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章 开拍 - 重生娱乐大亨

第一百九十章 开拍

一间房间内,一台松下制造的电风扇在不停的摇头转动着,摄影师郑兆强熟练的控制着摄影机,不远处的灯光组在小心翼翼的控制着照明灯,心里默默数着数字,随着电风扇转动的频率,每隔五秒钟便控制着照明灯对准那台电风扇,制造一道强光柱。 约莫四十多秒钟之后,郑兆强打了个手势。灯光组配合着停止了继续制造光柱。他将摄影机暂停拍摄,两个剧务快速上前,将准备好的固定架架起,对准了房间内的一张床。随后进行校准之后,剧务确定ok,郑兆强这才上前重新掌机,电影继续拍摄,一本护照跟一张登机机票先后出现在镜头内,作为徐帆的御用摄影师,郑兆强得以提前半个月拿到具体分过镜头之后的电影剧本,因此对于将要拍摄的场景已经了然于胸。 他熟练的控制着摄影镜头由长焦距转入短焦距,拉近镜头之后,放大拍摄了一个机票的七秒特写。那是一张从香港将直飞前往北京的机票,首发站是香港启德机场,终点站是北京首都国际机场。起飞时间是晚上10:45分,预测抵达时间为凌晨2:16分,全程需三个半小时。 “cut!” 旁边徐帆提着导话筒大喊了一声,郑兆强闻声关上了摄影机,所有人都看向了他。 徐帆没急着去搭理剧组,反而跟旁边的两个年龄都在三十上下的年轻人交谈了起来,“你们怎么看?这几个镜头是只需要后期剪辑还是要特效处理?” 两个年轻人小声交流了一阵,其中戴着眼镜的那个推了推镜框,看着监视器:“不需要特效处理,后期剪辑应该能够完成,这里没什么难度,不过需要名家操刀,毕竟要把几组分别为十几秒钟的镜头剪辑拼凑在一起,组成一个只有几秒的分镜镜头,没有一定的功力,很可能就要搞砸了!” 徐帆舒了口气,点点头打了个手势,“剧务第一组,对房间场景进行拍摄留案!” 万一后期出现了问题,他们是需要重新拍摄之前的几个场景的,所以,必须通过照片的方式,将原本场景内的布置留下备案,以便以后需要用时进行场景恢复。 “好的,boss!” “第二组,准备布置场景!” “知道了,boss!” 不愿宽阔的房间内,大家忙得热火朝天。徐帆跟郑兆强等几人凑在一起,交流有关电影拍摄的问题。 这里是新界,曙光电影临时租凭的一处拍摄场所。尽管他们着急拍摄启德机场内的场景,但是布置还没有完成,加上美国国务卿访问香港,启德机场方面为了配合安保问题,劝说他们推迟拍摄时间,所以,徐帆他们也不着急拍摄机场一幕,先行拍摄其他场景。 “boss,场景已经布置完了!” “ok,所有人都准备好了吗?”正在跟郑兆强等几个剧组主要人员交流拍摄经验的徐帆,听到了剧务那边提醒场景已经布置完成的提醒后,拿起导话筒道:“电影刚开拍,日后有的是大家忙碌的时候。趁现在锐气正盛,我们分秒必争,争取早点拍完这几幕场景,直接过渡到机场!”那边传来了刘青云的扩音声:“导演,我没问题随时可以。”周围众人也都出声回应,徐帆点了点头,对手中话筒喊道:“ok,第一幕第三场景第一次拍摄,action!” 在他宣布重新开拍之后,郑兆强重新打开了摄影机,镜头一转,拍摄方向转向了新布置好的一张桌子上。 首先印入眼帘的是一本书——《北京旅游指南》。 郑兆强控制着镜头停在这本书上约莫三五秒钟之后,一个手掌便将这本书拿走,露出了这本书后面所隐藏的另一本书——《皇帝之死》(英国人瑞英克尔所著,记录辛亥革命跟袁世凯命运的一本书)。 徐帆认真的盯着监视器,开头这几幕的拍摄难度并不大,因为并未出现任何人物,要说唯一麻烦的,大概就是在后期要通过剪辑,将前面这些拍摄长度多达几十分钟的数十组镜头,剪辑压缩到一分多钟。 发现摄影机出现了晃动,徐帆一抬头看到了郑兆强已经看向了他,他知道这第一幕的第三场景已经拍摄完成,直接打了个手势之后过度到了下一场景。 《北京旅游指南》被扔在了一堆行李之上,道具组得到指示之后小心的控制着电风扇。可惜几次都没有获得想要的效果,这一幕不得不反复重拍了三次,才总算按照他们的想法,书页被风力吹动,稳稳准准的停在了那本《北京旅游指南》中的一页。 印入眼帘的是几个粗大黑字组成的标题——景山公园。一整面都是用文字跟几张优美的彩色图片详细的介绍有关它的一切,郑兆强小心的控制着摄影机镜头,将焦距对准了旁边一张巨大的彩绘,一个身穿龙袍佩戴龙冠威武不凡的人吊死在山上一棵老槐树上。