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九章 硬碰硬(6) - 重生娱乐大亨

第一百七十九章 硬碰硬(6)

“果然……”荣明杰果然一脸惊容,话里压不下的惊讶,“别怪我们谨慎,离岸公司的资料虽然难查,但也不代表完全无迹可寻。父亲虽然没查到你们公司的具体情况,但也追查到了你曾经通过汇丰银行转了一笔近亿港币的资金到国外,好像是从嘉华银行贷款的那笔钱吧?后来虽然追查到瑞士银行就断了,新华社那边调查过你们亚洲控股最近几个月的资金流动,没有发现背后有投资者,所以,真正的拥有者很有可能只有你一个人。我们猜了很久,过去一段时间里,符合时间段的机会只有九月欧洲的那件事,你该不会也跟着掺和了一脚吧?” 徐帆心中一荡,旋即恢复了平静。这是个信息高速爆炸的时代,尽管二十世纪的最后十年只是拉开了新时代的序幕,但他也不认为自己能够隐瞒公司的情报多久。 是的,之所以一直没有向外界公布,一方面是难以解释他一个内地来港而且还是专精电影的人,如何能从去年的欧洲货币危机中分得一杯羹。另一点,也是为了不那么早引起香港一些人的注意,比如……黑社会! 对于中信泰富跟荣太子他们会注意到这一点,他倒是不惊讶,很淡然的回答道:“算是吧,亚洲控股真正的老板就是我!” 北京那边要挑选合适的人选授予港事顾问之头衔,自然不可能不摸一下底细。就算是徐帆这种北京眼里的根正苗红,也要多摸一摸,毕竟他在内地的信息可以随便调了看,但是来香港之后的变化可就太大了。 原以为要费一番功夫,没想到却从他口中果断的得到了答案。一瞬间荣明杰瞪大了眼睛,好一会才见他喉咙一阵吞咽,声音带着颤音,“果然,所有人都小瞧了你,徐生……二十亿的亚洲控股……二十亿的亚洲控股……” 他口中不断喃喃的重复着这几句,可见徐帆带给他的震撼有多剧烈了。 徐帆右手轻轻在佳人如玉一般的手背上画着心字形,他的心里骄傲且自豪。亚洲控股二十亿的规模,只是外界那些不晓得他们内里真实情况的人,粗略得出来的一个结论。真要计算起来,算上他私人持有的一亿多股的青岛啤酒,再加上亚洲控股现在的现金流,还有提供给曙光电影、曙光院线、曙光特效的贷款以及追加投资,重生不足两年的时间,他打下的产业已经创造了超过三十亿港币的规模。嘉禾如今号称的香港规模最大电影公司头衔,早就该交出来了。 趁着荣明杰发愣的这段时间,在赵雅芝跟许冠文的主持之下,这一场慈善活动已经正式开始。 “这次很荣幸能接到邀请,主持由慧妍雅集跟基督教香港信义会联手举办的这次慈善义卖晚会,为改善大陆跟越南来港的移民妇女生活环境筹集善款,这是我们的荣幸,同样也要感谢《yes!》杂志的总编倪震先生,感谢他对本次慈善活动的赞助跟支持,谢谢!”许冠文首先发言,“作为香港公民,我很荣幸为香港社会的更加美好而贡献自己的一份爱心。” 赵雅芝笑着接过发言,“正所谓众人拾柴火焰高,我们很开心的看到,今天的慈善活动来了众多的社会名流,也希望大家能够为香港的美好未来踊跃贡献自己的一份力。” “现在我们郑重邀请活动的爱心赞助者《yes!》杂志的总编倪震先生上台致词。”许冠文、赵雅芝两人联手鼓掌,徐帆眼中一片漠然,他纵使已经将倪震恨到了骨子里,也不会没有丰富到不舍得为敌人鼓掌两三下。虚情假意的应付,他还是做得来的。 会场一片掌声,徐帆也跟随着附和拍了一阵。 整个会场内,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到了倪震身上,他似乎经常出入这种场合,浑然没有一点不适应的感觉。在两位主持点到他名字的时候,很有风度的站起身来向着主持台走去,一路上面带微笑,不时冲着一些认识或者不认识的人打招呼。 当他的目光扫过徐帆跟周慧敏所在处的时候,徐帆与他对视了一眼,尽皆从对方眼中看到了憎恶跟敌意。他维持着风度微微向着倪震点头一笑,微微用口型比划了四个字,“跳梁小丑!” 徐帆的位子位于第一排,是最靠前的地方。他比划的口型倪震自然看得清楚,一瞬间读懂了他的意思之后,他的脸猛地一沉,但到底他本人也不是一般人物,仍然记得这是什么场合,所以脸色的变化也是一闪而过,让很多人只当自己眼花,不确定是否看到他动怒了。 要说这倪震也是聪明人一个,他眼珠一转,顿时有了主意,从许冠文手中接过话筒之后,恭敬鞠了一躬,道:“作为一个有社会公知跟责任感的香港公民,我很荣幸能够从我的朋友陈法蓉小姐那里得知这一次的慈善活动,并为此尽一份力。