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五章 硬碰硬(2) - 重生娱乐大亨

第一百七十五章 硬碰硬(2)

“曙光院线单方面提出74万港币意外事故赔偿,遭死者家属断然拒绝。已故之死者孙建成家属表示。曙光赔偿不仅数额较少,不符合香港意外死亡事故金额,显示了其对死亡事件的漠视。同时,同样应该肩负事故责任的曙光电影至今尚未表露赔偿之意。孙太表示,‘我先生的去世,是一件令人通信绝望的事情。他的离世重创了我们这个家庭,也令家中从此失去了欢笑。难道那些凶手认为,仅仅只用钱就能应付了我们吗?” 《新界日报》无疑是这段时间以来最活跃的报纸之一,这份曾经的昔日小报,起家完全是靠八卦新闻跟炒作抹黑有关徐帆的新闻。如今他们‘关注’的焦点陷身于麻烦之中,他们如何会放过这么好的一个机会! “……死亡事件的背后折射的是制度跟道德的缺失,《午夜凶铃》大卖的背后不仅制片跟发行方需要承担社会责任,就连审核机构也要为此反省自己在这件事情之中的不足。根据社会调查发现,在过去的一个月中,《午夜凶铃》仅在香港一地便有141万人次的观众观影,其中有四成左右的观影者在电影结束后产生不同程度的心理疾病。或因为极端恐怖不敢一个人睡,或怕黑,或不敢接电话、不敢看电视,或者患上了水井恐惧症等等……种种都表明了,这部完全靠着‘恐怖’嚎头拍摄的商业电影并不具备上映能力,甚至将其列入禁片之中也毫不为过!” 《新界日报》一如往常一样,展开了对徐帆跟曙光的笔伐声讨,甚至为了将自己摆在社会公知的位置上,就连负责电影审核的影视处也遭到了他们接连不断的批评指责,令影视处的官员不得不一再出面向外界保证,将考虑重新审核《午夜凶铃》的上映等级,并考虑将其电影评级调整至第三级! 如果真按他们对外界放出的风声,那么徐帆拍摄的电影中无疑又将增加了一部三、级片,要知道他如今亲自执导的电影也就只有四部而已。 倪震的《yes!》一直以来都跟徐帆非常不对路,他是周慧敏的前男友,尽管是因为自己的花心导致佳人弃他而去,但桀骜又自负的他只会把这种责任推到徐帆身上。在他看来,周慧敏之所以离他而去,不过是因为暴发户徐帆挥舞着钞票,费尽了心机才在他不备的时候趁虚而入。尤其是之后又被徐帆教训一顿的耻辱,更是令他对徐帆的仇恨空前,不但没将徐帆那警告他立刻将《yes!》杂志上以‘垃圾华’污蔑他的八卦撤去,反而变本加厉的污蔑起他来。 最近的《yes!》上,总编倪震以徐帆为原型塑造的虚拟人物‘垃圾华’又多了几桩让他的年轻读者们愤怒的事情。比如他为了赚钱倒卖黑心药材,比如他用药迷上了的某位清纯玉女等等,前一件倒卖黑心药材暗指他的《午夜凶铃》所引发的后续事件;后一个更是直接污蔑他用了一些不光彩的手段才令玉女掌门人周慧敏跟他走到一起,令徐帆恼怒异常。 接连几天,《新界日报》跟《yes!》你来我往接连不断的向徐帆发动攻击,已经令他十分不耐了。 他虽然不太在意那些12-14年龄段的《yes!》读者们,但毕竟都是自己未来的潜在观众。而且,被昔日的情敌如此抹黑,他早就愤怒异常,香港众多右翼纸质媒体的齐声笔伐声讨,令他再一次坚定了收购一家自己的报纸,掌握自己宣传手段的重要性。短暂的考虑之后,他一边命令张天生联络拥有《成报》的何文法家族,提出1.2亿港币巨资收购,一边则利用曙光电影公司高官孙广臣在tvb的影响力,花费巨资联络了香港覆盖面最大的tvb电视台,于黄金段召开电视新闻发布会,打响反击战。 2月15日,死亡事件爆发的三天之后,徐帆、伍兆灿、岑建勋等曙光系高官齐聚tvb,在五台山召开了曙光系自组建以来,规模最庞大的一次电视新闻发布会。 “对于2月12日曙光院线下属的百利佳电影院出现观影者死亡事件,我们感到十分震惊和遗憾。