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六章 九仓诱惑 - 重生娱乐大亨

第一百八十六章 九仓诱惑

六千字大章送上—— 徐帆道了一声谢,端起酒杯学着荣太子一晃一闻一品,浅饮一口便将酒杯放下,然后自嘲道:“要说附庸风雅,我可不就是附庸风雅。这洋玩意我一直是当成饮料来了,只不过喝多了会上头罢了!” 荣太子哈哈一笑,他显然心情不错,与徐帆闲聊了几句。倒是那荣明杰,有他在一旁,他坐着拘谨得很,一动不敢动的。 两人闲聊一阵之后,徐帆想起之前荣明杰的邀请,好奇问道:“荣叔着急找我,可是有什么事要交代?” “难道没事就不能找你聊聊天吗?”荣太子眼睛一瞪,见徐帆还在等话,才摇头:“你啊,什么都比我们家老大要好,可就是太过严谨这一点不好。没听说过幽默是男人的浪漫吗?” 他难得当面表扬荣明杰,让他拘谨好了许多。不同于对女儿的自由放养式教育,荣家对于接班人的培养是十分严格甚至可以说是严厉的,过去在荣明杰的记忆中,父亲一向十分严厉,他多少有些畏惧荣太子。 “算啦算啦,今天叫你过来还真有些事情,你现在可是个大忙人。也对,你们亚洲控股可不比我们中信泰富差不多少,寻常要打理的事情很多!” 徐帆眉头微微抖动,荣太子这么说,是要暗示他跟亚洲控股的关系,已经曝光了吗? “周老前几天来我这里坐了坐……”荣太子浅饮了一口红酒,他其实并不像自己所说的那样只懂附庸风雅,实际上很有生活情调。为什么那么多的人来拜访他时送上世界名酒作为礼物,就可窥见一斑了。 徐帆认真的听着,当他提到周老之时,脑海中一瞬间浮现了一个人影。那位新华社香港分社的社长嘛,那可是个了不得的人。 “周老都说了些什么?” 荣太子放下酒杯,正色道:“前段时间你的危机公关做得很好,不仅周老很满意,他还让我告诉你,北京那边也很满意。以后跟那些右翼打交道的事情你就别沾了,新华社这边会给你兜下来的,认真去做你该做的事情吧!” 这是好消息,徐帆巴不得自己能不碰这些东西,专心去拍电影,扶起华语电影产业呢。 “时间虽然没定下来,不过我也提前通知你一声吧。今年六月中下旬最迟七月初,霍老爷子亲自带队北上,我到时候也会去,你也一起吧!” 徐帆眼睛一亮,声音十分急切的问道:“六月北上?” 他再也不能维持住喜怒不形于色,惊喜无法掩饰。对于北上,他已经期待了很久了。几天后老美就要用《港美贸易协定》破了美国电影大举进攻香港的壁障,香港本埠票房的残酷竞争就要开始了。如果能在这个时候,让北京承认香港电影属于中国电影,并放松了港片在内地上映的限制,甚至出台电影分级制度,那么,他不仅将名垂青史,也为华语电影的崛起搬走了几块拦路石。 荣太子微笑看着他,他大致能够理解这个年轻人心中的激动。一个商人能够得到祖国最高领导人的接见,甚至近距离与他们交流对行业的看法,对政策的建议等等,在这个官本位的国家里,是一件无上的光荣。 “是啊,虽然时间还没确定,但不出意外应该会安排在6、7月,等确定时间出来后,我会第一时间通知你。今天叫你来,一个主要原因就是提前跟你交代一下,你最好回去准备一下。这次北上你代表的是香港电影界,如果有什么对北京的希望、对电影的看法,可以提前准备一下。有什么不懂的,只管来问我,别犯了忌讳!” 徐帆张了张嘴,最后没有问出声重重的点了点头。他想问会有什么忌讳,但想了想觉得荣太子没有明说,可能也是对他的一种考验吧,在这个国家想走的更远,不是光有能力就行,要学的东西还很多。 得知北上将近,他心里欣喜之余还有些不安与惶恐,思考了片刻他心里有了主意,看来回去之后,要聘请一些知晓内地的人来为他提供辅助,93年的内地与他记忆中的21世纪还是有很多不一样地方的。 见他陷入思考之中,荣太子没急着打断他的思路往下说下去。他自己打量了一阵思考中的徐帆,好一会才叹了口气看向了自己的长子荣明杰。比起徐帆的成熟稳重,他这位从小就接受精英教育的长子,在他面前却表现的不佳。