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零二章 危机感 - 重生娱乐大亨

第两百零二章 危机感

“默多克先生,我来为你介绍下,这位就是我们亚洲控股公司的董事长——徐帆先生!” 张天生一身西服笔挺,站在一位白人老者面前,一口流利的英语应付的得心应手。 “欢迎,默多克先生!” 徐帆眉头微皱,他今天戴了一副平镜,是女友为他挑选的,只是他自己戴着却并不习惯。以前他曾经在看书时无意带过平镜,周慧敏瞧见后,认为眼睛为他增添了几分儒雅气息。她如今就像是他的贴身形象设计一般,今天听说是要跟世界传媒大亨默多克碰面,赶来公司之前她为他精心打扮了一番,这眼镜也是佳人要求的。 其实不需要张天生介绍,默多克气人徐帆也不陌生。后世国内不少媒体私自称呼他为中国女婿,只因为他的第三任妻子邓文迪乃是华人。世界知名的电影公司二十世纪福克斯就是他名下的产业,加上最近香港也对他多有报道,他几乎是第一眼就认出了这个气度不凡的老人来。 “你好,徐帆先生!”默多克仔细的打量了他一阵,眼中略带些不可思议。被张天生他们迎尽了亚洲控股公司的礼宾厅内坐下,默多克才感慨道:“早就有听闻,徐先生年轻有为,今日一见更添几分感慨。就算是在年轻亿万富豪扎堆的美国,也少有白手起家能在这个年龄就闯下亿万产业的。在我认识的人中,似乎也就之后微软的比尔盖茨、戴尔公司的董事长戴尔先生与阁下相仿……未来,果然是属于年轻人的时代!” 他提到的几个人都是如今刚在美国展露头角的人,所以除了最近一直按照徐帆要求在不断买进卖出戴尔以及微软股票赚那比银行储息要高数倍利润的张天生外,就只有重生者徐帆才明白未来这几人的成就将会如何。他自然是有些受宠若惊,心中一些欢悦、得意才刚冒出头来,就给徐帆自己掐死了。 作为世界级的传媒大亨,掌舵资产近三百亿美元的新闻集团董事会主席,这个见识过太多财富精英跟巨子的老人身上传奇太多,徐帆可不认为他提要求要亲自见自己一面,只是为了吹捧自己几句。 “感谢您的称赞,默多克先生。这一次我们亚洲控股公司能够跟您名下的二十世纪福克斯公司合作,也是我们的荣幸!”心里隐约猜到了对方此行恐怕来者不善,徐帆多少已经在香港商界打滚了一年多,脑袋一发动起来,干脆长刀直入,也不与他磨蹭,直接将话题扯到合作上去。 默多克仍旧微笑,他点着头应和,似乎为了释放一种善意。 “你过谦了,徐先生。在美国有不少你的影迷,事实上当今年的奥斯卡最佳外语片提名名单出来时,美国影评界不少人都表示,那些学院派没有将你的电影纳入其中,是奥斯卡近些年来逐渐腐化、堕落的表现。” 去年年底,《逃出立方体》在美国上映之后,一度传出徐帆的这部电影有可能获得第65届奥斯卡最佳外语片提名的风声。徐帆本来也是十分在意的,毕竟在全球电影人的眼中,奥斯卡就是最高殿堂。 只是上个月月初名单出来之后,他就彻底死了心。跟香港金像奖差不多,美国奥斯卡的评委会也比较青睐艺术性较高的电影,尤其他的《逃出立方体》还是一部影艺学院并不喜欢的恐怖色彩较重的电影。因此,尽管他的电影票房超越五部获得奥斯卡提名的电影总和,但最终却没能获得提名。 这不得不说是个遗憾。 徐帆笑了笑没有接话,美国奥斯卡评委会相对于金像奖评委会,公平性上还是比较靠谱的。至少香港金像奖这边年年出‘黑马’,越文艺、越叫好不叫座的电影越容易得奖。而奥斯卡的诸多奖项,媒体预测偶尔还能猜中,评委会还要兼顾票房跟影响力。 哪像香港这边,这几年金像奖大有跟媒体对上的意思,越是媒体看好的电影,越与大奖无缘。 不过儿不嫌母丑,到底金像奖是华人自己整出来的东西。在家里可以批评他,但是在外面他是不会主动挑刺损了金像奖的声望的。 客套了几句话,徐帆又重新把话题转向了合作上。