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宣传与炒作(上)万字爆发求支持 - 重生娱乐大亨

第三十章 宣传与炒作(上)万字爆发求支持

由于试映场上的绝佳口碑,21日登陆院线上映的‘九一神雕侠侣’卖的大火,当天首映日票房高达八十七万、第二日暴增到一百零四万、第三天又增加到一百二十九万,仅前三天的票房便突破了三百万。以九一年的物价来计算,这绝对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数字了。按照徐帆自己的推算,大约相当于2010年后的一千六七百万,与‘豪门夜宴’同为香港九一年度最后两部收官之作的‘九一神雕侠侣’大红大火已成定局。 不过,徐帆倒是很清楚,‘九一神雕侠侣’尽管为华仔跟天幕公司总算争了一口气,但依旧延续了他的霉运。上映二十多天后因九二年初新片抢夺黄金档,加上香港爆发了反黑大游.行而在上映勉强满一个月时便被迫下线。尽管它在落画的时候,每天甚至还有十多万的票房。 当然,这些都是一个月后的事情了,至少现在,九一神雕侠侣依旧大红大紫,继续吸引了香港所有媒体的目光。因为许多影评人的力荐,令年尾上映的‘九一神雕侠侣’拥有冲击明年香港电影金像奖的资格,因此也搏得了众多媒体版面,在对影片进行各种评论的同时,也将影片投资方“天幕”电影公司推向了风口浪尖。 “不鸣则已一鸣惊人,恭喜天幕,恭喜华仔。终于拍出好电影!”——《星.岛.日报》 “巨星加巨星,六百万成本的大制作‘九一神雕侠侣’火热大卖中。喜欢梅雁芳,安妮(梅雁芳的英文名)的演技更上一层楼!令人稍稍遗憾的是,b哥在这部电影中沦为跑龙套!”——《明报》 “华仔变身超人,九一神雕侠侣东西结合,不伦不类!”——《东方日报》 《香港商报》、《香港青年报》、《星.岛.日报》、《东方日报》以及《明报》等各大报刊都相续报道了这部影片的火热程度,虽然褒贬不一,但丝毫不影响这部电影的大卖。 天幕公司红了,借着九一神雕侠侣大卖趁机运作,这部影片以极高价格卖到了东南亚各地,迅速形成一股英雄片旋风。自电影公司成立以来少有笑容的刘德化这几天来脸上笑得都抽筋了,尽管不如‘雷洛传’那般能破票房,但‘九一神雕侠侣’上映之后短短的一周,就令天幕完全收回了成本的同时,还因为外埠上映权的销售而补上了公司过去一年多的大半亏损,相信等到电影本港落画的时候,公司不能能够补上以前亏损的几百万的缺口,还能再赚上一笔。可见这部‘九一神雕侠侣’究竟火到什么地步了。 九一神雕侠侣火到这个地步,徐帆若是不趁机有所作为,那就有点太对不起他重生前在影视圈里十几年的打拼了。 站在巨人肩膀上发力无疑是最舒服也是最省心的,原本以为只能挤出十万块的宣传费用,很难在香港达到多大的宣传效应的。没想到被香港舆论、媒体讽刺、嘲笑了许久的天幕电影一朝爆发,竟然能够吸引全港绝大多数的目光。华仔果然不愧为香港话题之王,影响力就是不一般。 借着这股风,徐帆也开始了他那上不了台面的自我炒作。 “导演,这样好吗?” 中环一家咖啡馆,角落里王一峰坐立不安的待在那里,对面的年轻人给了他一个古怪的任务,还是第一次经手这种任务的他,明显不太自在。 不用说了,坐在他对面的年轻人正是徐帆。 对咖啡没有多少研究的徐帆只点了一杯普通不加糖不加奶的苦咖啡,小抿了一口,在苦涩的醇香中他微微皱起眉头,很快又舒展开来道:“阿峰,如果可以这种事情我也并不想做。但剧组缺钱,我们的电影就要上映了,可是广告还没到位,现在香港有多少人知道我们的电影,还是个问题呢。所以,如何用最少的资金达到最好的宣传效果,就是我们现在需要为难的事情。你跟我都是从大陆过来的,应该清楚咱们在香港想要混开有多难。这一次我好不容易能够说服天幕公司对我进行投资,若是不成功,很可能就再也没有这样的机会了。在剧组的这些天,你的表现我都看在眼里,我跟天幕有口头协议,如果这部电影的票房突破五百万,天幕还将对我进行投资。下一部戏若还开拍,你来帮我吧,给我打个下手做个导演助理如何?” 自我炒作在后世对于国内各剧组媒体可谓是家常便饭,寻常的不能再寻常的手段。但是在这个时代,尤其是对于这些从内地国内的年轻电影人而言,那简直跟谎言、骗局没有什么两样。