拘谨不说还一言不发,一会功夫额上已经见汗,他的手掌不断在双腿上滑动着,有话说不出口。 还需要磨练! 荣太子叹了口气,旋即开口道:“阿帆啊,今天请你过来,还有一件事情!” 徐帆微楞,主事还没接待完吗? 心里有惑,但也不忘回话,“荣叔,你只管交代!” “还记得亚洲卫星电视吧!”荣太子脸上有些尴尬,最近香港一直在传李泽楷要卖亚洲卫星电视。他们当初之所以答应跟李嘉诚、大东电报一起组建亚洲财团竞争经营牌照,除了为了报答李嘉诚曾经帮助中信泰富收购恒昌外,也不乏查收下香港电视经营,为内地多一个宣传咽喉的意思。但任谁也没有想到,最后会变成这样子。 “嗯!”徐帆面上有些黯淡,他还记得这事,可惜自己与亚洲卫星电视错肩而过了,“怎么?中信泰富不准备把股份卖给李家了?” “不会,就算没签合约,这也涉及到信誉问题!”荣太子点了根烟,把烟包递给了他,“卖掉亚洲卫星电视的股份,绝对是我们做过最糊涂的一个选择。也是北京那边的意思,让我们尽量弥补这件事。我这些天来一直都在想,该怎么处理这件事情,现在我们的选择有两个,高价收购大东电报局控股的亚洲卫星电视股份以及挑选新的合作商……” 他隐晦的看了一眼荣明杰,发现自己的长子已经赤红了一张脸,显然十分激动。当初他这个儿子是态度非常强硬反对出售亚洲卫星电视股份的,甚至第一次顶撞他,扬言他必将后悔。 是的,他现在确实后悔了。也因此,他觉察到了长子的才华,他在卫星电视这一块上,确实很优秀。 徐帆给自己点了根烟,想了一会不确定的回答道:“大东电报局那边应该不太容易收购吧?我听说李泽楷之前已经联络了大东那边了……” 好歹他当初也打过亚洲卫星电视的主意,自然了解了一些情况。突然间心中一动,他想起了荣太子方才提到两个选择,而不是直接跟大东电报局高价收购,惊声问道:“难道李泽楷已经买下了大东电报局手上的股份?” 荣太子苦笑,“差不多吧,我也是前天才收到的消息,李家的那个二公子直接向大东电报局开价十一亿,那些英国佬心动了。” 这就难怪了,难怪会是二选一,难怪会有两种选择。 他点点头,默默地抽着烟,却还有些摸不清头脑,荣太子跟他说这些做什么? “现在要从英国人手中收购部分亚洲卫星电视的股份,不但会得罪了那位李二公子,而且英国佬的报价也不会低。所以我们中信泰富高层有些想法,准备入股其他公司!香港如今拥有牌照的电视台只有无线、亚视、九仓、亚洲卫星四家,我今天来,想跟你这位专家询问下,你说我们该跟谁合作好一点呢?” 荣太子认真看着他,在等待他的回答。 徐帆眉头微皱,他连拒绝的理由都没有。虽说隔行如隔海,但他之前曾经觊觎过亚洲卫星电视,甚至还跟荣太子打听他们愿不愿意转让名下股份,自然找不到理由。 亚洲卫星电视已经被排除了,认真回忆了一番其他三家电视台之后,他才回答道:“亚视立场是中立偏台湾,基本上没有合作的可能,先排除这家;无线那位邵大亨我听说过一直把无线当成宝贝,香港多少富豪想要染指都是铩羽而归。不过他的立场一向亲近大陆,如果只是想合作,收购少量股份的话,我想应该能走得通;至于九仓……” 船王二女婿吴光正的九仓有线电视他关注不多,犹豫了片刻,他还是将自己的观感说了出来,“九仓是收费电视,目前还在拉网跟组建阶段,无论影响力跟覆盖面都不如无线跟亚视。它不是免费电视,短时间内肯定要被不收费的无线跟亚视压制。而收费电视一项上,它还要面临亚洲卫星电视的竞争。好在亚洲卫星电视没有获得粤语经营准入权,但初期除非九龙仓集团舍得砸钱,不然没有多少发展前途……” 倒不是徐帆瞧不起收费电视,事实上收费电视在香港这种富足地区是非常具有发展前景的。从目前九仓电视安装的覆盖网络来看,吴光正打得主意是争夺那些月收入在港币1-2万元以上的香港中产家庭,因为家庭经济状况良好,且绝大多数为职业人士,接受过良好的教育,是香港社会投资与消费的主要群体。 但是,未来是光明的。现在九仓面前面对的敌人都很强大,这家电视台若不能从母公司九龙仓得到足够的支持,倒下来只是时间问题。 