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零三章 毒瘤明事件1 - 重生娱乐大亨

第两百零三章 毒瘤明事件1

默多克为什么知道亚洲控股公司属于他,这一点在荣太子从只言片语的数据中推测出他是幕后老板之后,他就已经明白,对于那些大公司而言,离岛公司的身份只能帮他遮挡一些麻烦,真正有心去查的人,总会从只言片语中发现,真正的老板是谁。 亚洲控股公司的老板身份被发现对现在羽翼已丰的他而言倒没什么,令他震惊的是,默多克这位扬名世界几十年的传媒大亨,居然盯上了他的心血——亚洲控股公司了。一想到这里,徐帆不禁心中苦笑,亏他当初还曾经觊觎过默多克想要控股的亚洲卫星电视,却没想到自己也成为了人家的盘中肉。 好一个传媒大亨,好一个默多克。 当初徐帆为什么会盯上亚洲卫星电视,一来去年时亚洲卫星电视市值只是十几亿港币,以他的能力就算不能全资控股,但吃下一部分的股份,然后从中干扰默多克对卫视的收购,还是能够做到的。 比起默多克,他在资本上没有任何优势。经营上能力也恐怕比不上那位李二公子,但徐帆是谁,他是个重生者。他熟知在未来亚洲卫星电视会持续低迷,默多克收购了卫视多年之后一直是赔本卖吆喝,而出现这种情况并不是亚洲卫星电视的节目覆盖和市场占有率不足,而是卫星电视的经营模式本身出现了问题。 记忆中亚洲卫星电视被收购之后,新闻集团为了让卫视盈利,随后的二十年里先后向其投入了十五亿美元,才在他重生之前不久开始盈利。可以说,默多克为了收购卫星电视,不仅支付了给李二公子的那九亿多美元,算上亏损他一共为此支付了二十多亿美元。 徐帆深知卫星电视的经营模式除非作根本性的改变,否则它永远无法盈利。偏偏他就知道该如何才能让其盈利,这也是他缘何信心十足的妄图控制亚洲卫星电视的原因。 卫星电视主要是靠广告和订户收费盈利,公司想要有盈利,必须设法让观众掏钱来看它的节目。亚洲有30亿人口和3亿拥有电视机的家庭,在1992年,亚洲用于电视广告的费用只有区区122亿美元。 在中国和印度,每年用于电视广告的费用只有29亿美元,日本是亚洲最大的经济体92年本国广告费用为63亿美元,超过中印两国之和,相当于整个亚洲的一半。相比之下,美国市场只有2.5亿人口和1亿拥有电视机的家庭,而92年的电视广告收入却高达417亿美元,一个国家几乎比整个亚洲还要高出三倍多,这就是差距。 不同于正版付费流行的欧美等国,在亚洲具备付费能力的国家跟地区只有那么几个,日本、韩国、新加坡、台湾、香港,仅此而已。新加坡跟韩国的影视保护性政策导致两国准入门槛非常高,且当地都有影视巨无霸企业垄断利润,卫视只能抢占很低的份额。 香港也是一样,台湾跟日本虽然开放性够高,但竞争依旧激烈,市场也远没有欧美那么大,卫星电视先天的不足只能依靠后天来补偿,那就是获得免费运营资格,从而提高广告收入,降低收费频道成本。 默多克之所以亏损,首先的问题就是没有弄明白亚洲人的消费水平和消费理念。 电视节目的发展首先取决于本地区的经济。地区经济繁荣则电视产业繁荣,这是成正比的,反之亦然。 其次,是亚洲各个地区的政治政策影响,卫星电视的很多节目在这个地区也许是“合法”的,但是在其他的地区就会受限制,不被播出,这个问题很难解决。新闻集团在这一点上犯了跟后世谷歌一样的毛病,一直学不会到哪一国说哪国话,自然得不到当地政府的支持。 如果是徐帆获得亚洲控股,出其他会先一步考虑跟两广以及南中国几个改革开放幅度较大的省份合作,向其提供资源以获得免费运营市场,从而增加广告收入。中期选择公关内地政府,像后世的香港电视台跟其他几家中文台做的一样,以签署秘密协议的方式,获得频道经营资格,从而以中国市场反哺其他市场。 当然,这些徐帆是断然不会跟默多克提起的,事实上在察觉到新闻集团对他的心血亚洲控股公司起了觊觎之心的一刻起,他已经将默多克当成了大敌。 “默多克先生,我们公司才新建不久,暂时没有出售的意思!” 