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二章 群而攻之(上) - 重生娱乐大亨

第一百七十二章 群而攻之(上)

这两天忙了点私事,对不住,昨天断更了!—— “达令,心情很不错?”陈法蓉披着一件蕾丝睡衣,婀娜多姿的玉体在睡衣下若隐若现。 她本就是个极美的女人,也善于将自己的身材跟容貌优势发挥出来。总会有些男人为她神魂颠倒,比如最近就被媒体曝光,tvb的一位高管向她示爱,为此还引得倪震好生吃了几天的酸醋,结果这些天来除了在公司就是一直在她家里,让她十分开心。 倪震靠坐在沙发上,他戴上了一副平镜,正在看着手上一份企划书,认真的样子格外吸引人。不是有人曾经说过吗,认真工作的男人格外吸引人,尤其是对于女人而言更是如此。 这不,陈法蓉直看得眼中秋波泛滥,港姐出身的她本就不是那种过分媚俗的人,自然不可能仅被倪震几句花言巧语就给吸引住了。当初她也的确是被倪震的风采所吸引,他是香港最年轻的商业奇才加媒体风云人物,的确有吸引她的资本。 倪震此刻的心情似乎很不错,事实上他的心情也确实很好。 民、主党主席李柱铭跟他父亲倪匡是老友,之前他从父亲那里拿到他的联系方式之后,那李柱铭虽然在电话里答应了帮他在立法局活动一下,看看有没有什么机会给徐帆穿小鞋,但态度并不是多积极。想来也是,他李柱铭是什么身份的人物,那可是能让英国首相接见,在美国国会山发表演讲,上了北京黑名单的‘大人物’。他的反、华跟反、共立场,一直都是西方国家妄图分裂、香港,阻止中国统一大业的一面大旗,区区一个徐帆就算是在商业上有所成就,也只能令他稍稍关注而已。 他更在意的是如何利用,89跟90年的那些事,不断抹黑跟攻击内地,好让他的那些洋主子们满意的同时,收获更多的名声跟利益。要知道现在李柱铭可是每年拿着美国全国民、主基金会等西方国家某些援助基金的巨额资金,说白了他就是西方国家扶持的工具。 但是如今一切都不同了,之前李柱铭还对他不感兴趣,是因为他们两人完全不是一个圈子。可如今不同了,代表内地态度的新华社香港分社新公布的第二批港事顾问名单中竟然有徐帆的大名,这可着实引起了李柱铭的兴趣。前几天老友的儿子才希望他能帮忙收拾一下某人,这如今内地的名单上竟然出现了徐帆的名字。好奇之余他也去认真的研究了一下徐帆的过去跟发展途径。 徐帆的过去并不是个秘密,但也处处透露着奇迹跟神秘之处。他拍摄的那些电影所取得的成就,李柱铭并不在意。他反而更在意的是他的发展速度。他认真的调查过了,徐帆过去一年多里所拍摄的电影,最多为他赚来三四亿港币,这些钱无论如何计算,都无法掩盖一个事实,那就是现在的曙光电影、曙光院线跟曙光特效加在一起的价值绝对超过了三四亿,甚至高出一倍有余。这些还没计算挂在亚洲控股名下的其他零星散落的股份,无论如何计算,他如今所控制的曙光系,都是一个资产超过十亿的大型企业。 多出来的资金是哪里来的?李柱铭来了兴趣了,他在港府内有关系,但去追查了一下有关亚洲控股的资料后,以他李柱铭的能力,也只能查到这家新成立不久的企业,是在海外离岸法区注册登记的。因为是离岸公司,当地的保护法律也很完善,他很难弄到亚洲控股的资料,结果这反而更令他坚信了一种可能性,那就是徐帆背后的资本来自北京,准确说是来自内地政府。而他不过是内地扶持起来,控制香港影视产业的一个棋子而已。 不外乎他自作聪明的会有这种想法,事实上,过去十年里,内地先后向香港注资了上千亿投资,以各种手段参股了香港银行、金融、地产、制造业等诸多行业。