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五章 荣太子之邀 - 重生娱乐大亨

第一百八十五章 荣太子之邀

回来晚了点,马上第二章送上—— 刘锡明是他的一张王牌,徐帆轻易不愿意放弃这张牌。 要知道‘毒瘤明’事件可谓是香港一大媒体暴力,尽管香港各界多少都有些耳闻,但一直默契的没有曝光。因为这件事情一旦闹大了,无疑将重创香港所谓的媒体自由制度。 安排好了如何拉拢刘锡明站出来后,徐帆感觉稍微舒服了一些,从抽屉里拿了几张面纸擦了擦胸前湿透的一块衣服,歪着脑袋继续问道:“剩下的两个消息是什么?好消息还是坏消息?” “都是好消息,老板!”不知道是不是被他夸张过了,大黑的心情变得很好,话里的喜色这么都遮掩不住:“我们查到了倪震跟《yes!》的另一位大股东邵国华闹了矛盾。邵国华因为身染重病一直想把他手上的《yes!》股份卖掉,但倪震总是阻挠他卖掉手上的股份,还设计让他签了一份协议,好像是邵国华手上的股份必须经过倪震同意才能出售。他的病情这两年一直反复,家里有意思让他趁现在《yes!》比较值钱,卖了退休养老。我从倪震的公司里打听到一个消息,邵国华前几天去了公司,因为股份的事跟倪震大吵了一架。” “还有这事?”徐帆心中一动,脑袋快速转动起来。《yes!》内部如果不是铁板一块,那么他对付倪震可就多了不少手段。倪震是他如今女友的前男友,两人还有个情敌身份,再加上最近《yes!》对他的抹黑,新仇加旧恨,他跟倪震之间的矛盾已经不可调和。只是要整垮倪震谈何容易,在香港只要《yes!》一天不倒,多了个媒体身份的他就能逍遥一天。 这也是为什么徐帆之前一直派人联系刘锡明的原因,他要先搞臭了《yes!》,再伺机出手整垮他。 如今《yes!》内部不稳这消息来的太巧了,既然知道了《yes!》两大股东倪震跟邵国华出现了矛盾,那么他又多了几份整垮倪震的信心。 快速的思考起来,他曾经听岑建勋提过,跟邵国华乃是老友。电话这边徐帆脸上抑制不住的喜色,看来最近有必要拜托岑建勋,帮他把邵国华约出来见一见。 “消息准确性应该不存在问题,老板放心,我会安排继续打听的!” “嗯,还有一个好消息是什么?” “我们弄到了《新界日报》总编的身份,需不需要我带几个弟兄教训他一顿!” “什么?等等……” 徐帆先是一喜,随后一惊。连忙将他止住,“先别有动作,你盯住人了。最近我会抽时间,亲自会会这人……” 对于最近一直摇旗呐喊,不竭余力抹黑自己的《新界日报》,徐帆可谓是恨到了骨子里。但是他是个能干大事的人,能在成功之前忍别人所不能忍之辱。《新界日报》如今在香港名头不小,最近一直发表一些旁的右翼报纸都不敢登载的反内地言论,在香港着实引起了一些政客的庇护跟青睐。这个时候若是总编出了毛病,难说不会落下话柄,在美国国务卿访问香港期间引起什么变数来。 苏联一倒之后,中国成为了最大的社会主义国家,现在西方国家的对华政策已经出现了根本性的改变。原本八十年代还支持大陆收回香港的美国,如今赫然已经成为了急先锋。月底访问香港的美国国务卿可是包藏祸心,根据这几日美国媒体传过来的消息看,美国国务卿沃伦-克里斯托弗在访问香港期间可是邀请了包括李嘉诚在内的香港多位富豪聚餐,明着是交流商贸经济,背地里怎么看都是要将中国一军。 结合今明几年迅速恶化的中美关系,徐帆对于一切已经了然于胸,在香港这个美国人眼中的桥头堡,他一个知晓大势的电影人压力很大。 交代了大黑那边继续收集有关倪震跟《新界日报》的不利消息后,徐帆挂上了电话,稍稍休息一阵,想了些自己新电影的事情,想了南京那边的家人,想了即将访问香港的美国国务卿,想了今明几年内地的变局,也想了很多有关公司发展的事情。随后长长一声叹气,作为一个重生者他知道很多的事情,他又何尝不想祖国从此崛起成为世界强国,但可惜涉及太多只能感慨奈何,知道了也只能烂在肚子里,尽自己的力去拍好电影,也算是他为祖国的崛起尽了一份心力,电影是一种新兴的文化输出武器,美国电影的所作所为,他都能够借鉴。 