徐帆用平淡的语调婉拒了默多克的报价,他们才刚跟二十世纪福克斯达成了合作,没必要把关系闹得那么僵。 默多克为了追逐tvb,被邵大亨拒绝了九年却连续九年派遣心腹向他提出购买,可见他的耐心。 他摇头道:“徐先生,天下没有不能买卖的商品,更没有绝对的非卖品。我说这句话可能有些冒犯,但香港电影市场并不大,就算贵公司如今开辟了日本市场,不仅需要面对美国电影的竞争,还要面对日本本土电影的竞争。我们新闻集团则不同,全世界最有实力的银行,都是我们的客户跟盟友,充足的资金跟贷款让我们每年都能以外界惊呼的势头发展壮大,我答应将收购价格增加到三亿五千万美元,也可以答应你们为你们保留一部分的股份,如果你们不愿意离开,我甚至可以现在就答应你们,未来的亚洲控股公司,总裁还将是你本人……” 他这话说得好听,实际上却是已经打听过了。亚洲控股的主要赢利来自曙光电影,而曙光电影最大的赚钱手段却是徐帆的电影,难怪对他百般拉拢! 只是任他如何拉拢,莫要说是三亿五千万美元,就是五亿美元他也不可能答应。过去辛苦一年多,借助了诸多天时地利再加上他重生者的记忆,才创造出来的一段神话,亚洲控股注定不可复制,徐帆绝不可能把自己的心血让出去了,哪怕默克多开出了比他公司总资产更高的价格,他也不可能让出去。 徐帆再一次拒绝之后,默多克便起身离开了。他本就没指望能一次说服徐帆答应出售。在控股了日本五大电影公司之一的日活之后,外界对于亚洲控股的资产估值已经接近二十五亿港币。他给出的三亿五千万美元的报价谈不上高,在他看来这不过是个意向罢了。他提出收购意向跟自己的价格,然后对方提价,然后再谈判,最后收购成功,他的传媒帝国版图又得以扩大。 只可惜,一切真能如他所愿? 3月28日,一号首长不出所料,在第八届人大会议上当选国家主席,消息传到香港引起社会一阵动荡。有人认为其在过去的治理主张倾向于保守,改革恐怕将在其任内停滞不前甚至倒退。面对这种情况,以新华社香港分社为骨干的声音不断奔走游说于香港各界,为新的领导层造势。 4月1日,西方愚人节。刚刚当选为第八届政协副主席的香港中华总商会会长、红顶商人霍英东正式接收新华社的邀请,担任香港‘商务团’团长,将择机率领第二届港事顾问全体成员及亲共派香港富豪北上,就香港回归之后的香港政策以及诸多事务,与北京进行第二度接触。 不久后,荣太子亲自给了徐帆电话,通知他随时做好准备,等待北京的北上安排。 4月3日,已经结束了自己全部剧情拍摄的刘锡明将要离开剧组,加盟tvb的年度新剧,一部超能力题材的时装警匪电视剧——《超能干探》。 尽管拍了一天的电影,不过徐帆还是自己掏钱为即将离开剧组的他办了一场宴会。 酒到酣处很多人都醉了,只不过有些心情不错、有些意兴阑珊。 徐帆跟刘锡明避开了旁人,到了一处角落里,两人碰杯干了小半的酒水,望着窗外黑透了的天空,徐帆有些感慨,“没想到这么快就一个月过去了,我们的电影才刚拍完三分之一!” 刘锡明笑笑,“boss,这一个月来多谢你的照顾了,我的演技增长的很快!” “叫我阿帆好了,大家都是朋友!”有人说过,男人心情转变的时候,总喜欢抽几根烟。徐帆就是如此,他若是工作不顺又或者心情不好时,总习惯抽上两根。只是下意识的摸向口袋,才想起来最近拍戏时因为烟抽得太多,每天都要对他进行搜身的周慧敏已经强制收走了他身上的烟跟火机。 干咽了一阵,他还是没能忍住烟瘾,“明仔,身上有烟吗?” “boss,你知道我不抽烟的!” “呵呵……你看我,都忘记了!”徐帆摆了摆手,“薇薇管得太严太死,以前每天还让我抽几根烟,现在连一根也不准我碰!还有,叫我阿帆吧,别叫boss了,生分!” “好吧,那我就叫你徐生好了!”刘锡明有些羡慕,“周小姐是为你好!” 嘴角划出一道弧线来,徐帆当然知道女孩是为他好,不过过去一年里因为工作跟各种不顺心,他的烟瘾已经越来越大,虽然不似一些人一天一包半包的,但没有个三五根,他也浑身不舒服,尤其是在拍戏跟思考修改创作剧本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