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零八章 狼狈 - 重生娱乐大亨

第两百零八章 狼狈

“嘭!” 从倪震的办公室里传来一声惊天巨响声,陈美嘉吓了一跳。 “倪生又不知道把什么东西给摔坏了!”一个原本正在埋头办公的眼镜男闻声抬起了头,小声念叨了一句,语气竟然有些幸灾乐祸。 倪震的独立办公室外面就是用玻璃跟隔板围起来的《yes!》办公大厅,他的办公室内隔音效果也并不是很好,所以房间内的动静,办公大厅内可谓是听得一清二楚。 瞧见年轻靓丽的陈美嘉抱着文件夹要敲响倪震的办公室之门,一个正在低头处理文件的编辑赶忙叫住她,“陈小姐……” 陈美嘉面色仍显三分苍白,被刚才突然传来的巨响声吓了一跳,她本就是个性子娇柔的女人,显然还没从惊吓中走出来。 “王主编,你叫我!” 陈美嘉稍稍犹豫便走了过来,站在被矮木板隔开的微小工作席旁,柔声问道。 王伦给自己点了根烟,合上了他面前写了一半的稿件,“boss现在脾气不好,你现在过去没准要挨骂,等会再过去吧!” 虽然面前的男人胡子拉碴看上去并不经常整理自己的仪容,不过陈美嘉却知道这个表面看起来有三十多岁的男人,真实年龄却只有27岁。他是浸会学院毕业的高材生,90年底追随倪震、邵国华第一批创业的老臣子。从过去的籍籍无名的新人一个,到如今《yes!》流行时装版的主编,他仅用去了两年时间,可见能力。 “可是……”陈美嘉贝齿轻咬红唇,脸上犹豫不定。她刚接到传真室传真过来的一份文件,偷看了几眼已经吓了一跳,知道这文件必须尽快送到总编倪震手上。可是,面前这位叫住她的主编也确实是为她好,现在倪震正在气头上,她这个时候撞上去,说不得又要跟昨天一样被训斥一顿。 “怎么?”王伦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喝了一口放下,好奇问道:“又有哪家报纸发来邀请要采访倪生?” 对于倪震,他虽然一直用敬称来称呼,但是语气却没有多少关心的意思,反倒不如说是有些幸灾乐祸。 自去年倪震开始大肆任命亲友团为公司高层之后,他跟初创团队之间的关系已经被激化的不可调和。尤其是副总编裴籁在去年倪震有意融股之时,强烈要求倪震为他们这一班老臣子分发一些股份遭拒之后,裴籁一怒之下辞职去了《明报》,与他亲近的王伦等初创团队已经与他离心离德,若不是倪震手段确实了得,通过提薪加升职等手段分化了初创团队,恐怕《yes!》的内部矛盾早就引爆了。 不过火患根源未消,内部矛盾依旧存在。平时倒也罢了,一旦倪震出现了麻烦,《yes!》内部的异见就会冒出头来,比如这王伦,在如今《yes!》陷入麻烦之中时,他就是幸灾乐祸等着看倪震好戏的人之一。 “不是采访邀请,王主编……”陈美嘉摇了摇头,却没回答他到底是什么,她看向倪震的办公室心情有些紧张。 在不久之前她刚送了一批全新的报纸往倪震办公室,等她出来之后不久,那位最近两天一直心情不好的总编,就如同被点燃了的火药桶一般,把自己关在办公室内摔砸之声就没停止过。 似乎跟她送来的一份报纸上的报道有关,或者说,是跟一个女人有关。 陈美嘉脑袋里突然闪过一个念头,并且无可抑制的壮大起来。 “陈小姐……陈小姐……” 王伦声音逐渐高昂起来,才将心里止不住八卦发呆的陈美嘉从思绪中拉出来。她脸上一红,紧了紧手上抱着的文件夹,跟他微微一鞠躬,“王主编,如果没有其他事情,我先把刚传真过来的东西,给boss送过去了!” “……去吧……”王伦见她不听劝说,也不再阻拦:“最近杂志的订阅日减,该死,这种情况该怎么处理呢!” 又饮了一口茶水之后,他小声喃喃,似乎又埋首工作了起来。 “啪!”摆在自己办公桌上的最后一件东西被他打飞之后,倪震喘着粗气,赤红着眼睛坐在了屋内唯一一张尚且还算完好的沙发之上。 整个办公室内此时一片狼藉,原本装满了各国文学经典的书橱玻璃烂了两块,地上散落地到处都是被他珍藏的经典文学书籍。几幅画功不凡的西洋画被他撕得粉碎扔在垃圾桶附近。 电话躺在地上被摔了个粉碎,方才外面听到的一声巨响,正是它被急怒侵心的倪震一把抓起扔了出去砸了书橱上,结果电话机砸坏了书橱粉碎了几块玻璃之后摔在了地上,已经粉碎的不成样子。 做完了这一切之后,他仍未解气,坐在沙发上铁青的脸上露出一丝狰狞,他还在寻找着视线中可以破坏以发泄的东西。 愤怒! 不安! 惶恐! 恐怕只有这些才能形容倪震现在的心情,身为天之骄子的他一直都有一种天下舍我其谁的心态,而从小聪明机灵的他在长大之后不但天赋未减,还又多了几分才气跟心机,这令他在事业跟社会上无往不利,从来只有他把别人拿来当棋子,哪有自己被别人当成掌中玩物! 可是这一次不一样了! 倪震发现自己栽了,是的,他竟然成为了别人手中的玩物,被人玩弄于鼓掌之中。 先是以前连给他提鞋都不配的刘锡明,那个被他欺侮了两年连个屁都不敢放一个的艺人,竟然召开记者招待会,宣布聘请香港最著名的王牌律师之一状告自己,向他勒索天价赔偿。 这事打了倪震一个措手不及,是的,过去两年里他原本都以为自己将刘锡明的性子摸了一清二楚,结果反而降低了对他的警惕之心。 ‘毒瘤明事件’经他之口曝光,《yes!》迅速成为香港各界所关注的焦点。由于杂志的口碑在教育界跟家长眼中一向不好,众多香港媒体为了与他划清界限也是纷纷对其口诛笔伐,搞得倪震好不狼狈。 坐以待毙从来不是倪震的做派,他一边联络了孙雷的《新界日报》跟其他几分相熟的报纸准备酝酿反击,一边命令《yes!》加印了一期特别刊,准备澄清跟否认‘毒瘤明’等外号另有所指,同时针对其他报纸上反应的有《yes!》员工主动向外界爆料的情况,他连忙召开内部会议,下令特别期间禁止员工接受外界采访,并向外界透露任何消息。所有违反者,他警告不但将解雇其工作,更将对其进行业界封杀。 倪震酝酿的反击即将开始,然而……他没想到对手比他更快。 刘锡明跟他的律师入禀高院的新闻还没镇压下去,另外两位曾经被他污蔑过的演艺圈艺人黄凯芹、阮兆祥等也纷纷站了出来,效仿刘锡明联手入禀高院状告他跟《yes!》。中国有句老话叫做一人为虚、三人成虎,他本人便深得其中三昧,过去也是一直利用这一原则抹黑攻击别人,却没想到给旁人拿来成了反击他的手段。 要说只有刘锡明一人反驳之时,还有些市民对‘毒瘤明事件’将信将疑,那么待到黄凯芹、阮兆祥两个在香港都有一定名气的艺人也站出来对其进行抗议,并一同诉诸法院之时,很多不明真相的读者已经开始怀疑他跟《yes!》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