只多了一个港事顾问的身份,就引起了那么多的麻烦。徐帆难得休息时间,静下心来也为此感慨了好一阵。 休息作罢,他总算还记得荣明杰之前似乎也联系了他,心里又记挂起之前在慈善会上,他曾叮嘱自己若有时间便与他联系,说是荣太子想见他。当下拨通了荣大少的移动电话,想跟他询问个中一二。 “喂……” “喂,荣少,是我!” “徐生……” 电话那边荣明杰的声音突然高了三分,还带着些埋怨,“老爷子刚还跟我抱怨,说一点小事我都办不成。联系你几天了,怎么这么忙,连个电话也不回复!” 徐帆只是讨饶,“荣少,这你可要千万帮我跟荣叔好生解释。你也知道我现在的情况,一个港事顾问不知道吸引了多少攻击跟敌视我的声音,加上公司最近还有几桩事情要忙,我的新电影也要筹备开拍,事情跟事情都撵到了一起,难免会有疏忽!” “行啦,知道你忙!”电话那边荣明杰笑笑便浑不在意,“我爸可是真把你当亲子侄看待了,难得舍得多怨你!”他话里带着些许羡慕跟怨气,都说最怕人比人,就算是豪门跟富贵人家,寻常也有不如意的地方。比起那些豪门纨绔子弟,他自然是算的精英。但之前有李嘉诚的两个优秀儿子在前,自从认识了徐帆之后,又总是有时没的被荣太子拿来跟他比较,心里多少有些吃味。 “正好他今天在家休息,要不这样吧。你那点如果没事,我安排林叔过去接你……”他口中的林叔乃是当年跟随他父亲一起从内地来港的一名警卫,香港社会混乱问题由来已久,荣太子当年说是只身来港其实并不准确。荣家跟内地也为他安排了一些人手,其中有几位警卫人员。 徐帆一听他立刻要派车来接自己,料来荣太子应该是着急见自己,没有多想便答应了。 不久之后,一辆改装版的前苏联产吉斯115停在了力宝中心的停车处,不久后徐帆上了这辆荣太子的爱车,约莫四十分钟之后,人就到了荣家豪宅内。 “阿帆,你可是让我一通好等……” 徐帆刚抵达府上,荣太子一身还没换下的骑马装就迎了出来见他,脸上灿烂如花,显然能见到他十分开心。 “荣叔好……”徐帆跟他打了声招呼,好奇问道:“荣叔刚从马场回来?” 他已经知道荣太子喜好骑马,甚至还重金购买了一匹曾在国外赢得不少大赛的名马,寻常他自己也喜欢骑上在草地上驰骋一阵! “是啊,我听老大说你要过来,就回来了!”他拍了拍徐帆肩膀,招呼他跟自己进去,边走边解释:“这都是打小养成的毛病了,我小时候可是经常打马飞奔的。你别看我现在上了年纪,可你们这样的小年轻,我还是能一打两三个!” 这自然是玩笑的话,徐帆莞尔一笑。 荣太子喜欢在他的那间书房招呼客人,徐帆赶来荣明杰也跟过来,红光满面的样子,似乎遇到了什么喜事。 “你来了就一起跟着听听吧,平时少跟你的那些狐朋狗友们到处乱逛。有时间就多跟阿帆学习学习,你们俩年纪相反,若说条件难道我少给你一分零花钱吗?阿帆现在白手起家在香港年轻后辈中也是杰出,可你看看你自己,天天东窜西窜的,像个什么样子!” 瞧见荣明杰过来,荣太子脸上的笑容顿时收束起来,他严肃起来的时候的确有人骇人,到底是手握百亿产业的超级大亨,别说荣明杰怕他,徐帆与他独处也有些不自在。只不过两人一个是畏惧他的威严,一个是警惕他的家族权势。 “爸……”荣明杰上来被劈头盖脸的训了一顿,虽然他也知道荣太子是心痛他。但被当着外人面训斥,他脸上也是有些难看。到底心里还是畏惧自己父亲的威严,低头灿灿的应了一句,“我知道了!” “知道就好,这是为你好。只有跟聪明人一起,你才能更聪明。”荣太子眼中满意一闪而过,他其实是非常宠爱自己这个长子的。否则也不会他大学刚毕业,就把他调回香港,跟在自己身边磨练他。 “阿帆,坐!”回头招呼徐帆坐下,荣太子走到旁边的酒柜里,取出一瓶路易十三,“前天船王的女婿来我府上做客,给我带了几瓶好酒。这洋玩意我只能跟着附庸风雅,真喝起来还没有咱们老祖宗留下的手艺那么爽口。不过你们年轻人应该喜欢……” 他给徐帆满满斟了一杯酒,又给荣明杰也倒了一杯让他有些受宠若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