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一十章 谈价 - 重生娱乐大亨

第两百一十章 谈价

“老岑,麻烦你了!” 下了车远远看到站在大家乐餐厅门口的岑建勋那一头标志性的发型,徐帆立刻就认出了他来,笑着打了声招呼。 “人我给你带来了!”岑建勋脸色并不好看,“老邵一直埋怨我,总之别做太让我为难的事情!” 几个月前徐帆意外从他口中得知了他跟《yes!》大股东邵国华的私交不错,便一直催促岑建勋帮他从中牵针引线,联系邵国华一见。 只可惜,邵国华这人几次三番拒绝了他的邀请,结果这一邀请就是几个月。 徐帆平静的点点头,脸上看不出任何的感情变化。岑建勋深看了一阵,良久才叹一口气,“做人留一线,你最近做得太过了。倪生在香港也算是有名望的人了,总之……” “老岑,有些人的面子我可以给,但有些人不识相,就不是我不给面子了!”他平淡地应了一句,举起左手撩去额前一撮乱发,阳光之下,他的左手无名指上一枚戒指吸引住了岑建勋的视线。 一瞬间岑建勋就明白了过来,他这是提醒自己。自己要整倪震可不仅仅只是为了报《yes!》抹黑他们这一件事,倪震可是一直都没对他的现女友周慧敏死心。他们两人虽说还没结婚,但已经彼此交心甚至在周母的见证下交换了订婚戒指,就等他的新电影《死神来了》拍摄的差不多,北上南京见了徐帆那边的家长,他们就算是真正订婚了。 自己老婆一直给别的男人记念着,谁心里都不舒服。 岑建勋嘴动了动想忍住不开口但最后没忍住,“这两天有几个许久不联系的老友,打了我的电话,让我帮忙劝一下,看来是没有用了。算了,倪震那小子我看着也不顺眼……” 曙光电影之前几部作品都被倪震的《yes!》点名批评,岑建勋要说没有气那是不可能的。只是前几天黄霑、金庸等几个许久没跟他联系的老友拨通了他的电话,委婉表达了希望他能劝说徐帆放手别再赶尽杀绝的意思。显然有些聪明人已经从殊死马迹之中摸清楚了脉络,猜到了如今背后发力要整死倪震的就是他徐帆。 徐帆抬头看了一眼天空并不回话,黄霑虽然在香港演艺圈里威望不小,但早前徐帆还没发迹之时找他帮做配乐他不帮忙已经交恶了他,徐帆根本没有卖他面子的意思。至于金庸他倒是想给面子,可惜……倪匡在香港的人脉也因此让他更加警惕,他唯恐这一次天时地利人和皆在还不将倪震整死,日后给了他缓冲的时间跟余地,他要多出一个不死不休的大敌。 这个面子,任谁跟他要,都不能卖! 徐帆态度坚定,岑建勋只与他交流几句就摸清楚了,也没有了劝说的意思。 “人我给你请来了,进门右走最里排。你确定不需要我一起?” “不用!”徐帆摆了摆手,往大家乐餐厅走去,“等会要说一些话,不适合你在场!” 言下之意已经很清楚了,岑建勋自然听懂了,表情微微一凝,招呼一声便离开了。 岑建勋走远之后,大黑领着两人过来,走到这间大家乐餐厅门前。这两人自然是记者,大黑领着他们跟在后面,显然是做足了算计。 “老板……”三人走到大家乐门前,一个记者举了举照相机,“你找我们来……” “什么都别问,钱没少给你们,安心做事……” “……” “跟我来吧,我给你们一个大新闻……” “邵生?” 漫步走入这家平民饮食连锁店——大家乐餐厅内,徐帆按照岑建勋的提醒右转走到最里排,看到了坐在那里的邵国华。 这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长得并不出众,个头也只是普通。他有着一头香港媒体人少有的齐根短发,病态的苍白脸色,让任何跟他打过照面的人相比都不会忘记了他。这就是邵国华,《yes!》股份仅次于倪震的大股东,同时也是香港知名的电台主持人,一个多才多艺的男人。 徐帆脚步声响起的时候,他的身体便坐得笔直起来,待到他走到自己身边停下时,邵国华已经确定赖人恐怕就是今天约见他的人。 徐帆,一个普通又略带着一些传奇色彩的名字。这个名字的主人在过去的不到两年的时间里,几乎成为了香港媒体争相追捧的焦点。邵国华对他也有些好奇,甚至很早之前就想见一见此人,能够白手靠拍电影起家,几年间就打下一个偌大的电影帝国,莫要说在香港了,就是放眼整个世界也不多见。 “徐生……” 他僵硬地挤出了一个笑脸,因为他的病割除了一部分舌头,所以他的吐字并不清晰,要很认真去听,才能听清楚。 “请坐……” 徐帆点点头,坐在了他对面,正好一个服务员从旁边走过,他招手道:“服务员,帮我来一份叉烧饭,再来一碗莲子粥。