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七章 硬碰硬(5) - 重生娱乐大亨

第一百七十七章 硬碰硬(5)

“倪生,请问最近有传闻,因为经营理念的不同,《yes!》的另一位创始人邵生已经离开公司管理层很久了。他最近准备变卖了公司的股份,请问这件事情是真是假?” “倪生,有消息称,你正在与陈小姐拍拖,请问是否属实?” “陈小姐,你们居住小区有知情者透露,经常看到你跟一个年轻陌生男子共同出入,请问这个年轻男子是不是倪生?” “陈小姐,这一次的慈善活动,听说是你一手促成。请问你在年初已经被任命为慧妍雅集高层,请问你对此有什么看法?” 一群记者簇拥着两人走过来,一瞬间徐帆感觉到了身侧的佳人身子微微一僵,虽然很快就放松了下去,但徐帆也确定了她定是已经看到了倪震。 “达令……” 周慧敏有些不安的抱着他的手臂,她显然已经完全习惯了徐帆的臂弯跟怀抱,走出了曾经跟倪震之间的羁绊。只是,她是个聪明的女人。《yes!》之前一段时间一直都在攻击徐帆,零曙光及其本人损失不小,他因此已是十分恼怒。两人若是此时想见,她怕引起误会! 目光自始至终没有从倪震身上撤走,徐帆拍了拍她的手,表现十分漠然。倪震的《yes!》跟那家《新界日报》这些天来一直都是攻击跟抹黑他的主力,他虽然不是个睚眦必报的人,但也不代表被人用脚踩到了头上,还能笑着以德报怨。有仇就要报,最近他一直在忙着收集有关倪震跟《新界日报》的消息,若是没有什么负面新闻就算是他们走运,若是有,就等着徐帆的报复吧。 见到了一个恶心的人,徐帆心里犹如吃了死苍蝇一般恶心。好心情被破坏了,他索性带着周慧敏先进入场内。 这一场慈善活动是由慧妍雅集跟基督教香港信义会一同策划筹办的,主旨是通过会员捐赠的一些饰品、戏服、作品等,通过拍卖获得一批慈善捐款,以帮助改善大陆移民跟越南移民中妇女们的恶劣生活环境。要知道香港底层的失足人群中,超八成以上都是来自大陆移民跟越南移民。 这次徐帆算是真正亲眼目睹了女人而且还是漂亮的女人们在香港的影响力,随着一辆辆的豪车不断到来,不一会儿的功夫,这慈善活动已经聚集了香港小半的豪门子弟。他在闲逛的人群中不仅看到了许晋亨、赵世曾、李家诚、荣明杰等豪门阔少,还看到了不少如刘銮雄、罗兆辉之流白手起家一二十年里便打下了亿万身家的超级富豪。 作为慧妍雅集的会员之一,周慧敏也为此次慈善活动的捐款筹集捐赠了几件物品。除了一副她亲手绘画的油画外,还有唱片公司送给她的自己发行的第一张专辑的纪念版,以及自己曾经佩戴过的一副钻石耳环。看着鱼贯而入的众多美女佳人跟豪门富少们,徐帆感慨万千,看来其中不乏一些跟自己打了一样主意,花钱买佳人一笑的大有人在。 随着林青霞、李嘉欣、刘嘉玲、郭蔼明、赵雅芝、钟楚红等大量美女明星入场,宴会厅内可谓是星光闪耀。男有财女有貌,随后当担任司仪的不老玉女赵雅芝跟匆忙赶来的冷面笑匠许冠文接过了话筒走上前台后,正式宣布慈善活动开始。 华人世界尤其是精英阶层极其注重地位跟讲究,因此这一个小小的慈善活动,座位安排的也是十分讲究的。 第一排除了主办方跟教会的少数几位高层外,基本上都是香港豪门众人。第二排则是香港的顶级巨星兼一些亿万富豪,张国荣、林青霞、李嘉欣等明星,倪震等富豪都坐在第二排。第三排则是一些名气稍微欠佳的一流明星跟一些小门小户的富二代、三代,后面几排以此类推,放眼望去尽是一些如今混得并不出众的明星艺人,多数估计是不请自来,想借这次的慈善活动增加些曝光跟名气,顺便看看能不能跟一些豪门阔少、千金交上朋友。 徐帆所代表的亚洲控股名下的曙光系如今赫然为香港电影界巨头之一,自然也有资格坐在第一排中。他的左手边原本应该是恒基地产老板李兆基的儿子李家诚,不过却被临时调换成为了荣太子之子荣明杰,这个年轻人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总之当徐帆带着周慧敏找到自己位子的时候,他已经笑盈盈的在那里等待一阵了。 “徐生,你可让我一通好找啊!” 看到两人来了,荣明杰似乎精神很好,冲他跟周慧敏点点头,“周小姐依旧是这么美丽动人,难怪能把我们的金陵才子迷得魂不守舍!” 