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四章 文青是种病,得治 - 重生娱乐大亨

第一百九十四章 文青是种病,得治

有几个朋友提醒我,文最近太水太平淡了。抽了点时间精简了下大纲……—— 金像奖之后,徐帆的炮轰可谓是在香港影界掀起滔天巨浪。 尽管这几年,香港金像奖越发偏向于文艺色彩较重的电影,大量商业味道浓郁的电影被人为限制在金像奖之外,为人所诟病。但在徐帆之前,少有导演及巨星敢正面抨击金像奖,只因为金像奖背后几乎站着香港数十相关从业协会,在华语电影圈这种极其注重人脉的地方,少有人愿意为了一时之不快,而彻底得罪了一个团体。 但是,别人担心不代表徐帆也担心。他虽然也眼红金像奖这一华人电影圈含金量最高也是最具影响力的电影奖项,但却很清楚自己这种商业导演,很难得到金像奖的青睐。从87年之后香港金像奖逐渐开始摈弃商业片,转而追捧文艺电影,这种不良风气一直持续到1999年,在香港电影已经彻底不振之后,方才不得不做出妥协,第一次降低了门槛允许《古惑仔》系列标准商业电影进入金像奖。 两项一记算,中间13年的时间里,金像奖都在评委会的手中重复按照他们自己的喜好,将一部部文艺电影包装成冷门、黑马。 尽管商业电影在票房上所取得的成功补偿了其在金像奖上的损失,但这些对于商业电影来说真的公平吗? 不见得! 商业电影没有创新?口碑不如文艺片? 不,比起文艺电影,商业电影无论观众口碑跟创新能力,都远在文艺片之上,而且大量应用了新技术、特效等等,真要是一文不值,世界经典电影中,为什么观众记下了那么多部商业电影! 这也是徐帆之所以临时改变心意,站在前台炮轰金像奖的原因。 最坏的结果,难道还能比现在更坏吗?他可是连续两年金像奖走个过场,已经不可能有比这更坏的结果。 身为香港电影界的新贵,徐帆站出来炮轰金像奖言论,仅在第二天便登上了香港诸多媒体,媒体报道可谓是层出不穷。 “商业电影导演炮轰金像奖评选制度,少数人喜欢vs大众喜爱?!”——《明报》 “电影新贵疑因不满九项提名一奖未得,炮轰金像奖评选制度不公!”——《东方日报》 “去年十四部香港票房过三千万全军覆灭金像奖,被称之为华人世界电影第一大奖金像奖遭年轻导演炮轰,指责偏爱文艺不爱商业!”——《星岛日报》 徐帆炮轰金像奖的言论一出,可谓一石激起千层浪,瞬间在香港甚至台湾等地区,掀起激烈讨论。赞同者有之,多数都是香港地区的商业片导演,诸如吴宇森、唐季礼等大牌商业片导演这几年来连连败于一些名声不显的导演手中,其耗费数千万巨资拍摄的大片,虽然席卷港澳台及东南亚,斩获无数票房,奈何就是不得金像奖评委会的喜欢,早就有人憋了一肚子火气。 只是香港全资就这么大,大家都不愿意撕破了脸皮,彻底得罪了金像奖官方跟评委组织,因此还能忍着。如今有人率先站出来炮轰金像奖,自然引起一片喝彩声跟掌声。在香港,几位大炮导演之中,除了跟徐帆有些过节的导演徐克没有站出来公开表态,包括王晶、唐季礼、吴宇森、李力持、刘镇伟等在内的诸多名导都对金像奖这几年来的风头转变表示了自己的看法,他们或许因为导演协会在金像奖评委会中影响极大,而他们又都是导演协会的一员,没有像徐帆那样公然开炮,但也对金像奖如今重文艺片轻商业片的极端态度表示了不满。 有赞同者,自然就有反对者了。香港导演黄志强不是第一个站出来指责的,但却是影响力最大的一个,他公然在接受《明报》采访时表示:“自己没能力,都别叫不公平!那么大了还是小孩子吗?还以为会哭会闹就会有糖吃?他去年得了四项提名,怎么来的大家心里有数!今年又得了九项提名,可见金像奖官方对他的看好。