尽管在电影拍摄跟上映之前,我们已经考虑到了恐怖题材的电影,可能会因为太过于追求对恐怖气氛的描述,以及电影特效的强化,而导致部分观众在观看电影时出现身体不适。为此我们也曾经在电影放映之前,与一同上映的各家发行公司、影院进行了协调,劝勉那些拥有心脏疾病的观众严禁观影。但仍旧有一些观众,因为受到电影的良好口碑影响,最终在好奇跟不服气之下走入了电影院内买票观影。在此,我们在向诸位观众表示感谢的同时,心里也是十分愧疚。假如我们考虑再周全一些,能够在电影放映之初就把这些全部都想到,那么,或许也就不会出现这样的遗憾了!” 徐帆作为控股了曙光系的亚洲控股公司董事长,同时也是《午夜凶铃》这部电影的导演,自然是要第一个站出来,承担那一份他本该承担的责任。 tvb电视台,徐帆对着摄影机一躬到底,表情严肃、态度诚恳。 “事故发生之后,曙光院线跟曙光电影秉承着对观众负责的责任,分别于事故发生半个小时后停止了发生事故的影院继续运营,并于两个小时四十七分钟后召开新闻发布会,对外界公布了死亡事件。同时,曙光电影也在当天傍晚,秉承着对观众负责的态度,同意全面下画香港及澳门两地的电影上映,并积极联络台湾及日本等地的发行商,联系两地电影下画。” 虽然有些遗憾,但是港澳地区《午夜凶铃》的最终票房,已经止步于3347万港币的票房,无力威胁票房已经逼近3800万港币的《花田喜事》,只能勉强保持93年贺岁档亚军之位。 “……有关对死者家属的赔偿,我们正在积极联络之中。电影本该是带给观影者精神享受的一种生活方式,但若是给观影者带来了伤痛,那将是我们的责任。考虑到这一点,我们决定将由亚洲控股公司向死者家属单方面赔偿三百万港币,以示对死者的哀悼。考虑到曙光院线在本次事件之中所存在的安全隐患,我们将暂时关闭百利佳影院,同时曙光院线将在年中之前拨款一千万,向社会各界聘请一些拥有专业证件以及急救安保能力的医护人员,以保证前来电影院观影之观众的人身安全。” 新闻发布会的最后,张天生代表亚洲控股公司宣布:“我们将向香港妇女儿童慈善基金会捐出一千万港币,以支持基金会的工作;另向香港演艺学院捐赠一千万港币,用于增加演艺学院的师资力量,促进香港电影产业的发展。” 凭借着tvb在香港的压倒性收视覆盖率以及影响力,徐帆他们的这一次新闻发布会做得非常成功。顿时得到了众多铁杆影迷的称赞和不少人的好感,因为“死亡事件”和最近对徐帆的笔伐声讨似乎是《午夜凶铃》一手造成的,但其实《午夜凶铃》跟徐帆也都是受害者之一。 若不是因为《午夜凶铃》横扫港澳台日四地的影响力,加上徐帆如今也获得了新华社香港分社第二批港事顾问邀请。换了其它的电影公司,说不定以此感到自豪,处理上不回应、或者回应一个“惋惜”就不再理会了。就算是这样,也不会有真正的影迷去责怪它,理智的人都知道《午夜凶铃》并不是一部禁片,就如同受到了外界众多压力的香港影视处也没有立刻宣布禁止这部电影上映一般,他们也只是考虑到其影响力,宣布重审电影评级,并考虑将其评级下调为第三级而已。 电影里的确有一些恐怖镜头,令观众惊叫声连连,甚至为此毛骨悚然。但这部电影的类型是什么?恐怖片!观众不尖叫,不害怕的电影,难道它还有资格被称之为恐怖片吗?答案是肯定的! 尽管《新界日报》跟一些报纸依旧揪着这一点,指责跟攻击徐帆拿钱买威望,拿钱收买人心。但是很明显的,就算是在富豪云集的香港地区,也少有富豪愿意每年掏出上千万的巨资拿去做慈善。亚洲控股公司毕竟只是一家去年年底才成立的新集团公司,无论在香港人心中的影响力跟印象都比不得长江基建、新鸿基地产之流的大企业,只是一家‘小公司’。 可是这家‘小公司’现在,也捐出了二千万,除了个别的人会恶意地说“花钱买名声”,所有人都会翘起大拇指,徐帆捐钱受益的是那些真正有困难的人,这是值得大家赞扬和尊重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