旁边还有几个汉字标柱上,明崇祯十七年(1644)三月十九,李自成的农民起义军攻入北京时,明思宗朱由检缢死在当时仍被称之为万岁山的东麓一株老槐树上。 1993年2月28日,美国新任国务卿沃伦-迈纳-克里斯托弗应新任刚度彭定康邀请访问香港。尽管从港美双方对外透露的消息来看,这一次的访问,是美国在其刚刚游说完加拿大跟墨西哥两国,同意与其建立北美自由贸易区之后,将注意力转向大西洋跟太平洋对面的欧洲与亚洲的表现。 但是,台湾跟大陆都在密切关注着这一次的访问,并酝酿着变化。 因为就在美国国务卿访问香港不久之前,港府刚刚将新任港督彭定康的那份意图为港、独埋下暗雷的政改方案副本逞交中方,北京看出了英国人的险恶用心,严词拒绝承认彭定康的所谓九二直选方案,并表示若香港立法局通过此方案,中方将另起炉灶成立临时立法会,1995年经直选产生的立法局议员将不能过渡到1997年香港回归后。 中英两国的关系,因为英国人妄图永久分裂、香港的险恶用心而步入冰点,英国人尽管没有出面,但英国政府却暗中指使彭定康伺机而动。在这种情况下,末代港督彭定康向美国寻求支持政改方案。美国总统克林顿通过电话直接向港府表示了肯定跟支持,此时美国国务卿沃伦-迈纳-克里斯托弗访问香港,在北京看来就是来者不善。 台湾同样也在密切注视着沃伦-迈纳-克里斯托弗访问香港,因为这位美国国务卿的亚洲第二站便是一水之隔的台湾。台湾那边李辉辉总统虽是靠着‘反台、独’起家,但骨子里却深刻着政客的基因,他是位可以为了自己的前程跟未来不惜出卖灵魂跟国家的冷血者,在不惜伪装自己,与大陆和平共处几年之后,获得了大陆的支持稳定了台湾政局之后,他开始谋求更进一步。不仅要在影响力上更进一步,还要整个国际甚至全球的目光都看向台湾,看向台北甚至看向他本人。 台湾的政局变化近在眼前,他还在等待着,等待着一个机会。一个美国对待大陆跟台湾的态度转变的机会! 沃伦-迈纳-克里斯托弗来了,带着其规模庞大的代表团而来。其中不仅包括美孚石油总裁、ibm全球副总裁、花旗银行大中华区总裁、通用电气副总裁等一批重量级美国商业巨子,还有以立场强硬著称的德克萨斯州议员德洛伦斯。八十年代美国对华提供军事技术援助时,他是美国最强硬的反对派之一。 同行的尚有不少美国电影界人士,其中最显眼的两位便是二十世纪福克斯的新老板默多克跟号称美国最有想象力的伟大导演,以拍出了《星球大战》而名扬全球的乔治-卢卡斯。 乔治-卢卡斯的香港之行目的未知,但是却有消息称,美方代表团似乎想以他的影响力,积极联络香港本地电影界人士,共同推动港府相关娱乐政策转变。 至于那位二十世纪福克斯的大老板,世界最著名的娱乐大亨默多克的目的,不用说这头嗜血巨鳄乃是闻到了血腥味,盯上了李泽楷手中的肥肉——亚洲卫星电视。 亚洲卫星电视在香港有一定的客户,并且覆盖面在逐渐扩大,主要的收视用户来自印度及中东等地区,前途可以说是光明的,增值空间广阔,但由于启播时间尚短,实际的收益并不大。加上李嘉诚等香港富豪期待的内地政改方案迟迟不出,为了向北京施加影响力,李嘉诚决定对整体的经营策略作重大调整,主要将通信和传播业务投资收缩,将不少的产业变卖换取资金回笼,短时间内便令手上的流动资金多达一百六十亿港币之巨,随时方便投资内地或者家族整体撤离香港。 在这种情况下,骨子里隐藏着投机者血液的李泽楷决心将卫视出售!事实上,他购买下了中信泰富所持有的亚洲卫星电视股份,形成了绝对控股之后,便对外界放出了风声。 听到这个消息,多位买家都对卫视表示感兴趣,其中包括美国的nbc,英国的皮尔森公司、日本的三井公司和默多克的新闻集团。然而,李泽楷只看中一个人,他就是早已有意染指香港电视事业的传媒大王默多克。 默多克的新闻集团财雄势大,他拥有美国的两个世界级的大电影公司,拥有英国的《泰晤士报》和《太阳报》。然而,他的眼光早早地就放在了中国,他首先杀入香港,买下来《南华早报》50.1%的股份。接着,又入股《华侨日报》。他的下一目标是要控制香港电视,于是他盯上了香港巨富李嘉诚麾下的和记黄埔公司经营的亚洲卫视。是的,他已经拥有了美国、英国的电视网,美洲电视网,缺的就是亚洲,收购了亚洲卫星电视之后,他就真加冕成为了世界第一位娱乐帝王。 所以,这一趟香港之行,他是怀揣着巨额支票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