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三章 炮轰金像奖 - 重生娱乐大亨

第一百九十三章 炮轰金像奖

似乎是怕冷落了佳人,巩俐与他闲聊了几句,又把热情投向了周慧敏那边,在晚会开始之前,与她聊得十分开心。 当司仪开始准备登台的时候,她才停止了跟周慧敏小声交谈,重新将注意力落在徐帆身上。 徐帆事实上一直在等她开口,他不是笨蛋,自然能感觉到巩俐似乎有话要说,只是一直开不了口。他思考了一阵,才明悟了对方是怕他拒绝,毕竟两人也算是第一次见面,沉吟片刻有心卖她一个面子,内地演员来港之后难免会遭遇一些困难,若是她遇上了,自己能帮助的就帮一些吧。 当下便从身上掏出一张名片给了她,“颁奖典礼要开始了,都是内地过来的,以后咱们免不了多亲近一些。你们才刚来香港,若是能有什么帮上忙的,不妨给我一个电话,能帮上的我一定帮!” 她像是没有想到他会这么好说话一般,愣愣的看了他一阵,才接过那名片装好,脸上笑容也真切了不少,连连感谢道:“那可就要多谢徐先生了,晚会要开始了,我也该回去了!” 她像是来的时候一样,走得也很匆忙。 周慧敏看着她远去的背影,挨着他小声道:“达令,她好像有事要求你!” “咦……”徐帆惊咦一声,“你也看出来了?” 佳人被他小瞧,琼鼻微微一皱,挣开了被他紧握着的柔荑像是生气了一样。 徐帆好笑地看她跟自己耍乖,连连讨饶几句之后,她才低头小声与他接耳:“我看了前几天的报纸,不是说她的绯闻男友,大陆一个很著名的导演,也来了香港。你说会不会跟他有关?” “张艺谋?”徐帆一愣,89年老谋子跟巩俐的恋情曝光之后,还特别出走香港拍了一部名为《古今大战秦俑情》的电影,第二年冬张艺谋就跟妻子离婚,之后跟巩俐成为了万众瞩目的情侣。佳人一提到巩俐的男友,他立刻就想到老谋子。 “好像就是他吧!” 周慧敏没有他过目不忘的本事,只是偶然之间看到了这新闻,记不得那人的名字。 “是他吗?” 老谋子徐帆非常熟悉,大陆电影人想不认识他都难。作为大陆最大牌的导演代表,他就算是拍不出成功的商业大片来,也早就被树立成了一面大旗,一面大陆电影人想要超越的大旗。对于他的一切徐帆可谓是了若指掌,闭目沉吟片刻他心里已是理顺了一些东西。 只是猜想归猜想,究竟是不是如他所想的那样,只看未来几天他的电话是不是会响起,就知道了。 夜幕早已经降临了东方明珠——香港,星光璀璨的文化中心大剧院,在肥肥沈殿霞跟狮子头岑建勋的主持下,第12届香港电影金像奖颁奖晚会正式开始。 跟去年有些不同,金像奖将特别纪念奖摆在了最开始,获奖者是半个月前刚刚去世的香港老一辈电影人吴楚帆。他从三十年代便开始投身电影制作,一晃为香港电影的壮大贡献了足足贡献了几十年青春,是香港资历最老的一代电影人之一,他的离世,令香港电影界陷入一片悲痛之中。曾经与他竞争多年的邵大亨在闻听他的死讯后,甚至不顾几十岁高龄亲自前往加拿大为他扛灵,可见他的影响力。 特别纪念奖之后为表示对新人的重视,今年的最佳新人奖同样放在典礼比较靠前的时间颁发。 今年获得最佳新人奖提名的共有五人,其中三女两男,分别是袁咏仪《亚飞与亚基》、古明华《旺角马场》、朱茵《逃学威龙2》、郑秀文《飞虎精英之人间有情》、熊欣欣《黄飞鸿之二男儿当自强》。