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零七章 组合拳 - 重生娱乐大亨

第两百零七章 组合拳

“这是完全被滥用了的新闻自由!” 《成报》总编胡刚几个月来第一次亲自使用自己的笔名‘狐王列那’撰稿,亲自参与了对倪震跟《yes!》的口诛笔伐! “我们说不得这个社会怎么了?为什么突然变成了这个样子!事实上在并不遥远的几年前,当时笔者尚且只是一个小编辑的时候。在香港,媒体尤其是混吃娱乐圈的媒体人跟艺人之间的关系是非常不错的。但是这几年来,香港风气突然转恶。某些媒体每隔一段时间,总会从娱乐圈中挑选一人制造出一个‘社会公敌’出来,供大家嘲讽挖苦、发泄取乐。为的是什么,只为自己报刊大卖!” 《东方日报》、《yes!》、《壹周刊》可谓是香港这几年来争议最多的三份报刊。《东方日报》是香港八卦影响力覆盖面最广的报纸,直到88年,娱乐版仍位于副刊,只有2版12条字。随后全港第一份专注于娱乐圈八卦的杂志《壹周刊》创立,八卦风气渐浓,如今娱乐版成为重头,10-15版是常态,甚至有大新闻之时经常做到20版。 而1990才创刊的《yes!》杂志,虽从规模跟影响力上都不如《东方日报》跟《壹周刊》,但在倪震的‘聪明才智’之下另辟巧径开了香港“丑闻报道”风气之先。就连八卦大佬黎智英也曾经在私底下向友人坦白,他跟对手倪震学了不少东西,《壹周刊》能够成为香港最大也是最受欢迎的杂志,倪震才是最大的功臣。 《yes!》为华语娱乐圈所带来的变化只能用巨大来形容! 在报道中,《成报》主编胡刚回忆80年代娱乐媒体人与艺人时常成为朋友,电话打到艺人家里与其父母亲友、阿姨保姆先聊两句,艺人形象往往正面、积极,供人膜拜。那时媒体人尚存“职业道德”,《成报》当时的总编也是当时他的顶头上司还曾经教导过他吃媒体这碗饭的三原则:一不能打官司,二不能赔钱,三不能道歉。 可这两年媒体人跟艺人之间的矛盾激化严重,去年《壹周刊》为了获得新闻,故意对星爷进行歪曲报道,结果被诉诽谤赔了星爷十万块,但那位八卦大佬黎智英却叫嚣着:“十万块算个什么东西?我们买了个名气、买了个全港皆知、买了数十个报纸头条,这钱花的值!” 胡刚将香港比作一个村儿,空有国际大都市之名,绝大多数村明确都是来自大陆跟越南的移民,身上的草根气息太重,不如欧美人受教育程度那么高。所以更喜欢赌马玩彩,思考不了太深奥的理论跟钻研学术,只懂得单一的消遣;又存了祖辈传下的“过客心理”,少关心时政新闻,多喜爱家长里短鸡零狗碎。 胡刚将其归咎为‘身份焦虑’:“香港普通小市民讲八卦的时候,那些对象大家一边羡慕,一边嫉妒。没有人不希望活在焦点下,但是大多数人的愿望注定无法达成,于是出于嫉妒跟小市民心态大家希望看到明星不好的事情,从而获得安慰‘明星还不是一样表面光鲜,要我来做肯定比他们更好’。这种带有身份焦虑的投射,有很多负面情绪。于是大家开始消费明星的丑闻,消费明星的人格阴暗面,消费明星不为人知的虚伪。八卦最大的价值,不是把一个人捧上天,而是捧他上天,再把他给拉下来。” 他最后总结道:“有些无良媒体人很明显把握住了小市民的心态,于是他们将自己的私欲包装之后‘出售’给渴望消费明星的人。既满足了自己的私欲,也赚到了钞票……” 毒瘤明事件的迅速发酵,导致倪震如同丧家之犬一般,遭到了妄图与其撇开以免被当成是帮凶跟同党的众多香港媒体口诛笔伐,也令其彻底交恶了演艺界,毕竟被消费的明星除了那些渴望成名跟名气的新人外,稍微有点名气的艺人,都不愿意自己成为别人笔下被尽情抹黑、污蔑的对象。 事关演艺界中人,媒体自然不可能不采访诸位大牌明星。已经拍完了在香港的剧情,将前往美国为新电影《红番区》取景的成龙首当其冲,被媒体堵了个正着。 成龙是香港演艺圈的一哥,他不但资历老,而且名气也大,这样的问题他是最有发言权的。但是这一次当《东方日报》堵到了他,希望采访他的有关看法时,他却以近来拍戏较忙、不清楚整个事件为借口,推辞了采访。 