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章 默多克来访(下) - 重生娱乐大亨

第两百章 默多克来访(下)

心里佩服归佩服,李泽楷哪里会一分不赚的把亚洲卫星电视卖出去。他骨子里的投机血液早已经沸腾,就如同默多克对他们多番打听考虑一下,他也早把默多克的全球传媒帝国野心摸了个透彻。 默多克是如今全球少有的一些正眼看待中国改革开放的国外商人,他甚至早在八十年代中旬,就曾经预言二十一世纪属于中国,中国未来不仅将会是亚洲的中心更将是世界的一极。为此在八十年代他亲自访华的时候,在得到邓公接见时他亲自跟邓公询问在大陆组建电视台的可能性,可惜他的背景加上欧美国家对中国的敌视,都决定了短时间内不可能对外资开放。 所以,香港电视台就是他唯一立足于中国的机会。 李泽楷吃定了他,香港只有四个电视经营牌照,除了他的亚洲卫星电视外,其他三家短时间内都没有出售的意思。而且过去两年里亚洲卫星电视在他的努力下,已经成功打入了亚洲几十个国家跟地区,这块肥嫩鲜美的大肥肉,错过了这家,可就真没有下一家了。 当下脸上笑容不变,微微摇了摇头,“您显然没有任何诚意,默多克先生。作为我们亚洲卫星电视已经跟三十多个国家跟地区的电视台建立了合作关系,目前已经效仿福克斯,建立了一张覆盖大半个亚洲的电视网。仅仅这一点,它的价值就不会低于十亿美元,更别提它还是香港唯一四家拥有电视经营权的公司之一。低于这个价格,我想我们没有继续谈下去的意思了……” 他只竖起了一个手指,默多克眼瞳一抽,他自然不会认为这是一亿美元。正当他准备开口询问的时候,李泽楷的声音响起,“100亿港币,默多克先生,如果你想收购这家集合了全亚洲电视网资源的公司,低于这个价格,免谈!” 虽说漫天要价、坐地还钱一向是谈判的主要手段,可真当李泽楷喊出了这个价格之时,默多克也是吓了一跳。 他脸皮抽动了好一阵,才吸了一口雪茄长长吐出一道烟柱,眼睛却只是冷静的看着他,一言不发。 “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宣布退出《防止核武器扩散条约》!” 香格里拉酒店内,刚刚泡完澡出来的默多克才刚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正饶有兴趣的看着最新版的《泰晤士报》。 一个风尘仆仆的中年白人便敲响了他的房门,然后在他的保镖陪同下,来到了他的休息室。这是他的心腹助手,同时也是如今新闻集团的副总裁-阿瑟-伯恩斯。 “老板,我认为中国人根本没有出售雅卫星电视的意思,100亿港币几乎相当于13亿美元,与tvb的收购价格几乎相仿。一家没有市场占有率的新电视台敢要这个价格,他们简直是在讹诈!” 这是个外表精明干练的中年人,唇鼻之间留着一抹小胡子,站在默多克面前的他不听摩擦着左手无名指上的一枚普通婚戒,蓝色的眼睛里不时流露出一丝光芒。为默多克工作了这么多年,当然知道默多克不是一个喜形于色的人,但正在美国的他突然被老板一个电话叫来香港,随后又给他一份昨天他跟李泽楷会面的会谈备忘。 伯恩斯耐心看完了手上的资料后不由得笑出了声,已经很久没有见过这样有趣的事情了。在他看来一家总资产才不过两三亿美元的电视公司,竟然敢喊出超过自己本身价值五六倍的天价,这让伯恩斯根本气不起来,只是感觉十分荒唐可笑。 “是吗,你也这么认为吗?” 默多克摇晃了一阵手上的红酒,淡声问了一句之后,将酒杯放在鼻前品味一阵之后,一饮而尽。 伯恩斯跟随他多年,对他十分了解。见他态度冷淡,知道必然是自己说错了话,哪里有意见与默多克认为正确的不一致。 他想了又想,怎么也不记得自己哪里疏漏了,刚要开口询问突然心中一动,认真盯着默多克的脸,试探性的问道:“老板,莫非您认为卫星电视值这个价钱?” “它自燃不值这个价钱,阿瑟!”默多克为他倒了一杯红酒,伯恩斯道了声谢。 默多克端起红酒与他碰杯之后又是一饮而尽,“李家那位二公子倒是打了个好算计,他是看准了我吃定了卫星电视,要讹诈我一笔!” 