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三章 群而攻之(下) - 重生娱乐大亨

第一百七十三章 群而攻之(下)

“今天下午时分,位于新界的曙光院线旗下一家电影院发生了一件让人震惊的事,一名热爱电影的某孙姓观众在进入曙光院线公司旗下的百利佳电影院观看《午夜凶铃》不久后,因不良的电影剧情引发心脏病,导致心脏休克当场晕倒,在急救车赶来之前已经失去了全部的生命反应。”几乎在曙光院线出现了死亡时间约莫两个小时之后,《新界日报》的第一批只来得及匆忙印刷了两千份的报纸流入市场,顿时引起了一片轩然大波。 在《新界日报》的报纸上,赫然能够看到几张记者拍摄的照片。其中有标记着百利佳影院的招牌;有影院内的海报墙,墙上的《午夜凶铃》宣传海报依旧张贴在墙上,《新界日报》还拍摄了一张宣传海报的照片;有影院周围一群人头窜动的围观照片;更有其警方封锁百利佳影院扯出的警戒线,几名身穿警服的警务人员表情严肃的来来回回,甚至阻挡一些记者拍照的照片。但是,却惟独没有百利佳影院门口,挂上的警告心脏病患者谨慎观影的《午夜凶铃》的宣传横幅! 故意误导读者的目的不明而喻。 作为香港第一份大肆报道死亡事件的报纸,《新界日报》得到了众多希望看到死亡事件第一手消息的香港市民关注,并借此加印了五版共计67000多份,赫然超出了他们报纸平日近三倍的发行量,才勉强满足了市场的渴求度。而这个规模的印刷数量,已经能够追赶上香港大型的晚报发行量。 面对《新界日报》交出的成绩,香港众多报纸自然是又悔又恨,他们错过了一个热点新闻,结果就算是再冲进去,也只能分享到一点残羹剩菜了。香港晚报市场远远没有早报那么大,又让一个专注八卦的中小报社抢了风光,不知道多少媒体因此憋了一肚子火气。 结果经过了一夜的酝酿之后,到了第二日清晨,反应过来的香港媒体们各版娱乐版面,赫然给出了不少的篇幅,大肆报道这件事情。 “这几年香港电影市场太混乱了,我们简直不敢相信,会有观众在观影中出现死亡的情况!影视处在做什么,就算是给它第三级评级都是错误的,像《午夜凶铃》这种电影根本不该通过审核获得上映的资格,更别提他们还给了第二级评级。这完全是拿着纳税人的钱,却不把公民的人身安全当成一回事!”《东方日报》素来以有奶就是娘著称,一直在香港名声不好。它们秉承的是完全的新闻至上,就算是一些刻意交好它的明星跟娱乐公司爆发了丑闻,它们也会丝毫不犹豫的曝光,堪称无情。这不,2月13日的最新一期《东方日报》上,赫然登载了香港著名的右派评论家杨窖东的长篇文章,对于曙光电影跟曙光院线极尽讽刺。 《天天日报》上也发表了相似的报道,“那本该是家庭团聚一起观看电影的好时光,却因为一桩死亡事件的发生,令一个家庭必须在痛苦中度过。听闻在半个月前,香港就开始传出,观看过《午夜凶铃》的年轻人,都会出现不同程度的心理障碍,甚至有些人还因此患上了各种心理疾病,可见这部名为《午夜凶铃》的电影对于人体的危害性,说它是一部禁片也毫不为过。” “那位刚刚被北京提名为港事顾问的年轻人都干了些什么?他能对得起港事顾问这个称号吗?对于香港他了解多少?对于该肩负的责任他有没有那种觉悟?答案是非常肯定的,他完全没有!身为一名公众信任的电影导演,他本该拍摄一些能够给观众带来幸福跟喜悦的电影,而不是那种让人畏惧,给人带来伤害的恶心东西。毫无疑问,在任命港事顾问这一点上,北京的选择是任人唯亲的,至少这个叫徐帆的年轻导演是没有资格或任港事顾问!”指责来自《工商日报》。 …… 新的一天里,铺天盖地的报纸,尽都是指责跟攻击徐帆、曙光的评论。 死亡事件在香港绝对称得上是大事件,这毫不奇怪。1965年,英国普通刑事犯罪废除死刑,但香港仍然保留没有跟随,香港最高法院其后还多次判决死刑。可是,香港的刑法毕竟受到英国的影响很大,最后一次执行死刑的罪犯是黄启基,他犯的是劫杀罪,于1966年11月16日缳首而死,行刑地点是赤柱监狱。自1966年11月16日后,虽仍有死刑的名目,却再没有实际执行。 