女神朱茵、天后郑秀文都是在今年首次进入电影圈,七哥熊欣欣如今也靠着鬼脚七这一角色名扬东南亚,但可惜最终斩获了最佳新人奖的却是港姐袁咏仪。 最佳电影歌曲随后被台湾知名音乐人小虫获得,之后便是最佳电影配乐一奖。陈勋奇曾经为《逃出立方体》配乐,而今天他也因此获得了最佳电影配乐提名,可惜这一奖项他没能竞争过小虫,台湾音乐人小虫今天可谓是赢了个大满贯,凭借着电影《阮玉玲》横扫本届金像奖所有音乐奖项。 电影动作指导一奖,程小东虽然凭借三部电影同时获得三项提名。可惜袁和平的袁家班此时已经垄断了港台各大奖项之中的动作指导,今年一样不出例外,凭借着《黄飞鸿2》,袁和平横扫程小东跟唐季礼,笑着夺走了动作指导奖。 晚会颁发了一个又一个的奖项,掌声、欢呼声和开心激动的感谢声也在不停地响起。 《东方不败2》夺走了最佳服装设计,最佳剪辑被吴宇森的《辣手神探》夺走。 《阮玉玲》今晚很可能将同《笼民》一道成为最大的赢家,在小虫靠着这部电影包揽了全部音乐大奖之后,它又在全场的羡慕跟嫉妒之中,夺走了最佳美术指导跟最佳摄影两项大奖,一举包揽了本届金像奖之中的四座奖杯。 随后最佳男配角跟最佳女配角也各自瓜熟落地,无名小生廖启智凭借着《笼民》击败了吴镇宇、黄秋生、梁朝伟、甄子丹、李兆基等人,夺走了最佳男配角一奖,率先为《笼民》收获一奖。随后的最佳女配角一角则不出意料落入美女巨星冯宝宝的囊中,成功为今晚的夺奖大热门《92黑玫瑰对黑玫瑰》开了一荤。 随着这些次要奖项的一一揭晓,宣布了徐帆之前的糟糕预感成为了现实。商业片色彩浓郁的《逃出立方体》跟《傲慢与偏见》果然不是金像奖评委会的菜,在这些次要奖项之中,他的两部电影共获得了五项提名,可惜全军覆灭一奖未得,为他开了一个糟糕的开始。 晚会此时来到了最后的阶段,四项主要大奖之一的最佳女主角要颁发了。 在一千七百多人的掌声之中,一身帅气黑色西装的岑建勋拿着藏有奖项结果的信封,笑着看了一眼徐帆他们这个方向,令呼吸开始粗重起来的周慧敏激动的握紧了他的手。徐帆小声的安慰着她,他知道周慧敏很想获得这个金像奖影后,只可惜论演技跟知名度、影响力同样获得了提名的张曼玉、林青霞、梅艳芳都不在她之下,而且成名比她更早。所以,这一奖项基本上注定了与她无缘。 “今晚我很高兴,我的搭档肥肥主动让出了最佳女主角奖的颁奖机会,这让我有了成为全场甚至全港焦点的机会,哪怕只是一瞬间……”他平时工作中是个非常严谨的人,但毕竟是拍过多部喜剧电影的艺人,岑建勋也是很有幽默感的一位,有他站在场上,果然一开口便令整个大剧院笑成了一团,“现在我庄严的宣布,香港最美的女人,都在盯着我……手上的信封。她们在等待着我宣判她们的命运……是谁能够站在这舞台上,从我的搭档手中接过那一奖杯!” 文化中心大剧院里顿时响起哄然大笑的哈哈声,还有一阵起哄的高呼声。周慧敏也跟着喝彩了几声,全没了平时的温柔劲儿,她的一双美眸,已经全给岑建勋手上的那信封所吸引住,表情也显得无比的凝重。金像奖最佳女主角奖,对于香港电影界而言,就是最高荣誉,就如同那遥远而不可及的奥斯卡小金人对于美国电影人的诱惑一般,谁能不能抵挡。 “废话说了很多,现在肯定有人不耐烦了。