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三章 双导演 - 重生娱乐大亨

第一百八十三章 双导演

徐帆认真打量了一阵邱礼涛,眼中带着笑意,指将他看的混不自在,方才收回目光,和声安慰:“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作为一家新电影公司,曙光电影致力于成为世界级的影视巨头,我们断然不会出现什么打压跟雪藏公司功臣的举动。” 邱礼涛张了张嘴,旋即闭上了。他被冷落了两个多月也是不争的事实,若是搁在其他电影公司,一个新人导演靠着一部电影大火之后,他们肯定要立刻就安排剧本跟剧组,要趁着他风头最盛的时候,海捞一笔。这是香港电影界的通病,徐帆也知道这些。吩咐岑建勋暂时部位邱礼涛安排拍戏的就是他,他在担心,一个好苗子因为急功好利,结果给毁掉了。 对于邱礼涛这位前一世他最佩服的香港导演,徐帆时非常重视的。他见邱礼涛眉宇间有些怨气,知道今天若不开解好,恐怕会引起他心中埋怨,当下好声安慰:“老邱,我知道你想拍电影,也喜欢拍电影。咱们是一类人,你喜欢拍电影我肯定是要支持的。但是,你知道为什么老岑一直没有给你安排剧本吗?就这么跟你说了吧,其实这是我吩咐的!” 见邱礼涛面上一呆,他旋即正色道:“老邱,你对香港电影现在的大环境怎么看?” 邱礼涛被他突然的一问搞得摸不清头脑,略微沉吟片刻思考一下,才回答:“今年贺岁档略微与去年持平,从年初首市来看,今年票房就算不能与去年相比,料来也不会差太多。只是这月以来,不知从何处传出风声,说是港府要彻底取消娱乐税,说不得是好是坏!” 二月中旬,香港电影圈里突然传出风声,说是港府有意取消娱乐税。这本是个一本万利的好事,因为一旦取消了娱乐税之后,电影公司跟院线的利润将增加10%。但有些有远见的人却有忧虑上头,因为根据传出的风声来看,港府恐怕将是一视同仁彻底取消了娱乐税。这些年来美国电影在日本、台湾疯狂抢夺原本属于港片的票房,香港电影界都很清楚,没有了娱乐税的保护之后,他们恐怕就将直面美国电影的残酷竞争了。 徐帆嘴角拉开一道线,港府要取消娱乐税的消息,是他派人放出去的。他的曙光系如今赫然也是香港最大的电影公司之一,自然能摸到港府的一些娱乐政策转变。不过这邱礼涛到底还没有经历过后世香港电影的没落,眼界也没成长开来。 不过,他对邱礼涛极为看重,有心好好培养一下,为香港电影抵挡美国大片入侵再多一员虎将,倒也十分耐心。 他指点道:“那些政策转变,都随政客心意,我们做不得主只能吆喝几声。取消娱乐税短时间来看是利大于弊,至少院线跟制片公司的利润平白增加了10%,这是好事。至于其他弊端,暂时不说也罢。只是,你却只看到了这些忽略了一些现实。华语电影圈里从来不缺天才导演,过去十几年中诞生了天才导演,如今还剩下几个?有些电影公司急功好利的政策不好,一部电影大火就匆忙上架拍新电影,这种策略非常不好,不知道坏了多少系列电影,也不知道毁了多少现象导演!我让老岑没有着急给你安排拍戏,就是怕你一部电影的成功迷失了自己。现在让你好好休息了两三月,掌声跟赞誉退去之后,怎么样,现在冷静下来了吗?” 真要说起来,他年龄其实还比邱礼涛要小几岁,但这么开点他两人却没有一人感觉不妥。 徐帆是谁,唐季礼之后香港第二个仅用了一年半的时间,就跻身香港王牌导演行列的年轻导演。而且这还只是他众多身份之中的一个,他如今靠着电影赫然已经成为香港电影界的新晋大亨,跺一跺脚香港电影界都要震三震的人物。 邱礼涛闻言苦笑片刻,“老板,你要是真担心这些,干脆提前指出来。我在电影圈里也待了有些年了,剧本写过、摄影干过,这个圈子也算看透了。要是早知道你的担心,我这几个月可就不是这么闲,兴许又能给公司拍一部电影了!” 说到底他心里还是有些怨气的,这些徐帆听得出来。如果没有他的出现,再经过几年的沉沦之后,邱礼涛应该是香港最擅长拍恐怖片的导演之一,同时也是最擅长拍b级片跟cult片的导演之一。但是,他也跟香港众多的现象级导演一样,被香港的急功好利毁掉了。 