在往后一段时期内,死刑判决后,死囚通常会提出书面申请,要求港督运用特权赦免。港督一般都予以赦免,将死刑改为终身监禁,有的甚至改为有期监禁。1987年3月,香港政府更推出新措施,凡被判处死刑的,如在二十八天内没有上诉,或上诉遭法院驳回,在六个月内仍没有向枢密院提出上诉,港督将会自动考虑赦免死刑。 能够对罪大恶极的犯人尚且存在一丝怜悯之心,可见香港社会对于死亡的承受力,寻常一桩死亡事件往往都会成为一时之焦点,更别提在媒体的刻意引导下,大部分的媒体全都转向了不利于曙光院线的方向,甚至刻意忽略了曙光做出的努力,令徐帆跟曙光承担了很多被动,以至于就算是偶尔有与他交好的媒体站出来发表一些比较公正或利好的新闻,也无足影响大局走向。 “电影太过恐怖竟引心脏病复发,曙光院线旗下影院出现死亡事件,高层紧急召开记者招待会,宣布全面下画《午夜凶铃》!——《明报》 “这是在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发生的一件悲剧。曙光院线承认监督不利,受限于人力与物力,虽曾警告有心脏病史的观众谨慎观影,但仍未能阻止悲剧发生。曙光院线方面表示,将立刻联系死者家属,愿意遵循法律承担意外赔偿之损失!”——《成报》 《明报》跟《成报》等几份与徐帆交好的报纸上尽管也发表了一些相对比较公正的报道,依旧无法扭转恶评。 “我开始有些看不起北京的那些政客们了,北京到底想做什么?共/产/党的领导下的政府之前还会选择一些对他们唯命是从的香港人为他们摇旗呐喊!但是现在,他们做了什么?直接放弃了继续收买更多的唯命是从者,是的,因为越来越多的香港人察觉到了大陆现在是个什么样子。从自、由民、主世界走向红色极权,香港人的回答是不!所以北京的阴谋没能得逞,他们也不会得逞的。找不到更多的人愿意为他们摇旗呐喊之后,北京能做的就只有一个,那就是撕毁自己的伪装面具,让他们的‘自己人’站出来附和自己的决策。这种掩耳盗铃只能更加证明大陆的无能……” 电视机上,亚视新开播不久的热门访谈节目《龙门阵》中主持郑经翰、陈耀南跟立法议员黄毓民、李柱铭夸夸其谈,言辞犀利、语意不善,借着徐帆名下的曙光院线死亡事件,剑锋直指北京。 真皮沙发上,徐帆和周慧敏挨在一起,都沉默地看着电视的屏幕。看到那个自称是民、主捍卫者的立法议员李柱铭在那里大放厥词,张嘴不离民、主,闭嘴不离反、共,在大肆攻击北京的同时,也没忘记将徐帆贬低的一文不值,仿佛社会渣滓一般。 徐帆眉头紧皱着看完了良久才呼了一口气,轻轻地道:“连民、主党的主席都出动了,他们到还真瞧得起我。” 这李柱铭在香港是个名气极大的人物,嗯,骂名也不少。在新华社香港分社的黑名单上,恐怕能跟船王女婿苏海文一同,站在前五之列。李柱铭的父亲李彦和曾是国民.党军官。他早年在香港求学,后来留学英国攻读法律,先后获得英国跟香港的律师资格证,对于西方国家的向往原超自己的祖国,是个标准的汉奸。 但是在这个回归之前人心动荡的香港,他赫然受到了一些人的青睐,在香港竟然备受尊重不但成为了立法局议员,还组建了立法局第二大的政党。此人可谓是标准的大汉奸,1988年3月他接受美国所谓人权基金的邀请访问美国时曾经接受美国媒体采访时说过:“如果香港继续做一百年英国殖民地,我想很多人认为最好的。”1989年6月,他又受到美国政府的邀请访美在美国众议院毫无廉耻的叫嚣着:“英国将550万港人交还中国,就像二战时将550万犹太人交还纳粹德国。” 徐帆对他最深刻的印象,莫过于去年年初他就十四大跟新华社香港分社的一场论战。当时新华社怒指他是卖国贼跟走狗,而此人反以为荣,自豪的公然宣称:“敢于当殖民主义走狗”,公然反对香港回归。对于自己被这样的疯狗盯上,他除了皱眉,就只能皱眉了。 上升到政治上的事情,已经不是他能插手的了,至少现在他还不行,还不具备那个影响力跟李柱铭打一场口水战,也不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