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四章 硬碰硬(1) - 重生娱乐大亨

第一百七十四章 硬碰硬(1)

93年的情人节,因为名下的曙光院线发生了死亡事件,一个本该十分浪漫的一天,徐帆是跟佳人在公司跟自己家里度过的。 尽管他准备的很齐全,但是也太过小瞧了香港跟北京之间的对立,回归之前的这几年,绝对是香港政治跟思想最混乱的几年。 因为突发事件的爆发,原本他准备在元宵节忙完之后,带着佳人回老家南京见父母的打算完全泡汤了,尤其还让公司背上了巨大的损失,一旦《午夜凶铃》全面停止上映,保守估计曙光至少将因此损失千万,徐帆此时的心情别提多恼怒了。 周慧敏体贴地倚贴着他的肩膀,安慰地道:“达令,不遭人嫉是庸才!他们现在这么做,还不是嫉妒你现在的成就!” 徐帆将她搂紧了一些,在她白嫩的额头上轻轻一吻,“我知道错不在我,也知道这样的事情既然发生了,也是无可奈何,一个生命就这么没了。但是,为什么都赶在现在,为什么都赶在这一年……” 他起先声音还很大很温柔,越往后面却越来越小,越发听不清楚。 没人能够理解他现在的心情,93年对于华语电影而言可谓是灾难重重的一年,也是转折的一年。从今年开始,香港电影票房开始出现跳水;从今年开始,台湾跟日本市场开始先后沦陷;从今年开始,美国大片攻入了香港市场;从今年开始,内地严审香港、大陆合拍电影。 他有些痛苦地闭上了眼睛,这个时代的港片拿什么去阻挡虎视眈眈杀来的美国电影?拿什么去改变那注定要落幕的黄金时代? 没有,港片已经基本上输光了底牌。 美国电影在香港上映需向政府交纳的票房10%的超高娱乐税很快将被取消,电影收入渠道单一,外埠市场又面临全线覆灭的危机。 而这一切的根源都怨不得别人,香港电影人大多出身草根阶级这一特性注定了他们缺乏拥有第一流国际视野的领袖,更缺乏居安思危的意识。从八十年代初到中后旬那本该是最好也是最容易扩宽港片收入渠道,垄断亚洲票房的最合适时间段,可惜却被错过了。结果,等到他重生而来的时候,留给他的时间跟机会都不多了。 是的,已经不多了! “达令,别给自己那么重的负担好吗?你现在已经是香港最成功的影视产业新贵,过去的一年多里,你已经爬到了他们拍马不及的高度,现在理应当该他们仰视你才对。你还有曙光电影、曙光院线、曙光特效,还有我……慢慢来,你已经很努力了!”周慧敏吻了他的脸颊一下,一双似水的眼眸里全是满满的温柔,他们两人相依相偎靠在一起,就算是他很小声的喃语她也听得很清楚:“你是最棒的,是最有才华的。你能够同时创作四个剧本,能让四部剧本都那么精彩。你一定行的,不管你有什么梦想,你想走到哪里,你都能达到……而且,我会一直陪着你的身边……” 徐帆身子一震,前一世从华语电影圈最底层一步步爬到了中高层的他,梦想全跟电影有关,而他也确实将自己的所有青春都交给了电影。所以重生之后,不需要别人去提醒什么,也不需要别人说什么,他已经很自然自己就扛下了坚守华语电影大旗,绝不让它倒下的梦想。随着逐渐融入了这个时代,他也开始慢慢忘记了。 是了,他并不是一个普通的电影人,更不再是孤军奋战了。他有了自己的电影公司,甚至前一世他根本不敢想象的能够跟北京,让中南海知道有他这么一号人,他也做到了。最最最不该被他自己所忘记的,他是一个重生者,一个热爱电影的重生电影人,他的脑袋里有着太多太多有关电影的信息了,而随便一些拿出来,虽然不能立竿见影的起到立刻扭转港片的不利局面,但却能够一点一点的缩小差距。最最明显的一点莫过于,香港版《午夜凶铃》的诞生,原本该席卷全球的日本恐怖片浪潮,如今赫然已经变成了香港恐怖片席卷亚洲。 他已经迈出了坚实的第一步,如今曙光已经重新改变了日本人对于香港电影只会拍英雄片、黑帮片、赌片跟武打片的认知,增加恐怖片这一个更加闪亮的金字招牌。 原来,在每天忙碌的奔波之中,连他自己也逐渐模糊了,过去自己已经做了那么多。 眼中重新带上了自信,徐帆也亲了她的脸蛋一下,对她微微一笑,说道:“谢谢你,薇薇,我很好!” 电视屏幕上的亚视的《龙门阵》还在对徐帆跟曙光笔伐声讨中,三位主持之一的黄毓民极尽讽刺的调侃道:“他或许是一个合格的商业片导演,但绝不会是一个肩负社会责任心的公知。北京挑选他来担当港事顾问,是迄今为止大陆在香港最失败的选择之一。就算没有这一次的死亡事件,香港550万市民中,也不缺乏能睁开眼睛看到他的真实本质的人……” “……大陆的那套鬼话无论什么时候都那么让人讨厌,我虽然很少看电影。但也知道香港电影是世界最成功的商业电影之一,在香港我们拥有数不可数的优秀电影导演。张彻、楚原、许冠文、吴宇森、徐克、王晶、黄百鸣等都是第一流的导演,哪个都有执掌数十部电影的经验,创造的电影票房更是远在哪个叫徐帆的年轻人之上。他们都没能被挑选中,管中窥豹,再加上大陆电影市场始终不允许我港片自由流通,可见北京打得什么算计!”像李柱铭这种标准的政客,他虽然也经常性的接受一些电视台的采访,但是却很少参加一些娱乐性质很强的访谈节目。不过他有着极强的演技跟口才,这种节目对于他而言只不过是多了一种宣传渠道。尽管因为亚视那边的要求,他没有在《龙门阵》节目中指名点姓的讽刺北京的政策。但稍微对他平时言论有些关注的人,都知道他想表达的具体是什么…… 因为年轻导演兼电影界新贵徐帆被新华社香港分社提名登上了第二批港事顾问名单,再加上曙光院线的死亡事件引发的联络反应,接下来的几天之中,港澳台日四地之间的媒体之上最频繁出现的字眼就是‘午夜凶铃、徐帆、最年轻、港事顾问、死亡事件’几个,一场因为一个心脏病影迷观影而引起的死亡事件所引起的风暴,几乎席卷四地。 这件事情严重吗?似乎并不严重,分开来看无非是一个年轻电影界新贵上了香港第二批港事顾问的名单,一家重新焕发了新生机的院线意外出现了死亡事件而已。不会影响到刚刚就职上任的港督跟北京高层,也不会影响到香港的回归跟即将到来的美国国务卿访问香港。但是两桩事情凑在了一起,又赶在上了香港回归前最慌乱的这段事件,经过某些别有用心的政客包装之后,立刻便发酵出了其他味道来。 那些对徐帆极其不顺眼的,还有竞争对手们自然不会放过这个好机会,媒体上几乎都是他们的身影。 徐老怪在电影圈内的名声向来都以古怪著称,他跟徐帆之前关系便是一般,又因为吴宇森跟曙光特效几乎挖空了他那支会下金蛋的神鸡新视觉特效,更是憋了一肚子火气,在面对《壹周刊》的采访,他火气十足,“人家(指北京》有什么选择我们只是个拍电影的能说什么?但电影圈里确实有些人不修德行,无乱瞎搞破坏了规矩,以后大家还怎么吃饭,干脆都转向不做电影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