也许在内地看来,他们这些举动不过是为了维稳香港经济,顺便为内地的经济发展筹集资本,但是在一些有心人看来,内地的这些举动,就是包藏祸心的要控制香港。 原本李柱铭还对徐帆没多少兴趣,不把他看成是一个等级跟一个圈子的对手,可是如今当他得出这种答复之后,他顿时有了兴趣了。 对于他的这种态度变化,倪震是最高兴的。他知道李柱铭的影响力跟能力,所以,当李柱铭在电话里告诉他,他会亲自准备一篇文章攻击刚登上了港事顾问名单的徐帆时,倪震别提多开心了,心情也变得好了起来。 “是吗?”他微微笑了笑打发了陈法蓉的好奇心,这种事情他不希望在女人面前提。 “工作上很顺心吧,公司有人弄了个新提案。这两年我们报刊在香港已经达到了发展上限,我有意向澳门跟台湾地区甚至东南亚发展,只是之前一直都没有合适的机会跟具体方案!这不,最近公司里有个赖有志的年轻人,写了个方案让我很满意。他提出可以拿出我们《yes!》的品牌,然后少量投资跟台湾、东南亚当地的资金合作,共同经营本地化的《yes!》杂志。” 看得出来,他对于这个方案很满意,事实上《yes!》去年下半年以来,在香港的发展势头已经减缓,而且香港就这么一座大城市,如今《yes!》的走红已经引起了众多的模仿者,不少人跟风推出类似杂志,令市面出现大量以英文单字为名的年青人杂志,当中以黄一山出资的《够pop》、以女性读者为主的《姊妹》以及效仿《yes!》同样主打中学生市场的《突破少年》三大杂志最是来势汹汹,联手吃下了三万多份的印刷量。这其中不少市场份额原本都是属于《yes!》的! 面对这种情况,倪震是伤透了脑筋。《yes!》如今虽然靠着品牌效应占据着绝大多数的市场份额,但是真实情况却是短时间内无法将被三大杂志抢夺走的市场抢回来。而旁边还有《壹周刊》也在虎视眈眈中,它那免费发行的别册《壹本便利》如今更是赔本卖吆喝,鲸吞属于《yes!》的市场占有率。在这种情况下,他的确需要新的利润源,壮大了自己重新夺回香港市场。 不过,倪震眉头很快皱了起来。 他现在又有了一些烦心事,那就是《yes!》的另一个大股东邵国华不但否决了他提出了向允许东南亚跟台湾资本参股《yes!》以分享品牌的意思,还在他再三强调这对公司的长远战略有多重要,两人并因此大吵一架后,邵国华又有意思要把他手上的《yes!》股份给卖掉的打算。 这可不是个好消息,尽管《yes!》非常值钱,但并不代表倪震本人也非常有钱。他本人能够动用的流动资金往高了说也就一两千万的规模,而且其中还有不少都是公司的资金储备,根本不足以支撑起他的野心。 开心中也确实带着烦心,总之他现在的心情只能说是忧喜过半,对于公司的担忧甚至还在对李柱铭答应重点照顾徐帆所带来的欢悦之上。 当然,这种复杂的心境没能持续多久,很快他的全部心神就都被一种狂喜所充斥,因为一个等待了许久的电话响起。 曙光院线下属的百利佳电影院内出现死亡事件,这事情如何能够压下,毕竟当时电影院内少说也有上百观众观影。 香港就这么大一点,尤其如今徐帆跟他的曙光系更是香港媒体蹲点关注的新闻焦点,《新界日报》几乎在第一时间便收到了曙光院线出事的消息。 “倪生,你等的机会到来了!” 《新界日报》的总编孙雷立刻拨通了倪震的电话,将这一消息告诉了他,他在电话那边声音十分激动,“我已经让报纸立刻加紧印制报纸,保证将在晚上的下班潮到来之前,投递到市场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