好吧,再拖延下去,恐怕我这个世界的焦点也维持不了多久,就会因为引起众愤而遭到一顿毒打。那么,让我们看看今年的最佳女主角提名名单吧,林青霞《东方不败2》《绝代双骄》。”说着,他后面的大屏幕上便播放起了提名人的电影片段,台下也响起一阵高昂的掌声,林青霞掩嘴以示欢喜之后,自己也一脸笑容地鼓掌。待她获得提名的两部电影的片段播放结束,岑建勋又念道:“张曼玉《阮玲玉》、《新龙门客栈》。” 下面的掌声和欢呼声顿时更加大了,今年的香港金像奖创造了不少‘记录’。比如其中一条便是由最佳女主角提名所创造的,那就是今年的林青霞跟张曼玉,各自凭借两部电影同时获得提名,可谓风光无限。 周慧敏羡慕的看着屏幕,没多久之后终于出现了她的名字。 “周慧敏《逃出立方体》。”屏幕上放起了周慧敏在《逃出立方体》电影中,带着眼镜的聪明女大学生形象,她用一连串的高深莫测的数学知识,破解了魔方空间的秘密。在掌声中,佳人激动的抱紧了徐帆,赢得一片善意的笑声跟起哄,任谁都知道没有徐帆就没有她的今天,在场的很多年轻貌美的女人都将羡慕、嫉妒的眼神投向了她。 岑建勋最后又念道:“梅艳芳《审死官》……邱淑贞《赤果羔羊》。” 念完了整份提名名单,在全场一千七百多人的注目下,岑建勋拆开了手中的信封,大屏幕上分成了七格,其中林青霞跟张曼玉各占去了两格,林青霞一身英姿飒爽不负女神之名,张曼玉也一改花瓶形象,所饰演的阮玲玉的凄美倔强、金香玉的泼辣果敢,都为她打碎了花瓶的污蔑,树立起了香港实力派女艺人的金字招牌。梅艳芳跟邱淑贞一脸平淡的看着两人,两人都明白自己基本没有夺冠的可能,因此表现的十分平淡,惟独周慧敏稍稍有些期待,呼吸逐渐急促。 “得奖人是……”岑建勋取出信封里的结果,看了一眼,便有些明白为什么主办方会让他颁发这个奖项了,他笑了笑,宣布道:“张曼玉《阮玲玉》” 说罢,歉意的看了一眼周慧敏那边,然后为张曼玉鼓起了掌来。 佳人一瞬间身子一僵,面色黯淡的靠在了他身上。徐帆叹了口气,将她搂在怀里,好声小声安慰道:“没关系,今年竞争那么惨烈,我们明年再来,有《午夜凶铃》在,任谁也竞争不过你!” “嗯!”佳人也知道自己想要夺得桂冠可能极低,只是总归有些盼头,真当信封打开念出了获奖名字不是自己之时,坐在下面看着别人激动的上台致辞,她心里多少有些吃味。要知道半个月之前,她便已经准备好了获奖致辞。 最佳女主角奖之后便是最佳男主角奖,岑建勋凭借着在《傲慢与偏见》中的完美演绎获得提名,可惜却败给了梁家辉,被梁家辉捧走了金像奖影帝奖杯。 第12届金像奖颁奖典礼很快落下了帷幕,一切奖项都尘埃落定,最后几个重量级的奖项,最佳编剧、最佳电影跟最佳导演都没有出乎意料之外,被逆天级黑马《笼民》包揽。这部票房只有170万,令嘉禾亏钱亏到想吐血的电影成为了本届金像奖最大的赢家不得不说是现在金像奖走入死路的证明。 连得九项提名却一奖未得,徐帆虽然不在意却也没有多待的意思。但是他要离开会场,却有些记者打上了他的主意,直接堵上了准备离开的他跟女友周慧敏,询问他的看法。 “对于本届金像奖的结果,我只能说情理之外,意料之中!”对于现在的金像奖,徐帆的确有种不吐不快的感觉。