也难怪他为难了,在香港无人不知成龙跟倪匡是忘年交,多年交情摆在那里,昔日倪匡对他极其推崇,还曾扬言他的每一部剧本,最合适的男主角只有一个,那就是成龙。但成龙现在的确不好站出来说话,因为整个事件之中都透漏着一股诡异。能够请得动王牌大律师为刘锡明提供法律援助,同时一环接一环打击摆明了要整倪震。而且这其中还牵扯到了现在香港电影界公认的新晋大亨徐帆,就算他为人再豪爽,也不愿意盲目出头得罪了谁。 不过成龙不开口不代表其他人不说话,星爷作为香港演艺圈人气最旺的艺人之一,私生活严重受到了狗仔队的骚扰,而且香港媒体对他的过分关注跟一些不实报道也令他对此中枪。《星岛日报》问到了他的感触,星爷根本不怕得罪人直接架枪开炮,“……他们(指之前报纸上的一些被参访者)都说了,前几年香港的风气真的很好。但这几年不行了,我去年才跟业界某知名杂志打了一场官司,原因跟结果我不想重提了。我只能说,在香港的确有一些媒体人中的败类在充分滥用新闻自由。我在外面喝醉酒同别人接吻,这个是新闻吗?难道就因为读者想看,就不把我们艺人当人看?我去买水果,关你什么事?硬要说我看上了某个卖榴莲的女孩,还整出了个什么榴莲西施,你们不烦吗?公众想看的并不是这样的新闻,而且现在我去买水果被拍照不打紧,但一些无良媒体拍回去之后一定要写坏话的,因为现在香港,好话不卖钱,写得越坏越好是吧?” “这两年随着香港各界对于97回归的信心不足,于是大家将新闻自由摆在特别重要的位置,是不能碰的!这种情况下,确实出现了一些情况。我相信只要大家齐心协力去更改,香港一定会更加美好的!” 金庸老爷子到底还记得与他交情不浅的倪匡曾经离港之前拜托他代为照顾爱子倪震的嘱咐,只能迎风站出来,为他婉转说些好话。 可惜,早就恨透了倪震这个世纪贱男,幕后操控这一切对他进行报复打击的徐帆如何能够让局势趋于平静。 他在金庸站出来,为倪震说些好说的时候,便立刻掀开了其他底牌。 与刘锡明一道遭遇倪震跟《yes!》抹黑的另外两位香港艺人黄凯芹、阮兆祥也先后站了出来,效仿刘锡明入禀高院,正式宣布状告倪震及《yes!》杂志,所要高达七百多万港币的巨额精神损失费及相关赔偿。 在徐帆的暗中照拂下,两人接受了大量媒体的采访,多次于媒体之前哭诉倪震跟《yes!》的暴行。其中已经获得曙光电影签约的阮兆祥更是在接受《成报》采访时哭诉道:“……那段日子我已经不想回顾,现在就是偶尔想起心理也是沉甸甸的难受。只因为一个莫名其妙的原因,甚至我本人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得罪了他(倪震),然后被香港发行量最大的杂志抹黑、侮辱!” 黄凯芹也似乎动了真怒,在随后接受《壹周刊》采访时怒道:“……我的歌迷抛弃了我,他们来信说我是人渣,曾经把一个还在上小六只有13岁的女歌迷肚子搞大,还说我始乱终弃,害她没了人样。我回电问他们是哪里看到的,他们不说。后来我亲自找到了他们,当面问的时候他们才说是在《yes!》上看到的……那段时间我多次想过自杀,我愤怒的想砸了《yes!》,可是我的家人跟我身边的朋友告诉我,我必须要忍耐,因为对方是倪震,是香港四大才子之一的倪匡的儿子。他老子是什么人?那是手眼通天的人物,在香港商界、出版、演艺界甚至政界都能说上话,我得罪了他的儿子倪震,肯定要被整得很惨!” 这怒吼看似是不经过大脑的言论,实际上却是从徐帆那里早早拿到的台词。 对于倪震徐帆早就积存了不少怒气,但是重生者的他曾经看过不少有关倪震的报道,对于这个世纪贱男的才智跟手段、心机早就有了了解。 他很清楚自己若是不能一击致倪震于死地,将他彻底打趴下了。那么,等待他的很可能将是一个彻底被自己惹怒了的跳梁小丑加疯狗。这贱男是个睚眦必报的疯狗,毒瘤明事件就可见一斑。 以他的聪明只怕给他留出一些时间,就会发现是谁幕后操控了这一切,与其到时候多了一个不死不休的对手,他宁愿先发制人把这对手打个半死。 为此,他准备了一系列的组合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