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四章 秋后算账 - 重生娱乐大亨

第一百八十四章 秋后算账

执导《死亡游戏2》的魅力,果然邱礼涛难以抵挡,而且,对于徐帆暗示的将指点他如何执导西式恐怖片,邱礼涛更是举手欢迎。徐帆如今已是香港公认最擅长拍西片的导演,他的电影中浓郁的西方色彩,是那些跟风者拍马也追不上的。 将剧本交给了邱礼涛之后,徐帆将他送出了力宝中心,反复交代他花些时间多研究下《死亡游戏》第一部跟其他西方恐怖片之后,才离开了曙光电影公司,去了上一层的曙光院线。 伍兆灿并不在办公处,按照秘书的说辞,他去了下面的影院视察。自从百利佳影院出现了死亡时间之后,曙光院线受到的影响不可谓不大,最明显的除了《午夜凶铃》被迫停止在港澳地区上映外,百利佳影院也不得不暂时停业整顿,静待死亡阴影过去。除此外,原本应该大卖的正东电影公司的电影《方世玉》票房也受到了一定程度的影响,这部电影上映已过半月,票房却因为受到曙光院线的负面影响,只有1400多万元,不是影评家都认为,这部口碑极好的李连杰的力作,如今票房未能突破两千万完全是受到了曙光院线影响。为了拉拢正东电影公司,曙光这边不得不做出让步,保证将给与至少六周的上映时间。 伍兆灿不在,这让他想询问下曙光院线现在如何的计划泡汤了。 《成报》那边拒绝了徐帆的报价,亚洲控股收购《成报》的意图暂时落空。张天生也不在公司,在《成报》那边的答复出来之后,他就被徐帆打发去了日本,跟横田家族的那位纨绔后代谈判有关收购横田家族持有的日活股份。 一旦横田家族愿意出售他们所持有的日活股份,那么亚洲控股就能完成对日活电影株式会社的绝对控股。对于这家拥有完善日本上映渠道,同时一直浮动于第三跟第四规模的日本老牌电影公司,他是势在必得。 来到自己久违的办公室,当掏钥匙打开办公室房门的时候,徐帆才想起来,他已经有一周多的时间都没来过公司了。 “董事长……” 听到他的办公室有动静,旁边的秘书室门被推开了,一个年轻的正装女丽人露出了脸来,瞧见是他之后喊了一声。 “马秘书,有什么事吗?” “方才你办公室的电话响了,我接了之后,是谢生打来的,说是打你的移动电话,一直打不通。他留言如果你来公司,给他一个电话。还有,有位荣姓自称是你朋友的年轻人,也有同样的要求!” 这谢生自然是指的大黑,至于那荣姓的年轻人,他思来想去香港貌似与他相熟的荣姓年轻人就只有荣明杰一位。又响起之前在拍卖会上他说过的话,心里已是确定是他了。 他点头道了一声谢,他的移动电话因为电池没电已经关机了,两人要联系他的移动电话,自然是打不通的。 开门走进了自己的办公室内,徐帆打开了窗户,手指在办公室内的工作桌上轻轻划过,发现指尖并没有黏上多少灰尘,才给自己接了一杯温热的纯净水满意坐下来。 他虽然不经常来办公室,但也希望能有个清爽干净的办公环境。所以他之前已经提醒了,自己的办公室需要定期安排保洁打扫。 他的办公室内有一台电脑,是特别在联想公司定制的中型商务电脑,20多万的不菲造价令它具备这个时代中小型服务器的性能。虽然在徐帆眼里依旧垃圾如渣渣,还不如后世的千元本,但也代表着92年国产电脑的最高水平了。 在国际互联网还处于萌芽的现在,这台电脑已经足够他使用了。反正他也只是拿来创作剧本,五笔打字83年就被创作了出来,虽说与他熟悉的版本有些不一样,至少比他用钢笔创作要快得多了。 93年的网络仍是一片荒地,就算是上网也找不到多少可以浏览的网页资源。加上还有事情要忙,他也没有打开电脑的意思。 惬意的靠坐在老板椅上休息了一阵,一杯水过半进了肚子之后,他方才想起了还有两个电话要打。沉吟了片刻,拿起电话后他先拨通了大黑的移动电话。 “喂……” “喂,老板……” 在王连长的管教下,大黑已经跟一年前来香港时完全不一样了,徐帆心里叹一口气。他这位这一世的死党,如今人前人后都恭敬的称他老板,已经完全习惯了香港这边的生活。前段时间他还曾经在闲聊时提过,想今明年就回家把父母都接到香港来生活,倒是跟他有一样的打算。 “大黑……”徐帆声音夹杂着些许莫名思绪,“我的移动电话方才没电了,听马秘书说你找我,什么事情这么急?” 大黑最近被他打发,带了几人去一直搜寻有关倪震跟《新界日报》的负面消息,他心里有些好奇,难道已经查到了什么消息了吗? “老板,之前打你电话,是有三件事情要向你汇报。第一件事情,刘锡明拒绝了我们的邀请,他一直坚称与倪震跟《yes!》没有过节,不愿意站出来状告《yes!》诽谤……” “什么?”电话那边大黑的声音传来之后,徐帆惊怒,手上的水杯没有抓稳洒在了自己身上,结果导致胸口处湿了一块。 算计好的一个重要环节出了错,他明显声音高了几分,“他在想什么,被人那样侮辱攻击两年,连个屁也不敢放!” 大黑沉默了好一阵,才回复:“……老板,我觉得那刘锡明不是不想站出来。我亲自以你的名义邀请他出来了,当我提出建议的时候,明显能感觉到他的动摇。但是,他显然有顾忌……《yes!》毕竟是一份非常有影响力的周刊杂志,若是得罪死了倪震,他以后的日子只怕会很难过!” 他这话一出口,倒是让徐帆有些惊奇。他认真思考了一下,发现确实如大黑所说的那样,的确,刘锡明一旦站出来状告《yes!》,无论输赢,以后他都将彻底得罪了倪震,势必将受到《yes!》的报复。他刘锡明不同于徐帆,只是一个当红艺人,负面新闻太多,可是会坏了他的演艺生涯的。 徐帆思考了一阵,已经有了主意,不过却没急着交代,反而取笑道:“你这憨子,现在学聪明了。以前总觉得你心太粗,现在连心思都细腻起来,行啊,以后能做大事了!” 大黑有些不好意思,电话那边声音明显变了味,“老板,不是你经常让我们多看点书吗!我琢磨着这有知识就是不一样,老板来香港之后手边一直没断过书,就有样学样的,跟着看了一些!” 徐帆大为惊奇,赞道:“好样的,这个好习惯需要保持下去。人这种生物,大脑构造非常神奇,一个偌大的图书馆,一万册、十万册甚至上百万册书籍全装进去,也不过只占用了丁点的地方。所以要多学多看,受用一生。你有这种觉悟是好的,有需要尽管跟我提。刘锡明那边你再过去一趟,告诉他,只要他愿意站出来状告《yes!》跟倪震,从律师到状告需要的资料都由我们来准备,我会安排他签约曙光电影,并给他一份大合约,合约至少保证未来三年内,向他提供五部电影的邀约。其中至少有两部是我亲自掌机!顺便提醒他,如果他的回复够快,还能赶得上加盟我的新电影!” 这是赤果果的诱惑,正如大黑之前分析的,徐帆不相信刘锡明莫名其妙的被倪震的杂志恶意抹黑了两年,心里没有一点怨气。 “好的,老板。我随后就会再去见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