邵生,你要什么?” “一样吧!” “好,两份都一样……” “好的先生!” 大清早的,香港咖啡厅跟许多酒吧都还没有开门,这家街边大众餐厅反倒成为了两人谈事的场所。好在他两人都不是那种生于大富之家又特别注重格调的人,倒也没人在意这些。 “一大清早打扰邵生,反倒显得我本人很没诚意了。实在抱歉,只是最近一直忙着新电影的拍摄,只能在清晨打扰你了!”徐帆客套了几句,斯皮尔伯格的那部《侏罗纪公园》已经在今年上个月初宣布拍摄完成,目前已经在美国打响了宣传。铺天盖地的‘恐龙复活’的宣传,已经令整个美国都陷入了狂热之中,美国四大电视网、诸多报纸上面都对此给与了不少的篇幅。 徐帆一直都在盯着美国,那边宣传一起来,不久后他就收到了消息,烦躁与不安的刺激下,这段时间他一心扑在了剧组上,《死神来了》如今已经拍摄完成了超过60%的戏份,加把劲他们未尝不能在五月底之前提前完成拍摄,然后进入宣传跟电影后期制作环节。 可以说,正是徐帆这段时间来连天加夜的扑在了电影上的激情,才能让电影的拍摄速度提速这么多! 邵国华倒是不介意在这种小餐厅内谈事,但两人说来身份还有些尴尬。徐帆是谁,他的合作伙伴倪震最不爽的几人之一,《yes!》之前也没少报道有关徐帆的负面新闻,说是敌人也不为过。而最近倪震跟《yes!》被整的如此凄惨,种种迹象都表明了,应该与他有关。 可是,就是这么敌对的两人,如今却气氛还算不错的坐在一起悠闲的享受着廉价早餐,邵国华心中也感觉到怪怪的。 大家乐集团始创于1968年,1986年于香港股票市场上市。作为香港最成功的一家本土廉价快餐连锁,大家乐的实力还是很强的,尽管早晨来用餐的上班族不少,但徐帆他们点了两份快餐,却很快就送来了。 “徐生,我是爽快人,有什么事情大家直说吧……” 筷子动了动,邵国华夹了块叉烧品味了起来,用餐的同时,却也不忘开口。 “正好……”徐帆扬了扬筷子,“我也有这个想法!” 他紧盯着邵国华的眼睛,“邵生,我跟倪震之间有些矛盾。听说邵生最近还准备安排手术,想必还在筹钱吧?开个价钱吧,你手上《yes!》的股份,我要了!” 邵国华拿着筷子的手一抖,吃惊的看着他,“你想要收购《yes!》!” 他几乎是下意识的就要回绝,可话到了嘴边总算忍住了。就如徐帆所说的,他现在需要钱,需要一大笔钱。 1989年,邵国华发现自己罹患舌癌,手术后切掉了四分之一舌头,还要接受电疗。电疗进行了半年,由于他的伤口不能复原,要再次动手术切掉坏死的舌头,最后舌头剩下了五分之二;期后大致康复,未有再复发,而且手术是纵切的,病愈仍可说话,但变得口齿不清,发音不准确。 这几年里,邵国华又先后被查出了患有地中海贫血症、肝硬化、甲状腺功能失调、肾结石和大颈泡等病症。他能活到现在与其说是奇迹,不如说是金钱的魔力。为了自己的病情他已经先后筹集了近千万医疗费,可还是不够。最近他的身体又有恶化的征兆,他急需要一笔钱去动手术。 过去他因为倪震的花言巧语加上对他的信任,将自己名下的股份委托给他代为寻找买家。结果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倪震的确联系上了两个股东扩融了《yes!》的势力,但是却背着他稀释了他手上的股份,导致他现在的股份已经只剩下33%了。 因为这件事情,邵国华已经对倪震产生了不信任。尽管他又一次听信了他的花言巧语,相信了倪震那套股份虽然减少,但是价值却增加了的鬼话。但却撕毁了以前委托倪震代他寻找接手者的口头协议,开始留意自己寻找买家。 只是…… 他看了徐帆一眼心里有些犹豫,面前这位跟倪震不合他是知道的,把股份卖给了他,倪震还不得闹死他。而且,两人不合必然导致《yes!》内部不合,他的心血若是因为自己的一时选择而毁灭,可就是他的错了。 心中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之后,他方才从中挣扎出来,口齿不清晰的问道:“那徐生准备出价多少?” “两千万港币!” “什么!” 邵国华震惊的站起身来,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他,就像是在看一个疯子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