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八章 默多克来访(上) - 重生娱乐大亨

第一百九十八章 默多克来访(上)

香港马会成立于1884年,初期的赛马活动为业余性质。 1971年以后,香港赛马转为职业活动。现时赛马会每年举办约700场赛事,分别在沙田及快活谷的马场举行。除了在马场内投注外,马会亦接受场外、电话及自助终端机投注。 因为中国人好赌也敢赌,香港又不绝不缺乏富豪。马会可以说是香港最尊贵的会所也不为过,87年时一次意外泄露的一份不完整的马会名单上就有会员四千多人,其中光是资产过亿的富豪就不下四百人。马会会籍备受尊崇,会员申请入会,均须由遴选会员推荐,马会共300名遴选会员,每年推荐的的会员人数均有限额。会员除可拥有竞赛马匹外,还可在双鱼河乡村会所舒适的环境中享受骑马乐趣。 李泽楷对着镜子又整了整自己的衣装,镜子里的他显得无比年轻,全身上下没有半点棱角,圆滚滚的娃娃脸,带着一副银框的眼镜,眼镜下是一双冷漠且理智的眼睛。说实话,初次见到他的人很难想象这样一个普通年轻人,会是世界华人首富李嘉诚的儿子。跟往常一样,李泽楷今天一样我行我素,没有形象顾问为他提供装扮。今天的他只穿了一件名家设计的订制版休闲服,也只是稍微淡淡用了些装,作为香港有名的豪门逆子,他似乎根本没有在外面照顾李家颜面的意思。 他今天是应约而来,虽是别人邀请,但却是他下了局设了套,总归算来一切都还在他的计划之中。 所以,任凭今天他要面对的对手是与他的父亲同一级,李泽楷仍旧底气十足。 今年尚且只有二十多岁的李泽楷对未来充满了信心和憧憬,而在今时今日的他更是踌躇满志。他从来不以自己的父亲是李嘉诚为自豪,因为他的梦想是父亲李嘉诚以他的儿子是李泽楷为骄傲。不过尽管一腔桀骜在胸,甚至早在美国留学之时他就为自己设计好了未来要自主创业的目标,但是此时的他十分清楚,他离不开父亲的余荫跟影响。 这几年随着大陆的改革陷入停滞,原本的铁杆亲近北京的李嘉诚也感觉无法看清中国的未来在何方。回归之前的香港这几年是最混乱的时期,不仅政客们忙着上蹿下跳,那些身家十亿百亿千亿的富豪们也是提心吊胆的。李嘉诚作为一个要养活数万人的庞大商业帝国领袖,他很清楚自己的责任,所以在察觉到大陆的微小变化之后,便决定对整体的经营策略作重大调整,收缩通讯和传播业的投资,把一些不动产变卖套现,增加对海外码头跟地产的投资,加大在美国、英国跟加拿大的投资生意。 李氏商业帝国的政策转变,让李泽楷看到了机会。他的父亲本来有意将亚洲卫星电视以低于15亿港币的价格,平价卖给英国大东电报局或中信泰富,但是却被他给阻止了。 李泽楷向父亲保证,如果他将亚洲卫星电视的出售交给自己来运作,将能够为其获得更加丰厚的回报。并向父亲李嘉诚要了一个承诺,倘若他能将亚洲卫星电视卖出超过20亿港币的价格,则超出的部分,他希望父亲能够将这些资金交给他来指挥。 是的,李泽楷早就下定了决心,他无意与大哥李泽钜争夺未来的李氏商业帝国领导权。他李泽楷要凭借着一双手跟自己的眼光、能力,开创自己的商业帝国。 在父亲李嘉诚的眼中,小儿子是最让他放心也是最不让他放心的一个。他比他的大哥要优秀太多,他精力充沛、他聪明多才、他未达目的可以不择手段,这些都比他的大哥要优秀太多了。但是他有一点绝对比不上李泽钜,那就是他太桀骜不驯,也太听不得被人说不,以至于自从成年之后,他甚至不愿意再回到自己身边,哪怕自己都已经私底下告诉过他,未来的和黄将属于他,他仍然断然拒绝。 小儿子长大了,难得跟他提出一个要求,李嘉诚根本不会拒绝,也不愿意拒绝。他满足了儿子的愿望,授权将亚洲卫星电视交给了他全权处理,任他折腾。 因为徐帆重生带来的蝴蝶效应,李泽楷比历史上他完成对亚洲卫星电视的绝对控股多花了7亿多港币。此时亚洲卫星电视就算能够卖出20亿的价格,其实也只能是勉强保本的。 李泽楷很明白这一点,所以,在挑选下家上他是慎重加慎重,他不仅要把亚洲卫星电视风光卖出去,而且还要卖出一个天价,书写属于他李泽楷的传奇。 