他直勾勾的盯着默多克,脸上浅笑也逐渐隐去,“默多克先生,能够有幸与贵集团合作,我们也十分高兴。新闻集团下属的二十世纪福克斯公司有意合作发行我的第四部电影《午夜凶铃》,您知道的,我的这部电影在亚洲取得不错的票房收入,贵公司的合作诚意显然不够。” 默多克笑容不变,那两份合作提案,虽说是二十世纪福克斯公司高层提供的,但也是经他之手,总归他还是有些印象的。他摇头,“不不不,阁下。我们公司很有合作诚意,你们只是让出了北美发行权,我们却提供了不低的票房分成,还有一笔买断费用,已经很高了!” 徐帆只是盯着他,脸上带着笑容却不接话。他是稳坐钓鱼台,毕竟过去几部电影都在欧美热卖,他们现在不仅再跟米拉麦克斯公司谈合作,美国还有几家发行公司都主动联系上了他们,虽然给出的价位都不如二十世纪福克斯那么优厚,但外界并不知道这些。 “好吧,那你们的要求呢?”身为新闻集团大佬,默多克自然不会为了几百万美元的合作,就耽误了太久的时间,他主动做出了让步,询问徐帆这边的意见。 他身边的一个中年人微皱眉,低头在他耳边小声交谈了几句之后,默多克轻轻点头,重新看向了徐帆。 跟张天生、岑建勋对视了一眼,徐帆为不可见的回了两人一个眼神,随后报出了一个数字:“600万美元的买断费,加20%的北美票房分红!” “这不可能!”默多克根本没有思考,直接拒绝了。方才他身边的中年人,同时也是二十世纪福克斯公司的一名副总裁已经跟他报了一个数字,是二十世纪福克斯能接受的底线,他虽然对电影懂得不多,也很清楚这个数字,二十世纪福克斯的利润已经很低了,“阁下,如果你们公司真有合作的想法,我想我们大家不如开诚布公!” 徐帆推了推那让他很不舒服的平镜,默不作声一阵,像是在思考一般。 一会之后,他重新开了口,声音不容置疑,“500万美元加20%的美国票房分红,默多克先生,我们公司十分有诚意与贵公司合作。所以,作为诚意的表现,我们答应将北美录像带经营权给予贵公司,同时,贵公司若有意,有权优先购买我们电影的欧洲发行权。这是我们的底线,而且如果可以,我们希望电影能够在六月之前上映!” 虽然买断费只降了一百万美元,但分成却从北美将为美国票房分成,同时还送出了北美录像带发行权。除了分成比福克斯那边给出的15%略高了一些外,其他都已经接近福克斯的底线了。 默多克眼皮微跳,跟他身边的那个中年人小声交谈了几句之后,最终点了头,“请放心,福克斯拥有遍布美国的发行网络。首映我们便可联络超过五百家影院同时上映。如果电影热卖,我们可以保证在一周内将其发行到全美超过两千家影院上映。在加拿大跟墨西哥,我们也有自己的发行公司……为什么要在六月之前上映?是为了避开暑假档吗?这完全可以,我想只要我们做好英译版配音之后,再完成宣传,完全可以在六月之前上映!” 合作达成! 徐帆展容一笑,伸出手来跟默多克紧紧握在一起,“先生,几个月之后,您会毫不怀疑,我们的合作是正确的。那么现在,要不要来一瓶香槟庆祝一下,我们这里准备了最美味的法国香槟……” “是的,阁下。你的信心感染了我,但现在我认为还不是打开香槟庆祝的时候……”默克多笑容越发灿烂,“阁下,我觉得我们还有更多的合作可以谈一谈。比如福克斯公司有兴趣以2000万美元买下你们的电影片库……比如,我们新闻集团有意,以三亿四千万美元的价格,收购阁下的亚洲控股公司!” 徐帆身体猛地一僵,脸上笑容一瞬间也僵硬了起来。 他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心里总是会有那么一丝不安的感觉,感情跟李二公子的亚洲卫星电视一样,默多克也盯上他的亚洲控股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