荣太子连连点头,“分析的都很中肯,跟阿杰之前说的一样。” 他看向荣明杰,荣明杰高昂起头,骄傲道:“徐生可能还不知道,九龙仓刚向九仓电视增拨1.4亿港币,用于扩大覆盖网络。但是此举依旧未能改变九仓的不利局面,因为港府刚刚批准了亚洲卫星电视的要求,宣布自今年10月底起,亚洲卫星电视将可经营粤语节目!” 作为港府第二批办法经营牌照的电视台,亚洲卫星电视跟九仓有线电视从成立之初便是死敌一对。去年,李泽楷与吴光正的大斗法已达到白炽化。双方的较量,基本上和黄处于攻势,九仓处于守势。而李泽楷穷追不舍,攻其“死穴”,既要港府解除禁播粤语节目的条例,还要求准许向用户收取费用。李泽楷将得寸进尺发挥到了极致,他运用此策略,步步紧逼,欲置敌手于“死地”。其势之锐,足以令并非等闲之辈的吴光正胆战心惊。 九仓董事吴天海感叹道:“政府若批准卫星电视收费,九仓肯定放弃有线电视计划无疑。政府若批准卫星电视播放广东话节目,观众的节目选择将大增,对有线电视影响巨大。除非政府在其他方面给予补偿,如扣专利权税等,否则九仓打退堂鼓的机会也大于一切。” 在李泽楷的进攻下,吴光正采取了哀兵之术,以争取公众舆论和港府有关官员的同情,竭力敦促港府,维持有利于自己的条例。而在商场上与对手角逐最忌讳同情,李泽楷深谙此理,他丝毫不动恻隐之心,仍穷追不舍。 李嘉诚趁机向港府施加影响力,在他们父子俩的努力下,终于使得港府的态度有所转变,放宽了粤语节目的限制,但只维持一家收费电视。 一提到了电视台,荣明杰就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他神采焕发在极短的时间内,为徐帆大致解释了九仓跟亚洲卫星电视的摩擦碰撞。 “也就是说,此时的九仓有线电视是最需要盟友跟帮助的!”他自信满满的用一句话结束了自己的发言。 徐帆点头应了一声,依旧还没摸清头脑,不晓得这件事情跟他有什么关系。 “九仓那边已经确定了,10月开始运营之后只有8个节目频道,而不是之前对外宣布的二十个。这八个频道分别为‘动向台、体育台、壹级台、全球首个24小时播放粤语新闻的新闻台、儿童台、电影台、ymc台、英语新闻台,当中以新闻、体育和电影作为主打。”荣明杰目光炯炯的看着他,“我们准备跟九仓合作,九仓如今看不到未来在何方,但香港电视经营牌照稀少,只要坚持下来,未尝没有翻身的一天。中信泰富准备投资2-3亿入股九仓电视,但是我们还缺少一些谈判底牌!” 他都说到这里了,徐帆若是再不明白,那他上一辈子可就真白活了。 感情中信泰富看上了曙光电影那上百部电影的版权了! 这丝毫不奇怪,事实上在先后收购了德宝跟新艺城的片库之后,曙光电影也没有放弃继续收购电影版权。尤其是在陈勋奇的永佳电影公司成为曙光电影的卫星公司之后,如今曙光电影已经拥有了140多部电影的永久版权,是版权规模仅次于邵氏跟嘉禾的第三大电影公司。不论是德宝片库、新艺城片库还是曙光电影自己拍摄的电影,都是精品居多。九仓电视要主打电影频道,曙光确实拥有它所没有的资源。 徐帆脑袋快速转动起来,眼睛却不自禁的看向了荣太子。这种事情他知道拿主意的是荣太子,尤其还是涉及到几亿资金这么庞大的规模,更不是荣明杰能决定的。 “我们想跟你合作!”与他对视一眼,荣太子笑出声来,“吴光正这人我认识了很多年,别看他现在被亚洲卫星电视压得这么惨,实际上他是输给了李二公子背后的那人,而不是他李泽楷。船王走了之后,人心都不齐了。曾经偌大的包氏商业帝国,现在船王的四个女婿各自为战,都扯着船王后人的大旗,力却不往一处发!不过就算这样,他吴光正也不可能就这么倒了。美西电讯最近有出售手中持有的25%九仓股份的意思,他们作价是3亿,但九仓如今被打压的这么凄惨,我想以更低一些的价格也是完全能拿下来的。我准备帮他一把……” “你之前不是还在谋求入股亚洲卫星电视吗,比起卫星电视九仓现在的确规模太小了一些。但它的覆盖人群全都是香港最具备消费能力的,你们电影公司的电影上映之前打了广告,效果岂不拔群?” 