当年他一部《八仙饭店》大火之后,立刻便开拍了《的士判官》等几部电影,不但跌了口碑,也折损了人气。后来一部《阴阳路》大火之后,不到三年的时间里他拍了六部《阴阳路》系列电影,不但造成了观众的审美疲劳,也耗光了这个系列的潜力。 这一切其实并不是邱礼涛一人造成的,但也显露出了他的不足之处。徐帆对他十分看重,自然希望他能更成熟一些。 拍了拍邱礼涛的肩膀,他微微叹了口气,知道一时半刻难以矫正香港传统电影文化对他的影响,只能留待以后慢慢转变观念。当下直接步入主题,说道:“我之所以这么磨练你,是对你非常看重。你也知道在香港导演不少,但是大多数都十分自由,可以自由接拍其他公司的电影。这样好也不好,好是壮大了香港电影市场,坏则没了规矩,前有新艺城三巨头的分崩离析在前,几位支柱导演帮着外人拍戏对付自己公司,不知道寒了多少人心。我们公司当前签约的导演不多,说来只有你我两位。公司自然会重用你,只是,你做好了准备吗?” 他起身从岑建勋的桌子上,将他方才带来的一个文件袋拿过来,邱礼涛目光在文件袋上停留一阵,心中微一掂量,猜测可能是个电影剧本,心中欢喜之下连忙保证,“老板,曙光对我有知遇之恩。之前我签合约的时候就写上了,若公司跟外面的电影同时邀请我,就算钱少一些,我也优先接拍咱们公司自己的电影。这是我的承诺……” 徐帆点点头,将文件袋递给了他,“看了这个,你就会明白我们一片苦心了!” 邱礼涛之前看得尚不清楚,不过等到他把文件袋递了过来,结果打开抽出几张薄纸一看,顿时面上一片惊喜难掩,他的一双眼睛瞪得老大,长大了嘴巴喜道:“《死亡游戏2》,老板,你让我当导演?” 《死亡游戏》他还是知道的,徐帆的成名之作,不仅在香港取得了轰动,甚至在欧美也有一定的影响力。如今距离上一部《死亡游戏1》的放映已经过去一年之久,这时再开拍第二部正是最佳时机。只是他却没有想到,这么一部重要的后续电影,徐帆竟然交给他来执导。 “你只是导演之一!”徐帆笑着提醒欣喜若狂的他,“不过也差不多的意思,这部电影我会亲自担任制片、编剧跟另一个导演,不过电影主要由你来拍,我只在一旁指点一些你不擅长处理的情节。这对于你来说是一个机会,但压力也不小。系列电影并不好拍,尤其是在第一部电影成功的情况下,想拍好第二部更是难中之难。稍微一个处理不好,不仅影迷要骂,影评要骂,甚至电影公司也会重新考虑日后是否可以在你身上投下重金邀你拍片!” 对于《死亡游戏2》徐帆是十分看重的,但是他一个人毕竟精力有限,想王晶那样同时掌控两三个剧组,两三部一起拍的本事他可没有。之前多亏了周慧敏的点醒,徐帆已经明悟了他足以抵挡好莱坞的一张牌,那就是他重生者,脑袋里所存储的未来二十年有关世界各国的优秀电影资料,都是他扛起华语电影大旗,带领香港电影迎击美国电影的王牌。 所以,徐帆明悟了。他愿意将一些自己曾经拍过的电影后续之作交给其他人来拍摄,当然也不会贸然的把自己辛苦打出来的招牌给毁掉。他准备挑选几位经验丰富、观念也不老旧,愿意学习同样技术不错的导演,亲自指点他们如何拍摄,像是带学生一样。这样几部电影之后,他就能培养一批优秀的人才来。 香港跟华语电影的局限性太大了,未来的世界是文化与文化激烈碰撞的时代,中国文化特有的包容力,可以轻松包容港片的小格局、日韩泰地域文化,甚至欧美风情,但是欧美跟其他市场却无法轻易接受中国文化,最明显的莫过于国人最喜欢吹嘘的功夫电影在欧美影响力多大多大,实际上白人看的还真不多,观众除了华裔就是有色人种,局限性很明显。所以逆向思维之下,他们可以先学会如何拍摄西方电影,再一点一点增加中国色彩。事实上徐帆现在一直在努力做,他的每一部电影剧本中都会适量的增加一些中国色彩,虽然仍是浓郁的西风,但至少欧美市场接受度可比那些飞来飞去的功夫片高多了。 邱礼涛的基础十分扎实,徐帆准备先拿他来做实验,教会他如何拍摄西方式恐怖片。欧美市场门槛虽然高,但市场规模却百倍于香港跟华语片市场。这也是他现在一直坚持拍摄几类电影的原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