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零六章 媒体暴力 - 重生娱乐大亨

第两百零六章 媒体暴力

坑死人的卡文了,一卡卡了那么多天!—— “香港知名艺人声讨媒体软暴力!”——《明报》 “玉女金童卷入‘毒瘤明’事件中,香江小才子被爆料曾追求玉女掌门人周慧敏,并在名下报纸对其他情敌进行抹黑攻击!”——《星岛日报》 “因情生恨、纠纷难解。知名艺人刘锡明委托律师状告才子倪震,本报全程为您解读‘毒瘤明事件’!”——《东方日报》 “当自由没有限制,无冕之王将成为最大暴力帮凶。”——《文汇报》 4月11日,一道惊雷席卷香港。号称胜率百分之百的香港著名御用大律师李方树,受理刘锡明的委托,正式入禀高院,宣布以诽谤、污蔑、人身攻击等罪名,将倪震及其名下杂志《yes!》告上法院! “……我仅代表我的委托方刘锡明先生,对过去两年里倪震先生及其名下的杂志《yes!》对我的委托人进行的各种犯罪表示愤怒与谴责。香港是一个公平的法治社会,倪生这种作态当不得社会跟公众对其信……我曾听闻倪生留学海外多年,是世界名校美国佛罗里达大学的高材生。可是从其所作所为来看,却分明是知法犯法,罔顾社会给予媒体之责任,滥用媒体人之权力……” “……鉴于其在过去对我的委托人所犯下的罪过,我们将有权向其要求赔偿我的当事人家庭、精神及事业损失1000万港币,其本人及名下杂志《yes!》必须承担全部法律责任,需于香港知名媒体上,向我的委托人郑重道歉,并承担为其造成的名誉损失的恢复至责任……” 出道以来为香港无数富豪及名流提供过法律辩护义务的香港知名大律师李方树担任刘锡明的负责律师,刘锡明的决心可谓是吸引了无数人的关注。 李方树在香港法律界名气很大,香港律师业务大致分为向公司提供法律咨询跟公证的事务律师已经法庭辩护的御用大律师几种,毫无疑问自出道以来从来没有输过一场,号称胜率百分之百的李方树就是香港御用大律师之中最富盛名的几人之一。 也是因为名气很大,想要邀请他担任律师提供法律义务,低于一两百万根本请不动他,甚至就算是一些人能够给出这个天价,李方树也不见得什么案件都接。 外界并不知道,他是徐帆以亚洲控股公司的名义聘请出山,为刘锡明提供法律支持,倒是叫不少人又惊又喜,只当能够看到一处好戏。 ‘毒瘤明事件’迅速在香港发酵,引起了媒体及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 《壹周刊》去年虽然因为倪震得罪了船王之子遭到打压而一举超越了《yes!》坐稳香港第一热卖杂志的宝座,但高层对于《yes!》的警惕不减半分,已经将其当成最大对手。如今看到对手惹上了麻烦,哪里还不落井下石。 在老板黎智英的指示下,《壹周刊》迅速动员起来,虽然有些后知后觉,但是凭借着其冠绝相当的狗仔队,很快便将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整了个一清二楚,并立刻加印一期杂志,从介绍倪震的发家史开始专门跟进‘毒瘤明事件’。 “……倪生出身名门之后,早年曾留学海外,于美国佛罗里达大学求学。根据其本人的说法,是家里为他安排的学业,然而根据笔者追踪所知,当年倪生远渡美国求学并非因为学业出众,恰恰相反的,其在中学之时活泼好动、不求于学业,结果到了高考之前成绩反而不足以考入香港大学之中。最终只能家里为他花钱远渡海外求学……” “返回香港之后,其曾经在父亲的安排下进入老友黄霑先生名下广告公司工作。一年后有所成就,乃弃出游荡于传媒界。随后认识命中贵人邵国华,在他的帮助下共同主持了谈话节目《三个寂寞的心》名气大涨、一发而不可收拾。倪生很有些大胆生猛、百无禁忌的架势,《三个寂寞的心》这档节目又是以喜好猎奇青少年为受众,讨论两性话题。他与另一主持人邵国华一黑一白,一周瑜一黄盖,倪欺负邵国华的搭配形象深入人心,他将这叫做‘主持人之间的化学反应’,因话题无所顾忌、什么都谈引起了香港诸多年轻人的喜爱,遂成就了倪震之名!” “1990年,受《三个寂寞的心》启发,他与邵国华创办了青少年杂志《yes!》。时值26岁,局外人都道此时倪震最为春风得意,他与‘香港第一大美女’李嘉欣谈着恋爱,又购置少见的新款奔驰跑车一部,像饥饿蓝鱼一样急不可耐,要跳进池塘,激起些波澜,给世界留下点印象。