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零九章 佳人表态 - 重生娱乐大亨

第两百零九章 佳人表态

倪震忙的焦头烂额,还在疲于应付这突然爆发的毒瘤明事件之时,噩耗接连传来。 香港家长教师协会宣布全面封杀内容不健康的杂志《yes!》,并有多位家长及教育界人士联名向立法局递交申请,要求取缔跟封杀《yes!》,理由是这杂志内容激进、挑拨师生关系、内容不实且扭曲攻击他人,极易对身心发育尚未完全的未成年造成影响。 似乎这背后还有一股力量在配合家长教师协会共同发力,结果虽然在立法局那边因为多位议员不赞同干涉媒体自由驳回取缔《yes!》的申诉,但为了安抚家长跟教育界的不满之声,立法局承诺将考虑专门为其出台一项立法草案。 倪震的消息渠道向他透漏了这一消息,传给他的同时还有立法局内部有关于《yes!》杂志正在讨论的立法草案相关内容,倪震仅仅看了几眼之后便感觉手脚一阵冰冷。有教育界出身的议员提议强制规定《yes!》杂志不得于学校附近500米内任何报亭、书屋出售;同时还有不少议员赞同出台规定,将购买《yes!》杂志的读者年龄提升到满16岁。 倘若这两个提议被纳入法案之内,对于《yes!》的打击只能用毁灭性来形容,因为众所周知《yes!》的发行网点90%位于学校附近,而它的主要受众则是13-16岁之间的中学生。 风声传出之后,不仅倪震急得上蹿下跳,跟他一样着急的还有众多的发行商。 受到诸多不利新闻的影响,最新的一期的《yes!》销量直线下降。尽管倪震已经下令把印刷量从平时每期的十一二万册减少到九万册,可他没想到,最终卖出去的却只有五万多册,杂志的销量足足锐减了将近一半。 可见毒瘤明事件及后续事件对其事业造成的打击。 这个时候若是还想不到有人幕后操控针对自己,倪震这些年可真是白活了。 愤怒至极的他咬牙切齿的发誓找出到底是谁在幕后要整他,他将自己可能得罪的人与这件事情之中的最有可能的获益者全部归纳出来一一排除之后,如今脑袋里已经只剩下三个名单了。 这三人分别是他跟《yes!》的最大竞争对手《壹周刊》的老板黎智英;曾因为他之故悲惨未能通过船王审核的船王之子赵世曾以及对他横刀夺爱、抢走了他的女友周慧敏,同时他也十分看不顺眼的大陆土包子徐帆! 仔细想想三人都非常有可能在背后恶整他,而且没一人都与他矛盾不可调和,就算是心高气傲的倪震也不得不承认,三人财力都在他之上。 到底会是谁的思考没能持续多久,今天他的秘书送来了几份新报纸。 虽然心情烦躁,但是如今毒瘤明事件还在持续发酵之中。但是已经陷入被动之中的倪震选择了在媒体及演艺界的口诛笔伐、竭力声讨之下倪震跟《yes!》暂时采取冷处理,即他本人暂时不出现在人前,在尽可能淡化‘毒瘤明事件’所带来的不利影响的同时,追查幕后黑手并安排应对措施。 压抑的烦躁心情在他翻开了秘书为他送来的报纸之后再一次被彻底引爆了,当倪震烦躁的翻开了《成报》的娱乐版之时,他的心情就像是被点爆了的火药桶,愤怒的他开始肆意的摧毁眼前跟视野中,他所能够看到的一切东西。 只因为《成报》将这一期的娱乐版头条给了一个女人,一个曾经属于他却不被他珍惜,结果如今躺在了别人的怀中,成为别人女友的女人——周慧敏。 “……对于发生这样的事情,我在得知之后也很尴尬!我跟倪生以前曾经有过接触,但对他了解并不多,他参加过我的演唱会,没有拍拖过。反倒是明仔,我们曾经合作一起拍过电视剧跟电影,是很好的朋友啦;阿力(黄凯芹)跟我也是老朋友,我们以前在电台一起上班,他人很好但是有女朋友,所以我们不可能交往;罗斯(阮兆祥)曾经帮我谱写过歌曲,他是个很有才华的人,至于媒体上写的他曾经喜欢过我,我都不知道,他本人从没提起过……我现在很好,达令很爱我、也很迁就我,我们在一起很开心啦……嗯,他有向我求婚,我们考虑过了。