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七章 南影厂厂长 - 重生娱乐大亨

第一百八十七章 南影厂厂长

“……对,妈……我在香港这边找了个女友……嗯,发生了一些事情,我现在没办法暂时没办法回家……对,是国家交代的事情……我六七月份可能要随香港代表团前往北京,从行程上来看,我到时候会在南京停留一段时间的,到时候再回家看你跟爸、哥他们吧……嗯,爸身体还好吧……” 2月21日,忙碌的一天开始了。天才刚刚过了六点,徐帆便早早的起了床,洗刷之后稍微用了些早饭,随后拨通了南京的电话。 随着93年的到来,如今虽然只是年初,徐帆已经感觉到了,一股沉重的压力,压得他几乎要窒息了。 这压力不仅来自于不久后将要签订的港美贸易协定,还来自已经开始大举入侵港片的香港黑社会跟即将到来的美国电影。 这种压力感,再加上最近遭遇了不少事情,导致原本决定要回南京过节的徐帆没能成行,今年春节是在香港度过的,不在他这一世的父母身边。 好在自从去年年底他通过在内地的家人向受灾严重的南京捐赠了五百万巨款之后,他在香港的事业已经彻底曝光,每当家里催促他回家而他又确实抽不出时间的时候,他就会用国家给了他任务来搪塞。内地毕竟还没从计划经济时代走出来,此时的国家观念还是比较重的。每当他提起这个,父母虽然想念他,但总是鼓励他在香港努力完成国家交代的任务。虽然,他们不太清楚国家能交给一个只会拍电影的人什么任务。 “我们都很好,倒是你,在香港那边还吃的习惯吗?听说那边的东西都特别甜,你打小就爱吃咸的东西,吃的习惯吗?” 电话那边,母亲的声音萦绕耳旁,徐帆坐在阳台上认真的听着,隐隐却感觉到鼻尖有些酸涩。家人有着一种强大的魔力,纵使他心里有些芥蒂,但现在他往南京打去的电话越来越勤,也开始越来越想念他这一世的家人了。 “放心吧,妈……”他试着安慰母亲,“我在这边都还吃的习惯,你们二老身体还好我就放心了。爸最近怎么样了?还有你的那家杂货店?妈,我的意思是,你也劝劝爸,早点退休算了。来香港吧,这样你们在我身边,我也能全身心的投入工作中!香港这边一年四季如春,气温最是适合养老!你不是有关节炎吗,来这边我给你请几位专业护理,保管给你治好!” “嗨,都一把老骨头了。不去不去,南京都住了半辈子了,去什么香港!我看报纸上说那都到了国外了,太远了……” 电话那边母亲才刚说完这一句,徐帆就听到了父亲的训斥声音,“都跟你说了多少次了,香港也是咱中国的领土。小平同志不是都说了吗,以前咱们国弱,让洋鬼子给抢走了,现在咱们国家都出两弹一星了,底气足了,身子板硬了,就该收回来!” “就你懂大事……”母亲在电话那边与他争吵了两句,掩不住喜色对着电话说,“爱国啊,你爸现在出息了。本来这好消息他还不让告诉你,想等你回来时给你一个惊喜。你还不知道吧,你爸月初刚给提拔当了咱电影厂的厂长了。这官一当起来,架子也起来了。整天端着杯茶往图书馆跑,说要看什么管……管……(管理学)……对对对,就是管理学的书。老徐我可跟你说了,你有今天可是咱家爱国争气,不然你这不开窍的死脑袋,也能有今天……” 听着电话那边又吵了起来,香港这边徐帆站在阳台上嘴角已经挂上了笑容。感情还是父凭子贵,估摸着是去年年底他委托家里向南京政府捐赠了五百万巨款之后,自己在香港的身份已经被南京政府知道了。 虽然有点现实,但实际上改革开放以来,内地真就成了这般模样了。想他一个南京走出去的地地道道的南京人,在香港闯下了不小的事业,估计是当地政府希望他能会家乡置办些产业,也好壮大地方经济,加上南京电影制片厂一年也拍不了几部电影,也不是什么有数的大厂,这才破格将他那原本副科级的父亲提拔当了正局级的厂长。 这倒是好事,朝中有人好办事吗! 徐帆灵机一动,突然想到了自己父亲做了南京电影制片厂的厂长,虽然不是一把手,上面还有党委书记跟党委,但料来也说得上话。他想了想,才说道:“爸在电影厂干了半辈子,能当上厂长是好事。妈,把电话给爸,我得给他好好恭喜一下。” “行,我去做饭了。你跟老徐聊吧……” “知道了妈!” 多久后,电话到了父亲手中,电话那边传来父亲的声音,“喂……” “爸,你这事可做得不对啊。这事哪能瞒着我……” “呵呵……”听得出来,电话那边父亲的心情很不错,“我这多少还是沾了你的光了,还得感谢老林。这不去年年底咱家给市政府捐款五百万吗,还别说,不仅市委书记、市长都惊动了,没多久连陈省长都惊动了,亲自来咱家转了一趟表示感谢,你这关系也就曝光了。正巧咱们南影厂的李老书记年纪也大了,去年年底响应小平同志的‘老同志下去、新同志上来’的口号退了下去,你林叔上调做了党委书记。南影厂厂长的位子空了下来,又一时半会的找不到合适的人。这不他一跟国家推荐我,我不就上来了!哎,这把老骨头有的活动了!” 他虽然在抱怨,但听得出来心情非常好。徐帆莞尔一笑,心中欣喜不已。因为他听到了一个自己想听到的消息,那就是那个给他印象不错的,锐意改革的前南影厂厂长林方正,上调做了南影厂的党委书记。 