此刻已经有多家大集团公司向自己表示出有兴趣的意向,其中包括美国的nbc,英国的皮尔森公司、日本的三井公司和默多克的新闻集团,更有势力已经派出人员与他接触。在众多公司当中唯一吸引住李泽楷视线的只有一人,他就是早已有意染指香港电视事业的传媒大王默多克。 默多克的新闻集团财雄势大,他拥有美国的两个世界级的大电影公司,拥有英国的《泰晤士报》和《太阳报》。然而,他的眼光早早地就放在了中国,几年前他就杀入香港,提前布局买下了《南华早报》50.1%的股份,接着又入股了《华侨日报》。他的下一目标是要控制香港电视,李泽楷很久之前就听到风声,默多克多次联络邵大亨要买下tvb,只可惜遭到了邵大亨的断然拒绝之后,他又把目光看向了和黄旗下的亚洲卫星电视。 是的,他已经拥有了美国、英国的电视网,美洲电视网,缺的就是亚洲,收购了亚洲卫星电视之后,他就真加冕成为了世界第一位娱乐帝王。 只可惜,默多克虽然有意,但作为纵横商界数十年的大亨,他的商业经验不可谓不丰富,远远超出了李泽楷的想象。从2月底他随美国国务卿抵达香港之后,他也只是试探性的向李嘉诚询问了一次价格,在李嘉诚告诉他已经将亚洲卫星电视交给了自己的小儿子管理之后,这位商业大亨再也没有联系过李家,随后便跟着美国国务卿一同去了台湾,似乎完全没有收购亚洲卫星电视的意思。 李泽楷到底年轻,起先他真有些急了,以为默多克不想购买亚洲卫星电视,他甚至一度想要主动联络默多克,甚至降低自己的心理价位。 有道是知子莫若父,他能创造一段商业神话,离不开他的父亲。一次晚餐之后李嘉诚发现了他的不安,便假装无意的接一个商业小故事提醒了他,默多克玩的一手把戏名为‘欲擒故纵’,他故意装出了冷漠的样子,其实不过是为了从李泽楷手中抢到主动权。 冷静下来的他很快就发现了一些蛛丝马迹,事实上正如他的父亲所说的那样,默多克的确玩了一手好把戏。 这两年李辉辉上台之后,某党似乎也欲效仿他们在大陆的兄弟,掀起改革大潮。一些蒋氏父子时期的某党经营的国营企业,都有对外出售或进行股份改革的意思。默多克在抵达台湾之后,立刻对外界放出了风声,似乎有意直接跟台湾当局接触,谋求收购台湾那三家国营大型电视台的可能性。 台湾的老三台,是指台视、华视、中视三个电视台,只不过李辉辉虽然对外放出了将改革某党跟国营企业的风声,但明眼人都知道,事关某党党政军宣传的老三台,是根本不可能对外出售的。 所以,当不太了解台湾的默多克对外放出了这样的风声之后,李泽楷反而彻底安了心,瞧破了默多克手段的他稳坐钓鱼台。 果然,默多克等了大半个月,始终没有等到亚洲卫星电视这边的主动联络之后,终于坐不住了。 在intel公司正式发布奔腾处理器震惊全球的第二天,3月23日,默多克再一次以二十世纪福克斯公司老板的身份抵达香港。明着他对外召开记者招待会,宣称将密切香港跟美国之间的交流渠道,为香港电影在美国发行跟美国电影进入香港市场搭建一条渠道。事实上最初的几天里,他也确实一直都在这么做,他亲自拜访了邵大亨跟邹文怀,香港这几天的媒体一直不断持续爆料,嘉禾方面也对外承认,二十世纪福克斯公司的确接触了他们有意以4217万美元的价格,收购嘉禾名下数百部电影的版权。 然而已经识破了默多克底牌的李泽楷这一次是稳坐钓鱼台,他非但一次也没有主动联系过默多克,甚至还多次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果断的宣称亚洲卫星电视是非卖品,甚至还特别做了一期有关自己的相关访谈,无非就是自己24小时吃住在亚洲卫星电视,并亲自主持几场高层会议。似乎真如他所说的一般,完全没有对外出售亚洲卫星电视的意思…… 这僵持局面,最终先败阵的还是默多克这位传媒大亨。不同于‘本地人’李泽楷,他的事业在美国在欧洲,一个小小的香港虽然是他商业帝国中很重的一环,但毕竟不是全部,他也没有那么多的美国时间与他磨蹭。 最终,3月25日这一天,他借嘉禾老板邹文怀之手,向李泽楷发出了马会邀请,准备与他开诚布公的谈一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