89年中国爆发那件事情之后,默多克已经彻底放弃了谋求大陆电视台的经营权。他曾经多次联络tvb试图吞并这家世界影响力最大的华语电视台,均被邵大亨拒绝之后,亚洲电视台又政治成分太浓,加上股份太过分散,规模太小始终没进他的眼。原本默多克都要放弃这个国家的市场了,没想到这时候香港先是颁发了第二套电视经营牌照,如今李嘉诚名下的亚洲卫星电视更在搞得风生水起之后,对外放出了要出售的意思。 无论如何,默多克都不愿意放弃这个机会,视线在手边的《泰晤士报》上,那一张张朝鲜军队警戒的的照片上略作停留,很快他突然抬头看向了自己的得力助手:“阿瑟,收购卫星电视这件事情,我想让你去做。我给你的底线是5亿美元,尽情去跟那位中国首富的小儿子谈谈吧!至于我吗……” 他的脸上突然多了些笑容,“香港不愧被称为‘东方好莱坞’,这是个神秘的地方,也是个充满机遇的宝地。二十世纪福克斯如今在美国已经是最好的电影公司之一,只是我们的影响力还仅仅停留在欧美地区。亚洲有四小龙、四小虎,还有日本这样的巨无霸跟中国这个刚刚苏醒的红色巨人,我仍旧看好亚洲的未来。这里会将代替欧美,成为二十一世纪,世界的经济中心……所以,我们需要提前做好布局!” “没问题,老板。” 伯恩斯应了一声,老板的野心他这个心腹如何不清楚。为默多克倒了一杯酒,见他心情有了转好的趋势,伯恩斯犹豫少许,开口道:“老板,我来之前,安娜夫人让我跟你带个话,拉克兰少爷已经适应了新闻集团的工作。她的意思,该把他调往董事会……你看……” 默多克眉头微皱,只一瞬间就舒展开了,他浅饮了一口红酒,就把酒杯放在了桌上显然没有了胃口,“这件事情你就别管了,回头我给直接给安娜电话。” 伯恩斯眼皮一跳,连忙应是。 步入93年,默多克已经跟他那位结婚二十多载的妻子安娜-默多克之间出现了不可调和的矛盾。 默多克於1956年与第一任妻子帕特结婚,生下长女普鲁登斯后于1967年离异。同年他与19岁的爱沙尼亚裔天主教徒、《每日镜报》记者安娜结婚,生下女儿伊丽莎白和两个儿子拉克兰、詹姆斯。 默多克的第二任妻子安娜是个精力非常充沛的女人,她热衷于事业跟权力,不但大肆向新闻集团内安插自己的亲戚,还在过去几十年里通过种种手段,从默多克手里获得了接近三十亿美元的新闻集团股份。如果说之前还爱着她的默多克可以忍受这一切,但是最近几年来,随着安娜跟他的三个子女逐渐长大,这个女人开始疯狂的夺权之举。她不仅更加疯狂的夺去新闻集团的控制权,还不断在默多克耳旁游说,希望他早点退休把一切经营权交给他们的孩子。 这些都是默多克无法忍受的,因为他把自己的传媒帝国看得比性命还重,更没有半点退休的意思。 为此,他们夫妻的生活开始恶化。自去年开始,默多克每个月至少有二十天都在外面而不是陪在安娜身边,他不止一次跟身边的抱怨,“她巴不得我早点死,然后加冕成为沙皇!我快疯掉了,甚至不敢去想,她为我倒的美酒里,是否藏着致命的毒药!” 伯恩斯被夹在默多克跟他的夫人安娜之间,不知道见过多少次他们的冲突。他知道一旦提到夫人,默多克必会心情不好。 果然见他脸色阴沉了下去,只好找着话题,希望把他的注意力转向其他方面。 “老板,您刚刚提到了电影公司,是不是对香港这边的电影公司有了想法?之前我看新闻上提到一家叫‘嘉禾’的电影公司,难道您准备收购了这家电影公司?”因为拍摄了《炮弹战车》跟《忍者龟》等电影,嘉禾在美国有些知名度,所以伯恩斯听过这个名字,也打听了一些有关它的情报。 嘉禾的总资产不过两三亿美元,这对于手上掌握着庞大现金流,并跟世界多家大型银行有着密切合作的新闻集团而言,不过是道小菜,随时都能吞下。 默多克不疑有他,摇头否决了他的好奇,“不……不是嘉禾,我的确看中了香港一家电影公司。他们跟嘉禾一样,拥有自己的院线跟电影制作、发行机构跟特效公司。更加完美的是,我最近才知道他们收购了日本的一家老牌电影公司,也拥有一些不错的片库资源。如果我们收购了这家公司,不但为福克斯进入香港奠定了基础,甚至还能插足日本市场……这家公司名为亚洲控股,我有意明天去亲自会会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