作为一个剧组的导演,以后很可能就要功成名就的人,徐帆不好亲自出面,只能隐身幕后操控炒作。同样从内地过来的电影人,在死亡游戏剧组里给他当个临时导演助理的王一峰,就是他相中的经手人。 “可是” 王一峰是聪明人,徐帆话里的暗示他如何听不懂,但毕竟是第一次的年轻人,总归心里又道迈不过的坎。 将咖啡杯轻轻放在桌子上,徐帆往后靠在了座椅上,头扬起,轻笑:“阿峰,你要想清楚了。这本来是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你要是做不来,我就电话通知其他人来做了。都是大陆过来的,俗话说的好,在家靠父母,出外靠朋友,我如今在香港也算勉强混开了,对于老乡多少也想帮衬一下。” 话到这里停了停,抬起手他看了看左手腕上新买的一块雷达机械表的时间,皱眉:“我约的人快到了,这样吧,你要是觉得做不好,我去另外叫别人过来好了!” 他拿起桌子上的一个并没有多厚的纸包,“钱我已经付过了,我现在走了!” 说罢,起身要走。 王一峰脸上一阵阴沉不定,见他要走,忙不迭的站起身来,“徐徐导,您别走啊,我做了!” 到底还是对徐帆的承诺心动了,比徐帆早一年来香港的他,在香港混了一年多,也只能在银都电影做个跑龙套,就算是偶尔能够出演几个有几句台词的角色,但银都电影在香港的影响力很小,虽然比在广州时赚得多了一倍,但他的成名之梦至今还未实现。比他晚了一年来香港的徐帆,现在已经在香港能拿到电影公司的投资拍电影了,他们这些同样是内地过来的电影人说不嫉妒是不可能的。但王一峰是个务实的人,在香港待了许久的他,明白香港人若不是对徐帆的能力认可,是不可能投资他让拍电影的。所以,在剧组他第一个放弃了前辈的架子向他示好。 而现在,徐帆的大胆宣传手段也让他开了眼界,虽然害怕暴露后的不安,但一想起他的承诺,他的那颗不甘平庸的心里,其实已经做出了选择。 徐帆闻言,脚步也停了下来。他转过身来,脸上并没有任何生气的意思。只是淡淡的笑了笑,“阿峰,你能想明白最好,好好做,这件事情完成之后,我要去美国一趟,你先回银都去处理下后事,我先给你增发三个月的薪水,以后来跟我干吧!” “是谢谢徐导!” “下面,我来跟你稍微化化妆,顺便给你交代下等会要注意的地方!” 一个小时后,同样是这家位于中环的咖啡馆。一个三四十岁,身子微微有些发福的男人推了推眼镜,从口袋里拿出一张小纸条,看了看确定没错之后,走进了咖啡馆内。 “欢迎光临,先生,请问您几位?” “带我去304座!”这男人名叫谢岚,香港壹周刊麾下的一名八卦娱记记者。今天上午,有人拨通了他的电话,请他下午这个时间来这间咖啡馆,说自己手上有事关大明星刘德化跟天幕公司的爆料,希望能卖给他。这一段时间,刘德化跟天幕正是媒体宠爱的话题之王,谢岚一听有爆料,几乎没多想就过来了。 “好的,您请跟我来!” 迎宾引领谢岚一路绕道来到了304座,那里已经有个年轻人坐在那里了。他带着个墨镜,面上有几处青紫,身上还有股红花油的刺鼻味道,虽然看不清楚相貌,但谢岚第一眼就确定了,这是个年龄不大的年轻人。而且,很可能真有什么爆料也说不定。 “你就是陈先生吧,我是壹周刊的记者谢岚?你说手上有关于天幕公司跟刘德化的爆料,这是真的么?” 谢岚不止一次经历过这样的场面了,倒也毫不感觉有什么不自在,反倒是他对面的年轻人,身体绷得紧紧的,明显是头一回做这样的事情。 “是的,我手上有东西,不知道你们能给什么价钱?”这稍微做了伪装的年轻人自然就是王一峰了,虽然他一直不停的告诉自己要冷静,但一开口连他自己都感觉到了,声音带着颤,显然十分激动。 “呵呵!”谢岚不以为意,面前这人半生不熟的粤语还有他跟电话里并不一致的声音,都让他明白了跟他联络的不是一人。不过他也不在乎,壹周刊需要的是爆料,而他需要是的卖座的新闻。至于什么隐情,都不是他关心的内容。 王一峰将一个纸包摆在了桌子上,喉咙一阵吞咽,“我有有关刘德化的爆料,是关于他个人投资百万拍摄的新电影!” “哦?”谢岚稍微来了点兴趣,刘德化投资了一部新电影他是知道的,上个月香港有媒体报道过,但因为刘德化的口风很紧,天幕那边也没有透露的意思,火了几天之后就没了下文了。