我同样十分欣喜,今天能够在这里看到众多的香港知名人士出席,甚至还有新任港事顾问徐帆先生,诸位愿意帮助这些因各种原因而生活艰难的新移民妇女们,我仅代表我自己以一个香港公民的身份,感谢大家为她们所做的一切。” 倪震深深鞠躬,赢得台下一片掌声。 徐帆微微抖了抖眉,这是个聪明且狡诈的对手。因为他分明听到这掌声之中也夹杂着几声不屑与不忿,那或许有针对倪震的不满,更多却还是冲着他来的。在香港有亲近内地的自然不乏敌视回归的,严格说来,这样的人甚至还要占了多数派。因此,倪震要的效果达到了,果然在他话里单独提到徐帆后,他明显感觉到身上有些不对路的视线。 荣明杰在掌声响起的时候已经回过神来,看着台上的倪震若有所思地道:“徐生得罪了他?” 徐帆嘴角只是弯出一道弧线来,视线动也未动,丝毫没有关注倪震的意思。这些天来他一直在着手准备秋后算账,《yes!》杂志过去几年里可是把香港教育部门得罪了一遍,在中小学跟家长心中的口碑只能用恶劣跟来形容,只需要他再收集一些东西,就能将这个倪震投入了太多心里的产业扳倒,仅仅目前他手上就握着一张王牌没有掀开。‘毒瘤明’事件可是香港媒体界人所共知的媒体迫害事件,在香港这个司法严明的地方,一旦他做足了完全的准备掀开这张王牌,就算是不能重创了《yes!》也会令它伤筋动骨。恶意诽谤在香港可是一项重罪! 见他不想接话,荣明杰也不生气,正相反的他现在对徐帆的语气反而更显恭敬。中信泰富是强,但毕竟不是荣家的私产。荣太子虽然如今掌控这个超两百亿港币的巨大商业帝国,但身家却远远比不得徐帆。如果说以前,他还带着一种出身豪门的自豪感在同徐帆交往,那么现在,他已经完全将徐帆摆在了只比自己父亲略矮一些的高度,短短两年多里白手起家打下如今的地位跟产业,徐帆已经值得他尊敬了。 “我父亲常说,他们父子俩不过两只疯狗而已。要不是跑得快,就凭他父亲曾经做过的事,早晚有一天政府要收拾他的!”荣明杰冷眼瞟了一眼倪震,小声与他耳语。他虽然在美国接受多年教育,但从小却是在内地长大,而且又有父亲的教导,骨子里还是看不起那些拿着西方国家的钱,为他们卖命抹黑自己祖国的笔杆文人。 徐帆眉头抖了抖,没有说话。他很清楚北京不可能直接出手收拾倪震父子,就算是当年可劲抹黑内地的倪匡也是一样。恰恰相反的,对于这种在国外拥有不小名气的人,北京所采取的态度,多数是以招安为主。天朝吗,向来不怕你曾经做过贼,在意的是名声跟面子,以及别人怎么评价自己。务实的政府……在港澳回归之后,尽管还没有强国之力,但北京又开始重新养成所谓的大国气度,这样很不多…… “各位,现在我们就开始这次义卖晚会,请大家踊跃为慈善尽一片爱心。”许冠文高举一个物品,“我们今天将要拍卖的第一件物品,是我身边这位赵雅芝小姐去年拍摄《新白娘子传奇》时所使用的发簪,起拍价格是1万港币。” 这两年赵雅芝已经很少在香港接戏,但名气却在台湾跟内地越发响亮。尤其是91年她跟秋官先后拍摄的《戏说乾隆》,还有去年跟叶童一起拍摄的《新白娘子传奇》,都在台湾跟内地引起巨大轰动,说国内对她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也毫不夸张,连带的她在香港的人气也重新开始节节攀升,赫然是如今香港小荧幕名气最大的女艺人,没有之一。否则今次的拍卖会,也不会拿她的一件东西作为首拍之作。 徐帆摩擦着下巴看着台上跟许冠文巧笑嫣兮的昔日玉女赵雅芝,突然间他心中一动。他新完成的电影剧本中有个戏份不多但很重要的角色非常适合赵雅芝,如今这位白娘子在内地可谓是红火燃尽了大陆,新电影他可是瞄着在内地上映的奔头去的。为了一部电影奠定他在内地的地位,彻底打开内地电影市场,若是能把这位白娘子拉进剧组内,饰演那个戏份不多但很重要的角色,光是宣传这一项上,就能为他省不少力气。 只是…… 眉头不自觉的皱了起来,想要让赵雅芝拍电影谈何容易。他如果没记错,八十年代初赵雅芝跟周润发凭借着大火的电视剧《上海滩》自小荧屏进军大银幕之后,不但周润发获得了票房毒草的称号,赵雅芝也一直没能走远。在连接五六部电影都是亏损之后,赵雅芝最终于八十年代初香港电影黄金十年才拉开序幕的时候就宣布永不再接电影。而且加盟费也是一个难题,以她的影响力跟人气,就算只是演个配角,没有一两百万港币的第一流身家,也难把她签下来。 到底要不要尝试一下呢? 徐帆有些拿捏不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