《yes!》依旧瞄准青少年,在调侃、戏谑中填塞了许多明星八卦、星相、两性话题、鬼故事……为‘中学校花’拍写真,刊登抱怨师长的读者来信。一度香港中学校园禁看《yes!》,早就有传媒人批评《yes!》为求发行量不择手段,败坏了尊师重道的风气,对于社会各界的口诛笔伐倪生却不屑称之为‘教育民、主’。” “根据本刊采访,有《yes!》编辑x先生向本刊透漏,《yes!》成立之初,团队成员都是初出校门的年轻人,与倪生一道精力充沛、浑身抖擞,妄图做点不一样的。杂志几乎整本都是他的点子,80%的内容由他一人撰写。与邵国华,仿佛也继续着《三个寂寞的心》时的搭配:倪生强势,邵国华内敛,看上去两人仍是外媒搭档实际上矛盾已经出现。” “倪生伶俐机敏、性格偏执也勤奋冷静,但其自视甚高,每每都要提点其身份。x先生透露过去编辑部到太古广场聚餐,特高档一餐厅,统共10人,倪生一落坐就吩咐:‘先来份8人套餐,再来份2人套餐。’8人套餐自然是普通档,两份他跟邵国华的却是高档。如此明确划分出等级,自然引起一群不满之声。据x先生透露,过去两年里有四位杂志主创人员出走,皆是因此。” “随着市场占有率的增加,1991年底成就香港市场占有率最大的杂志之后,因邵国华染疾放弃了管理工作,倪震控制欲显露,将大权交于同学亲信,令初创团队不满。公司初建之时,《yes!》股份乃是倪震60%、邵国华40%,据说另一大股东邵国华曾提出要向初创团队赠予部分股权,遭到倪震拒绝之后作罢,也为后来的初创团队出走埋下了祸根。” “目前《yes!》股份成分已经变成倪震本人44%、邵国华33%、黄仁杰14%、冼家华9%。传后两位股东黄仁杰乃是《yes!》的主要发行公司老板,于去年底以部分资金及发行公司部分股份入股《yes!》。而《yes!》第四大股东冼家华却是台湾船王冼世桂之后,传闻《yes!》布局台湾发行,今年年初吸引船王之后入股《yes!》可能与此传闻有关。” “只是笔者却从其他渠道获知,前两次股权变化,乃是倪震一力促成,与倪震同为《yes!》大股东及创建者之一的邵国华却在事成之后才得知自己手上的股份被摊薄!据笔者的消息爆料者透漏,刚刚动完手术正在疗养的邵国华对此大为恼怒,其妻、妻弟等人都曾前往倪震处就此事向其发难,传双方闹得很僵!” “……据《yes!》内部编辑x先生透漏,毒瘤明事件确有此事。91年知名艺人刘锡明在一电台节目上被问即当时一起合拍的女主角周慧敏有何感想,因言语表明周是其喜欢类型而引起以周歌迷自居,对周慧敏心存爱恋的倪震‘震怒’,在其要求之下‘毒瘤明’便在他创办的杂志《yes!》里出现了。其后倪震便开始在每期的《yes!》杂志内,都以‘毒瘤明’称呼刘锡明,并不断给刘锡明捏造新的莫须有罪状,诬蔑他长达两年之久。” “根据x先生的透漏,遭受到此待遇的并非只有刘锡明一人。黄凯芹、阮兆祥等两位曾经公开向周慧敏表达过爱慕的男艺人,也遭到了倪震毒手,被冠之以‘咖哩王子’、‘汉堡包嘴’等称谓极尽侮辱。除此外就连周的现任男友,亚洲控股公司董事长徐帆先生也未能幸免,据爆料与‘毒瘤明’如今并称《yes!》两大骂名最盛的虚拟角色之‘垃圾华’,便是倪震亲自为其所取之称呼!值得一提的是,根据笔者的打听,在过去的两年里。倪震先生虽然曾向友人宣称正在与周小姐交往,但其却先后同陈法蓉、蓝洁瑛等多位女艺人传出绯闻,并经常出没于豪门淫、靡派对跟夜店。而周慧敏小姐也从未承认与倪震交往……个中种种,值得玩味!” 《壹周刊》如今乃是香港最大也是最受社会各界喜爱的娱乐杂志,但它的第一宝座却是踩着《yes!》的尸体上位,两者之间的关系只能用生死大敌来形容。 眼看着对手陷入麻烦之中,《壹周刊》自然是开足了马力,很短的时间之内就扒出了众多的重量级八卦,一经发行杂志单期卖出了十四万册,连其老板黎智英都是大喜过望,更加卖力的下令手下的上百狗仔跟进这一新闻。踩着对手大赚钱,再没有比这更快意的事情了! “香港有史以来影响力最大同时也是性质最恶劣的媒体迫害!” 4月12日,香港发行量仅次于《东方日报》的第二大报《成报》娱乐版全版全程报道‘毒瘤明事件’,正式拉开了媒体对于倪震跟《yes!》的口诛笔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