荣氏父子一起劝他,倒是真让徐帆有些心动了。不过他没有那么急着表露心思,他皱眉思考了一阵后,才开口询问,“你们打算怎么合作?” “九仓的控股跟卫星电视一样,都是三家大型企业组建财团,然后共同合作。不过也有细微的不同,比如卫星电视是李家跟我们和大东电报局三家平分股权,各自持有33.33的股权。而九仓从一开始就确定了是九龙仓集团的下属子公司,所以三个股东中,九龙仓持有九仓51%的股权,在最初就完成了对九仓的绝对控股。余下49%的股份,美西电讯拥有25%的股份,郭氏兄弟的新鸿基地产拥有24%的股份。我们准备收购美西电讯所持有的九仓股份,新鸿基那边去年就有了出售的意思,只是一直没联络到接盘者,如果你有意接盘,我可以为你联系郭氏兄弟,并尽量为你争取一个合适价位。” 荣太子开出的条件的确让他心动,但徐帆仍然没有给出回复,他还在分析其中的得失。如果只从投资角度来看,无疑这笔投资是稳赚不赔的。 但是,九仓涉及到的控股关系实在太复杂了。吴光正通过会德丰控制九龙仓集团,而九仓电视又被九龙仓集团控制。这其中会德丰跟九龙仓都是上市公司,内里经营环境十分复杂不说,吴光正大一开始便要求的九龙仓绝对控股九仓电视的策略,也有着私人化运营九仓电视的意思。这种情况下,他们就是参与进去了,也是没有资格插手经营权的。这显然与他的野心不符…… 不过,徐帆自然不可能这么明白的把他的野心坦露出来,隐藏了自己的那点小心思之后,他把自己的一些疑惑全都倒了出来。 荣太子笑道:“我就说你肯定会对九仓感兴趣,有关于这些你是不需要担心的。九仓电视的经营上不存在会德丰越过九龙仓插手九仓经营的问题,甚至连九龙仓集团都不能直接插手九仓经营。因为吴光正对九仓电视十分关注,执行总裁吴天海更是他的弟弟,除非吴光正不再看重九仓电视,不然断没有外人插手的余地。至于你担心的吴光正会不会接纳我们,也完全不存在问题。最近几个月的财经版新闻你没有看吗,有关环球集团跟会德丰的摩擦,别说那么大的新闻,你不知道!” 他这么一提醒,徐帆似乎想起了什么。仔细想了一阵,才记起今年年初时,自己曾经看过一个新闻。船王包玉刚的大女婿苏海文控股的环球集团与吴光正控制下的会德丰就九龙仓集团的股权划分,会德丰名下的几处产业所有权,引起了一场轰动全港的船王女婿争产案。 船王包玉刚一生无子只有四个女儿,三女婿跟四女婿瓜分了船王在日本跟北美的部分产业就安分了下来,因为他们自知无力跟船王的大女婿苏海文以及二女婿吴光正争夺包氏商业帝国控制权。 难道…… 结合最近苏海文发表的一些言论,他脑海中已经冒出了一些想法,只是还不能确定,只好看向荣太子等他答复。 荣太子回答的倒是爽快,“陷身船王遗产纠纷之中,吴光正现在的日子也不好过,他如今正是需要帮助的时候。船王四个女婿中,只有吴光正是中国人,大女婿苏海文是奥地利人,三女婿是日本人,四女婿是美国人。除了吴光正意外,立场上都是亲近西方国家,敌视我大陆的。这也是北京的意思……” 后面一句才是重点,不过徐帆已经了然于胸了。 吴光正态度虽然未必亲近大陆,但一向从未发表过任何敌视大陆跟反对香港回归的言论。而且,去年年底吴光正家族控制的八家上市企业市值超过一千亿港币,是香港顶级豪门之一。 看来,之前的亲北京的华人首富李嘉诚最近两年态度开始暧昧起来,让北京那边坐不住了。第二批港事顾问名单中,吴光正是唯一三个没有发表过任何亲近北京言论的名字之一,但在港事顾问名单出来之后,面对记者的采访时他也坦然接受,可见吴光正现在跟苏海文的船王遗产争夺战,已经打到他不得不借助北京影响力的地步了。 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徐帆断然没有拒绝的意思了。他爽快的答应下来,表示愿意跟中信泰富一起,与九龙仓合组新财团共同经营九仓电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