而他的身份也注定了他不惧得罪人,反正金像奖这几年的趋势是越来越瞧不起商业片,他就算是捧人臭脚也不见得就能获奖,自然更加不惧得罪人,既然有记者要问,他倒是不介意说两句,“金像奖的诞生灵感来自美国奥斯卡,旨在为鼓励香港电影的发展。自金像奖成立以来,由于绝大多数香港本地电影人出身草根,这种局限性导致香港电影界缺少拥有国际视野的电影人,以至于金像奖后来的发展,基本上都是在照搬奥斯卡的模式。” “无疑美国奥斯卡在经历了半个多世纪的磨砺,已经结合本国自身的具体情况,诞生了一种适合美国电影发展的模式。但是香港作为一个只拥有五六百万人的大都市,我们先天性便与美国电影有着天壤之别,因此全盘接收美国的经验,只会多走弯路。我不怕得罪人,既然有人想问,我就不怕回答。除了金像奖刚诞生的最初几年外,这几年里金像奖评委会的获奖观点越发倾向于文艺片,这无疑是自取灭亡。香港作为一个移民城市,同时本地区的文化也是偏向中华文化,本身并不具备西方式的人文主义色彩,在欧美大行其道的文艺片,在香港并不见得有多讨喜。过去的十年中,香港所拍摄的上百部文艺片中,获奖者比比皆是,但是影评认可不代表观众认可,叫好不叫座者十有,票房能过千万者屈指可数,甚至多数文艺电影都是亏钱卖吆喝。” “我理解金像奖评委会对于拍摄文艺类电影的鼓励,只是这种鼓励应该是有限度的。去年香港共诞生了十四部本埠票房过三千万港币的电影,但是最终却只有《东方不败2》跟《黄飞鸿2》各自获得一个小奖项。票房前十的电影中没获得提名的比比皆是,去年差点总票房便达到五千万的电影《家有喜事》很差劲吗?一个提名都没获得?难道观众都是傻子,愿意掏钱去看一部很差劲的电影?还是你们觉得只有你们懂电影,其他人跟观众都是傻瓜?” 对于金像奖,徐帆是真有一种怒其不争的感觉,这几年金像奖不但越来越排斥商业电影,不但地域保护越来越重,甚至还出现了拼人脉跟拼影响力的情况。比如今年的金像奖大赢家《笼民》跟《阮玲玉》,前一部获得香港众多影评家的交口称赞跟鼎力支持,后一部则得到了导演协会的大力支持,结果两部电影都成为了今年金像奖的大赢家。 这两部电影真的优秀到了那么逆天,两部电影加在一起数百万的总票房,可以干翻了那些仅在香港本埠总票房便过三千万、四千万甚至逼近五千万的大卖之作? 不不不,还不是因为金像奖评委会喜欢这两部电影! 是的,这两部电影或许优秀,但也没有能力获得那么多的大奖,真实原因其实不过如此,只因为香港金像奖评委会喜欢它们,仅此而已。 思来想去,徐帆郑重思考之后,借媒体之口,向金像奖评委会递出了警告:“这几年的香港金像奖已经在变质,对于商业电影的极端排斥,对于文艺电影的过分溺爱,大走学院派开始脱离观众跟市场,这让我们开始怀疑,这个奖项是否还有能力跟资格代表全香港电影界,代表香港电影最高荣誉。今天我将代表曙光电影,向金像奖官方郑重警告,未来三年内我们会继续关注金像奖的含金量跟公平性。商业电影作为电影艺术的一部分,在美国尚且没有得到奥斯卡的赶尽杀绝,但是在香港我们却面临几近金像奖的内部封杀。如果未来几年间,若金像奖继续表现出极短排斥商业电影的倾向,我们曙光电影会考虑,永久性停止与金像奖合作,本电影公司所拍摄之电影,将不再申请跟接受金像奖下属任何奖项提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