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六章 硬碰硬(3) - 重生娱乐大亨

第一百七十六章 硬碰硬(3)

学者机构跟日活那边先后回应了曙光的请求,学者机构同意于2月18日全面下画《午夜凶铃》在台湾的放映。目前《午夜凶铃》已经在台湾取得了5870万台币(约1400万港币)的票房,领跑93年贺岁档台湾票房,并且以172万台币的微弱差距击败《终极保镖》坐上了台湾贺岁档冠军之位。 之所以放缓下画时间,完全是因为学者机构希望《午夜凶铃》能够多上映几天,随着真实死亡事件的爆发之后。台湾虽然很多媒体将来自香港那边的新闻大肆报道,但《午夜凶铃》在台湾的票房减幅并不明显。恰恰相反的,随着死亡事件的爆发,反而吸引了更多没有观看过这部电影的喜好新奇的台湾年轻人进入电影院观影,眼看着《午夜凶铃》极有可能在台湾突破六千万台币的票房,蔡松林跟学者机构倒是打了个好算计,希望在年初公司酒发行一部票房过六千万的电影提前锁定年度票房前五。 如果以去年的台湾票房来看,《午夜凶铃》票房最终真能突破六千万,就算不能提前锁定今年的年度票房前五,前十也是十分稳定的。 日本那边,日活的回答更加直接,上映档期已经安排到2月底,所以就算是要下画,也要等2月的最后一天。 如今《午夜凶铃》在日本的票房已经突破33亿日元,保守估算至少能为日活带来过十亿日元的收入。面对这个一个大金砖,已经很久都没有享受过这种风光的日活如何愿意放弃,就算是香港那边传来了死亡事件之后。日活这边也是灵机一动,一边联络放映院线强化了观影限制,另一边又大肆以香港这边的死亡事件做嚎头,很是吸引了一波好奇的日本观众观影。在日本,《午夜凶铃》的票房尽管已经跌到了每天不足三四千万日元,但依旧比一些同期上映的电影票房要强劲得多,不仅日活不愿意轻易放弃了这支会下金蛋的神鸡,就连那些影院也没有几家愿意轻易放弃。 徐帆知道捐钱不是对这件事完美的解决,但事实的情况是这件事没有办法完美解决。他不是政客,但是有些人却把他当成是政治上的敌人来对付,所以前期被动接招总是有些不美。 徐帆已经准备要反击了,是的,tvb的新闻发布会只是一个开始。情人节那天周慧敏的安慰点醒了他,作为一个重生者,一个知晓未来大势的人。他比别人有着更多的手段,知道该如何处理这些事情。 从短期来看,因为死亡事件的发生。不仅《午夜凶铃》将在港澳台日地区提前下画,亚洲控股旗下的曙光系各公司为此还将付出了两千多万巨资打水漂。但从长远来看,是不是输还是个未知数呢。 最明显的莫过于亚洲控股向妇女儿童慈善基金会捐赠了一千万的慈善捐款之后,香港媒体铺天盖地的报道终于转了风向。虽然有人指着他这是拿钱买名声,但还别说,这一招拿钱买名声无论什么时候都是那么好用。至少成本放在那里,可不是每一个人都舍得愿意拿出数千万的巨款去给自己买个好名声的。 向香港演艺学院捐赠的一千万巨款也同样很快起到了正面效应,徐帆作为去年香港最卖座的商业片导演之一,同时也代表着窜起速度最快的香港电影界新势力,早就获得了演艺学院高层的关注。在亚洲控股宣布将向演艺学院捐款一千万港币用于改善其导演及编剧专业师资时,演艺学院高层除了分别向亚洲控股公司跟徐帆表示感谢外,还提出了一个让他很感兴趣的话题。 演艺学院不但有意破格授予他荣誉院士身份,还有意聘请他为电影电视学院的导演跟编剧系讲授课程!他们给出的条件非常优越,让徐帆跟亚洲控股公司都无法拒绝。