他试图压下心中的激动,但声音中带着轻微的颤抖,却怎么也止不住,只能说他实在是太高兴了。 “林叔当上党委书记啦?呦,那这可真要多感谢他。爸,你们南影厂现在发展的怎么样?” “还能怎么样,就这样了!”一提到南影厂的现在,电话那边就变成了叹气声,“就那么四五十号人,过半都是老同志了。有得过且过思想的太多,加上政府也没钱,老林跟我跑断了腿,才弄到三十万的拨款,还多数是看在你的面子上给的。要说拍一部电影,这钱勉强也够了,但是拍什么好呢。咱们现在跟盲头苍蝇一样,难道回头去拍小话剧?” 徐帆有些好奇,“南影厂不至于这么落魄吧,我听说前两年你们南影厂不是拍了一部名叫《屠城血证》的故事片吗,听说都满世界的出口了……” “那都是喊空号子……”父亲电话那边呸了一声,“大小奖杯收获了十几座,什么出口,基本都是白送的。南斯拉夫跟越南加一起卖了三万块,就香港那边多一点,银都给了10万块,加一起还不够拍摄成本呢!” 这市场经济做的! 徐帆直摇头,《屠城血证》他还是有些印象的。一部非常不错的故事片,结果竟然没赚到钱。不过一想到南影厂的性质,他也轻叹了口气。国营电影厂的老毛病,政治高于市场,名声大于收益。 “你们要还这么整,这南影厂就真没希望了!”徐帆感慨一句,他这话才刚落下,心里就骂了自己一声,骂自己哪壶不开提哪壶。南影厂在他父亲的心目中,那就是一辈子战斗的地方,寻常哪里允许别人说一句难听话。 不过,就在他都做好了挨骂的准备之后,却不想从父亲那里听到一声长叹,“谁说不是呢,要不爱国,你脑袋瓜子灵活,给咱南影厂指条活路!” “咦!”徐帆惊疑一声,电话那边父亲没好气的哼了一声,“咦什么咦,真当我就老糊涂了,小平同志都说了,现在是学习外面的先进经验,要摸石头过河,尝试走市场经济的时期。都改革开放了,还端着大锅饭时代的那套,还嫌苦日子没过腻啊!” 徐帆哈哈一笑,赞道:“你要是有这种想法,我可就放心了,爸。”他想了想,好奇询问道:“听说老八一厂都尝试要走股份制了,你们南影厂有改革计划吗?爸,你帮我问问林叔他们吧,如果你们南影厂准备走股份制改革,我可以考虑投一笔钱,把南影厂给盘下来。” “你能投多少钱?”电话那边父亲有些犹豫,先问了这么一句。 “不会低于千万,只要你们愿意股份制改革,并吸引外资投资,让我投资一亿,我都愿意!”在商言商,徐帆连忙祭出大红的胡萝卜诱惑起来。现在永盛电影公司在香港遭到港府的打压,都被迫向内地开始转移资产,甚至在深圳投资五千万,建立了自己的新制片厂。未来几年里香港的电影大环境将迅速恶化,真要是条件允许,他不介意将南影厂盘下来,弄个中港合资电影公司,直接进军内地市场。 “嘶……”父亲抽吸了一阵冷气之后,好半天才叹了口气。“哪有那么容易,改革说下来就下来了。要说股份改革,咱们厂哪有什么东西拿去改革的,都是空头架子,连大院都快长满野草了。” 他抱怨了几句之后,到底心念着南影厂,沉吟一会才犹豫着说道:“这样吧,回头我跟老林商量下,正好两天后厂里要召开党委会议,要不我到时候在会上询问下吧。这事牵扯的太多了,不仅咱厂里职工要表态,党委也要赞同,最后还要省政府那边点头。咱南影厂是直接归属省政府管的,一来一往的等上面拿定了主意,怕不是一年就要走完了……不行,今天有机会,你得给我拿个能立竿见影的主意。” 确实,南影厂再小但毕竟是国企,要股份制改革,而且还要吸引港资入股,的确不是一天两天能谈成的事情。徐帆想了想,也确实有心为他父亲增加了威望。当下沉吟片刻,眼睛一亮,“这样吧,我们这边有部电影,叫《武侠七公主》,是一部武打电影。这样吧,你们南影厂负责帮忙联络下拍摄场景,我到时候给张罗下招募下内地演员进剧组,把电影改成合拍吧。你们联络下看能不能在内地上映,若是能在内地上映,也不是立竿见影的就起到了效果吗!” 自八十年代初开始,中港合拍的电影中,只有武打电影最好通过广电总局的审核,在内地上映。 父亲想了想,“不存在政治成分吧?” “绝对没有……” “那行,我跟老林他们商量下,然后跟省广电局的领导们询问声,要是没有反对的,就这么办!” 给南影厂安排了一场合拍电影之后,父亲明显心情更好了。将挂电话的时候,他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一般,向他传达了一个消息,“对了爱国,前几天老大来看我们,跟我们闲聊时说你让他找的人,他给你找到了。好像叫什么姜万勐是吧,他说你下次电话来时,让我们给你说一声……” 电话这边,徐帆放下了移动电话,面朝大海心中激动异常。 世界第一台vcd的发明者终于找到了,dvd电影光盘在未来可是仅仅稍次于电影票房的另一大超级收入源。而且,dvd产业也是电影工业的一大超级支柱。 胜利女神,终于对他露出了微笑。他心中暗暗发誓,一定一定一定要把握住这个机会,决不能再让那支本该带着中国电子工业之梦翱翔的雄鹰,成为了折翼的燕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