今年上半年不会考虑结婚的事情,他有工作要忙,不过我们会考虑先订婚……” 报纸上明艳美丽、光彩照人的佳人让倪震一阵痴迷,他曾经离她那么近。然而,她如今脸上洋溢的幸福,她说出的话却如同一柄柄的利刃一般穿心而过,深深刺痛了他的心,那痛楚是他早就想要忘记的。当初刘銮雄横刀夺爱,从他手中抢走了挚爱李嘉欣时才有过。 都说人在暴怒的情况之下,只有不停的毁坏才能从中收获一丝满足。 然而,倪震愤怒的摔坏了办公室内的所有东西之后,非但没能感到一点安慰,放眼望去看着满目的狼藉,他满心只有空虚与寂寥。 他有一种感觉,自己似乎失去了什么很重要的东西,而且永远都不可能再有了。 “砰砰砰!” 敲门声打断了倪震的思绪,令他铁青的面色阴沉如铁。他是个十分注意自己形象的人,如今办公室内如此狼藉,更不愿意别人看到。哪怕,他很清楚自己办公室的隔音效果并不好。 “不是说过了没有什么事情,不要来打扰我!还有那些采访邀请全部冷处理……” 倪震依旧坐在沙发上没有起身,平淡回了一句。 “boss……”门外陈美嘉声音有些颤颤,“传真室还有一份传真过来,您最好亲自看一下!” “不用了……”倪震声音开始烦躁起来,“别什么事情都拿来烦我,不是说了你们酌情处理吗?” “可是……”陈美嘉一阵委屈,那传真她必须递给倪震,又不能直接传真上的信息,只好继续说道:“boss,您最好还是亲自看一下好。东西是从……” “不用了,你说罢,传真上都写了些什么……” 见他实在没有开门的意思,陈美嘉稍微犹豫的往后面看去,一道道好奇跟一些幸灾乐祸的目光从旁边办公大厅投来,因为是上班时间,公司总部满满的全是人。 既然倪震没有开门的意思,她也犯不着为他顾及脸面。陈美嘉贝齿轻咬樱唇,从文件夹中取出那张传真纸,大声道:“这是来自法院的传单,boss……法院那边请您提前做好准备,于4月28日前往法庭接受传审……” 她的声音才刚落下,倪震的办公室大门突然被打开,一个身影从办公室内窜了出来,一把从她手中抢过那从法院发过来的传真,脸上阴沉不定。 “醒来了吗?” 耳旁传来柔声询问,佳人微眯着眼睛从朦胧中逐渐醒来,她显然还没有适应光亮,满是慵懒跟乏意。 “达令……” 她像是小猫一般,慵懒唤了一声。 “别起来了……”刚刚为自己披上一件咖啡色西服上衣的徐帆回过头来,冲床上的佳人温柔一笑,“电影这两天要拍摄的场景没有你的戏份,小懒虫,特别允许你今天睡个懒觉……” 给自己戴上手表,如今的徐帆骄傲且自信十足。就在前天佳人终于答应了他接受《成报》的采访,并按照他给准备好的演讲稿发言,坚决否认了曾经与倪震有过交往。她彻底走出了倪周恋阴影,将身体跟心全都给了她。 今天是她第一次在徐帆这里过夜,周母对她的宝贝女儿管教很严,在此之前就算是他们确定了关系,她也每天都会按时回自己家休息,在徐帆这里过夜尚且还是第一次。 “……嗯,达令”她还处于似醒没醒的状态中,迷迷糊糊的问了一句,“你要出去?” “老岑帮我约了一人,我们等会要碰面谈点事情。好好休息吧……” 击败了情敌,同时也将倪震昔日加诸与他的数倍奉还了回去,徐帆并不因此而满意。很早之前他就知道了岑建勋跟《yes!》大股东邵国华是好友,也曾摆脱他为自己牵针引线,联系邵国华。 只可惜邵国华显然知道他跟倪震之间的不对路,几次都借口身体尚未愈合婉拒了他的邀请。 前天他拜托岑建勋再次为他发出邀请之后,能够得到他的回应倒是意外之喜。 倪震骄傲的资本是什么? 不是因为他有一个才子老爹,至少他本人从不因此而骄傲。他的资本是他一手建立的昔日香港最大的杂志《yes!》,徐帆很清楚要彻底整垮倪震,就必须摧毁他的心血《yes!》。 而对此,他信心十足! 在佳人白玉一般的额头上轻轻一吻,徐帆整了整左腕上的手表,时间正是上午七点一刻,距离他们约定的时间还有一个多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