徐帆每个月只需要抽时间为导演系及编剧系选择性的上一堂讲学课,若工作紧张时可提前联络校方更改时间。同时,演艺学院将曙光电影列入合作企业名单之中,所毕业之学生,将优先推荐加盟曙光电影。尤其是第二条,在整个香港也只有tvb跟atv这两个电视双雄才能享受到,曙光电影可谓是第三家从事影视业的企业。 这无疑是一桩互利共赢的提案,徐帆本人只是略微考虑之后便同意了。 2月20日,当徐帆身穿荣誉院士长袍从香港演艺学院校长袁文俊博士手中接过证书跟演艺学院的聘用书时,他同时创造了两项第一。其本人不仅是演艺学院第一位被授予荣誉院士身份的香港影视界人士,同时,他以1港币的象征性薪水被雇佣为演艺学院的特聘讲师也创造了香港文凭最低讲师这一纪录。 花钱买来了好名声,徐帆的危机公关显然做的不错。随后《成报》等几份与其交好的报纸开始大肆报道他过去所取得的成就,不仅报道了大量有关曙光系崛起的故事,还将他在去年向内地灾害捐赠千万之巨的举动扒了出来,一时之间引起一片讨论之声。 尽管一些媒体跟报纸还在不时翻出老账来揪着猛打,但是不少明眼人都察觉到了一点。 不知不觉之间,除了那些右翼的报纸外,已经少有主流跟中立报纸上出现对北京邀请徐帆担任港事顾问的质疑了。 这是个非常好的消息! “咚咚咚咚……” 音乐教室内传来优美的钢琴曲,徐帆闭目靠坐在教室内的座椅上,安静的听着。除了不时打着节拍的手显示了他在认真听外,旁人可能还以为他已经睡着了。 这里是香港演艺学院的音乐学院,全香港拥有颁发专业级钢琴九级证书的唯一三家院校之一。 一首德彪西的成名曲‘月光’得到了完美的演艺,徐帆偶尔开合的眼睛里满是柔情。 坐在钢琴前的佳人赫然是他的女友周慧敏,一个自学成才,多才多艺的完美女人。她不仅绘画精通,而且在两年前就拥有了钢琴八级证书。要知道香港钢琴音乐协会可是1988年才成立,算起来到现在香港也没有多少达到钢琴八级水准的人。 音乐声戛然而止,“啪啪啪……”的一阵掌声响起,一个头发有些斑白的棕色皮肤的混血老人走了过来,脸上止不住的感慨。 “完美,周小姐。我已经快一年多没有听到这么完美的月光了,以你的技术,已经足以去挑战演奏级,走上音乐大厅了!”老人名叫伯威士,四十年代二战法国沦陷时移民英国的摩洛哥裔法国人,因为有色人种在英国跟战后的法国都受到不同程度的歧视,他在七十年代末举家来到了香港,后来受雇于香港演艺学院,是音乐学院的副院长。有传闻香港如今最著名的钢琴家李兰度,就曾接受过他的指点。 他说得一口流利的粤语,显然来港十多年早就习惯了香港这边的生活。 周慧敏浅笑露齿,柔荑轻轻一撩额前秀发,宛若美玉一般白皙的额头上分明能够看到汗珠。 “博士,您客气了!” “不不不……”伯威士晃了晃手指,认真的盯着她,“我是认真的,你的确有挑战演奏级的资格了。这钢琴考级对于你来说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 他之前听说校方董事会安排他亲自为一位客人进行钢琴考级时,还有些不以为然。尤其是听说对方还是一位在香港极有名气的流行音乐歌手时,早就认为不过是走个过场。最多也就挑战一下四五级考级。还好他今天来了,不然,这么完美的德彪西的‘月光’可就听不到了。 古典音乐中,钢琴不易上手因此一直不能普及。在香港少有能够完美演绎德彪西的‘月光’的演奏家,就算是有他们也更愿意去挑战贝多芬的‘月光奏鸣曲’,反而是德彪西的‘月光’少有人问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