只是一个大奖,一个具备国际影响力的奖项,需要综合考虑的很多,评委会那么多人,大家那么多脑袋思考起来,最后得到的结果肯定是最正确的!如果每一个人都像他一样,自己不得奖就大卖不公平。金像奖还能办成吗?” 这黄志强是香港电影界公认的小人,他特别记仇。当年他的一部电影要开拍,仗着自己在电影界有些影响,便给出了一个极低的价格邀请成龙担任主演。可惜那时大哥已是香港最顶级的电影巨星,又见他态度傲慢根本不接,结果反而被他记下了这‘仇’,之后几年里只要报纸上出现了有关成龙的负面报道,总是少不了他添油加醋。 徐帆虽然跟他没仇,但他是香港电影界少有的排斥香港回归的导演之一,而且又跟徐克有些交情,之前徐帆被提名为代表香港电影界的港事顾问之时,他就曾经站出身来指责他不具备资格,如今见到他在报纸之上怒骂,徐帆看到之后根本懒得隔空与他对骂,完全没将他放在眼里。 徐帆的一番言论,倒是也引起了金像奖高层的持续关注,甚至不得不站出来做出回复!过去几年里随着商业片电影越来越难入金像奖之眼,自然少不了有人要抨击金像奖的评选制度。只不过,金像奖从来都不正面回复,偶尔引起多方关注,他们也能从容应对。只是,这一次却有些不同了。 作为香港电影界新贵,从表面规模来看如今仅次于嘉禾的新巨头,代表着曙光的徐帆一举一动,都影响到了香港众多的电影人,影响力自然与那些曾经抨击金像奖的电影人大不相同。他如今一站出来,香港众多商业片导演便是齐声呼应,令金像奖高层难堪加忿怒的同时,又不得不站出来安抚。他们也在担心,毕竟过去几年里,越是卖座的电影越难斩获金像奖,在香港已经逐渐成为了一条铁律。 从1987年第六届金像奖最佳电影颁给了当年的票房冠军《英雄本色》之后,再也没有一部获得香港历年票房冠军的商业片能够获得这一奖项。 自87年起起初几年里,金像奖或许还会选择《秋天的童话》这种兼顾商业跟文艺的佳片,再往后的几年里,越是冷门跟在影评人口中获得交口称赞的文艺片,越容易成为金像奖黑马,哪怕票房并不出彩,也能一黑到底。 今年金像奖高举着良心的大旗,却将一部票房只有170多万港币的扑街电影推上神座,徐帆一站出来怒起指责之后,金像奖官方确实有些底气不足。任他们评委会再怎么喜欢文艺片,但是确实越做越过了。 对于徐帆的‘不负责任’的言论,岑建勋事后没少怒起。他如今正在谋求曙光电影跟金像奖的合作,而徐帆的编剧家协会也正在接受金像奖的审核,不出意外明年本该就被金像奖加纳为评选团体之一的。但如今因为他的这一炮轰金像奖的举动,已经彻底得罪了金像奖那边,日后他们不给曙光的电影小鞋穿,已是高风亮节了,合作什么的,恐怕暂时就难办了! 任由岑建勋怒吼连连,他却浑不在意。比起曙光电影能不能够多得几尊小金人,他其实更看重的还是能不能够利用自己的影响力,通过施压的方式,扭转金像奖对于文艺电影的畸形爱。不能等到了香港电影死亡了,本土票房前五名有四部电影都是美国大片之后,才开始醒悟过来,回过头来再想鼓励拍摄好的商业电影,已经迟了。 有欧洲电影的失败在前,靠那些文艺电影,能抵挡美国电影的入侵吗? 答案是肯定的,不能! 唯有能满足观众的大众喜好的商业电影,才能聚拢更多喜爱电影的普通人。新奇的商业电影会激发创作灵感跟新技术的诞生与发展,同时能够赚到钱的商业电影也能促进电影公司、院线跟整个产业的扩张。 反观文艺电影,观众就算是再有素质,人文色彩浓郁又有文学修养,这文艺电影也毕竟只是小众艺术,看得人总归是少的,电影公司多数赚不到钱,发行方也要亏钱。 赚不到钱谁还去拍电影? 作为一个重生者,对于商业电影跟文艺电影之争,徐帆早有了自己的看法。 套用后世网络流行的一句话,文青是种病,得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