这自然是取笑的话,不过却让佳人对他印象好了不少,她也确实没有想到,豪门富少之中还有荣明杰这样的人物。作为一个香港本地人,周慧敏过去可没少看过那些豪门花花、公子们的相关新闻。 佳人微微浅笑见了一礼,“荣生说笑了……” 倒是徐帆没有跟他客气,港事顾问名单一出,他如今赫然已经被打上了内地标签,算起来是跟荣家乃是一派,都是铁杆的亲共派,寻常自然也没少亲近走动。 “怎么,荣大少找我?” 他跟佳人坐下,两人微微靠在一起,跟荣明杰小声交谈起来。 荣明杰点头,谦声道:“徐生,对于亚洲卫星电视的事,我父亲让我一定要当面向你表示歉意。这件事情里他态度不够强硬,结果……哎……” 2月13日,李嘉诚宣布旗下和记黄埔斥资近55亿港元收购法国最大香水零售商marionnaud的控股权,一日后长江实业宣布增加对加拿大投资,增拨24.52亿港币投资。这两举动被视为李嘉诚这位香港华人首富向海外转移资产的标志,根据《信报》以及其他几家专业财经报纸的统计,过去的三年里,李嘉诚家族共向海外转移了近121亿港币的流动资金,并将在海外的不动产增加到27.4亿美元。 作为华人首富,李嘉诚的一举一动都能在香港这个即将回归的国际金融之都引起巨大轰动,因此,最近香港经济界跟金融界已经乱成了一团。 眼看着北京那边三月初,将决定中国未来五年命运的十四届二中全会将要召开,此时香港这边短短半个月内又有上百亿的本地资产外流。北京那边震怒的同时,在香港的一些机构跟代理人都受到了北京的训斥,荣太子也不例外。荣老爷子是北京内定的副主席,亚洲卫星电视被中信泰富卖给了李泽楷之后,不久后香港就传出了风声,那位李家二公子有意高价出卖亚洲卫星电视的控股权。 此时的亚洲卫星电视已经覆盖了亚洲五十多个国家,在全亚洲有5300多万家庭用户,是最好的宣传渠道之一。尽管李嘉诚跟李泽楷断然否认了谣传变卖亚洲卫星电视的传闻,但北京那边已经就此时多次内部批评荣太子了。 徐帆抖了抖眉,他之前已经委婉地提醒过荣太子,但是中信泰富不信他也没办法。老实说,自从89、90年那两件事情发生以后,掌握了超过万亿资本香港精英阶层已经对内地的改革立场产生了怀疑,谁也不愿意曾经的那十年在香港回归之后再回来。所以,这几年香港大批富豪移民海外,或者以投资的方式向海外转移资产,他其实是理解的。就算是再爱国,也没有人能够接受自己辛苦几十年打下的产业,被国家直接充公了。 见徐帆不说话,那荣明杰也吃了个尴尬,他的父亲荣太子在中信泰富董事会投票决定是否向李泽楷出售卫星电视股份时,也是投得赞同票。而他本人就算是到现在也十分看好卫星电视,所以一直都不赞同父亲的主张。 “现在你们打算怎么办?”徐帆感觉喉咙有点干,往口袋方向摸去。他的手很快被佳人抓到握在了手里,他转过头去目光对上了周慧敏的一双美眸,她那一双似水秋眸中满是灵动,佳人摇了摇头,提醒他少抽点烟。 徐帆最终还是忍住了,前一段时间一直忙着赶创作电影剧本,他确实抽烟抽得太多了。 荣明杰将他跟周慧敏的小动作看在眼中,略有些羡慕道:“你们感情真好……” 旋即正色道:“国务院亲自指示,对李家要尽量争取,所以既然已经卖了亚洲卫星电视的股份,我们就不好反悔了。不过大东电报局那边,可以考虑去联络一下。目前我们收到风声,李家也在联络大东!” 这不是全文,徐帆只是搭了搭眼皮没有说话,他现在跟荣家都是亲共派,而且在影视产业中有着惊人的影响力,不信北京的一些指示,荣家不给他先透露个风声。毕竟香港豪门之中,最强的几股现在不是态度暧昧,就是意向不明。老船王包玉刚死后,他的大女婿苏海文都公然站出来反对香港回归了,徐帆再傻也不相信,北京会没有应对措施。 果然,荣明杰话落下后只是稍微往附近看了几眼,又凑了过来,“父亲让我问你,亚洲控股后面的资本方跟你是什么关系?” 他虽然在问,声音里却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意思。徐帆眼皮一跳,模棱两可回答一句,“你们中信泰富不是在香港有些关系吗,我跟亚洲控股什么关系,你们还能不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