导的第四部作品,可以说是就像他的孩子一样。如今才刚取得一个好成绩,眼看着要创造更多辉煌,却在这个时候发生这样的事情,不心痛才怪呢。 但是再心痛也要放弃那些利润来维护他跟北京之间的关系,徐帆比别人更清楚。邓公退休之后,自今年换届后北京新的领导班子需要用五年以上的时间,才能战胜天灾,彻底维稳政权。在这段时间里,北京对于国际社会跟外界是非常敏感的,一点风吹草动的指责,都可能令北京手忙脚乱的被动应付。为了维护跟北京之间的关系,他需要尽可能的减少有些人以自己为攻击点进攻北京。 眼中心痛一闪而过,如果有必要的话,他甚至需要作出态度来,全面停止《午夜凶铃》在港澳台日四地的上映,静候这一波攻击过去。 交代了伍兆灿立刻去召开记者招待会之后,徐帆也没有了写剧本的心思。给自己点了根烟,认真思考了一会这危机公关该如何做好之后,他拨通了亚洲控股总裁张天生的电话。 “喂,张总,是我……” 电话那边很快传来一个疲惫的声音,“徐生……” 他刚从日本回来,接过了何定钧之前的任务,继续与日活高层谈判,就收购日活股份的事情。 仅仅掌握17.5%的日活股份,并不能让徐帆满意,他谋求的是整个日活,或者说是日活所拥有的日本本土电影公司的身份跟发行渠道。在日本,如香港、好莱坞的最顶级电影公司,所发行的电影在日本上映,能够获得30%左右的票房分红。看似很多,其实却暗藏着日本人的智慧。如果不与本土发行公司合作,那么大部分的香港跟美国电影公司是无法联系到上映院线的,所以他们只能去跟本地的发行公司合作,结果真实获得的票房分红是日本本土发行公司所获得的配信收入之中的30%。 这一情况,将会一直延续到1995年wto的成立之后,日本院商跟发行公司人为设置的壁垒才会被打破。 徐帆等不到那一天了,因为wto成立时美国电影基本上已经打开了除亚洲、非洲跟南美少数地区以外的几乎全部全球市场,到那时候他可就真没机会了。而且他也早就有了长远的发展计划,那就是收购日本五大电影公司中的一家,效仿日本索尼公司在美国的所作所为,不但直接绕开了发行公司跟院商之间的阴谋,还可直接分享日活那几近50%的票房分红。 为此,自从何定钧被岑建勋召回香港之后,张天生便亲自去了日本,跟日活高层几大势力联系,意图收购日活。 经过了过去近一个月的努力,张天生总算有了一些收获,他先后用870多万美元的高价,从日活的其他一些小股东手上收购了7.2%的日活股份,将在日活的持股权增加到了24.7%,赫然已经成为了仅次于横田家族的第二大股东。 只是此举也引起了日活高层的警惕,目前新社长内田有信已经联系了张天生对他进行劝告,一方面是希望他不要继续收购日活股份,另一方面则暗中联络几大股东,相约不将手上所持有的日活股份转向给亚洲控股。 “日活那边辛苦你了,这一次还是没有进展吗?” 张天生叹了口气,“麻烦了,日本人已经十分警惕我们的收购动作,小股东的报价已经比我们之前的收购价格高出了30%-40%不等,几个大股东也不愿意松口。唯一愿意出售手上股份的是横田家的那个败家子横田信也,他愿意出售手上所持有的27%的日活股份,但是却要价40亿日元,比我们的计算足足高了8亿。而且,这一部分的股份是个烫手山芋,横田信也虽然是日活创始人横田永之助的长子,横田家产的继承者。但是,横田永之助的女婿堀久作也不是个省油的灯,他早就对横田家产虎视眈眈了,如今他虽然病危入院,但儿子堀久一郎却对横田家持有的日活27%的股份虎视眈眈。我们若是拿下了这部分的股份,可能会碰上官司!” “他愿意松口就好!”徐帆心情略微转好,目前亚洲控股已经吃下了日活电影24.7%的股份,若能再吃下横田家族所持有的27%的日活股份,就能对这家日本五大电影公司之一的老牌企业完成控股收购,而一旦完成了对日活的控股之后,他们在日本发行电影的利润将直线增长。 “不过他要价四千多万美元就太多了,三千两百万以下你做主收购,价钱压得越低越好。你不妨放出风声,尤其要让崛久一郎知道,横田有信要把日活股份出售出去。他们要打官司要闹是他们的事情,只要白纸黑字一签约,我们就是受到法律保护的。这一点你尤其要注意,若是那边能谈妥,最好多找几个精通日本法律的人,保证横田有信手上的股份没有问题。”自从染指亚视的梦想破灭之后,徐帆为了收购中信泰富手中的亚视股份而准备的资金没有了用途。这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插手电视圈的意图破产之后,他反而可以集中手上的资金跟资源,完成整个电影产业渠道的拓宽。 张天生应了一声,“没问题,徐生。等后天我们亚洲控股跟中信泰富那边交割完一亿四千万股青岛啤酒的股份之后,我就动身再往日本!” 许是出于对他的愧疚心理,加上青岛啤酒因为内地市场占有率等原因,总之荣太子最终帮助他们直接联系上了青岛啤酒那边。亚洲控股得以以0.82元每股的价格,收购青岛啤酒一亿四千万股。亚洲控股为此付出了1.16亿港币的资金,青岛啤酒那边也得到了最想获得的发展资金,可谓是皆大欢喜的一幕。 “对了徐生,你这个时候给我电话,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要吩咐?”两人闲聊了几句工作才进入主题,张天生一问出口后,徐帆这边脸色也难看了起来。 “张总,又要麻烦你了。曙光院线这边出了点问题,伍总刚给我电话,院线上映《午夜凶铃》期间,一个有心脏病史的观众因为刺激过大心脏超负荷去世了。你也知道,第二批港事顾问名单上有我,我担心这一次的事件可能会被一些人抓到机会,拿来攻击跟抹黑我甚至北京。总之我现在需要你立刻去做几件事……” “什么!”张天生大惊,“曙光院线出事了?” 他很快反应过来,“没问题,徐生。你说吧,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去做?” “第一,立刻联络香港最好的律师事务所,不仅要名气够大的那种还要有实力有影响力的。与那家事务所尽快签订合约,以后我们亚洲控股所有需要法律交涉的案件全部交给他们负责;第二,立刻以公司名义向香港名气最大口碑最好的慈善基金会捐赠一千万港币,联络亲近我们集团的媒体报道善举;第三,以我个人名义向香港演艺学院捐款一千万港币,不需要任何报道,但需要拍摄下照片并留足了证据;第四,你亲自联络《成报》,最好能与他们总编接触,不管花费多少钱,未来半个月内的娱乐版头条我们全部拿下,重点宣传我们亚洲控股旗下几家公司的发展史,同时也要告诉他们把我过去向内地捐款的事情曝光,总之越多宣传越好!” 一口气说了这么多,徐帆也感觉有些累了。他对政治了解的不太多,但却接触过危机公关。毕竟眼球经济时代即将到来,名人跟那些公司一旦出现了丑闻是越想抵赖越想遮掩越难。反不如让外界看到诚意跟过去的善举,才能赢得口碑与宽恕。 重生回到这个时代已经有段时间了,每天都是看着香港的媒体或左或右,对内地政策大肆指责跟攻击,政治的残酷性他已经有了一些认知。所以,打从一开始他就做好了应付最坏局面的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